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楚尹班长(两更)

    “云龙哥你们还是不要喝了吧,这东西喝多了太伤身体了”陈雪儿看到楚尹要替樊东流他们喝酒急忙说道。

    “男人的事女人最好不要烦啊”结果被楚尹拦了下来。

    接下来楚尹又降一瓶二锅头白开水一般一口下了肚,李云龙等人才知道楚尹确实能喝啊,不过这也激发了李云龙的好胜心理。

    李云龙也拿起一瓶喝完,接着道:“楚尹兄弟要不我们俩将这剩下的二十瓶包圆了?”

    “正有此意”楚尹笑道。

    咕嘟咕嘟,一瓶······两瓶······三瓶············终于在众人的惊愕的目光中楚尹和李云龙两人将二十瓶二锅头喝下,此时楚尹的脸红扑扑的,眼神也有点迷离,而李云龙的脸则如同煮熟了的龙虾一般,然后只听砰的一声李云龙应声倒下。

    李云龙的几个兄弟是知道的,李云龙乃是嗜酒如命,特别能喝,但是也没这样的喝法啊,十二瓶二锅头,连着喝下,连气都不喘的。

    其实李云龙已经非常非常厉害了,但他那里知道楚尹乃是真正地在酒缸里面泡大的,不但用药酒洗澡,而且一直用药酒解渴。最主要的是楚尹师父自己酿的药酒度数要比这些二锅头高得多。

    李云龙的兄弟们赶忙将李云龙拉走,后者还迷迷糊糊地道:再来,老子不信还干不过你个小白脸!

    楚尹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这哥也叫自己小白脸,不过小白脸怎么了,照样将你丫的喝翻,这次喝倒你一个,下次把你们都干翻!

    陈雪儿看到两人的喝法着实吓坏了,尤其看到李云龙直接晕倒了,现在看到楚尹竟然还直直地站着,心中大惊不已。

    “楚尹你没事吧?”陈雪儿有点担心地说道。

    楚尹上下打量了陈雪儿一遍,像是在看着被剥光了的小羔羊一般,让陈雪儿一阵后怕。

    “没事,我有什么事”然后楚尹一手扶着樊东流一手扶着路了了离开。

    本来陈雪儿担心楚尹是不是醉了,但当看到楚尹走得稳稳当当的时候陈雪儿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不过还是很诧异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的楚尹酒量竟然这么大,连李云龙都不是对手。

    楚尹带着迷迷糊糊的樊东流和路了了回了八公寓,本来以为寝室最后一个小伙伴王想已经来了,但没有想到那个床位还是空空如也。

    将两人放在了床上,楚尹松了一口气准备休息休息,突然看到了桌上放着的新生时间表,随便瞟了一眼,结果发现今天下午还有新生班会,而且还是两点钟,楚尹看了眼表,妈呀,一点半了!

    看来只能如此了,楚尹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取出长长的银针。

    嗤,长针扎进了路了了的体内,然后嗡的声音响起,接着滴滴液体从针口涌出。

    又是在樊东流身上扎了一针,过了十多分钟路了了和樊东流先后醒来。

    两人疑惑地看着楚尹,楚尹赏了路了了一个爆栗:“小鸟鸟刚快上课走,今天下午有班会的”。

    “小处啊,你怎么那么厉害,那烈酒就跟白开水一样,艾玛,就是白开水我也干不了那么多啊!”路了了惊讶地说道。

    楚尹笑了笑:“不知道小爷我是酒缸里泡大的嘛,和我比酒就是你找科比单挑篮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算全世界抛弃我,至少还有白酒陪伴我”。

    路了了一脸崇拜地望着楚尹,心中期望自己也有楚尹这样的酒量,那么自己以后还不得泡妞无数啊,樊东流用诧异的目光一直打量着楚尹。

    “据我所知,李云龙乃是燕京大院出来的,而且还是华夏三大军事组织之一龙组的预备组成员,他以嗜酒闻名于燕京圈子,没想到却被你轻易地喝倒,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樊东流夸奖道。

    楚尹再次对樊东流的身份产生了兴趣,这个人不简单!突然楚尹再次看了表,一点五十了!马上道:“喂,班会马上开始了!”。

    三个风一样的少年化作三道残影扬长而去,等到楚尹三人到了二教六楼的时候,里面传出轰鸣的掌声,当快到604时,里面的点名声让楚尹三人心中一慌。

    突然响起一个楚尹很是熟悉的字眼:楚尹,楚尹眼前一亮,一个大步跨进教室,然后大喊一声:“到!”

    两百多双眼睛停留在了楚尹身上,楚尹虽然很是受用这样的感觉,但是被两百多人盯着,也难免浑身不自在。

    当楚尹抬头往讲台上望去时,只见一个稀疏灰白发的老头正眼神灼灼地盯着楚尹,灼灼的目光像是在打量一个光溜溜的měi nǚ一般。

    楚尹朝老头点了点头,而那个老头也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楚尹可以坐下。

    楚尹看着黑压压的一片,有种吐血的冲动,怎么这么多人,这么大的一个阶梯教室竟然没有空座了。

    突然楚尹眼前一亮,发现了一个空座,而且旁边还坐着一个认识的měi nǚ,也不知由于měi nǚ太过冷酷还是什么关系,周围竟然还有三个空座。

    楚尹笑了笑,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到了那个冰山měi nǚ旁边。

    “怎么是你?”

    没想到两人同时开口,不过冰山měi nǚ脸上古井不波,楚尹则是心中偷笑着。

    “艾玛,没想到我们这么有默契,最主要的还是缘分,缘分天注定,就我们这缘分,这默契,敢情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哼”冰山měi nǚ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句,注意力继续放在老师身上。

    “楚尹啊,我看改名叫楚*得了,第一次来就泡měi nǚ”讲台上老头的话让楚尹收回了心思。

    老头的话惹得全班哄堂大笑,楚尹的脸刷一下就红了。

    接着老头将注意力放到了外边:“你们外面的两个第一次上课就迟到,知道这是什么问题吗?这是不尊重老师的行为!那就小小地惩罚一下吧,你们两个站到我的旁边当保镖,一边一个!”

    楚尹没有想到这个老头竟然这么有意思,再看樊东流和路了了两人,前者面色羞红,而后者嬉皮笑脸,不断地朝下面挥着手,像是自己是什么大腕一般。

    “首先介绍一下,老头我姓任名国良,是医学院院长,也是你们中医系的导师,更是你们专业课针灸的老师,日后五年我们将在一起打交道,我先说说我的规矩,不要低下头!给老头子我听着······”

    接下来任国良老头子开始演讲稿似的长篇大论,不过所有人都强忍着听下去。

    “你怎么在这?”冰山měi nǚ小声问道。

    “你能赛车,我能比你赛得更好,你学医,我为什么不能学医呢?”楚尹反问道,原来冰山měi nǚ就是楚尹今天遇到的霍霈雪,而到现在楚尹才知道陈雪儿那句话的意思了,自己会和霍霈雪在一个系的。

    “呼”终于任国良介绍完了,不过老头子喝了一口茶,继续道:“我的规矩也就这么多,接下来我们要选出班干部,以便于在军训,日后方便管理,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由于大家都不太熟悉,所以课堂上一片寂静,然后老头子将头偏向路了了问道:“保镖一号你怎么看?”

    路了了嘿嘿一笑,然后望了楚尹的方向一眼道:“报告老师我看楚尹同学就比较适合做班长”。

    楚尹想杀死路了了的心都有了,然后老头子又朝樊东流问道:“保镖二号你怎么看?”

    “我赞同保镖一号的观点”樊东流忍着笑意说了出来。

    “那好,那楚尹同学就担任我们中医系的班长吧,今年中医系只开一个班,所以任务量有点大,不过我还是相信楚*同学的,下面有请楚尹同学讲几句,大家欢迎!”

    楚尹被*无奈,只好硬着皮头上台,不过笔直的身子,俊秀的面庞,贵族的气质立马吸引了班上的女生,下面欢呼声不断,不过有些想要毛遂自荐当班长的男生对楚尹可以说是恨之入骨的。

    “大家好,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楚,楚霸王的楚,名尹,孚尹旁达的尹,大家以后叫我小尹就可以了。在这里我要感谢老师以及同学们的信任,选我做班长。别的我不敢说,我楚尹当上这个班长就一定会为大家fú wù的,立志将我们医学系打造成京华第一大系!谢谢大家!”

    呱唧呱唧,雷声般的掌声响起,也算是给楚尹一个鼓励。

    接下来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老头子竟然指名路了了来担任副班长,樊东流学习委员,霍霈雪团支部书记。

    这让大家很是不解,楚尹也很是纳闷,难道老头子喜欢有个性的年轻人?

    接下来任国良又说了说两天后军训的注意事项,在这个期间楚尹打量起新同学来,果然医学院好啊,女生这么多,简直是男生的三倍啊,不过两个人吸引了楚尹的注意力,一个坐在最角落里面,样子看起来有些颓废,不过一双眼神犀利地像是刀一般直入人心,还有一个人虽然身材偏向中等,不过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当然这只是感觉而已,而且楚尹从他的长相行为举止判断他是个东岛人!

    最后老头子终于交待完了注意事项,让所有人离开,不过需要班干部留下来。

    “那啥,以后你们四个小娃娃就是老头子我的打手保镖了啊,你们可得全力帮助我啊”。

    “一定的,一定的!”楚尹四人点着头,楚尹对任国良的影响是极好的,本来以为他是老学究,没想到他如此开明而且还很幽默。

    “我知道管理二百多人确实有些困难,不过只要你们四个齐心协力,也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

    傍晚,楚尹出了校门,便看到了吴伯那辆奔驰,上了车里萧潇和苏梦雅都在里面。

    萧潇开心地对楚尹说道:“楚尹哥哥我和梦雅姐姐一个是副班长一个是学习委员哦,你可要向我们学习哦”。

    楚尹心想,要是让萧潇知道自己是个班长,不知她的脸会呈现出怎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