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绝顶惊魂(三更)

    睡了两个多小时,在天色黑下来之后,曲风醒了,将jun1 cì置于床头,竖起了耳朵听着房门外的动静,只是他身体刚一离开离若,便被离若发觉了,一个翻身便抱住了曲风,měi tuǐ也搭在了曲风的身上,顿时,中间找齐了,虬龙再次起立,戳在了玉门之处。

    “讨厌!”离若小声啐骂了一句,“给你你也不敢吃,还得瑟什么啊?”说着便在虬龙上打了一巴掌,然后拨弄到了一边。

    “妮子,你再这样,哥哥我真的受不了啊。”曲风哀嚎道:“你自己睡不行吗?”

    “我不!”离若搂得更紧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抱枕,我的享受够了再说。”

    “那我转过身,你抱着我可以吧?”

    “可以!”离若小声答了一句,将身体贴在了曲风背上,没过五分钟便再次说道:“不行,不舒服,还是你抱着我舒服点。”说完便翻过了身,拉着曲风抱住了自己,双腿微微露出了一道缝,“只能这么让你舒服点了。”一双小嫩腿夹住了虬龙,再次沉沉睡去,只是春水不断流出,将虬龙的秃脑袋打湿了。

    “你好讨厌,忍不住了。”离若痛苦地叫了一声,不管三十二十一,翻身便压在了曲风身上,翘臀一抬,小手抓住虬龙便要塞进桃源,吓得曲风赶紧将她抱了下来。

    “小祖宗,你发sao也得看时候啊。”曲风苦笑道:“万一咱俩欢乐时shā shǒu来了怎么办?你死还是我死?”

    “一块死!”离若紧咬着嘴唇,“里面都痒死了。”

    “乖了,不闹了。”曲风急忙安慰着。

    “那你答应我必须要娶我才行,否则我现在在这里就把你强了,然后我们各走各的。”离若彪悍地说着,小手抓住虬龙死不松手。

    “我知道有强娶的,没听说有强嫁的,再说了,娶了你之后我那些女人怎么办?”曲风没好气地说道。

    “我的意思是和她们一样。”离若怒吼着。

    “我说大xiǎo jiě,你的身份地位家世以及美貌无一不是极致,干嘛非跟着我啊?”曲风有意要提醒离若,“找个真心爱你的,彼此作为唯一不好吗?”

    “你管我?”离若怒道:“一句话,你到底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我就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好好好,我答应还不行嘛。”曲风见事不可违,只好服软,先将这尊大佛供起来再说。

    “这还差不多。”离若这才转怒为喜,坐在了曲风的腰上,翘臀向后一靠,前后摩挲着虬龙,“知道你难受,帮你缓解一下!”

    “跟谁学的啊?还会这样的招式,我都没见过!”曲风瞪着离若问道。

    “你out了,a片里什么没有啊?我们宿舍天天播。”离若笑着答道。

    “呃~你们都是女汉子,我在你们面前就是只小绵羊!”曲风坏笑着,余光突然看到了远处闪过的一丝亮光,下一刻便将离若按倒在床上,肩头血花飞溅!

    没有丝毫的停顿,曲风抱着离若滚下了床,伸手拿过离若放在沙发上的换洗衣服,滚到墙角之后,迅速为其穿上,“躲在这里不要动!”曲风沉声说了一句,身形便滚了出去,滚动过程中便已将裤子穿上了,顺手从床头拿起了自己的jun1 cì和烟缸里的火柴,此时的房间内早已经是一片棉絮飞舞了,shā shǒu至少开了八枪!

    曲风不顾肩上的疼痛,抱着离若来到了浴室,拿起浴巾和毛巾以及其他能点燃的东西扔进了浴缸,他很敏锐地感觉到shā shǒu配备了热成像仪了,所以才这么做的。

    先将毛巾点着,待火起来后,曲风便抱着离若到了房角,佛魔真气运转全身,身体温度便降了下来,紧紧将离若护在了身下。

    待浴缸被打出三个枪眼之后,曲风才用水浇灭,抱着离若蹲行着来到了房门口,jun1 cì早已蓄势,只待进屋查看结果之人。

    房门悄无声息地被打开了,一个脑袋刚伸进来便被曲风恨恨一下劈掉了半个,红的白的流在了地上,身形却被门缝夹住,并未倒下。

    离若在曲风抱着她过来之时便闭上了眼睛,如此恐怖的一幕她根本没看到,耳边只是传来了一道轻微的破帛声,紧接着便是一道低沉的声音,“你这是怎么了?进去看看啊。”

    接下来,她便感到自己被曲风单手抱着冲出了房间,不多时,便听到了三声哀嚎之声。

    曲风抱着离若,离若也乖乖地双腿盘在了曲风的腰上,双手搂住了曲风的脖子,过了一会,当感觉到风吹之后,这才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已经被曲风抱着来到了玉皇顶上。

    自己的小包再次被背在了肩上,曲风也背上了包,手里还拿着洗过的内内和内衣,不禁怒道:“都生死关头了,你还顾得拿这些?”

    “谁让你说自己穿过的不能随便扔的呢。”曲风张嘴无声大笑,气的离若一把夺过便将内内塞进了他的大嘴中。

    “喂~~这是洗过的,赛我嘴里干嘛啊,没洗之前怎么不塞?”曲风戏虐道。

    “变态!”离若知道曲风在逗自己,啐骂了一口,这才声若蚊蝇地说道:“不是我赖着你,其实你身上散发着一股气息,让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就想着勾引你。”

    曲风一愣,旋即明白了,离若说的那股气息就是欢喜禅息,能吸引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曲风在此之前曾在柳黛儿身上用过,套出了柳婉婉的下落,却没想到欢喜禅诀突破到清心境之后竟然能够外放,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么说你只是想和我上床,不是喜欢我了?”曲风调侃道。

    “嗯。”离若点了点头,“看见你就像吃了chūn yào一般,老是忍不住。”

    “那我知道了。”曲风呵呵一笑,转身看向了东方,抱紧了离若,走向了那些租大衣给看日出的游客,下一刻,两人便混入了看日出的游客之中,大部分都是军用大衣,shā shǒu想找到他们便有些难了。

    “亲,你肯定知道我为什么被追杀是不是?”离若坐在曲风大腿上,小脑袋紧贴着曲风的胸膛,轻声问道。

    曲风此时抱着她躲在了一块大石之后,军大衣的领子也竖了起来,遮住了他的脖子和大半个脸,加上黑夜的掩护,就算shā shǒu近距离观察也不会立刻就认出他来,所以现在他比较放心,至于肩上的枪伤,直接被他无视了。

    “知道一点,但是具体的还得等到回到首都后去问你爸。”曲风轻声说着,将军大衣敞开,将离若还在外面见风的秀腿分开放进了大衣内,自己的身体坐直,不让离若被风吹到。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趁机要了我?三年前你不就是因为这个进的监狱吗?”离若小声的说着,“如此一来,你就不用费心思自己找了。”

    “我怕你赖上我。”曲风嘿嘿笑着。

    “我就知道你是个混蛋!”离若恨恨在曲风胸上咬了一口,幽怨道:“那你告诉我,除了你还能嫁给别人吗?你允许我身上隐藏的这幅图被别人看到吗?”

    “这。。。”曲风愣住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来得及想呢。

    “所以我注定是你的女人。”离若声若蚊蝇,“三年前我才高二,得知你进监狱的原因后我便发誓非你不嫁,哪怕你长得是个丑八怪,我不想让我父兄守护的大好河山落入宵小之人手里,大丈夫建功立业,各有各的坚持,我能做的便只有这个,否则你以为我能保留处子之身到现在吗?yòu huò那么多,要不是这个支撑着,我早就成为女人了。”

    “你小瞧了其他人了。”曲风笑着说道:“我的女人都是处子,第一次都给我了。”

    “啊~~处女能生小孩?”离若惊声问道。

    “不是萧雨亲生的。”曲风解释道。

    “哦,明白了。”离若很聪明,也很识大体,性格和脾气以及处事方面比雷云要强上很多,只是比较爱撒娇一点罢了。

    “记着你说过的话,时机到了一定要了我。”离若娇声说着,搂得曲风更紧了。

    两人相拥无言,一道声音却打破了两人的意境,“请拿出你们的证件,我们正在调查一桩案子,请你配合。”

    离若闻言便欲开口,却被曲风捂住了小嘴,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按住离若的脑袋再次趴在了怀中,询问声越来越近,不多时一道手电筒的刺眼光束便照在了曲风脸上,“请拿出你的证件,我们在调查。”

    “好的。”曲风点头答应,便伸手掏向了衣兜,忽然他停住了,盯着jǐng chá惊喜说道:“东升,真的是你啊,我是林立啊,3234234,这警号绝对没错,谢谢你当初帮我的大忙,使我升了副队长,你们大队长还好吗?改天你带着他去东海找我啊。”

    “原来是你小子啊。”这名jǐng chá沉思了一会,便开口附和着说话了,正欲套近乎,却发现等待他的是一只大手,轻轻一掰,喉骨碎裂的声音随即响起,下一刻,曲风从地上扣下一下石头,在另外一人朝这里查看之时便掷了出去,惨嚎声响起,曲风也抱着离若闪了出去,一颗子弹打在了他刚才所坐之处,溅起了几点火星。

    曲风一路腾挪跳跃,忽然脚步停了下来,被两杆**追着来到了一处峭壁之上,沉思了不到一秒钟,他便抱着离若跳了下去。

    “没想到我还真的和你死在这泰山顶上了。”离若最后娇笑着,旋即闭上了眼睛,十指紧扣搂住了曲风的脖子,感受着下坠时耳边的风声,她的心很静很静,渐渐忘记了周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