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何日君再来(一更)

    有气无力地笑了一声,潘金兰很干脆的昏睡了过去,那股洪流烫的她连续漏点两次,看到曲风突破,心门一松,旋即感到无法支持,连余韵也没时间回味了,直接睡着了。

    曲风退出了潘金兰体内,盘膝坐在了床上,一点一点稳固着刚刚提升的境界,半天之后,这才睁开双眼,他的眼神更加的犀利清澈,眨眼之间,眼底精光流动,实力又上升了一大截!

    潘金兰是jí pǐn中的jí pǐn,有着万中难觅的名器,童颜**,娇小玲珑的**,身体每个部位无一不是完美之作,如果去除掉年龄的差距,潘金兰能和萧雨和戴柔相媲美,只是如此玉人竟然是潘家之人,让曲风心中一阵唏嘘。

    “玉门为君开,君兴妾入怀。至此行他处,何日君再来!”潘金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曲风便感觉一具**贴在了后背上,小脸歪在肩膀上,一股清凉涓流顺背而下。

    “跟我走吧,你不要再理潘家之事好吗?”曲风柔声问道。

    “怎么可能?”潘金兰笑道:“我是潘家之人,怎么可能对你的大开杀戒无动于衷?小男人,爱是一种幸福,不管是爱还是被爱,爱过就足够了,在祈求太多便是贪婪,一切随缘吧,也许等我心中疙瘩解开之后,我会回来找你的,到时你不要嫌我老啊。”

    “呵呵,那可不一定,也许到时我比你老。”曲风反手搂住玉人,将其抱进了怀中,揉捏着胸前一对丰满,爱不释手。

    “我也不想和你分开!”潘金兰娇笑道:“只是你这人太可怕了,虽然身具佛息,却杀机太盛,佛家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你却反其道而行,以杀立道,以色开宗,倒真是个lìng lèi。”

    “我。。。”曲风无言以对。

    “好了,你该走了,都赖在我这里三天多了,我都被你搞死了,让我好好睡一觉,否则你在这里我就忍不住还想要。”

    “我也想要~”曲风坏坏笑道。

    “好吧,最后一次!”潘金兰柔柔一笑,“完事你就走,不许折磨我!”

    “嗯!”

    “那来吧!”潘金兰一撅翘臀,趴在了床上,将两个门都敞开了,曲风**大动,俯身上去,双手握住一对丰满,缓缓刺入了体内,却没发现身下的玉人眼角流出了珠泪。

    曲风离开了,尽兴而去,潘金兰却缩在被窝中,珠泪横流。。。

    没有回别墅,曲风直接来到了酒吧,招过经理问道:“这几天可有什么消息吗?”

    经理呵呵一笑,旋即说道:“这几天首都热闹的不得了啊,季家都翻天了,也不知道谁把季家y乱之事传到了网上,父女,姨甥、兄妹,总之要多乱有多乱,季家这几天一直忙着灭火,季林还来过这里两次,说要见你!”

    “呵呵,倒真热闹啊。”曲风可没说出这缺德事是他做的,否则非被另眼相看不可,毕竟窥人**也不是好习惯。

    “是啊,那个季大公子留下了diàn huà,你要不要回一个?”经理含笑问道。

    “你说我们敲他多少钱才合算?”曲风笑着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经理笑道:“老板的神来之笔岂是我这种人能猜到的。”

    “先不管季家,我们先看会热闹再说。”曲风哈哈一笑,和章鱼交代了几句,便起身离开了,前往会所,发生了这种事,看看齐四的反应如何。

    一进会所,齐四便喜笑颜开的叫道:“老大,首都都炸开锅了,季家之人成了过街老鼠,估计用不了几天就得齐齐上吊了。”

    “想到什么对策没有?”曲风笑着问道。

    “想到了,我正准备和老大商量呢。”齐四笑道:“我准备让老板出去避几天,找个理由离开就行,然后我派人散出消息,就说季家之事是潘家做的,季家必然会狗急跳墙,在死之前咬潘家一口,潘家肯定不会好受,一旦元气大伤,必会加大毒品和走私的数额,那么我们的机会就来了,现在的关键是怎么让柳家不出手!”

    “呵呵,季家背后不是有范阳两家吗?”曲风提醒了一句。

    “明白了!”齐四兴奋地点了点头。

    “我走后,让暴熊和厉魂也离开,免得被潘家所用,也避免与潘家出现矛盾,现在还不是和潘家翻脸的时候,等我让柳家觉得潘家是个累赘,避之唯恐不及的时候,再作打算!”

    “好的,老大想的就是周到!”齐四真心说道。

    “你就会拍马屁!”曲风笑骂了一句,和齐四商量了一会,这才开着一辆不起眼的车子驶进了碧香苑小区。

    “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一进萧雨的住处,萧雨便嗔怒道:“难道潘家的那些女人比我们几个还有吸引力?让你拔不动腿了?”

    “怎么会?”曲风笑着搂住了萧雨,“潘家一心为首都的环保做贡献,我便成全了他们一次,真的只有一次!”

    “我晕,你不会给潘家的所有男人都戴上绿帽子吧?”萧雨瞪着一双美眸惊骇地问道。

    “切~~给他们都戴上绿帽子也用不了三天啊。”曲风伸手进了睡裙内,旋即笑骂道“我不在家你怎么也不穿内衣啊?被别人看了怎么办?”

    “死去~~”萧雨白了他一眼,幽怨地说道:“那你这几天做什么去了?”

    “听我娓娓道来啊。”曲风拽文说着,将前后经过说了一遍。

    萧雨惊奇地看着曲风一会,突然从曲风身上下来,褪下了曲风的裤子,旋即啐道:“我这里不收留你了,你赶紧回别墅去吧,或者回母女三那里或者潘家,只要别在我这里就行!”

    “干嘛啊,我刚回来就赶我走?”曲风委屈地说道:“人家想你才回来的嘛。”

    萧雨闻言哆嗦着跑到了一边,啐骂道:“死男人,你恶心不恶心啊?”说着打了个冷颤,摩挲着自己的两条玉臂,“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别把自己整的和以前的太监似的行吗?”

    “好了,我们亲热一会。”曲风这才正色地向萧雨跑去,一把抱住了她就进入了卧室,下一刻,脸就黑了,萧雨却哈哈大笑。

    “我告诉你了,不要你呆在我这里,你不听嘛~”萧雨笑着从内内撕下沾满血迹的卫生巾,递给了曲风,“帮我扔了去。”

    曲风黑线连连,瞪了萧雨两眼,走进了卫生间,洗手之后走进了厨房,萧雨见状也走了进去,从后面抱住了曲风,“就知道你疼我们,不管在外面再忙,总会回来看我们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挺顺的,潘家已经对季家出手了,我这几天要离开首都,不如我带你们去海边玩几天吧,反正你们在首都也没事可做。”曲风准备着午餐说道。

    “好啊~花芗和柔柔都放假了,囡囡去不去幼儿园也无所谓了,这几天一直嚷着想你了呢。”萧雨兴奋地说道。

    “嗯,我安排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就走!”曲风说道。

    “再等几天吧。”

    “为什么啊?”曲风纳闷问道。

    “笨啊,我这样能下水吗?”萧雨没好气地说道,“你一开头谁知道会不会放过我啊?”

    “好吧,再等几天。”曲风笑了笑,麻利地做好了午餐,和萧雨便吃边聊。

    就在曲风和萧雨谈笑之际,潘家别墅不远的潘金兰的别墅内,潘金兰静静地闭上了双眼,沉沉睡去,在闭目之际,喃喃自语道:“何日君再来?”在床头柜上,放着一个贴有**标签的瓶子,开封的固定胶圈还在瓶边,而瓶内却无一粒药片。

    正在吃饭谈笑的曲风莫名心口一疼,他一下子捂住了心口,脸上也显得痛楚异常,萧雨急忙扶住他问道:“你怎么了?”

    “不知道,只是心口莫名一痛,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曲风皱眉说着,他知道一定有事发生,只是他不知道而已,但怎么也没朝潘金兰的身上想。

    潘金兰留下了一封遗书,是写给潘连才的,声泪俱下地劝潘连才悔悟,迷途知返,可潘连才却置之不理,将遗书当做废纸直接扔进了垃圾篓中,柳黛儿将其收了起来,敏感如她,她直接便想到了潘金兰一定和曲风有了关系,否则时常将不想以老处女的身体死去的潘金兰不会选择这条不归路,事后过了一年多,直到曲风找到柳婉婉,将其病根解除之后,柳黛儿才将这封遗书交给了曲风,直到那时,曲风才知道潘金兰早已香消玉殒!

    “是不是你心脏有问题啊?我们去医院把。”萧雨说着便要去穿衣服。

    “不用,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应该是心灵感应,不是身体原因,只是我实在是想不出哪里出事了让我有此反应,难道是然然!”曲风说到这里,脸色大变,急忙拿出shǒu jī拨给了魏然,魏然的声音在diàn huà里响起后,曲风才松了一口气,简单聊了几句便挂断了diàn huà,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只有和自己有了肌肤相亲的女人才会让他有此反应,如果现在的他知道,也许潘金兰会被他救活,只是两人有缘无分,正如潘金兰所说的那样,两人只有一次情缘,分开为了再次相聚,死亡意味着新生,只是潘金兰说的时间是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