第五十二章 咫尺天涯(四更,求推荐收藏)

    不知道去哪,萧雨无声流泪,回头看了一眼别墅的方向,这才恋恋不舍地朝前走去,没走几步,林盈从后面追了上来。

    “看在囡囡的面子上,你跟我来吧。”林盈淡淡说了一句,转身走回了小区,萧雨茫然地跟着林盈。

    打开了自己原来居住的房门,林盈带着母女俩走了进去,“你们先住在这里吧,你家肯定不能回去,先在这里住下,等着那个季大少爷来接你吧。”说完之后,将钥匙塞进了萧雨手中,就要离开。

    “阿姨,你带我去找叔叔好吗?”囡囡瞪着一双大眼睛问着,小脸却是一副哭相。

    “囡囡,叔叔现在正在气头上,先不要烦叔叔了好吗?”林盈柔声说道。

    “嗯,我知道是妈妈坏!”囡囡哭出了声,“我不喜欢那个季叔叔,我不要他做我爸爸,我喜欢叔叔。。。”

    “囡囡乖,听妈妈话,阿姨先回去了。。。”林盈哄了囡囡一会,转身走了。

    不多时,房门被敲响了,萧雨打开房门,追命出现在门外,将一些生活用品送了进来,“这是大嫂让我送来的,明天一早我来接孩子上幼儿园。”

    “谢谢。”萧雨双目失神,呆呆地说了一句,在追命踏出房门之时,突然开口问道:“曲风他回来了吗?”

    “回来了。”追命淡淡说道:“我们做这些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囡囡,否则你根本不会活着走出小区,你好自为之吧!”

    “他到底是谁?”萧雨一呆,旋即大声问道。

    “我们的恩人!”追命简单答了一句便离开了。

    萧雨待追命走后,将门反锁上,掩面无声哭泣,而囡囡则自己坐到了电脑前,看起了动画片。

    而在别墅内,曲风坐在客厅中想着下面的行动计划,四女却因为萧雨之事没了兴致,有的看书,有的玩着游戏,谁也不说话。

    “季家大公子肯定不能动,这三家的态度未明,一旦我出手日后被他们认出肯定是个麻烦,看来只有造假了。”曲风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

    他迅速跑出了客厅,将哈勃、蓝狈喊了下来,对二人问道:“本来我的本意是不想让你们重*旧业,但是我现在碰到了难题,想先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哈勃闻言一笑,“老大,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说吧,我们跟着你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你而作,只要不谋私利,我们便不算重*旧业,你也不会发狠剁掉我们的手,对吧?”

    蓝狈也笑着说道:“老大,有什么事尽管说吧。”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大是想让我俩编套ruǎn jiàn程序?”

    “没错!”曲风为难说道:“只是我现在还很矛盾,不敢下决定。”

    “那我们来吧,别看在大牢里呆了三年,但脑袋里的所学并没废,别的不敢说,以我俩接近140的智商,编套程序绝对无懈可击。”哈勃笑道。

    “那好,你们就编一套洗黑钱的程序,越深奥越好,要保证专业人士三个月之内。。哦,不对,要半年之内无法掌握,至少是看不出来破绽,能不能做到?”

    “小kiss!”蓝狈笑道:“洗黑钱就是打的擦边球,金融市场和赌场都是绝佳的环境,这一点你放心吧,保管他们半年内发现不了任何破绽,但是超过半年我就不敢保证了。”

    “需要多长时间?”曲风笑着问道。

    “七天吧!”哈勃说道:“我俩以前都各自编写过这种程序,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另外我们会把母程序交给你,也就是反制程序,绝不会侵害华夏的金融市场!”

    “好,你们去准备吧,需要什么直接说。”曲风说道。

    “我一会写个清单,麻烦老大准备一下。”蓝狈说道。

    “好,辛苦你俩了。”曲风重重点了点头。

    两人出去后,戴柔这才偎依过来,搂住曲风的脖子说道:“老公,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冤枉了。”

    “没什么,都过去了,反正我也没掉什么东西。”曲风笑着亲了她一口,“我们回房好不好?”

    “我去洗澡!”戴柔接着便要往浴室跑,却被曲风抱住了,“别和我玩这些小把戏!”

    戴柔白了他一眼,“你怎么喜欢这种事呢?唉~~你干脆让她们几个天天穿着黑丝算了,你看花芗的腿比我的还好看,盈盈的小脚比我的还精致,林薇每一处都很完美,你干嘛非要揪住我不放?”

    “因为。。。”曲风拉长了声音,“因为你最高!”说完之后便大笑着抱着戴柔跑进了房中。

    花芗见状急忙抱着笔记本跑到了楼上,虽然前几天她也被戴柔拉着看了几次avdiàn yǐng,但爱情至上的她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不管谁劝还是那句话,“除非哥哥忍不住,否则必须等我爱上他之后才行!”

    而在林家姐妹以前所住的地方,萧雨迷茫地看着别墅的方向,思绪飘飞,回忆着认识曲风后的点点滴滴,发现曲风除了在救自己和女儿时有些混蛋之外,其他时间从来没有对自己做过什么,哪怕是那天晚上自己因为担心囡囡跑到曲风卧室,但也只是被他搂住而已,大手中规中矩,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心来,曲风并不是混蛋,他对囡囡是真的喜爱。

    可这些曲风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萧雨陷入了深深自责之中,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说实话,恨自己曲风决定去找芯片时不阻止,如果自己少一丝多疑,那么自己和女儿还生活在那栋别墅中,而现在却是咫尺天涯,她也没脸回去了。

    “风,你真放心让萧雨自己带着囡囡离开?”戴柔喘息着趴在曲风身上,一边享受着余韵一边问道。

    “季家的实力不次于潘家,而且还有范阳两家在后面支持,萧雨和囡囡不会有事的。”曲风笑道。

    “你没把萧雨那个大美人骗上床难道甘心?”戴柔脱离了曲风,将被曲风扯得都是破洞的黑丝褪去,娇嗔道:“臭男人,以后一回家就脱袜子!”说着便将破了的sī wà蒙在了曲风的脸上。

    “她漂亮也没你漂亮啊,而且生了孩子,下面也没你的紧,再说了我还有盈盈她们呢。”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我以为你见了měi nǚ就拔不动腿呢。”戴柔重新翻了上去,坐实后,接着问道:“这些天你在外面搞了几个啊?我听薇薇说你出去花了。”

    “怎么了?吃醋了?”曲风笑着问道。

    “不是吃醋,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你如果只是发泄的话还没事,要是对待她们也像对待我么一样,那我们就觉得掉价了。”戴柔磨着身体,轻声说道。

    “怎么可能呢。”曲风便将自己在外面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告诉你啊,你别弄得有一天好多女人领着孩子找shàng mén来啊,到时你可别怨我做河东狮!”戴柔抱着曲风翻了个身。

    “放心吧,就算你也不会怀孕的。”曲风笑道:“在欢喜禅诀未达到六重之前,你们都不会怀孕,因为我的元阳不会液化,你们也无法怀孕。”

    “耶~~”戴柔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这几天还和盈盈商量着要不要去医院上环呢,这下可以放心了,可以放心玩了。”

    “你就这么不愿意为我生孩子?”曲风怒道。

    “不是啊,我是怕你一直忙,有了孩子后你会心有羁绊,一不小心出了事怎么办?或者别人那我们和孩子威胁你。”戴柔柔声解释道:“我都二十六了,早该嫁人当妈妈了,你以为我不想啊?”

    “呵呵,你想的倒多!”曲风刮了一下小琼鼻,便专心使劲了,不多时床上便躺了三个玉人,欢叫声持续不断,谁也没注意到卧室开了一道缝,一道身影正站在门外观看着,良久之后才悄然跑回到楼上。

    三女脱力睡熟后,曲风来到了客厅,自己端着酒杯想着事情,突然听到敲门声,扭头一看,就看到囡囡自己站在门外叫喊着,急忙跑过去打开了房门。

    “囡囡,你怎么自己来了?”曲风惊悸地看了看别墅院门外面,抱起囡囡问道。

    “妈妈送我来的,她到了门口又回去了。”囡囡奶声奶气地说道。

    “你们住在哪里啊?”曲风还不知道林盈的安排。

    “是阿姨带我们去的,我也不知道是哪,就在前面的楼上。”囡囡指了指林盈姐妹以前住的楼说道。

    “哦。”曲风明白了,抱着囡囡进了客厅,“吃饭没有?”

    “没有,我是来蹭饭的,叔叔做的饭好吃。”囡囡说道:“我要吃叔叔做的饭。”

    “好,叔叔去给你做!”曲风笑着将囡囡放在了脖子上,驮着她走进了厨房,一道人影在小院门口站了一会,这才转身离开。

    “唉~~这女人不知道是聪明还是笨蛋,现在后悔也晚了!”黑鹰看着离去的萧雨,叹声说道。

    “她太小看老大的手段了!”嗜血淡淡说道:“她后悔的时候还在后面呢,等到老大真正回归,那些豪门大少都在老大面前颤抖的时候,她更能体会到什么是后悔的真正滋味。”

    “你他吗的了解老大啊?”狂人粗鲁地骂道:“不出七天,这小娘们就能搬回来,别看老大平时心狠手辣,但心肠软着呢,何况还有个小公主在中间搅合,这小娘们如果够聪明,好好利用一下自己的女儿,也许能得偿所愿,如果不能,也只能遗憾终生了。”

    三人在谈论着,却不知他们谁也没说对,直到一年后,萧雨才搬回来,而那时,曲风已经带着一帮兄弟和东瀛鬼子、南越猴子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