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挖你眼珠子(二更)

    三天后,曲风带着林家姐妹、戴柔、花芗、萧雨以及囡囡离开了首都,在此之前,曲风便和潘家打了招呼,师傅有令,招其回归师门,有大事要议,至于什么事曲风没说,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欣喜无限,让潘家自然而然联想到了昆仑掌教一事,自然是不敢耽误曲风的正事,并让人送来了一份厚礼,百万元的支票!

    曲风直接交给了齐四,又细细嘱咐了一阵,这才带着众女离开了首都,而他的目的地便是东海市,因为有了潘金兰的帮助,他的欢喜禅诀到了清心境,此时吃掉苏烟已经可以了,搂草打兔子,带着众女度假之时,再趁机收了苏烟,两不耽误。

    一行人秘密离开了首都,哈勃和黑鹰随行,两人观察力惊人,又受过曲风的专门训练,负责众女的安全再合适不过了。

    要问那里měi nǚ最多,很多人都会说出很多大城市,或者某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其实都错了,měi nǚ最多的地方,是盛夏季节的海滩浴场,都市里的měi nǚ再多都部分都是化妆化出来的,只有海滩浴场才会看到素颜、清丽、除了三点外,其余部位都一览无遗的měi nǚ,当然了也有夜叉之类的,但美丑那里都有,平常心对待就是了。

    就在齐四悄然派人传出风声的时候,曲风已经带着大墨镜躺在了沙滩椅上,囡囡穿着小泳衣坐在他肚子上玩着刚买来的玩具,五女早已下海了,在水中嬉戏着,更重要的是在帮林薇加强腿部力量的锻炼。

    “叔叔,你在看什么?”囡囡对玩具不多时便失去了兴趣,趴在曲风的身上,伸手摘下了曲风的墨镜,奶声奶气地问道:“你是不是在看měi nǚ?”

    “叔叔在看小měi nǚ!”曲风笑着刮了囡囡的小鼻子一下,拿过囡囡手中的墨镜再次戴上了,看着远处嬉戏的五女。

    哈勃和黑鹰也身穿泳装躺在太阳伞下,紧紧盯着五女,突然两人站了起来,朝着五女走去,下一刻,便有三人被两人揍进了海水中,喝得饱饱得被两人像拖死狗一样拖上岸扔到了一边。

    曲风呵呵笑了笑,对囡囡小声说了几句,囡囡便朝两人跑去,一人敲了一下脑袋,学着曲风的语气说道:“你两个的狗眼看哪里呢?用得着紧盯着不放吗?”说完之后便跑,让想抓他的黑鹰一下子从沙滩椅上掉在地上,嘴里吃进了好多沙子,惹得囡囡咯咯大笑。

    曲风笑了笑,眼睛的余光看到了自己旁边躺下了一个人,扭头一瞧,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měi nǚ穿着最时髦的三点式泳衣,将一块毛毯扑在沙子上,让上面一趴,便晒起了日光浴,双手一翻,将泳衣的带子解开了。

    “喂~měi nǚ,你没看到我在旁边吗?你这样很难让我把持的住啊。”曲风玩味地说道。

    “神经!”měi nǚ啐骂了一声,戴上了耳机,双手交叉放在头下,便将整张脸掩住了。

    曲风闹了个没脸,心中叹了一声,不禁起了心思,左瞧右看,还真被他发现了几个jí pǐn,和林盈差不多,光滑无毛,小腹平坦,紧身的泳衣将*轮廓勾勒出来,显得无尽yòu huò,趁着囡囡和哈勃两人嬉闹的空隙,曲风心神一动,灵眼便开始寻找目标了,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

    “唉~~一看就是糟器,整个地方都黑了。”

    “这个不错,虽然年龄大了点,但也算是珍品了,而且双瓣紧凑,正是虎狼之年能成这样肯定是自己的男人没法满足她,换个男人一勾一个准。。。”

    “你麻痹啊,这种女人也来这里现世,还不够丢人的呢,都成渔网了,年纪轻轻的,一看就不是正经货色!”

    “咦,jí pǐn啊,好嫩的鲍鱼,难道未被开发?和然然有一比了,可惜又是重样的,有了然然就算了,不费那神了。”

    “你在嘟囔什么?”旁边的měi nǚ突然摘下了耳机,看着曲风纳闷地问道,只是身体稍一倾斜,一颗葡萄不小心露出来了。

    曲风不动声色,扭头看着měi nǚ,其实是看着那粒葡萄,悠悠说道:“你不是在听歌吗?怎么能听到我说话?”

    “歌曲也是一首首地唱吧?难道几十首歌一起唱完,中间没间断吗?”měi nǚ像是看白痴地看着曲风,幽幽说道。

    “那你继续听,我继续说!”曲风的目光动也未动,一直死死盯着那颗紫色的葡萄和周围粉红的乳晕。

    měi nǚ越想越不对劲,因为她听到了一个词,那就是飞龙穴,而她自己也是这种器具,飞龙穴也分为两种,一种是无毛,一种是有毛,无毛的为jí pǐn,要想体验到这种名器的乐趣,最好是将毛刮掉,名器自古就有记载,而且有着名器出名ji一说,这名měi nǚ恰好知道这些,便以为曲风是在品评自己,所以才有此一问。

    没办法,曲风带的墨镜有些大,根本看不到他在看哪里,只能在他歪头之时判断出大致方位,抓不到证据,měi nǚ悻悻再次掩面趴下了,而那颗葡萄却没遮掩住!

    就在这时,囡囡跑了回来,满头大汗,一屁股坐在了曲风身上,喝着饮料,大笑道:“叔叔,黑叔叔摔了个狗啃屎!”

    “叔叔看到了,你怎么不去找妈妈和阿姨她们玩啊,水中很凉快的。”曲风奇怪地问道。

    “妈妈和阿姨说了,让我盯着你,免得你发坏老看人家měi nǚ的pp”囡囡看着饮料答道,让曲风脑门一黑。

    囡囡喝了会饮料,便再次跳在沙滩上,正欲跑开,却看着měi nǚ露出来的葡萄说道:“阿姨,你走光了,被sè láng叔叔都看到了。”

    “你真是个小祖宗!”曲风心中哀嚎了一声,急忙躺好,闭上了眼睛,由于墨镜的遮挡,让他没有暴露,加上脸皮早已练得深厚无比,连热都没热一下,更别说脸红了。

    “sè láng叔叔是谁?”měi nǚ摘下耳机和墨镜,看着粉雕玉琢的囡囡起了喜爱之色,笑着问道。

    “就是他啦,他一直在盯着你这里看!”囡囡伸手在葡萄边上的地上拍了拍,“他就是sè láng叔叔,我妈妈和阿姨都这么叫他!”说完之后便跑开了。

    měi nǚ听完囡囡说完一愣,旋即向囡囡指的地方看去,之间自己的一粒葡萄卡在了柔软的泳衣边缘,没有遮掩住,露出了半个圆球,当即又羞又气,抓住泳衣两边系好带子,便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曲风头顶之处,一下子将曲风的墨镜摘掉了。

    “死sè láng,你刚才看到了什么?”měi nǚ怒声问道。

    “看到什么干嘛要告诉你?”曲风懒懒答了一句,一仰头便去měi nǚ手中夺自己的墨镜,不了一抬头,看到了měi nǚ泳衣内的风景,脱口说道:“我靠,又是飞龙穴,还是jí pǐn的。”

    “你说什么?”měi nǚ不顾众人侧目,尖吼一声,中指和食指一分,便朝曲风的双眼插了下来。

    曲风伸出右手做了一个单手合十的动作,将两根嫩葱般的纤纤玉指挡住,幽幽说道:“你既然敢脱就应该不怕别人看,再说了,我刚才都提醒你了,是你自己不当回事,现在又来找我的麻烦,你这么霸道能嫁得出去吗?”

    “关你屁事!”měi nǚ厉喝一声,左手中的mp5往地上一扔,左手也插了下去。

    “我靠,你想干嘛?没完了是吧?”曲风一下子从椅上跳在了地上,赫然发现měi nǚ的身材极为高挑,比戴柔还高出了一两公分,不由说道:“没事长这么高干嘛?打排球的还是打篮球的?还是嫩模?”

    “嫩你吗!”měi nǚ直接爆出了cū kǒu,玉足一抬便朝曲风裆部踢去,来势狠准稳,颇有练家子的气势,曲风双腿一夹,夹住了玉足喝道:“你别得寸进尺啊,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这liú máng,厚颜无耻,看起来没完,难道就不允许我报仇!”měi nǚ缩不回脚,娇骂着又再次插向了曲风的双眼。

    “你只会插眼吗?”曲风抓住了两根玉指,调笑问道。

    “我就是要挖掉你的眼珠子,省得你到处乱看!”

    “什么世道啊,你不想被人看就别穿这么少,你看你全身上下加起来都没一尺布,明摆着就是来这里让人看的,此时装什么清纯玉女啊?无聊!”曲风也有些愠怒,双腿一松,手向后一推,měi nǚ便四脚朝天仰摔在沙滩上,“要闹找别人闹去,本公子没工夫陪你玩!”

    曲风说着便再次回到了沙滩椅上躺定,幽幽说道:“你穿着严严实实地来,保准没人看你,别在这里无端生事了,这里是海滨浴场,不是你家,要撒泼回你家撒去!”

    “我要杀了你!”měi nǚ暴走了,从地上爬起,一抹眼角的泪水,右腿一个高抬腿便朝沙滩椅的顶端下踹而至!

    “疯婆子!”曲风骂了一句,伸手夹住了玉足,旋即叫道:“我艹,这么大的个子却长了双三十六码的小脚,一定是长偏沉了,不知道哪里大了!”

    一句接着一句,乍听是惊奇之语,却每句话都是歧义横生,在měi nǚ听来就是调戏之言,她哪里忍得住这口气啊,气急攻心,忘记了曲风是怎么轻描淡写地化解她的攻击了,左腿一用力,便高高跳起,身体拔高两米左右,左脚重重地向曲风小腹踹下!

    “厉害,不是挖眼珠就是废我,还真是狠!”曲风淡淡说着,一把抓住了měi nǚ的左脚,将她的攻击阻止了,猛然看上去像是měi nǚ站在了曲风手掌中,“喂,让你当了回赵飞燕,掌中舞啊,这下够了吧?可不是人人都有这待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