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豪门大少们(三更)

    “奇怪了,今天怎么这么主动?”纪云无力躺在床上,看着曲风娇笑问道,“以前总是爱答不理的,今天怎么这么疯狂?是不是把我当成别的女人了?”

    “看你发sao,治治你!”曲风以手为枕,幽幽说道:“你的身体都熟透了,老是对我用强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少来!”纪云笑着将脸贴在了曲风的胸膛上,“从你身上才能体会到做女人的乐趣,你让所有的女人迷恋。”

    “是我的宝贝让女人迷恋吧?”曲风打趣道。

    “不是。”纪云摇头说道:“你觉得我一个**的,对这还有兴趣吗?”

    “以后少说这种话,听着堵心!”曲风抓住一只微微下垂却依旧饱满的**把玩着,幽幽说道:“不是我不想上,只是不想单纯的发泄,我怕会因噎废食而舍本逐末。”

    “好矛盾的说法,有什么讲究吗?”纪云开口问道。

    “我是修行之人,修炼的是欢喜禅,对于女人名器感兴趣,只有名器才能让我越来越强,如果沉湎于房事之乐,便会坠入单纯的**中不能自拔,一时之快葬送永久的幸福,你说我是不是很亏?”

    “也就是说,你不是对我们娘三不感兴趣,而是一直在克制自己的**?”纪云调笑道。

    “废话,你们娘三抛掉两个小的不说,单说你又有几个男人能忍住?”

    “心理总算平衡一些了。”纪云笑了笑,附耳在曲风耳边说了几句。

    “真的?”曲风惊坐而起,看着纪云惊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纪云正色说道:“之前叫过她们姊妹俩好几次,而我怕姊妹俩出意外,就没让她们去,那些人和你一样不戴套,而且吸毒,都是静脉注射,而且还烂交qún p!”

    “这个消息很重要,我得好好奖励你一下。”曲风说着便欲上去。

    “先留着吧,下次再说,我可受不了了。”纪云用手撑住了曲风,含笑俯下了头,吞吐了一会,便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了冰镇矿泉水,又将一些情趣用的东西拿到了床头柜上,笑着说道:“这些都是姐妹俩为你准备的,本想趁你睡熟之后报答一下你的,看你今天这么有兴致,我就好好伺候你一下。”

    “都说招xiǎo jiě会上瘾,可能就是因为这些花样吧?”曲风根本没理那些东西,将纪云按倒在身下刺了进去,“你以后是女人不是xiǎo jiě,别再整这些花样,都给我扔了去!”

    纪云闻言脸色一呆,旋即泪流满面,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首都最著名的公园内,曲风和邹小胖站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宛若宫殿的建筑之前,“至尊会所,呵呵,好霸气的名字!”曲风看着闪烁着的字体笑着对身旁的邹小胖说道。

    “老大,你不会要带我进这种地方吧?那可是那些世家嫡系子弟聚会的地方,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家族子弟,没资格进的。”邹小胖悻悻说道。

    “有人会带我们进去的,耐心等一会。”曲风笑道。

    “老大,你干脆报字号得了,肯定没人敢拦,还得恭恭敬敬地把你请进去。”邹小胖皱眉说道。

    “我的字号有这么管用吗?你去报曲风试试,看看人家会不会把你揍得满地找牙?”曲风笑着说道。

    “去就去,看我的。”邹小胖嘿嘿笑了两声,率先朝门口走去,见到有人阻拦,伸手就是两个耳光,“你麻痹,睁大狗眼看看,曲家小公子来了,竟敢拦路!狗眼瞎了,滚一边去。”说到这里,邹小胖一躬身,冲着曲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曲少,请进!”

    曲风强忍着笑意,缓步走上前来,皱眉看了看lán jié之人,二话不说,伸脚便将其踢飞了出去,“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长眼是出气的啊?”说完之后,大摇大摆走进了会所之内,一个活宝,一个辣手,就这样混进了至尊会所,而这里正是纪云所说之处。

    曲风来这里干什么了?当然是寻找季家之人了,接到戴柔的diàn huà后,曲风就断定季林肯定会出现在这种场合,否则潘家不会知道萧雨的情况,这个一周一次的聚会实际上就是易地、缩小版的海天盛筵,所邀请的女子除非你是红得发紫的一线明星,否则都是十八岁以下的少女,而且是优中选优,质量比起海天盛筵还要高了一筹。

    “老大,季林在东北角,那个穿白色礼服的就是他。”邹小胖低声说道。

    “这家伙是变态吗?怎么穿了个蕾丝的花裤衩?”曲风笑着问道:“难道今年流行这种男人内裤吗?”

    “听说这家伙有些心理障碍,喜欢自己的mèi mèi,估计这内裤是她mèi mèi的吧。”邹小胖恶毒地说道。

    “真的假的?”曲风愕然看着邹小胖,“这可是那个乱什么啊。”

    “这就不知道了,他mèi mèi二十八了还未嫁人,谁知道有没有猫腻啊。”邹小胖很八卦地说道:“听说他mèi mèi都流产好几次了,不知道是不是他造的孽。”

    “范阳两家支持季家,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有什么啊,季家握有范阳两家的把柄,两家是无奈,所以选择了隐忍。”邹小胖说到这里,语气突然一顿,脸上也涌现出一股愤怒之色。

    “怎么了?”曲风惊奇问道。

    “曲家三子曲楚。”邹小胖恨声说道:“就是他玩弄了我的女友,她含愤自杀了。”

    “那种女人也值得你惦记?”曲风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不是这样的,老大!”邹小胖恨声说道:“我都三十了还未找媳妇,就是因为我那个女友,我们感情很好的,虽然我没钱,但是我们很相爱,可这个曲楚竟然给她下了纯药,然后她陪了我三天三夜,无休无止,趁我不支之时跳楼自杀了,只给我留下一封遗书。”

    “艹,这些豪门大少,真他吗的欠揍,一会我给你出气!”曲风怒声说道。

    曲风的声音比较大一些,引起了一个豪门大少的注意,他上下打量着穿着一身没牌子运动衣的曲风,突然一伸手便朝曲风的脸上抽去,并伴随着喝骂声:“哪里来的王八蛋,竟敢编排少爷们的不是!”

    曲风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这位豪门大少和曲风同时脸色大震,口中惊呼道:“先天高手!”

    “你也不赖,只差一步便到先天了。”曲风微微笑了笑,心中却是警戒陡升,按照现在的实力划分,他是先天没错,先天之前是后天,后天分类没有多么系统。

    如果真要分一下的话,那么那些散打、跆拳道、空手道之类的世界冠军勉强算是后天初级,成为最初阶段的武者,一些有着正规传承的武将,比如在热兵器出现之前的那些使用冷兵器的大将军之类的,可以算是后天中级,而像一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可以算作后天高级,之上便是先天。

    先天分为九品,一品一重天,曲风自从修炼佛魔真气到达第一重后便是先天高手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以十三岁的年纪便成为刑利那伙人总教官的原因,十四岁接掌狼穴,便是因此之故。

    “敢问你是哪家的公子?”此人皱眉问道,在他的认知中,首都的豪门大少没有一人是自己的对手,哪怕那个被称为豪门第一高手的陈少雄比起自己也差了一筹。

    “在下曲风,还未请教阁下大名。”曲风淡淡笑了笑。

    “曲秦!”大少开口说道:“你我同宗,难道你是我曲家的分支子弟?”

    “难道首都只有你们曲家吗?”曲风不屑一笑,扭头看向了曲楚,便欲过去,却不料被曲秦拦住了。

    “曲楚是我三弟,你要想找他的麻烦,必须先过我这一关,然后说出自己的来历和身份!”曲秦身形一晃挡住了曲风。

    “你觉得你能拦住我?”曲风冷冷一笑,“曲楚在首都为非作歹,你这当大哥的也有疏于管教之责,是不是想要我将你哥俩一块揍?”

    “哥们,首都藏龙卧虎,不要只有你一个是先天!”随着话音,七名豪门大少走过来将曲风和邹小胖围住了。

    曲风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曲秦却是脸色大变,打死他都没想到首都会在短短几年内冒出这么多三天,而且都是豪门大少,与之相比,曲家第三代在首都有此地位看来全靠祖荫了。

    “离家三杰和赵家四凶!”周围的豪门大少齐齐惊呼,离家和赵家的第三代平时极为低调,而且一旦犯有小错便会被禁足,所以很少出现在这种场合,而且这两家的年轻人大部分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华夏龙盾局,因为八大家族的根在华夏,所以便联合成立了一个龙盾局,从建国开始一直有八家为其输送中坚力量,但现在龙盾局却成了离赵两家的私人势力,而离家三杰和赵家四凶便是各自的领军人物。

    作为八大家族之首的柳家和排名第三的曲家无一人入选龙盾局,因为龙盾局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三不要,不是先天不要,不是八大家族的子弟不要,不是三十岁之下的年轻人不要!

    “你们是先天又能如何?”曲风淡淡笑了笑,“难道你们要为那些人渣出头吗?”

    此话一出,厅内之人纷纷哗然色变,虽然不知道曲风二人为什么曲秦八人对峙,但一副生面孔的曲风让他们自然而然地将其排除在了圈子之外,曲风虽然没有指出所谓的人渣是谁,但同仇敌忾的他们将矛头齐齐对准了曲风。

    “说出你的身份和来历,又是怎么混进来的?否则便让你躺着出去!”威胁者厉声喝问。

    “你能混进来也是你的本事,但是不要以为我们都是纨绔子弟,之所以有这个聚会,就是为了不起冲突,也是协商解决矛盾的聚会,老实交代吧,免得受皮肉之苦!”好心者劝道。

    “直接废掉他,然后问来历。”这是典型的纨绔,嚣张之极,目空一切的说辞。

    “哈哈~~哈哈~~”曲风仰头大笑,笑的比这些豪门大少的言行还要嚣张还要放肆,止住笑声之后,曲风冷冷说道:“我今天总算见识了你们这些豪门大少的嘴脸了,不过是仗着祖荫作威作福罢了,欺男霸女、欺软怕硬,除此之外,你们还能干点什么?”

    “住口!”赵家四凶同时出生怒喝,“今天便让你知道一下我们这群纨绔子弟还能做点什么,你划下道来吧,我们赵家四凶接了。”

    “就凭你们四个吗?”曲风冷笑道:“恐怕还不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