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měi nǚ你有病

    八月的天气未免有些燥热,整个燕京呈现出无精打采的神态,而楚尹却身袭白色长袍走在大街上。

    这样的装扮回头率无疑是极高的,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楚尹。

    而楚尹则用享受的态度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心中暗地嘀咕道,没有见过这么帅的帅哥吧?想着楚尹无奈地耸了耸肩,表示对这种围观习以为常。

    下一时刻楚尹出现在了紫荆花集团门口,由于是中午,所以来往的人络绎不绝,因此楚尹同学一下子就成了关注的焦点。

    “好帅的长袍啊,好帅的男生啊,莫非是拍diàn yǐng的?”

    “好清秀的男孩啊,要是包养当小白脸多好啊!”

    “你这骚蹄子,这样的小白脸恐怕早已经让人包养了吧”

    ······议论声此起彼伏,不过最多的字眼非“小白脸”莫属了。

    确实,楚尹长得极其清秀,白嫩的小脸,狭长的眉毛,清澈如水的美目,再加上他身高中等,怎么看怎么像小白脸。

    不过楚尹不生气,别人说他小白脸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不但如此,楚尹还为自己生得这样一张脸而感到自豪,用他的话来说:你能站在大街上就能让三四个富婆跑去包养吗?

    突然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紫荆花门口,慢慢地半开的车门缝中出现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接着一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帘之中。

    裁剪合体的西装,名贵的瑞士手表,配在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身上,无疑显得高贵无比。

    一旁的女性眼中立时泛着红色的小桃心,心中想着丘比特这羔子赶快射自己一箭。

    这让楚尹很不高兴,自己的女粉丝被人家抢走了,这算怎么回事啊,自己没他长得帅吗?自己的长袍没他的西装大气吗?

    高大帅气的男人叫董征,是紫荆花集团的业务部总经理,其父董世国乃是紫荆花集团的第二大董事,集万千荣耀于一身的董征自然深受广大女同胞的喜爱。

    不过从未传出董征的fēi wén,因为董征一直在追求紫荆花集团的第一董事紫慕情,一个天骄之女,用了一年时间将公司的利益翻了三番。

    在楚尹shā rén似的眼神注视下董征也感觉到了,优雅地转过头朝楚尹点了点头,转头的动作引起一阵惊呼。

    不过这让楚尹愈发生气,怎么可以这样?

    突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黑色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楚尹和董征。

    这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女人,身材高挑,全身上下已经长得成熟透了,丰腴起伏的娇躯曲线,惊耸弹跳的双峰,加上身上的干练气质,冷艳的面庞,绝对是一个jí pǐnměi nǚ。

    十分!

    楚尹不禁在心中赞叹道,在二龙山那里见过这样的měi nǚ啊,白皙如玉的面容,清澈如水的眸子,浑身上下透出的成熟气质让楚尹心中微动。

    而让楚尹气愤不已的是董征这个犊子竟然带着微笑直直朝měi nǚ走去,难道他们认识?

    不错董征确实认识这个měi nǚ,而且就是他苦追一年未果的紫慕情,也是紫荆花的老大。

    “měi nǚ你有病!”

    突然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所有人不可思议地朝声源地望去,包括jí pǐnměi nǚ以及疾走的董征。

    楚尹见到所有人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自己的身上,于是高兴了起来,耸了耸肩,然后一脸微笑地朝jí pǐnměi nǚ点了点头。

    “小子你说谁有病?你有毛病吧?”jí pǐnměi nǚ身旁的黑衣大汉气势展开,微微上前一步喝道。

    楚尹清了清嗓子,然后爽朗地说道:“这位大哥我没有病,我说的是这位měi nǚ有病”。

    哗!

    全场哗然!

    竟然有人当面说紫荆花集团董事长紫慕情有病,打脸!活脱脱的打脸!

    所有的脸都变了色,尤其紫慕情身旁的秘术珍妮和保镖,以及董征。

    自己的女神,偶像竟然被人当面说有病!

    “先生请你收回你刚才的话,不然不要怪我们不客气!”紫慕情的mì shū珍妮冷声道,警告的意味十足。

    楚尹有点无奈,不过还是面带微笑道:“我说的是真的”。

    董征知道此时自己的机会来了,立马跨步站在紫慕情面前,厉声道:“我不管你是谁派来搞破坏的,现在你立马给我滚!”

    楚尹一脸平淡,仿佛无视董征的存在,继续开口道:“měi nǚ你是不是早晨和晚上睡觉前都有有间歇性头疼的症状啊,而且还会有眩晕的症状啊?”

    咚!

    紫慕情明显怔了一下,自己的头疼的症状怎么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其实在楚尹说完第一句话后紫慕情就开始打量起了他,清秀的面庞,洁白的长袍,给人一种清新干净的感觉,而且眼中透出的认真让她有点相信这个男孩说不定正看出自己的病了,当楚尹说出她的症状时,她就完全相信了。

    当即心中一喜,不过,面上还是冷冰冰的,让人有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

    “臭小子你瞎掰什么?再乱说把你扔出去!保安?”董征不顾形象地喝道,展现了他男人的一面。

    不过紫慕情的一句话让大家不可思议,只听紫慕情道:“珍妮让他到我办公室来”然后紫慕情踏着咯噔的节奏朝集团里面走去。

    不可思议!董征不可思议地晾在了那,这小子怎么知道紫慕情有病的?

    紫慕情的mì shū珍妮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一脸平静地走向楚尹,抬手请道:“先生请!”

    楚尹朝董征竖了个中指便跟着珍妮离去。

    紫慕情的办公楼在十八楼,透过大片的落地窗可以看到燕京的一角,楚尹一进去便被窗外的景物所吸引,不过随即将注意力放在了紫慕情身上。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紫慕情坐在椅子上头也不抬地问道,手上却是在处理文件。

    “这不救人心切,提前赶了过来吗”楚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

    “你有那么好心吗?请了你多少次才请到你”

    噗!

    楚尹差点一口水吐了出来,自己当时不就是假装拒绝了下吗?

    “可以帮我看病了吗?”紫慕情还是没有抬头。

    楚尹眉头微皱了一下,然后瞥了一眼珍妮,珍妮看到楚尹的目光,然后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见到珍妮走了出来,楚尹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好下属,懂得看时机。

    接着紫慕情放下手头的工作,蓦地一下抬起了头,让楚尹有了种惊艳的感觉,立在当场都挪不动脚步了。

    紫慕情开口道:“总听青竹姐姐说你怎么怎么厉害了,今日我倒要看看”,紫慕情脸上依然冰冷,而且还带有不相信的意思。

    这倒不怪她,因为她头疼的病症已经缠绕了她三年多了,期间看过许多名医,不过均没有解决之法,全部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有人向她介绍了楚尹,不过她还是不抱有希望的,毕竟能看出她症状的不止楚尹一人。

    楚尹知道紫慕情不对自己抱有希望,苦笑了下道:“那是你没有遇到我,遇到我你的病症早就好了”。

    “不会又是什么祖传的神药什么的吧?”显然以前有名医用祖传神药给紫慕情治疗过。

    “不是什么狗皮膏药,是针灸”楚尹道。

    “针灸?以前也有人针灸过,不过没有什么效果啊”紫慕情冷笑道。

    楚尹心中嘀咕道:神仙姐姐怎么让我给这么顽固的měi nǚ治病啊,太固执了!

    楚尹微微一笑:“不试过怎么知道呢,而且我是先推拿,后针灸,况且你的病症我都一清二楚的”。

    “我可耽误不起这个时间,不行的话你就赶快走吧!”紫慕情摆了摆手。她也不问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毕竟看过那么多医生了。

    “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们俩打个赌如何?”楚尹问道。

    紫慕情眼中一亮:“什么赌?”

    楚尹向前靠了几步,然后目光毫不避讳地打量在紫慕情脸上:“要是我能治好你的话,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反之我答应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什么条件?”紫慕情被楚尹的目光*得有点心虚,不自觉地朝后躲了躲。

    “这个等我治好了再说,反正又不是什么犯法的事”。

    “好,一言为定!”紫慕情答应了下来。

    “那我开始治疗了啊”楚尹问了一声,然后走到了紫慕情身后,并且将手放在了紫慕情的酥肩上,紫慕情的娇躯明显颤了下。

    “嗯”紫慕情脸颊飞起了一层红霞,轻轻答应了一声。

    楚尹双手放在紫慕情肩上开始缓缓揉动起来,他这是要活通经脉。

    “啊!”

    随着楚尹的揉动,紫慕情舒服地shēn yín了下,楚尹的手法时而重时而轻,有一个很好的节奏,让紫慕情很是舒服。

    楚尹同学在àn mó紫慕情酥肩的同时,眼睛不小心向前瞄了一下,这一瞄不要紧,目光深深地被紫慕情身前前荡漾出的雪白所吸引。

    由于楚尹所处的位置,所以紫慕情身前前的风景被楚尹尽收眼底,两团雪峰随着楚尹的揉动颤巍巍的。

    楚尹心中咯噔一声,只觉鼻孔一甜,一股不知名但清凉的液体流了出来,抬手一擦,一看竟然能是鼻血,太丢人了!

    感觉到楚尹的异样,紫慕情将头转了过来,楚尹赶忙用手堵住了鼻子后退了两步。

    紫慕情明白了事怎么一回事,狠狠地瞪了楚尹一眼:“liú máng!”

    楚尹赶忙扯了点纸擦拭了下,口中道:“今天怎么回事,这鼻血怎么这个时间流了出来”。

    “你每天都流鼻血吗?”紫慕情听到了楚尹的话问了一句。

    “恩呢,每天晚上**点才流的,今天怎么提前了”楚尹连忙道。

    紫慕情哼了一声,他才不相信楚尹的鬼话呢。不过楚尹的推拿让她很是舒服。

    “那我继续了啊”楚尹偏着头将手放在了紫慕情的肩上,那样子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随着推拿,楚尹的手渐渐地由肩上升到脖颈,而紫慕情的身体越来越热,额头布上了一层细汗,面色绯红,让人想入非非。

    而紫慕情竟然在楚尹的推拿中缓缓睡去,她确实是太累了,一个女人支撑起这么大的公司确实很不容易。楚尹心中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