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楚神医(两更)

    “liú máng去死!”紫慕情狠狠地瞪了楚尹一眼。

    楚尹同学不再说什么,倒头就睡在了车里。

    阳光公寓是紫慕情住的地方,偌大的别墅只有她和保姆住确实挺空荡的。

    蓝色的兰博基尼像是蓝色的闪电蓦地划到了阳光公寓,紫慕情本来以为楚尹在装醉,但看到他呼呼大睡的样子知道他应该是醉了。

    然后给保姆王妈打了个招呼,两人扶着楚尹进了房间,没想到看起来单薄的楚尹却这么重,两人抬都有点吃力。

    好不容易将楚尹安顿到床上,紫慕情已经出了一身汗,心道这臭liú máng怎么会这么重。

    好不容易将楚尹抬上床,紫慕情赶忙去浴室洗澡,刚才她已经大汗淋漓了。

    刚才明明迷迷糊糊的楚尹,蓦地一下翻起身来,口中嘀咕着“厕所在哪?”

    楚尹摇摇晃晃地出了卧室,迷离的眼中看到了有亮光的房间,于是踏着晃晃悠悠的步伐走去。

    吱一声玻璃门应声而来,楚尹同学觉得白花花的一片,绯红的薄唇,秋水般的双目······楚尹同学觉得鼻中有清凉的液体。

    “啊!”

    这一声叫得惊天动地,楚尹仿佛遭到了传说中少林寺的狮子吼袭击一样,这一下楚尹也清醒了,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心中有深交的想法,但此时恐怕已经不行了。

    楚尹同学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猫踏雪一般无声地离开,突然一声巨喝响起:“楚尹你去死!”

    凭着直觉楚尹知道有东西袭击而来,转身一抓,一个黑色的胸围赫然出现在眼中,上面还残留着紫慕情特殊的体香,楚尹贪婪地吸了几口,急忙将胸围装在怀中。然后逃回自己刚刚休息的卧室。

    坐在床上楚尹犹豫着一会紫慕情哭着喊着要自己负责时,自己是把她推到呢?还是被她推到呢?

    过了许久,浴室内哗啦啦的水流声已经停了下来,楚尹预想的场景没有出现。

    这下楚尹有点慌乱了,该不会她忍受不了要自杀了,楚尹的脸刷一下就变得惨白了,连忙朝紫慕情的房间赶去。

    铛铛铛!

    “谁啊?”

    听到紫慕情的声音楚尹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整了整衣服开口道:“是我,我是来道歉的”。

    “哦,道歉的话就不用了!”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楚尹有些急了:“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想去上厕所,没想到昏沉沉地到浴室去了~”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醉了!”

    “真的,我···”

    “你快走吧!我都知道!”

    楚尹清了清嗓子:“我知道你一定没有原谅我,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如果你非要让我对你负责的话,我同意对你负责”。

    “滚!”

    楚尹捂着耳朵落荒而逃,心道这丫头是不是真练过少林寺的狮吼功。

    第二天,楚尹早早地起了床准备在院子里打一套太极,没想到的是紫慕情与王妈在准备早餐。

    王妈见到楚尹下来,立马恭敬地道:“楚少爷早上好!”

    楚尹急忙道:“王妈以后你叫我楚尹,小尹就行”。

    王妈对楚尹好感大增,一个富家公子没有一点架子,跟xiǎo jiě一样啊。

    见到紫慕情完全无视自己,楚尹惺惺道:“我来得比较急,身上没有带药,今天我得去抓几服草药,你的病得需要慢慢调理”。

    “哦”紫慕情回了一句,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心里也是稍稍有些感动的。

    这下楚尹可开心坏了,紫慕情并没有打算不理他了,这一个“哦”字就是进步,下一次就是“呵呵”了。

    在紫慕情和王妈惊讶的目光中楚尹风卷残云一般扫荡了桌上的美食。

    ······“你到哪下车?”在车中紫慕情冷冷地问道。

    “就这前面那下车吧,我看到中草堂了”楚尹道。

    紫慕情心中暗惊,前面哪有什么中草堂啊?不过随着车子的移动,果然发现前面有家中草堂,这货那么远是怎么看到的。

    “拜拜,晚上见啊!”楚尹阳光灿烂地朝紫慕情挥了挥手。

    紫慕情驾着兰博基尼扬长而去,没有带起一丝尘土。

    “喂?给我按照纸上的方子抓药”楚尹进到中草堂便喊道。

    中草堂伙计接过纸张忙说:“好嘞,咦?先生这个紫落叶我们店没有”。

    “没有?”楚尹诧异了,紫落叶在二龙山遍地都是,到这却没有,难道真叫自己再回一趟二龙山?

    接着伙计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紫落叶我听师傅说在惠民堂有”。

    问到了惠民堂的位置楚尹慢悠悠地赶去,一路上各色的短裙měi nǚ让楚尹同学食指大动,小楚尹也是昂首挺胸。

    期间还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上来搭讪楚尹,不过被纯洁正义的楚尹给拒绝,在楚尹闻来,她们身上的味道比下水道还味,那里比得上紫慕情身上的味道。

    到了惠民堂前,楚尹发现了一个怪现象,怎么这么多人?排队都排到马路上了。

    “老奶奶你为什么排队啊?”楚尹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小伙子你还不知道吧?今天是赛华佗的大徒弟赛扁鹊坐镇,我们的病有希望了”老奶奶笑得很灿烂,楚尹也露出了微笑。

    但心中想的是这赛华佗赛扁鹊该不是江湖郎中骗子吧,不过看这阵势也不像啊。

    带着种种疑惑楚尹走到了队伍的前面,然后进到了惠民堂里面,一个面相和善的中年人映入眼帘,出针迅速,沉稳,而且手法独特,看起来有十几年的功力了,在世俗界称为神医也不为过。

    不过要想治好这个病人的顽症那是不可能的,确切地说应该是治标不治本。

    中年人看到楚尹含笑望着他,便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礼,心中暗叹华夏的医术还是有救的,这不,这个小伙子就很感兴趣,要是悟性不错,收他为徒弟也不错啊。

    突然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这样治的话会把他医死的!”

    众人一脸茫然地望着楚尹,大家才发现有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正在呵斥着赛扁鹊。

    “哪里来的毛头小孩竟胡说!”

    “打扰了神医治病!”

    ······楚尹没有理会众人的斥责,继续开口道:“首先中医讲求的是心境平稳,而刚才我在看你的时候,你不但看了我三眼,而且还走神了三次,对于针灸来说,一针就可以要了人的性命的。”

    “好啊,你敢污蔑我师父,来人将他轰出去!”赛扁鹊的徒弟大吼道。

    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赛扁鹊停下手中的针灸起身向楚尹鞠了一躬:“小伙子受教了!”

    楚尹笑了笑继续道:“前辈的针法精湛,想来国内少有人及,不过治疗这个病人恐怕也是治标不治本啊”。

    楚尹这番话说的模棱两可,先是说赛扁鹊的医术精湛,而后又说他无法治疗这个病人,间接的引出自己能治这个病人。

    “小兄弟难道有方法?”赛扁鹊疑惑地问道,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能够遇见在中医造诣上如此深厚的年轻人,忧的是害怕楚尹说大话。

    楚尹笑道:“小子我到可以试试,不过不知道这位爷爷同意不同意?”

    “小伙子你放心治,老头子相信你!”老爷子放心地说道。

    楚尹心中对这位老人的好感大增,心道:老爷爷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赛扁鹊主动将银针拿到楚尹身边,打起了下手。楚尹脸色严肃了起来,取出五根银针,然后用手一挥。

    嗡!

    五根银针随着响声脱离了楚尹的手心转了起来,气运针!

    赛扁鹊像是看到了宝贝一样,差点惊呼出声。传说的气运针除了师父施展过意外,还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施展了出来。

    五根银针越转越快,然后变成了一道道残影在老爷子身上没入,出来,不断地循环着。

    渐渐地老爷子憔悴的面容渐渐有了好转,变得红润了起来,像是体内的一些器官又恢复了运转,,然后裸露出来的皮肤开始渗出一些乌黑的肮脏物,臭气汹天。

    “呼”楚尹收了一口气,五根银针已经收回,赛扁鹊拿在手里想着留作纪念,要是这想法被楚尹知道,肯定会高兴死。

    再看那名老爷爷面色已经恢复正常,看起来精神气十足。老爷子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抓着楚尹的手硬是不放。

    “老爷子,你放心这下你的顽症已经彻底祛除了,活个十年八年不是问题!”楚尹也很是高兴。

    突然老爷在痛哭了起来,哽咽地道:“还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好啊,咱们的中医还要发扬光大下去啊!”

    “小神医帮我看看病吧!”

    “小神医给我老头子看看病,我孙女许配给你!”

    ······楚尹一阵无语,心道你先让我看看你孙女长啥样啊,要是恐龙的话那这病我不治了。

    “前辈你看这事?”楚尹朝赛扁鹊问道,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啊。

    赛扁鹊哈哈大笑道:“今天本来就是诊,有小神医坐镇,那我就更加放心了!”

    接下来楚尹和赛扁鹊开始了义诊,赛扁鹊一直以徒弟的姿态便治疗便请教楚尹问题,让他收获颇丰,旁边的弟子问道:就算是楚尹的医术高明,但师傅你也太谦虚了吧,赛扁鹊只说一句话:“达者为师。

    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不过楚尹和赛扁鹊并没有任何怨言,到了下午两人换着给大家治疗,一直到了晚上人群逐渐减少。

    “呼”楚尹松了一口气,大喊爽快,这一整天自己的体力已经被消耗地差不多了期间更是使用气运针三次,而赛扁鹊也是跟了下来,楚尹看不下去便扎了他几针,赛扁鹊立马恢复了精气神。

    “小神医我有个不情之请,不值当将否?”赛扁鹊恭敬地道。

    “前辈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你什么事就说吧”楚尹道。

    赛扁鹊犹豫地一会,便跪了下来:“请小神医收我为徒,传授弟子医人之道”。

    ps:新书上传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