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以一敌四(一更求收藏推荐)

    赵家四凶,从大凶到四凶,个个尽得赵家的传承,传闻赵家乃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后代,太祖称帝后,遍寻天下武学典籍,将其融入自己的盘龙棍法之中,随着时代的发展,盘龙棍不适合随身携带,后人便以太祖的盘龙棍曾是连枷而成为凭据,将棍法分拆为双棍棍法,棍为短棍,长一尺三寸,又可相互连接,短打远攻,颇具威力。

    传承至现代,由于橡胶辊和伸缩棍的出现,赵家四凶将赵家的盘龙棍法演绎到了极致,加上家传心法玄空诀,在年青一代中是高手中的高手,不到三十之龄便已达到先天之境,从此成为龙盾局的中坚人物。

    赵云虎、赵云豹、赵云侪、赵云郎,因为名字的谐音为虎豹豺狼,所以被称为赵家四凶,与离家的离人杰、离地杰和离天杰合成为龙盾七雄,每人各自带领一个小组,小组的代号便是秦楚燕赵韩魏齐!

    赵家四凶平时也很低调,实力出众加上身份显赫,就算再低调此时也受不了曲风的轻视,赵云虎冷笑一声,也不多话,缓缓解开了身上礼物的扣子,将衣服往地上一扔,挥拳便朝曲风击去。

    曲风朗笑一声,侧头避过,抬脚踹向了赵云虎的腿弯,速度比赵云虎还快上了几分,这一反击动作让其余三凶以及离家三杰和曲秦看的有些惊讶,因为曲风的实力竟然不在赵云虎之下,而且还略微高出一丝!

    赵云虎脚下如同陀螺一般旋转了出去,身形一矮,右腿便向曲风脚腕扫去,在众人看来,曲风现在正处于招式用老,新式未发之际,断难避开这一招。

    却不料曲风脚尖一点,支地的左脚堪堪跃起十多公分,紧接着下压,目标正是赵云虎扫来的右腿!

    赵云虎见状,心中一急,左腿忽然绷直,改扫为撞,右腿膝盖前凸,与此同时,双手握拳击向了曲风的腰部,看似两败俱伤的打法,实则一旦结实,曲风必会受伤。

    “就你这样的先天,我算是领教了,也只是比普通人高明一点罢了!”曲风呵呵一笑,身体竟然在丝毫没有借力的情况下,一个侧翻,左手在赵云虎头顶一按,身形便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赵云虎的身后,伸脚在其屁股上重重一踹,赵云虎便摔了一个狗啃屎!

    这个动作让赵云虎大囧,姿势太难看了,任谁也有些受不了,怒吼一声,从腰间拔出随身携带的两支伸缩棍便反身向曲风扑去。

    “都说了你们四个都不行,还非得自取屈辱!”曲风冷喝一声,右手便穿过漫天棍影,一把抓住了赵云虎的脖子,右脚向内一切,紧接着向后一推,赵云虎又摔了一个王八晒太阳,四肢朝天仰摔在地!

    “老二老三老四,帮我杀了他!”赵云虎怒吼一声。

    “你们四个是不行滴。”曲风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看着离家三杰和曲秦笑道:“要不你们四个也一起上吧,让我看看豪门大少的代表到底是个什么鸟样!”

    就在曲风说出这话、八人齐齐变色之际,在人群最后,有个身穿一身黑色礼服的年轻人看着曲风眉头微微一皱,暗暗说道:“他的笑容和五叔的笑容怎么如此神似?他的眼镜长得几乎和五婶一模一样,难道他会是五叔五婶的孩子曲清?”

    曲家第三代是以华夏历朝的名字命名的,曲秦是老二,老大名为曲古,意为奴隶社会那几个王朝,像夏商周春秋战国,甚至三皇五帝当时的历史都在曲古身上了,而曲楚貌似是个lìng lèi,但根由却不是这样的,因为这家伙天生神力,五岁时便能托起百十斤的重物,颇有楚霸王项羽的威风,故改名叫曲楚!

    而怀疑曲风身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曲古,他是和曲秦曲楚一块来的,而晋元明则没来,看着曲风,曲古心中叹道:“要真是这样多好,爷爷心中的七郎八虎也许能实现了,爷爷自比杨令公,子辈未能达成心愿,孙辈只差一个,可惜五叔自从小弟失踪之后再也不肯生育,二十多年独守北疆,唉~~”

    曲古在叹息,赵家四凶却早已将曲风围在了中间,八支伸缩棍上流转着大厅中的琉璃灯光,齐齐怒视着曲风。

    “赵家盘龙棍法到了你们手里不但没发扬光大还被你们乱改一气,简直就是欺师灭祖啊,宋太祖如果重生,非得被你们再次气死进棺材不可!”曲风戏谑一笑,右脚一抬,jun1 cì便出现在了手中!

    “你。。。”赵云虎看到jun1 cì出现,不禁惊问了一声,但旋即闭嘴了,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的影子,但他也没见过此人,而这个人便是风传乃是年青一代中的第一高手,狼穴、虎牢和龙谷的掌舵人,天狼!

    传言天狼一进部队偶然在一号首长的办公室中发现了一柄五六式jun1 cì,喜爱异常,便将自己所用的一柄由万年海辰铁打造的短刀重新回炉融炼,耗时七天七夜,不惜以己身一半的鲜血祭炼,铸成了一把jun1 cì,取名军魂!

    “你很强!”赵云郎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不敢肯定曲风的真正身份,但狼穴的威名却早已如雷贯耳,咽了口唾沫后,“但我们还是想领教一下,让我们也知道我们赵家四凶在阁下面前是否不堪一击!”

    曲风淡淡一笑,jun1 cì一条,分开众人,来到一张圆桌之前,将桌腿踹断,倒提在了手中,回到圈中后嘿嘿一笑,“盘龙棍法我多少也知道一点,我今天就看看你们能将盘龙棍法改成什么样了!”说完之后,便冲着四凶招了招手。

    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赵家又是如今最高的掌权家族,赵家最小的第二代乃是华夏的最高领导人,离家第三子是二号领导人,哪怕是曲风如今报出字号,也难以让七人服气,此话一出,更是让四凶暴跳如雷,齐齐怒喝一声,攻向了曲风。

    棍乃百兵之首,从人类出现时便有了,也被称之为棒,或者梃,属于近战wǔ qì,但在冷兵器时代,乃是属于大开大合的群攻wǔ qì,会者众,精者少,谙者寡,及至现代,在某些地方,棍的威力远远不如bǐ shǒu短剑和短刀!

    赵家在后续衍变中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将棍法加入了峨眉刺、短枪的招式,以击打人体关键部位、认穴点穴为要义,形成了现在独特的赵家棍法,威力在近战方面早已不是以前的盘龙棍法能相比的了。

    四人八支伸缩棍,棍棍直指曲风身上的各大要穴,出手奇准狠,认穴准确,招招不离曲风要害,要是换个人早就躺下了。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曲风,曲风虽然不擅长使棍,但有昆仑掌教的悉数教导,加之聪颖异常,十八般wǔ qì没有他不会用的,当然也知道破解之法,赵家四凶如果使用蛮力,也就是内加真气和曲风硬碰硬的话,曲风还真讨不了好去,但可悲的是,赵家四凶犯了一个普通人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吃亏后找家伙!

    曲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连损带笑,将四人激怒,人一发怒便会多少失去理智,这一下也就落入了曲风的计策之中,然后先是亮出jun1 cì,然后再以棍法挑衅,四凶的心境早已混乱不堪,所以招式看上去威力十足,其实意境早已大乱!

    这就是一个战斗经验是否丰富的问题了,曲风轻巧地闪避着四人的攻击,手中的桌腿指南打北,击向赵云豹、赵云侪和赵云郎的招式全部是虚招,只有击向赵云虎的招式才是实招,三虚一实,让四人叫苦不堪,想要退出战圈,却骇然发现根本就是欲罢不能,曲风使用的招式赫然是赵家祖传的盘龙棍法!

    招式连绵不绝,力道一层比一层大,就在四凶意识到这一点时,曲风忽然大笑一声,桌腿分别击在了四人的胳膊和腿上,四人顿时痛哼一声,或手中伸缩棍落地,或单膝跪倒,方才还有些模样的四象棍阵就这么被破掉了。

    “你们已经死了!”曲风冷笑了一声,将木棍仍到了一边,“生死搏杀才能激发出人最大的潜力,而你们在温柔乡中过得太舒服了,顶着太子大少的帽子,却做着黄粱一般的美梦,其实你们还不如那些纨绔大少呢,最少他们坏在了明处。”

    “你说什么?”赵云虎闻言嘶吼道:“你别侮辱我们的人格!”

    “人格?呵呵,我没兴趣品评你们的人格,而你们也不配和我谈什么人格,宋太祖传下来的盘龙棍法乃是结合天地至理创建,你们不思世间百态,却一味胡改乱改,弄成了四不像,赵大少,敌人不是被吓死的!”曲风最后一句是厉喝出声的。

    “你到底是谁?”赵云虎低吼着问道。

    “我姓曲,你说我是谁?”曲风哈哈大笑,挑衅般看了曲秦一眼,说完之后,便拉着邹小胖朝着面现惊色的曲楚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