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床上审讯(一更,求推荐收藏)

    曲风留在会所没有离开,身体已经干净了的妇人自然留在了房间中,再一次kou爆之后,妇人有些恼怒地说道:“是不是你出的馊主意?”

    “什么?”曲风愕然问道,故作不知。

    “是你说的要我陪那个潘二公子的吧?”妇人嗔道。

    “嫂子不愿意?”曲风这才笑道:“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就和帮主老哥再想其他办法,只是那十亿就拿不到了,就算我们三人平分的话也有三亿呢。”

    “算了吧,让我品尝一下豪门大少的滋味也不错,总比你老让我kou爆好多了,被你引得很想念被热流刺激的滋味了。”妇人转怒为喜,“给我一次好不好嘛!”

    “好吧!”曲风怕妇人在嗔怨之下说漏嘴,让潘岳觉察出什么,便满足了她一次,只是妇人根本不堪其冲击,最后不得不上下齐动,这才得偿所愿,当被热流冲击之时,竟然欢快地晕了过去,足足有五分钟才醒来,而身下早已失禁潮喷了。

    “真想被你弄死,欲仙欲死,只有你才能让女人体会到真正的乐趣!”妇人翻转身子*了虬龙,清理着痕迹,满足地歇了一会,这才下床换过床单,拥着曲风安稳睡着了。

    看着这具魅惑至极的**,曲风心中竟然有了一丝不舍之意,但妇人和纪云不一样,和他不是一条心,思考了良久,曲风才狠下心来,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此间事了,再不能如此儿戏了,否则就真的对不起家中的几个老婆了。”

    第二天中午,潘岳和柳黛儿如约来到,再一次看到曲风,柳黛儿的眼神恍惚了,看着俊逸的脸庞,想起曲风的床上雄风,柳黛儿有些发懵,被潘岳用手指捅了一下后,这才看着曲风说道:“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可以,不过在此之前,我先和潘二公子说几句话。”曲风淡淡回应,看着潘岳说道:“潘二公子,我们屋里谈!”

    潘岳不疑有他,虽然不知道曲风要和他说什么,但还是跟着曲风进入了豪华包房之中,曲风为其倒了一杯酒,等他转账完毕之后才说道:“此事一了,我们恩怨两清,我可以继续为你潘家效力,只要有足够的好处和地位!”

    “好!”潘岳一听顿时欣喜异常,端起酒杯和曲风一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曲风呵呵一笑,再次为其倒满了一杯,看着被他神不知鬼不觉扔进杯中的强力chun药,待其彻底溶化后,这才端给了潘岳,而此时,潘岳的双眼已经通红,喘息声也变得粗重,但还是保持着一丝清醒,接过曲风递来的酒再次喝干。

    曲风看时机差不多了,这才起身将妇人叫了进来,又说了几句,这才出门问道:“帮主老哥,钱到账了吗?”

    刘放点了点头,上前搂住柳黛儿的柳腰,轻声笑道:“我们走吧。”

    柳黛儿诧异地看了看潘岳所在的房间,又想起被曲风叫进去的妇人,羞怒地瞪了曲风一眼,嗔道:“看你像个君子,却不料还做这种换qi游戏,如果不是和你有一夜之情,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就知道你忘不了我的。”曲风呵呵一笑,搂着柳黛儿离开了前厅,带着她到了纪云以前的家中。

    “你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一点情调都没有!”柳黛儿嗔道。

    “总比shā shǒu环伺之下的那间小店的卧室好吧?”曲风坏坏一笑,将柳黛儿抱在了怀中,伸手便抹向了双腿之间,入手处是湿漉漉的一片,“你真的熟透了。”

    “一想到那天晚上我就忍不住。”柳黛儿娇羞道:“你弄得我太熟爽了。”

    “现在就想要了?”曲风打趣问道。

    “嗯。”柳黛儿低声应了一下,便脱掉了曲风的运动长裤,蹲在地上*了虬龙,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隔着黑丝和内内揉搓着,吞吐了一会,颤声说道:“它又大了好多,我忍不住了。”

    曲风微微一笑,抱着她走进了卧室,慢慢剥掉了她的衣衫,亲吻着一对丰满,逐渐下移,最后隔着黑丝停在了桃源之处,柳黛儿娇喘着,扭动着身体,口中呼道:“幽哥哥,我受不了,快点给我啊,我要毛毛虫!”

    毛毛虫三个字让曲风心中一震,这是柳婉婉特有的称呼,柳黛儿再次说出这三个字,让本已陷入**之中的曲风突然清醒了过来,他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亲吻着,之后慢慢褪掉了黑丝,褪下一点便亲吻一阵,间或隔着内内啃吃一阵桃源,柳黛儿的欢叫声越来越大声,神智也渐渐迷乱了。

    “幽哥哥,我都丢了两次了,你舔的我好舒服,我要毛毛虫!”

    “你为什么要说我的小弟弟是毛毛虫啊?”曲风一边亲吻一边问道:“只有婉婉才知道我的叫毛毛虫,是婉婉告诉你的吗?”

    “嗯,因为你不理她所以她便从昆仑山回来了,整天整夜地和我说你和她的事,点点滴滴。。。”柳黛儿迷乱之际娇喘着说着,浑然忘记了自己说什么了,在她的意识即将回归之时,曲风的舌头突然在腿间的那颗小凸起之处恨恨一嘬,她再次颤抖起来,再一次陷入了迷乱之中。

    “你是谁呢?”曲风趴在了娇躯上,虬龙隔着内内摩挲着,不让柳黛儿意识回归,无形中,他将欢喜禅息*出了一丝到了体外,柳黛儿陷入*之中根本无法自拔,虽然有损修行,但为了得到柳婉婉的信息,曲风在所不惜。

    “我是柳黛儿,是婉婉的堂姐。”

    “那婉婉呢?”曲风再次问道。

    “婉婉疯了,医生说她是思念过度引起的失心疯,被家族关起来了。”柳黛儿伸出小手本能抓住了虬龙,在感觉到内内的阻碍之后,快速褪掉了自己的内内,双腿环住曲风的腰部,翘臀一挺,便将虬龙吞进了体内,“好爽啊~~”被欢喜禅息迷乱,加上火热刺激,感受着坚硬,柳黛儿再一次泄身了。

    “婉婉被关在那里了?”曲风心如刀割,却不得不强大精神,继续诱使柳黛儿说出真相。

    “不知道,此事只有爷爷知道,我因为知道你们的点点滴滴,所以才被安排接近你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柳黛儿一边欢叫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你是昆仑山下一任掌教,而我们家正在寻找龙脉,在你出现在东海的时候,我们便知道消息了,所以我才出现在你身边,之前的事情都是刻意安排好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东海市?”曲风缓缓抽动着。

    “你师傅说的,,爷爷曾向你师傅求援,你师傅便说你刚出狱,在东海市,而且你和婉婉一起长大,所以我便去了。”

    “原来如此!”曲风心中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担心没有成真,师傅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否则以后还真不好办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曲风便再也不客气了,动作幅度和频率逐渐加快,直到身下的玉人舒爽的昏睡之后才从其体内退了出来,呆坐在床头。

    “幽哥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老想着实验,把猎隼忘记了,对不起嘛,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柳婉婉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脑海中。

    “我再也不理你了,你把我我最心爱的猎隼饿死了,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曲风恨恨说着,抛下柳婉婉独自一人在寒风中哭泣,自己进入了昆仑山的深处。

    三个月后,当曲风从昆仑山深处回来之后,手里拿着一块黑玉兴冲冲地去找柳婉婉,嘴里大声叫着,“婉婉,快来看啊,我去地狱之门为你找到了一块黑玉。”可惜任凭他如何喊叫,也不见柳婉婉出现。

    “婉婉,你在哪?无论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的,你可知道,我为你找到的那块黑玉可以为你除去病根,我怕你不要我去地狱之门才故意生你气的。”曲风坐在床头喃喃自语,虎目流泪。

    十多年前,只有十岁的曲风遍查典籍,在得知只有昆仑山深处的地狱之门中才能找到祛除柳婉婉病根的黑玉时,便决定去最为凶险的地狱之门,在那里,他足足呆了三个月,每天都与死亡搏斗,逃过了一次次的死劫,最后还是凭借一次奇遇从里面跑了出来,也就是在那次奇遇中他得到了黑玉,除此之外,还有那块万年海辰铁!

    他一坐便是一晚上,直到清晨,柳黛儿从昏睡中醒来,看着守着自己的曲风,心中一暖,再次俯身*了虬龙,“你肯定没满足,我知道你很强的。”

    说着再次让曲风将自己压在了身下,娇声道:“不管我以后是谁的女人,但只要你需要,我一定会出现在你身边的,来吧,幽哥哥,好好爱我,我要你尽兴!”

    曲风凄楚一笑,带着一丝愧疚,一丝思念,一丝迷恋,一丝**,再次在娇躯上征伐起来,柳黛儿没错,一个小女子只是家族的一枚棋子,柳婉婉被柳老爷子视为最疼爱的孙女,不惜拉下老脸求助于昆仑山,可见对其的喜爱,可如今还是被关了起来,还对外宣称婉婉夭折了,更别说柳黛儿,能那么轻易地就和自己上床就能看出一二来了。

    曲风将柳黛儿了当成了柳婉婉,而柳黛儿也不知道自己说过什么,如此一来,两人像是jian夫yin妇一般,一拍即合,转眼间,便过去了七天,当曲风带着柳黛儿回到会所之后,却愕然发现,会所中早已变成了一片狼藉,妇人死在了和潘岳欢好的房间内,刘放和自己面首死在了书房之中,身上被打成了筛子,妇人更惨,下面被戳烂了,死状之惨,让曲风也不禁讶然,潘岳的心胸的确不大,不过由他来对付这对心肠歹毒的夫妇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