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胶着之势(三更)

    将林盈放下,曲风黑着脸抱过了囡囡,怒声问道:“囡囡,是谁告诉你这些名词的?”

    “动画片里说的。”囡囡挣脱了曲风的怀抱,跑到沙发另一端抱着平板走了回来,点开了少儿十万个为什么,曲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囡囡看的是小盆友是怎么来的科普动画,动画片中将男女*说成了嘿咻,还有配音,囡囡这才知道的。

    “现在的孩子聪明着呢,与其捂着藏着不如直接告诉她们真相。”林薇笑着说道。

    “也是。”曲风点了点头,看着林薇说道:“我都差点忘记要给你施针了。”说完之后便抱着林薇走进了卧室,囡囡盯着两人,奶声奶气地说道:“叔叔又骗人,现在不到时间,肯定怕囡囡羞他,便找个理由和薇薇阿姨嘿咻去了。”三女闻言大笑不止,戴柔乐得抱着囡囡亲个不停。

    “你就知道骗孩子。”林薇娇羞说着,“你一动我我就叫得那么大声,她肯定会听见的。”

    “又想歪了吧?”曲风坏坏笑道:“我是真的想给你施针的,刚才只是认错人了。”说着便将虬龙塞了进去,“只是这针比较大一些而已。”

    “你。。。你真够了!”林薇被气笑了,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传出去,只好*了被子,她也知道曲风这些天肯定憋坏了,而自己也是如此。

    就这样,曲风在家呆了一天,直到第三天下午才出了小区,直奔潘家,进了小区之后,先去了潘金兰那里,却发现别墅早已人去楼空,便转回到了潘家,毕竟他和潘金兰的关系潘连才等人都不知道,所以他也不想说。

    接到通报的潘连才急忙迎了出来,将曲风让进了客厅,一落座,曲风先声夺人,开口问道:“世叔,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做的事情天衣无缝,我自问季家绝对不会发现端倪,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季家就像疯了一般,反击的力度很厉害,也就是我们应对及时,这才没让季家得逞,可是现在季家像是拼命了,不顾一切地要拉着我们潘家陪葬,所以这才急着找你商量对策。”

    “季家是怀疑还是一口咬定就是我们做的?”曲风故意问道。

    “一口咬定!”潘连才叹声道:“季家一开始就没准备留手,现在要不是柳家在后面顶着范阳两家的压力,我潘家早就跌入深渊了。”

    “世叔,潘家出内鬼了。”曲风这才肯定地说道:“因为那天我拿回来的shì pín全家人都看了,不排除有人为了外财出卖潘家的可能。”

    说到这里,曲风微微一顿,接着说道:“jiān kòng是我装的,shì pín是我录得,我没理由出卖潘家。”

    “贤侄说笑了,我岂会怀疑到你身上?你说的这些我早就想到了,可惜我真的查不出内鬼啊,再说了,就算现在查出内鬼也晚了,必须想以狠招扳回局面才行,如果这样一直耗着,潘家肯定元气大伤,要想恢复过来可就难了。”

    “那柳家是什么意思啊?”曲风说到这里,忽然说道:“世叔,有件事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前天就回来了,而且去了趟离家,因为我在回来的途中凑巧救了离家的大xiǎo jiě离若,我被离家警告了,让我不要掺和你们两家的事情,所以。。。”

    “哦,离家没说什么吗?”潘连才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更关心离家的态度。

    “我和离若有了肌肤之亲,所以离家让我置身事外,并且承诺,一旦天狼归来便让我与天狼合作,整顿一下首都的环境,而天狼好像是在怄气,一直没有回归,不知道躲在哪里了。”

    “什么?你和离若。。。”潘连才惊呼出声,“你没在离若身上发现什么吗?”

    此话一出,让曲风心中一动,脸上却茫然一片,“一个小丫头,能知道什么秘密啊,就连为什么被追杀都莫名其妙呢。”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风闻离若一旦成为人妇,身上便会显现出一副华夏龙脉走势图,这是你师傅早年说过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哦,你说这事啊?我知道,但我没发现什么异常,而且我已经传信给师傅询问了。”

    潘连才人老成精,话题一转,“贤侄啊,我还得安排一下要事,今天晚上在家吃饭,我让黛儿来陪你一会。”

    “世叔请自便!”曲风笑着说道。

    柳黛儿一出现,便迫不及待地拉着曲风进了客房,一番**之后,柳黛儿这才满足地说道:“幽哥哥,你快把我想死了。”

    “这不是喂饱你了嘛。”曲风笑着和柳黛儿出了客房,来到了饭厅之中,两人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潘家之人早就全部回来了,只等着曲风入席呢。

    一落座,酒宴便开始了,曲风笑着接受了潘家众人的敬酒,也不说话,一直微笑着看着潘岳,而潘岳却没琢磨过来怎么回事,茫然不知如何开口,柳黛儿见状,走过来说道:“你忘了幽哥哥曾经对你做过的承诺了吧?”

    潘岳一听,在自己额头上使劲拍了几下,自骂道:“你看我这脑子啊!”

    “想起来就好,你要是不说我自然不能开口。”曲风笑了笑,“先说说你们的计划吧,要我去做什么尽管说,在离家还没表明对我的态度之前,我能帮你们尽量帮。”

    潘岳喜笑颜开,激动得说道:“曲兄弟就是仗义,这样吧,我舟车劳顿,肯定还没休息过来,不如先去客房休息,我和父兄商量一下对策,明天告知曲兄如何?”

    “好吧。”曲风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乱七八糟的人就不要去打扰我了。”

    潘家男人个个会意,女人们个个露出失望之色,上次看季家的shì pín完全忘记了避讳,如今符合条件的只有柳黛儿和李怡了,两人搀扶着佯装醉酒的曲风回到了客房,自然是一番大战。

    客房里的欢叫声响了一夜,潘连才书房中的灯也亮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柳黛儿和李怡不堪其猛,昏睡在床,而潘家众人则是无精打采地走出了书房,潘岳看到曲风出来后,立即来了精神,拉着曲风将商量出来的计策说了一遍。

    曲风听完之后,沉思了一会,这才说道:“潘二哥,说实话,你这招棋不怎么滴,如果你一味的洗黑钱支撑,早晚会被中央察觉到,到时不用季家和你血拼,中央便第一个灭了你们潘家,说不准季家就是这么想的,他们就是在和你们潘家拼命,你越是如此正中他们全套,季家早已名声扫地,肯定不会有什么发展了,他们唯一的凭仗就是范阳两家,我觉得你不妨从范阳两家处想想怎么办,釜底抽薪才是上策,就算我帮你们杀了季家的几位首脑,范阳两家也会认为落在季家的把柄转移到了你们潘家手里,到时范阳两家全力对付你们,你们能撑几时?”

    “本来我们也曾这么想过,可柳家不肯牵线,我们派去的人直接连门都进不去。”潘岳无奈说道,“这沟通更是无从说起啊。”

    “这样啊,既然如此,我就先去季家转一圈吧。”曲风笑了笑,指了指客房说道:“为她们准备点补品,我很久没碰她们了有些失控,潘二哥勿怪啊。”

    潘岳心中虽然满不是滋味,但此际也不敢多说,只好讪讪点了点头,如果明知道曲风给自己戴绿帽子还要凑上去巴结的话,那他潘岳也太软弱了,为了那一丁点的自尊,潘岳没有出声,曲风也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刺激潘岳,起身离开了。

    出了小区,曲风便给季林打去了diàn huà,不多时,季林便开车到了嚎叫酒吧,在一个包厢内,季林交给了曲风一个袋子,曲风拿出来一看,顿时诧异问道:“季大公子,这是什么东东?”

    “这是潘家的犯罪证据。”季林也没多啰嗦,接着递上了一张银行卡,“这是两亿欧元,算是曲兄弟的辛苦费,我只求你将这些证据交给离家。”

    “季大公子,你们季家身后不是有范阳两家吗?为何要给我呢?”曲风愕然问道。

    “曲兄,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们季家和潘家已经到了生死关头,看似胶着之势,其实用不了多久便会分出生死,范阳两家不肯出全力,哪怕我们交出证据,那两家也会因为柳家的压力而虚以委蛇,在旁看着季家和潘家两败俱伤,所以交给范阳两家肯定不合适。”

    “季大公子,你们不是掌握着范阳两家的把柄吗?难道那些把柄不足以置他们于死地吗?”曲风愕然问道,“如果达不到这效果,那两家不可能助你季家崛起吧?”

    “这些资料你回去看看便知,好好待萧雨,她是个好女人。”季林临走时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曲风心中一愣,“看来这个季林还没坏到家,只是心理有些扭曲,爱上了自己的mèi mèi罢了,先不管了,回去看看这些证据再说。”

    曲风拿着季林交给他的东西来到了王一鸣家中,有这个jǐng chá在旁,一定能发现更多的疑点,除此之外,还有让王一鸣继续立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