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真相大白(二更,求推荐)

    “老大,你怎么了?”刑利诧异问道。

    “刚才我总觉得遗漏了什么,幸亏被你小子提醒到了。”曲风笑道:“你刚才说到了安全两个字,让我想到了疏漏之处,这个季林肯定派人跟踪我了,从我一出现在首都便跟踪过我,尤其是酒吧事件之后。”

    “老大的意思是季林的话中意思是在以大嫂的安全相威胁?”刑利恍然大悟道,紧接着也是冷笑连连,“傻比,去派人送死吧,我亲自给他们收尸。”

    “萧雨目前不住在别墅内,我担心她的安全。”曲风皱眉说道:“而且萧雨脾气倔强,肯定不会回别墅。”

    “那也不是问题,老大忍几天呗,我让小九过去陪着大嫂。”刑利说道。

    “尼玛,你能想点好主意吗?”曲风怒声骂道。

    “你可拉倒吧,你真以为自己是香饽饽,是个měi nǚ就非你不嫁啊?人家小九早就结婚了,只是她老公在江南军代处忙着呢,所以我才让小九过去的。”

    “哦,那还好,你安排吧。”曲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小九还好吧?”

    “还不错,小日子过得挺幸福的,她老公你也认识,就是被你一脚踹出狼穴的混狼。”刑利笑道:“这家伙一喝酒就说你的好,现在是军代处住江南船厂的组长,当监工呢。”

    “艹,这家伙比老王还一根筋,上面挺会用人的。”曲风笑道。

    “呵呵,来,喝酒了。”王一鸣端起酒杯和二人碰了一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才说道:“老大,求你件事。”

    “借钱?”曲风笑着问道。

    “嗯。”王一鸣讪讪说道:“小姨子那里出了点事,所以。。。”

    “自己去取。”曲风直接将一张银行卡扔给了王一鸣,“别婆妈,倒酒喝酒了。”

    刑利也笑道:“就是,老大富可敌国,倒你的酒吧,能让你老王说出求字来,除了钱没其他的了。”

    就在三人边喝边聊之时,季林在书房内对着三名三十来岁的男子厉声说道:“我不敢肯定曲风会不会上钩,但为了保险起见,你们三人各自带人必须将萧雨母女抓到作为威胁曲风的筹码,先找到再严密jiān kòng,随时等待我的命令,曲风上当便好,不上钩便将这对母女控制起来,天生尤物,便给你们三个了。”

    “谢谢老板!”三名男子喜滋滋地谢过。

    挥手让三人出去后,一名老者从暗处走了出来,沉声问道:“林儿,你这苦肉计能不能行?如果被曲风看出破绽,我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帮不了季家,还会将曲风推向潘家,到时我们季家只有衰亡一途了。”

    “爸,你放心吧。”季林笑着说道:“就算曲风看出了破绽,但他一定会去找万家良求证的,只要我们找到曲风和万家良的见面证据,然后再捅给潘家,那么潘家一定会恼羞成怒,加上柳家的帮助,一定会与曲风为敌,到时离家肯定会插手,那时我们就隔岸观火,坐享其成就行。”

    “可我总觉得这个曲风不简单,行事作风在狠辣方面和天狼有着一比,如果他就是天狼的话,我们的计划根本行不通。”

    “这事我也想过,也派人去西北监狱调查过,我们的情报人员证实了曲风的存在,曲风确实是和天狼在西北监狱分庭抗礼的那个人,从而可以断定两人不是一个人。”

    “我们的后路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为了将苦肉计用到底,我决定把mèi mèi留下,mèi mèi的病情时好时坏,也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季林阴笑道。

    “你这个孽畜啊,你强了自己的亲mèi mèi,导致她神经受到了刺激也就算了,竟然还霸占了她十多年,你。。。唉~~”

    “爸,谁萴èi mèi媚敲磈í pǐn呢,再说了,你也没少享用啊。”季林不屑说道:“我也是跟着你学的,我小姨和小姑不都是被你强了后才加入进来的吗?”

    “唉~~悔不当初啊。”

    “既然发生了就别后悔了。”季林阴毒一笑便走了出去,推开了一个房间的门走了进去,不多时便嘶吼着叫道:“小姑,你慢点啊,菊花还是干的呢。。。。”

    季林如同畜生般在自己小姑身上起伏着,却不知道自己的毒计早已被曲风识破,而且就在他的人四处寻找萧雨的时候,小九已经到了萧雨的住处,而曲风的身影才出现在狼穴之中!

    黑狼五人早已等候多时,曲风也没过多的废话,“那个万家良怎么安排的?”

    “首长,万家良一直处在天鹰的监视之下,而万青青则在天猫的保护之中。”黑狼的一句话便足以说明一些情况了,兄妹俩一个被监视,一个被保护,可见曲风早就在防备着万家良。

    “让天鹰带着万家良来见我,不要让万青青知道!”曲风淡淡说了一声便走进了办公室,黑狼急忙去安排了,其余的四狼跟着走进了办公室。

    不多时,天鹰带着万家良到了,黑狼给曲风泡了一杯茶也坐在了一边,万家良看着一名上将竟然给一名青年亲自泡茶送水,脸上一惊,更让他惊异的是,陪着自己前来的上将和屋内的四名中将都是自己泡茶的!

    “万公子,我们有些事情要和你核实一下。”黑狼淡淡出声。

    “首长请说!”万家良见黑狼说话了,急忙用上了尊称,虽然他是豪门公子,但在这名上将面前真没有摆谱的资格。

    “你们和潘家争的那块地准备何时开工?”黑狼微微一笑,“这块地方我们也看好了,想在那里建立一个秘密训练基地,在地下百米,那里是唯一不会渗水的地方。”

    曲风喝着茶水,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万家良的一切表情变化都在他的视线之中,感觉到茶水的水平,曲风一皱眉,看了赤狼一眼,赤狼会意,便转身出去了,不多时便端着几个菜和几瓶酒走了进来。

    万家良沉吟了一会,看着黑狼正色说道:“首长,按理说我们万家应该支持国家的军队建设,但我买下的那块地涉及到华夏根基,而且我找风水大师看过,那块地的下面有条龙脉,在你们看来也许是虚妄之说,但我可以用万家的全部人的性命担保,那块地真的不能动!”

    “为什么?龙脉所在之地才是最适合居住等,为何你却说不能动呢?”曲风一边喝酒一边问道。

    “那条龙脉是条黑龙脉,黑龙主的是黑暗和阴晦,一旦深挖百米,必会触动龙气,一旦黑龙之气外溢,便会殃及池鱼。”万家良肃声说道,“所以我万家才不惜血本买下那块地,准备闲置几年,等天狼回来后再交给他。”

    “天狼?”黑狼诧异地叫了一声,接着问道:“为什么要等他?”

    “因为在华夏高层中只有他相信龙脉理论,而且还因此有了牢狱之灾,所以只有他才会相信我们的诚意,除了我们知道那块地有龙脉之外,柳家、范家、阳家以及潘家、季家都知道那块地的内情,并且东瀛人也知道了,已经威胁过万家很多次,如果万家不答应他们的租用协议,便会要了我的命。”

    “你知道东瀛人为什么要租用那块地吗?”曲风淡淡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范家的家主范藤曾经找过我,除此以外还有阳家阳灿也找过我,都劝我和东瀛人合作,而柳家和潘家则是劝我放弃,把那块地卖给他们,许诺高出三成的价格购买。”万家良正色说道:“我是生意人,本来这是一桩很划算的买卖,可涉及到龙脉,所以我就没答应,我实话实说,各位首长如果不信,可以去找天狼,我想以他的能力绝对能找到验证之人的。”

    “但我听人说你万家和范阳两家勾结,准备把那块地闲置一年,租给东瀛人饲养血蚺,这件事你怎么解释?”曲风寒声问道。

    “万家是中央政府鼎力支持才有现在的万家,我就算是再大逆不道也不会做数典忘祖的事情,刺杀、恐吓这些招式早就都在我身上用过了,更何况恶语中伤?首长们如果不信,可以去港澳询问我的父亲,而且这块地的使用权都在我父亲手里,而且不管任何形式的开发,必须经过二号首长的亲笔签字才能生效!”

    曲风冷笑了几声,“果然是季家的毒计,范阳两家其心可诛!”说到这里,曲风一摔酒杯,沉声喝道:“黑狼!”

    “在,首长!”黑狼立马立正敬礼。

    “让战狼带领一个中队进驻港澳,万家如果有任何闪失,让他把自己的脑袋割下来,不必回来见我!”曲风厉声吩咐道。

    “是,首长!”黑狼匆匆而去。

    “首长,你是。。。”万家良惊骇地问道。

    “你不是要找天狼吗?他就是!”天鹰呵呵一笑,“这里便是狼穴,之所以把你弄到这里,就是有人要杀你,雇主是潘家,所雇之人便是我们的首长天狼!”

    “真的?!”万家良脸色激动异常,看着曲风许久未曾说话,过了好一会,万家良才说道:“天狼首长,也许只有你才能得到那块龙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