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潘家相邀(三更求推荐收藏)

    阴鬼帮一事了结,不但除去了潘家的一股帮凶还让自己增添了一股力量,一增一减,孤军奋战的曲风心中得到了一丝胜利的满足感,就像他摆摊赚到钱一样,心中的那种满足感是一种巨大的幸福,他也哼着小曲秘密潜回了别墅,独枪战三英,一杆神枪杀的三英丢盔卸甲,惨败求饶!

    “牲口,你就是头牲口!”林盈趴在曲风身上喘息着,看着依旧傲立的虬龙,啐道:“去找你的萧雨去吧,也就是她的十重天宫能抵挡住你了!”

    林薇呵呵一笑,俏皮地伸出香舌在马眼上来回*的,刺激地曲风一跃而起,在看到三女楚楚可怜的样子后,只好乖乖出了卧室,走出别墅跑到萧雨那里去了,三女这才得以安睡,只是四人不知道,楼上抱着囡囡睡觉的花芗早已春水横流,内内早已被浸湿了。

    “看你这样就知道没尽兴!”萧雨笑着*了虬龙,丝毫不在意它刚经历过恶战,但是她也没坚持了多久,便被曲风*得娇呼连连,身体调转便吞进了体内。

    数度**,摧落翠红无数,萧雨最后也是求饶连连,与第一次相比,曲风像是换了个人,萧雨也无法抵挡了,和戴柔一样,自以为自己可以抵挡,却不知道第一次都是曲风在利用名器中的精气进行修炼,所以才会让曲风彻底满足,一旦失去了第一次,那这种效果就减弱了许多,随着曲风能力不断加强,她能承受住才叫怪事!

    曲风爱惜得停止了征伐,萧雨强撑着精神让曲风kou爆后,这才昏睡了过去,怜惜地拥其入眠,默默炼化着从戴柔和萧雨体内汲取到精华,曲风不由笑道:“再忍一段时间,等我修炼到第六重魂心境之后便能控制自如了,到时就是你们享受之时。”

    说归说,提升一重哪有这么容易,如果说第一重到第二重需要一种名器便可达到的话,那么第二重到第三重,两种名器都不够,就算十大名器中排名第一的七窍玲珑也不可能让他一蹴而就!别说第三重到第四重了,那可是难上加难!

    两人相拥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正在晨练,曲风的shǒu jī响了,接通之后,竟然是柳黛儿打来的,说了几句后,柳黛儿这才开口说道:“幽哥哥,潘家要我邀请你来潘家做客,你来还是不来?”

    曲风一听,顿时眉头一皱,忽然看到了为他允吸的萧雨,于是计上心来,旋即说道:“行啊,你都出面了,我怎么也得去一趟啊,只是我不知道潘家住在哪里啊。”

    为他允吸的萧雨一听,使劲咬了虬龙一下,待曲风挂断diàn huà后才骂道:“你说谎真是一点也不脸红,你不知道潘家在哪怎么遇到的柔柔?还想演什么雨中曲!”

    “呃,你怎么知道的啊?”曲风愕然问道。

    “当然是你的柔儿说的了,那情景好浪漫啊,没想到你竟然挨了两个耳光没还手,真是不可思议,早知道我也抽你了!”

    “我艹,数你揍得我最多!”曲风脑门一黑,怒道:“都不知道被你踹了多少脚了!”

    “咯咯,活该!”萧雨笑着骂道:“让你不管我,我就死给你看!”

    “俺滴娘啊,你别说了,想想那天我就害怕!”曲风紧紧抱住了萧雨,生怕她再去跳楼似的,“我都不顾会不会惊世骇俗了,直接从楼底下爬上来了,就这样,才堪堪把你抓住,难道你眼神那么不济,没看到我爬上来吗?”

    “看到了啊,就是看到你爬上来我才跳得。”萧雨咯咯笑道:“本来是想死的,结果看你那么着急,便逗逗你了。”

    “我擦,早知道不接住你了!”曲风懊恼说道。

    “切~~我才不相信你舍得我呢。”萧雨撇嘴说道:“从你摸我亲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想得到我了,要不是中间有芯片这件事让你转移了目标,我早就被你弄上床了,你压根就是个sè láng!”

    “拉倒吧,我也没吃花芗啊。”曲风不承认,扯到了花芗身上。

    “花芗不是你自己泡到的,是柔柔帮你弄回来的,所以你觉得没成就感!”萧雨娇笑着,下了床,“我去给你做早餐,省的你去泡妞时没力气抱人家,要是抱不稳摔在地上就坏了,尤其是脸先着地!”

    “靠!”曲风趴在床上看着扭着柳腰走进厨房的萧雨,幸福一笑,自语道:“如果不是修炼心法的原因,四人我得一人此生足矣,老天眷顾,媳妇们都这么大度,好幸福啊!”

    “大度你个鬼!”萧雨的声音从厨房传了过来,“如果你连一个人都喂不饱,你试试我们大度不?”

    吃了三个煎蛋,当曲风夹着第四个喂萧雨时,萧雨却笑道:“我吃你身上的两个蛋蛋,喂饱我再走!”说着便再次贪恋地吻住了虬龙。

    “走吧!”萧雨咽下了一大口鲜奶,“我吃饱了,再睡会!”

    曲风看了看表,离着约定的时间还早,但看到萧雨是真累了,只好悻悻止住了念头,再次溜回了别墅,此时只有林薇在家,自然免不了一场鱼水之欢,看着越来越健康的林薇,曲风不喜反愁,算了算时间,还有不到两个月便是林薇姐妹俩的生日了。

    带着满腹心事离开了小区,曲风驾车前往潘家,对于潘家会怎么对待自己,他大抵有数,只是他这次来可不是套近乎的,他刚才在萧雨那里想到的计策便是祸水东引,挑起潘家和季家的大战,潘家不干净,季家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是他必须想个万全之计,不让柳家加进来,否则这游戏一旦失去平衡就不好玩了,就算是他,也无法控制,只能再次被雪藏或者主动逃避。

    柳黛儿在约定的地点等着他,待车子停住后,柳黛儿便上了车,轻声说道:“我说的是你十一点半到,现在还不到十一点。”

    曲风笑着点了点头,开车来到了一处偏僻之地,一停车,柳黛儿便迫不及待地为其褪下裤子*了,吸了一会便让曲风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娇喘着说道:“你就像是毒品,越被你干越上瘾。”

    曲风知道这是潘岳故意安排的,既然他想戴绿帽子,曲风乐得成全他,尤其是对于这些艳遇,自己的那些女人们一点也不吃醋,这才是他玩闹的最大原因,仅有的一丝愧疚也在**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没办法,柳黛儿虽然不是处子,但依旧是名器,他乐得享用。

    连续丢了两次,柳黛儿这才求饶,抓住曲风的弱点,用一对丰满加上小嘴才勉强让曲风排出,自己的脸上和头发上都是白花花的液体,也不以为意,两人掐着点到了潘家。

    曲风的好色本性早被潘岳传达给了潘家众人,所以潘家为了巴结曲风这位昆仑派未来的掌教,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子都出来与曲风相见了,颇有那些会所中选美的意思,为了拉拢曲风,潘家可谓是不惜全家头顶上都变成绿色,这环保意识真的是太强了!

    潘家财力雄厚,不管潘家子弟长得如何,找的媳妇却是个顶个的漂亮,可惜个个都是糟器,没引起曲风的兴趣,没办法,现在是中午,曲风的灵眼在白天能看到女人的全部,这场选美在曲风看来就是一丝不挂的走秀,兴致缺缺。

    酒宴也是丰富至极,虽然是家宴,却是从最顶级的饭店请来的大厨料理的,为曲风准备的酒也是珍藏了二十年的jí pǐn伏特加!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潘家家主潘连才这才打开了话匣子,对主宾位置上的曲风说道:“你和黛儿是兄妹相称,我就冒昧斗胆喊你一声贤侄了,失礼僭越之处,还请见谅!”

    “潘老爷子说笑了,别说有黛儿这层关系,就说我和潘二公子潘兄的关系,我也该喊你一声世叔,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说多了就是客气了!”曲风笑着说道。

    “贤侄爽快,那我也不矫情了。”潘连才清咳了一声,这才正色说道:“我听潘岳说,季家曾出十亿要买他的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啊?说起来也很简单。”曲风淡淡笑道:“不瞒世叔说,我从大牢里出来还不到两个月,手头缺钱,因为我想捞几个兄弟出来,所以便做起了jiān zhíshā shǒu,在东海时,我便被魏明峰*迫保护黛儿xiǎo jiě,这才和潘兄见过一面,后来潘明峰见我没用了,便不管我了,送我的店面也收了回去,所以我只好来京城了。”

    曲风说谎一点都不脸红,而且说的条理清楚,毫无破绽可言,只听他继续说道:“本来我想自谋生路的,但在狱中的老对头天狼在我出狱时说过,他在京城有个酒吧,就是嚎叫酒吧,如果出来混不好,就去那里,我来京城后便接管了嚎叫酒吧,本来想混口饭吃,却不料赶上了阴鬼帮前去捣乱,我这人别的不好,就是特别恨东瀛倭人,所以便杀了阴鬼帮中的那几个倭人。”

    “呵呵,贤侄嫉恶如仇,世叔我佩服!”潘连才恭维着,陪坐之人也纷纷拍着马屁。

    “世叔说笑了,我没这么伟大,只是师傅管的太严,昆仑一脉虽然积累丰厚,却不给我一分,没办法,我只好自谋财路了,便去阴鬼帮的场子捣乱,这才认识了刘放,可这厮太贪,万家之事只给了我一亿,他拿走了我的一半佣金!”

    “什么?一亿?”潘岳惊声说道:“他和我们开口要价是三亿,我们本来只准备给两亿五千万的。”说到这里,潘岳恨声说道:“刘放这死东西的确该死!竟敢蒙骗我们。”

    “这个我不知道了。”曲风二三推做五,继续说道:“芯片之事,潘兄也看到了我和季林聊了很久,之后我们便离开了,那天晚上他和我说的话我都告诉了刘放,让他和你们商量一下,可他只字未提,所以我在做出相应动作便发现了潘兄毫不知情,没办法,我只好杀了你的四个保镖灭口,说实话,我只是个shā shǒu,不想理这些纷争,但我们毕竟有过一次合作,潘家付钱也很干脆,我伤了五虎完全不知道其中隐情,得罪之处还望诸位见谅。”说着拱手欠了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