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以假乱真(三更,求推荐收藏)

    曲风离开后,直接驾车来到了纪云家中,让哈勃将ruǎn jiàn送了过来。

    “怎么样?”曲风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哈勃关心问道。

    “老大放心,死不了的。”哈勃呵呵一笑,“完全没有任何破绽,这是源代码。。。”说着递过了另一个芯片。

    “这个你留着。”曲风笑道:“我是电脑白痴,你给我我也不知道怎么用,到时还得你们来。”

    “行,那我先回去了。”哈勃笑着点了点头,离开了纪云家中。

    “你和你的手下一样神秘!”纪云摇头说道:“你是不是真把这里当旅馆了?我要是找了别的男人怎么办?那可就不方便了啊。”

    “也是,我以后不来了。”曲风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免得让人多想!”

    “你。。。”纪云无语了,她痴迷曲风的威武,每一次都恨不得将曲风揉入体内,经历过无数男人,也只有曲风能带给她作为女人的真正快乐。

    “好了,我走了!”曲风抬起屁股就走,没有丝毫的留恋,他为这母女三人做的已经够多了,算得上是仁至义尽,纪云方才的贪婪让他感到了一丝厌恶,这一次,他走的毫无留恋,也毫无牵挂!

    纪云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鼻子一酸,默默坐在了沙发上,看着房内的一切,喃喃自语道:“我想的太多了,他一定认为我太贪了。”

    曲风驾车来到了三环的住处,也就是王一鸣的对门,躺在床上睡了一觉,直到晚上才开车前往会所,他觉得刘放此时已经和潘家说过了,而潘家唯一能做的便是答应,但怒火绝对不会发在自己身上,当然了,把这些钱给自己也算是洗钱了,而他也知道,林盈绝对不会动这些钱的。

    正如曲风所料,当他走进会所后便看到前厅坐着几个人,而上次的潘家五虎也在,此时没人脖子上都吊着一根白色的绷带,看样子应该是从医院带出来的,来意也很明显,果然,曲风一落座后,潘岳便喝道:“你们五个还不谢谢曲风兄弟手下留情的恩德,如果不是曲风心软你们早就是五具死尸了。”

    “免了,直接说正事吧。”曲风淡淡笑了笑,将哈勃给自己的芯片交给了潘岳,“你是行家,看看真伪,验过之后我们再谈价码!”说着,冲刘放不着痕迹地一笑。

    潘岳重重点了点头,拿过芯片便开始解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笔记本的屏幕,足足十分钟之后,这才说道:“这种程序简直就是神来之笔,看似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变化,竟然有着画龙点睛的作用,厉害啊,高手,绝对是高手!”

    “这么说,芯片是真的了?”曲风淡淡说道:“看来季林如此大方的交给我,一定复制过了。”

    “是真的!”潘岳惊喜地答道,“曲兄弟的办事效率就是高。”说着还伸出了大拇指。

    “是真的就好!”曲风笑了笑,将芯片取出拿在了手中,jun1 cì赫然出手,一下将潘岳手中的笔记本劈成了两半,让人拿过一个火盆,又取来了木柴,在潘岳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将笔记本扔进了火中。

    “曲兄,你这是。。。。”潘岳惊声问道。

    “先付钱吧,亲兄弟明算账!”曲风淡淡说道。

    “好!”潘岳很爽快地拿过来一张银行卡。

    “电脑转账!”曲风指了指潘岳身边的另一台笔记本,“转到帮主的账户上,我再从他那里拿钱。”

    “没问题!”潘岳脸色微微一变,还是点头答应了。

    账目很快便做好了,转账也开始进行,五分钟后,转账完成,潘岳火热的目光看向了曲风,曲风手一扬,芯片便到了潘岳手中,在潘岳喜不自胜地接住芯片的同时,曲风的jun1 cì也架到了潘岳的脖子上!

    “曲兄,你。。。”潘岳惊呼出声,带来的保镖也纷纷掏出shǒu qiāng瞄准了曲风的脑袋。

    “潘二公子,不好意思,季大公子出十亿买你的命!”曲风淡淡笑道:“刚才我们的交易完成,我现在给你十分钟的时间逃命,十分钟后我便会追杀你,你自便吧!”说着一下子收回了自己的jun1 cì,冷声说道:“我说过,拿枪指着我一个都别想活!”

    潘岳的手下闻言一惊,接着便扣动了扳机,然而子弹射出去之后,却发现失去了曲风的身影,连续四声清脆的骨断之声,四名保镖便横尸在地。

    “觉得你的枪能快过我是吧?找死!”曲风吐了口唾沫,盯着潘岳冷声说道:“你还有九分钟!”

    “曲兄,我们能不能打个商量!”潘岳吓得咽了口唾沫,自己的这四个保镖都是退役的特种兵,为自己扫除过很多麻烦,每次都做得妥妥当当的,只是没想到在曲风手下没撑过一个照面,还是拿着枪,要是没抢,估计连动手的机会都不会有。

    “你还有八分半,随便你的选择,看看你能不能在这几分钟内打动我。”曲风呵呵一笑,瞄了潘家五虎一眼,“听到不该听的话,下次断的就不是手而是脖子了。”

    潘家五虎闻言脸色齐齐一变,不待潘岳吩咐,急忙跑出了前厅。

    “我出十亿买我自己的命!”潘岳颤声说道。

    “你的命只值十亿吗?”曲风玩味地说道:“季家大公子还许给我了天大的好处,那就是帮他们灭掉潘家,我可得潘家一半的财产!”

    “什么?!”潘岳惊声站起,惊惧地看着曲风。

    “你还有七分钟!”曲风端坐在沙发上,悠然点燃了一根烟。

    “你开出条件吧,我一律应承!”潘岳很干脆地说道,先前曲风的话太惊人了。

    “十亿加柳黛儿!”曲风淡淡说道。

    “不可能,黛儿是柳家的人!”潘岳闻言一口回绝。

    “柳家,柳家很厉害吗?”曲风不屑说道:“要不要我现在去柳家杀个人给你看看?”

    “这。。。”潘岳无言以对,因为他摸不到曲风的脉络,更不知道曲风的下一张牌会出什么。

    “你还有六分钟!”曲风的声音又冷了一分。

    “你。。你要玩多久?”潘岳不敢再说废话了,只好出声问道,用词也忘记斟酌了,直接用上了玩这个字眼。

    “七天!”曲风这才笑了,“你知道在东海时,我也只享受了那诱人**一次,现在想想还回味无穷呢。”

    “好吧。”潘岳无奈只好答应了,在生命和女人之间,潘岳选择了生命。

    “给你一天时间,人和钱我要同时看到,钱直接转帮主的账户,人嘛,先带来这里我再带走,七天后你来这里领人!”

    “好!”潘岳阴沉着脸走出去了,皱眉想着该如何向柳黛儿出口。

    曲风待潘岳走后,这才看向了惊得面无颜色的刘放,笑着说道:“老哥为何如此神色?”

    “老弟,你可害死老哥了。”刘放闻言这才醒神过来,“这潘二公子心胸狭窄,定会迁怒于我的。”

    “老哥,你没和他提啊?”曲风惊声说道:“我以为你和他说了呢,所以我就提了个柳黛儿的附加条件,你。。。唉~~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老弟啊,你可得救救老哥啊,否则我这条命没等跑出华夏就得让潘家给收去!”刘放哭丧着脸说道。

    “让我好好想想!”曲风故作沉思状,心里却是迅速盘算着自己的计划,刘放没有说这事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隐约猜到了后面有那妇人的影子,一想到妇人,曲风眼珠子一转,旋即开口问道:“老哥,嫂子现在身体好了吗?”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你嫂子。。。”刘放叹声叫道。

    “老哥误会了。”曲风笑道:“说实话,嫂子的条件比起那个柳黛儿来一点也不逊色,而这个潘岳也是个贪色之人,你看这样如何。。。”曲风附耳在刘放耳边小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这样行吗?”刘放疑惑地问道。

    “老哥,连我都迷恋嫂子,别说潘岳这个自诩正人君子的公子哥了,别看他身份显赫,但绝对经不起嫂子的yòu huò,一旦他迷恋上嫂子,有嫂子在他身边,他绝对没心思对付你,等他腻歪了,我们早就远走高飞了。”曲风也是一肚子坏水,撺掇着说道。

    “好吧,就这么办吧。”刘放无奈叹道。

    “老哥,你放心好了,我的钱都在你的户头上,你死了我也一分钱拿不到,如果嫂子sè yòu不成功,我便保着你杀出去,我就不信从首都到外蒙这几千里地我杀不过去,我倒要看看潘家和柳家有多少人命来填!”

    “真的?”刘放闻言一扫先前的颓败之色,惊喜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曲风微微一笑,“我答应过老哥的事哪件没办成?”

    “这倒是真的!”刘放沉吟了一会,这才点了点头。

    而潘岳拿着芯片回到家后,再次看了遍程序,突然惊声呼道:“这个曲风,拿了那么多钱竟然不肯给我源代码,这可如何是好?”

    柳黛儿正趴在床上看书,闻言说道:“那你再去向他要就是了,那人很贪财的。”

    “可我觉得他更贪色,三亿直接给刘放了,自己一分钱没要。”潘岳愤愤说道:“我去的时候他正和刘放的媳妇*呢,看来jian情火热啊。”

    “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拿回来?”柳黛儿怒声说道:“潘岳,我可是一心想跟着你的。”

    “黛儿,我的意思是你拿着钱去和他谈,也许能拿到源代码,比我出面要好得多,毕竟你们。。。帮帮我好不好?”潘岳跪在床边软语求道。

    “好吧,但你得答应我,只此一次!”柳黛儿厉声说道。

    “我保证!”潘岳按捺住心中的欣喜,正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