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冷酷的霍霈雪

    翌日,楚尹还是早早起床,和紫慕情微笑地点了点头后,然后跑到院里打了一套太极,直到感觉额头有汗珠渗出时才停了下来。

    吃了早餐后,紫慕情便去上班。而当楚尹同学想找些事做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嘀嘀嘀的喇叭声。

    楚尹赶忙到外面一看,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正嘶叫着。

    怎么是她?虽然陈雪儿今天是素面朝天,但楚尹一眼就认了出来,昨晚的陈雪儿浓妆艳抹,有的是成熟之美,而今天素面朝天,一身白色裙子的她完全是个清纯小měi nǚ。

    “难道今天又来送钱了?”楚尹一上来这样问了一句,顿时让陈雪儿火气飙升。

    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打扮吗?我今天可是素面朝天,清水芙蓉啊!

    “雷阵雨同学今晚有节目去不去看看啊?”陈雪儿娇声道。

    “有节目?”楚尹诧异了下,心中却嘀咕着:我最喜欢看节目神马的了。

    陈雪儿看到楚尹又兴趣,开心地道:“今晚青春俱乐部有车赛哦,里面高手如云,想不想去见识下啊?”

    楚尹耸了耸肩。无奈地道:“虽然我来自农村,但我也知道进那些俱乐部需要身份什么的,我肯定是进不去的”。

    陈雪儿嘴巴张得大大的,指着阳光公寓的别墅群道:“住这么好的别墅,还说没有身份?”

    楚尹噗嗤一笑:“大xiǎo jiě我就是一保姆,给人家哄孩子的”。

    “噗!你是哄孩子的,我怎么不信呢,怕你是那人贩子吧?还有你的车技那么高,你一个做保姆的怎么会开法拉利?”陈雪儿明显不相信楚尹的鬼话。

    “那个构造与我家的拖拉机一样啊”。

    “你怎么不把卡车拉货说成凯迪拉克啊?”陈雪儿突然想起了春晚上的台词。

    楚尹有点遗憾地道:“这个节目看不了啊,那是你们富家子弟的生活”。

    “没事,我可以带你去的嘛”

    楚尹摆了摆手道:“不行,我妈妈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能白用人家东西的”。

    陈雪儿眼珠滴流一转道:“好啊,你帮我去教训一个人,这样就两不亏欠了!”。

    楚尹再次摆手:“不行的,打架我一点不在行的,上次被两个小学生打了,现在腰还疼呢”。

    陈雪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含泪道:“不是让你去打架,是去让你赛车,我的老对手了,当然可不是什么小学生啊,人家是留学生”。

    “好,现在出发?”

    “恩恩,现在出发”陈雪儿开心地应道。

    当然这次楚尹还是坐在了主驾驶的位置上,陈雪儿自从上次坐了楚尹的车后,便十分留恋那风一般的感觉,今天能够再次体会到,当然开心不已。

    楚尹没有让陈雪儿失望,法拉利不是跑得太快了,而是飞得太低了,过了十个十字路口,闯了七次红灯,而且还有两次是闯黄灯。不过楚尹不担心,陈雪儿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这几张罚单就跟没有一样。

    又是那个高速路口,一辆蓝色的劳斯莱斯幻影正等待着,一身黑色蕾丝花边裙的少女正坐在车中,黑色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少女的俏脸,不过薄唇上的紫色让楚尹不自觉地抿了抿嘴唇。

    “她的车技相比于昨晚那两位如何?”楚尹问道。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陈雪儿如实地回答道。

    楚尹略微沉思了下道:“你告诉她,这次到山顶算终点”

    “你确定?”陈雪儿知道上香山的公路全是螺旋状的,危险无比。

    “金字招牌”楚尹拍了拍胸脯。

    “她答应了”陈雪儿征得那个黑裙少年的意见后道。

    楚尹暗叹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比个车赛,还有专门的挥旗手。

    旗帜一落,一红一蓝两道身影疾速驶出,开始的阶段两人竟然跑了个不相上下。

    楚尹心中微惊,这个小妮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而一旁的陈雪儿震惊不已,楚尹的车技她是见过的,没想到的是霍霈雪从国外回来一趟竟然提升到了如此地步,会不会雷阵雨跑不过她呢?

    这样想着楚尹突然开口道:“坐稳了,起飞了!”

    轰一声,红色的法拉利突然发力,将蓝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一下甩开,然后吱吱走着s型曲线飞驰着。

    霍霈雪也突然加起了速,不过前面的法拉利走的是s型曲线,无论怎么钻孔都无法超越过去。

    接下来走s型曲线的法拉利突然改走直线,然后扬长而去,霍霈雪望尘莫及。

    陈雪儿终于知道楚尹所说的“起飞了”是什么意思了,那就是快和飞机一个速度了,没有及安全带的她吐了一车,到现在小脸还苍白苍白的。

    转眼间已经到了香山脚下,楚尹并没有减速,反而一柱擎天似地冲了上去,在盘旋如同蟒蛇一般的公路上飞驰起来。

    陈雪儿透着车窗喊了起来,在过弯道的时候,车子的一边已经悬空了,地下就是深渊,虽然不是万丈的,但足以让人封神碎骨。

    陈雪儿在过山车一般的感受中突然响起**的《清平乐,六盘山》: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听着陈雪儿吼出这首诗,楚尹心中微动,同时对陈雪儿有了改观。真是可爱的女孩子。

    车子还在疾驰中,一个个弯道在陈雪儿的尖叫中通过。其实最苦的还是霍霈雪,自从被楚尹甩了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法拉利的影子。

    越跑越心惊,心道这陈雪儿该不会请来什么车王之类的吧,怎么会这么厉害,自己的车技已经有了十足的进步了,结果连人家的一口土都吃不到的。

    等到霍霈雪赶到的时候,陈雪儿正在山顶呕吐着,不过陈雪儿脸上还是挂着开心的笑容,痛并快乐着。

    看到靠在法拉利山眺望远方的楚尹,霍霈雪走上前冷冷地道:“你很强,恐怕那些青春俱乐部的职业车手都不是你的对手”。

    “哪有怎样?”楚尹看都没有看霍霈雪一眼淡淡地道,其实心里开心的要死,眼神斜视着霍霈雪的身姿,双峰没有紫慕情的大,不过还是很可以了,腿也和修成浑圆,嘴唇怎么那么xìng gǎn、。

    “喂,霍大xiǎo jiě想勾引雷阵雨啊,不行!他现在是我的人!”缓过来的陈雪儿立即表明了自己的力场。

    我什么时候成你的人了?不过也还不错啊,没钱了可以把法拉利当废铁买了······“我希望你今晚能够帮我比赛?”霍霈雪摘下了眼睛,样子虽然冷酷无比,但是美若天仙,跟陈雪儿不相上下嘛。

    虽然心中欣喜,但楚尹古井无波地道:“我凭什么帮你比赛?我时间很珍贵的”。

    “你的条件?”霍霈雪冷酷的高姿态让楚尹有点不舒服,心道陈雪儿这妮子这冷酷是不是跟这小妞学的啊?

    “我的条件?其实也简单了,弄个什么总统当当,对了,我要天上的北斗星”。

    “哈哈”一旁的陈雪儿笑得花枝乱颤,她最希望看到霍霈雪吃瘪的画面,现在看到了怎么能不开心。

    不过霍霈雪立马恢复了常态,语气稍微有些缓和:“请你提出你的条件”。

    “我没有什么条件,到时候看看那帮人值不值得我出手吧”。

    霍霈雪心中一喜,知道楚尹简介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不过面上还是一脸冷酷:“晚上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坐她的车就行了”。

    “好,九点青春俱乐部不见不散”。

    接下来楚尹载着陈雪儿回了市区,嘱咐她晚上来接自己,而他自己则往紫慕情的紫荆花走去。

    “喂!站住!你是干什么的?”紫荆花的保安立马堵住了楚尹。

    “是我吗?”楚尹指了指自己。

    保安嘿嘿一笑道:“不是你还有谁?”

    “我是来找人的”楚尹无奈道。

    “找人?找谁?该不是包养的小白脸吧?”保安质问道。

    “我来找紫慕情”楚尹道。

    保安哈哈一笑:“原来是紫慕情包养了你,不对,紫,紫董?你找紫董干什么?有预约吗?”

    楚尹耸了耸肩:“你们好像有点越俎代庖了吧,有没有预约是里面那位姐姐询问的吧?”

    “谁知道你是不是其他公司派来的奸细,想要见紫董,不行!”

    楚尹有点将两人踢翻在地的想法,不过看到他们魁梧的身材还是忍住了,于是道:“麻烦两位往紫董的办公室打个diàn huà吧,総uì dǎng宜薄

    “好吧!”

    “珍妮mì shū,门外有个叫楚尹的小子相见董事长我们怀疑是骗子”然后楚尹就听见那边嘟嘟嘟的占线声。

    不一会儿冷艳的珍妮便踏着欢快的节奏走了下来,看到楚尹恭敬地道:“楚少您来了”

    这下两个保安傻眼了,平时连董征面子都不给的珍妮大mì shū竟然对这个年轻人如此恭敬,这下要麻烦了,有可能丢饭碗的。

    两人立马蔫了下来:“楚少我们有燕不识泰山,不知您老大驾光临,要是我们知道,借我们一千个胆也不敢拦你啊”。

    看到两人的样子,楚尹冷笑了下,跟这样的小人物是没必要计较的,虽然自己也是小人物,挥了挥手:“下次看清楚点”。

    一进到紫慕情的办公室,楚尹只觉得有一股huǒ yào味。

    看到楚尹来了,紫慕情浅浅地笑了下:“你怎么来了?”

    “无聊的紧,便到你这来看看,你没事吧?我怎么闻到了huǒ yào味”楚尹皱了皱眉。

    “没有,生意有些不太顺利而已,对了,你不是无聊嘛,要不你去上学吧?”紫慕情连忙转移话题。

    “上学?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啊”楚尹欣喜地道。

    紫慕情道:“这周刚好去苏叔叔那,让他安排你入学的事情吧”。

    “好的,全凭你安排!”

    楚尹走到紫慕情后面道:“我帮你按按吧,你继续你手头的工作,不会有影响的”。

    珍妮早已经关shàng mén出去,紫慕情嗯了一声便开始手头的工作,楚尹手按在了酥肩上,柔若无骨,再次有深深的感触。

    紫慕情差点舒服地叫出声来,只感觉楚尹àn mó地很舒服。

    其实今天的惠民堂人山人海,像是在举行什么huó dòng一般,但知道真相的人都知道,他们在等一位小神医,给大家义诊。

    ps:感谢亘古秋水大大打赏一枚神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