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同姓不同宗(二更)

    离家三杰看着曲风的背影,上前拉了一下还在发愣的赵家四凶,悄然走到了大厅的一角,低声说道:“他就是天狼!”

    “什么?!”四凶齐齐惊呼出声。

    “噤声!”离天杰怒喝道,四凶立即闭嘴了,尽管脸上尽是不服之色,“他来这里肯定有着特殊目的,虽然还未出现在我们的父辈之前,但也是迟早的事,这家伙拥有调动指挥首都周边七省特种部队的大权,岂是易与之辈,他没有表明身份,肯定有自己的计划,你们如果不想受到自己家族的家法,就什么都别说!”

    “这家伙也太阴险了吧?”赵云豹怒声说道,“把我们四兄弟的面子都打没了。”

    “你们就知足吧,如果我们兄弟三人现在上去找场子,绝对会被他放血的。”离人杰没好气地说道。

    “唉~我们这几年没有娱乐、没有出来鬼混就是为了赶上天狼的步伐,甚至很多公子哥都忘记我们的威势了,却不料沉寂了这几年还不是他的对手,这人幸亏不是曲家之人,否则曲家还不得压我们两家一头啊。”

    “你看他去找曲楚的麻烦了,可以肯定,他绝不是曲家之人!”离地杰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曲家第三代的第一人曲秦不足为虑,他醉心武道,这次也是回来看自己的父亲被曲楚强拉来的,最可怕是曲古,别看这家伙一肚子墨水,但心计比谁都可怕。”

    “是啊,现在不是乱世出枭雄的年代了,否则曲古必是一迂腐文人,可现在脑子才是最有力的wǔ qì。”赵云侪叹声说道。

    就在七人议论之际,曲风已经带着邹小胖走到了曲楚身前,曲风的威风让曲楚感到了一丝惊悸,看着曲风惊声问道:“你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我有什么意思要看我这位兄弟是什么意思!”曲风笑着指了指邹小胖。

    曲楚闻言看着邹小胖皱眉沉思了一会,旋即惊呼,“你是那个臭丫头的男朋友!”

    “没错!”邹小胖因为曲风大展雄风脸上也有荣焉,神态也不像先前那样唯唯诺诺,指着曲楚厉声喝道:“曲楚,你当年*死我的女朋友,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胖子,你说话有证据吗?”曲楚厉声喝道:“谁能给你证明那臭丫头是你的女朋友?她当年以死相*我娶她,我没答应,她便在三天后自杀了,事后我赔了她父母一千万,此事早已了了,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今天重提此事又是何意?”

    “什么?!”邹小胖愣住了,呆呆看着曲楚,好久才跳脚骂道:“曲楚,你敢组不敢当,亏你还是曲家之人,难道你就这么没种吗?”

    “我没必要说谎。”曲楚不屑一笑,“那臭丫头在和我上床时拍摄了不雅shì pín,藉此要挟我和她结婚,本来以她的相貌和她在考古界的新锐身份,进我曲家家门也不是不可以,可这等心计我曲家岂能容她?你可能不知道吧,在她死前十分钟还打diàn huà威胁我,我曲楚虽然混蛋,但也不是敢做不敢当之人,你真以为我和那个李天二一样吗?”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邹小胖此时像是换了一个人,喃喃自语,痛苦地摇着头。

    曲风见状便知道曲楚并没有说谎,在邹小胖身上一拍,将他拍醒了,轻声说道:“小胖,人只有经历了才会长大,因为忘记才会有新生,因为舍下才能得到,好女人多的是,你是男人,还怕没好女人喜欢你吗?”

    邹小胖茫然点了点头,自己走到了一边,端起路过fú wù生手中的烈酒便一饮而尽,脸上再次涌现出悲戚之色。

    曲风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余光突然看到了陈少雄和陈少杰以及刑利走了进来,不露声色地斜眼看了曲楚一眼,便走到了邹小胖身边。

    陈少雄和刑利一眼便看到了曲风,陈少杰也注意到了,都是因为曲风穿着太过lìng lèi,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虽然不知道曲风是怎么进来的,但看到曲风装作不认识自己,两人便没上前打招呼,而陈少杰却不是这样,长期养成的豪门大少的臭脾气让他疾步走到了曲风面前。

    “有事?”曲风淡淡看着陈少杰,讥笑道。

    “曲风,上次的帐我还没好好和你算算呢,你到底把戴柔拐到哪里去了?”陈少杰此时忘记了自己大伯的暗示,指着曲风大声喝问道。

    “关你屁事!”曲风没好气地答了一句,“柔儿不喜欢你,你就别上杆子套近乎了行不?你知道不知道你很烦人呐?”

    “你。。。!”陈少杰被曲风一阵抢白,顿时脸上变了颜色,伸手便朝曲风脸上抽去。

    “你麻痹,这么喜欢打人脸,看来一定没被人抽过!”曲风怒骂一声,在陈少杰的巴掌到达之前,使劲抽在了陈少杰的脸上,陈少杰当即被抽的原地转了一圈,“再乱递爪子老子一巴掌把你脖子抽断,滚!”

    曲风丝毫没给陈少雄留面子,一脚将陈少杰踹到了一边,陈少雄和刑利见状急忙走了过来,曲风给他们创造了借机认识的机会,他们要是不趁机上来套近乎,回去后肯定都得被曲风大骂一顿。

    “兄弟,不知舍弟怎么得罪你了?让你出此重手?”陈少雄佯装怒气难填,怒声问道。

    “他说我抢他的女人,你说该揍不该揍?”曲风冷笑着问道。

    “在下陈少雄,陈家之人,不知阁下如何称呼?”陈少雄自报家门,接着一指刑利说道:“这是刑家三公子刑利!”

    “久仰久仰,豪门大少,哈哈,大名远播,今日一见当真是荣幸!”曲风打着哈哈,调侃的意味十足,紧接着怒视了刑利一眼,刑利见状当即停下了心中的碎碎念,之前在心里早把曲风骂了十八遍了。

    赵云豹看着三人演戏,不由小声骂道:“艹,这三人真能演,谁他吗的不知道暴狼刑利和怒狼陈少雄是天狼手下的哼哈二将啊,一个被提拔成了甲种集团军的少将,一个做了首都的刑警支队长,还不都是借了在狼穴呆过的经历,现在却装作不认识,日你大爷的!”

    “二哥,别多话,这三人肯定是有目的而来的。”赵云侪饶有兴趣地看着曲风,小声说道:“我们正好见识一下这个天狼的手段,看看他会不会为陈少雄出头!”

    “你说曲风这次的目的是曲楚?”离天杰反问了一句,旋即摇头说道:“你太小看天狼了,如果他为陈少雄出头的话,一定会两名身份去曲家兴师问罪的,而不是用一个普通名字来这里的。”

    “也对”赵家四凶同时点了点头。

    “还未请教阁下大名,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啊?你出手如此狠辣,是一点情面也不给我们啊。”刑利此时开口说道。

    “曲风!”曲风淡淡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曲风。。。曲风,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呢。。”刑利故作沉思状,念叨了几声这才大声喝道:“你就是嚎叫酒吧的那个老板,我说怎么听着你的名字这么耳熟呢,风闻嚎叫酒吧是天狼的产业,我正找你算账呢!”

    “找我算账?”曲风愕然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废话,老子便是狼穴出来的,我们老大的名讳我们岂不知道?你敢冒充我们老大的名号招摇撞骗,今天我便教训你这个不是天高地厚的东西!”刑利演戏演过头了,还真骂上了,还未等他出手,身体便被踹飞了。

    “看你曾是天狼手下的份上,老子饶你一命,否则老子废了你!”曲风冷哼道:“敢骂我之人一般都会被我割去舌头的。”

    刑利哭的心都有了,苦着脸从地上爬起,咽下苦果,涎着脸又跑了过去,谄媚问道:“哥们,你真的认识我们的老大吗?”

    陈少雄心里都笑翻了,此时却只能强忍笑意,看着装腔作势的刑利恨不能抽他两下。

    曲风故作厌恶地冷冷看了刑利一眼,不屑说道:“天狼怎么会有你这么不中用的手下?竟然接不住我一招!”

    说到这里,曲风这才淡淡说道:“我和天狼在一个监狱服过刑,有过几面之缘!”

    “哦,我以为你也是我们老大的人呢。”刑利故作失望地走到了陈少雄身前,“看来我们还是找不到老大。”

    “有缘会相见的。”陈少雄强忍笑意叹了一口气,扭头对曲风问道:“阁下自称姓曲,难道也是曲家之人?可我并未见过你!”

    “我不是曲家人,同姓不同宗,也许外面那些人误把我当成曲家之人了吧。”曲风呵呵一笑。

    “这就好办了。”陈少雄闻言点了点头,“如果阁下是曲家人的话,那么我和曲家的梁子也只能一笔勾销了,毕竟你和我们老大认识,如果不是的话,我就得找曲家的三公子好好说道说道了。”

    陈少雄说到这里,抬步越过曲风,走到了曲楚面前,冷声说道:“曲三少爷,半年前因为传言我们老大天狼是你曲家丢失的小公子,所以我才打不还手,现在我恢复了,我们的过节是不是该了结一下了?”

    曲楚闻言立即厉喝都:“陈少雄,你少在我面前装象,当初你坏我好事我没打残你就是给你留面子了,你现在还想找回去吗?真以为我曲家好欺负?”

    陈少雄闻言哈哈大笑,指了指前方说道:“如果你曲家不仗势欺人的话,我岂会为那无辜之人出头?”

    “我仗势欺人?”曲楚冷声大笑,一指陈少杰喝道:“难道你陈家做的就比我好吗?”

    此话一出,大厅中顿时寂静了下来,乐队和dj也很识相的停止了演奏!

    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