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龟田孙子(一更)

    吴伯将楚尹还是送到了阳光公寓,萧潇想要楚尹去苏梦雅家,但是楚尹回绝了,紫慕情的治疗还要继续呢。

    翌日,楚尹早早就去了学校,因为任国良交代过这两天可以熟悉下校园,顺便有些社团有招新可以看看。

    楚尹推开614的房间发现路了了正露出大半个身子呼呼大睡,印着蜡笔小新的huáng sè内裤让人眼前一亮,而樊东流却穿个军用背心在阳台举着哑铃锻炼,从头上流下的汗珠来看他已经锻炼了很长时间了。

    “小鸟鸟起床了!”楚尹一把将路了了身上的毯子掀起。

    后者尖叫一声蓦地蹿起,然后双手护胸一脸惊恐地看着楚尹:“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逗比!”楚尹拿起枕头就扔了过去。

    “今天我们去熟悉下校园吧?”樊东流看到楚尹来了,放下手头的huó dòng提议道。

    “好啊”楚尹一口答应,心中期待着京华大学各色的měi nǚ。

    听到去玩路了了肯定当仁不让,三下五除二就将衣服穿上了,一件翻领t恤和一件花色的沙滩短裤,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樊东流换了一身韩版的修身装,看起来帅气,成熟,很有男人的魅力。

    反观楚尹倒是中规中矩的学生装扮,看起来清秀无比,不过这也是楚尹吸引人的地方。

    三人并作一排走在了京华大学的校园里,这一对组合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路了了长得不差,还有小帅,樊东流直接就是一个美男子的形象,而楚尹就是一个小白脸的形象。

    “哇塞!我们学校怎么有帅哥出现啊?该不是大一新生吧?”

    “你个骚蹄子,我们学校那么多男的还不是没有见过,不过这三个好帅啊,尤其那个脸白白的,老娘我好喜欢啊!”

    ······听着周边女生的议论,楚尹心中瘆的慌,这京华的女生缺男人了吗?得赶快走!万一被这帮女生拖进宿舍还还不得叉叉oo一百遍啊!

    而路了了路大官人则不断地向那些长得跟阿凡达似的měi nǚ们抛媚眼,换回来一片飞吻。

    楚尹和樊东流忍着吐出来的冲动赶忙离开,心中同时道:京华的恐龙遍地走果然不是盖的!

    走着走着楚尹漫无目的的瞥了一眼,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当日班会上被他关注的两人之一的张天衡。但此时张天衡几人正被十几个看起来是东岛国的留学生围着,好像有大战一触即发的意思。

    “老大你看那不是张天衡吗?他怎么和东岛国人磕上了?”路了了惊呼道。

    。“好的,走吧!”楚尹道,心中就有了帮助的意思,他也知道双方既有可能出手。

    没等楚尹等人进入篮球场,张天衡那边就已经打起来了,十来个东岛国留学生齐齐出手,张天衡这边虽然竭力反抗,但无奈人数只有四人,瞬间除了张天衡以外其他三人已经倒下。

    “啊!”

    张天衡看到同伴倒下,大喝一声,朝东岛国留学生冲去,两个拳头舞得虎虎生风,凌厉的拳头竟然将十来人*退,而且四五人小腹中拳。

    这张天衡倒是有点蛮劲,楚尹心中笑道。

    不过下一刻从人群中闪过一道身影,直扑张天衡而去,张天衡淬不及防,一下被黑影踹飞。

    “东亚病夫你不是很厉害吗?起来啊!”踢翻张天衡的龟田叫嚣道,而且又踢了张天衡一脚。

    “麻痹的!小鬼子!老子*!”

    张天衡叫骂着站了起来,然后聚集全身气力朝龟田轰砸出一拳,直取面门,不过身手焦急的龟田身子微微一侧,便躲过一拳,接着龟田骤然出手一把扣住张天衡的手腕,然后反人体力学那么一拉,然后右脚闪电般甩出。

    砰!

    张天衡再次倒飞出去,他的小腹火辣辣的,内脏已经翻江倒海,气血翻腾!

    “东亚病夫也就这点本事啊,看来你们床上也一般啊,不然怎么那么多的华夏女人甘愿臣服于我们呢,哈哈!”龟田极其嚣张地大笑道。

    “哈哈···”周围的一些东岛国留学生也是很爽快地大笑着。

    “老子*!”突然躺在地上的张天衡猎豹一般闪电蹿起,将头朝天直直撞去。

    砰!

    龟田只觉小腹胀痛,而且身子也失去平衡,退却了七八步才堪堪停住。

    一股怒火顿时涌上龟田的心头,砰!沙包大的拳头直接轰砸张天衡的面门,后者面门瞬间变得鲜血横流。

    “八嘎!”

    龟田感觉还不解恨,于是猛力贯于右腿之上,然后猛蹬大地,接着冲力迅雷般跃起,半空中身子一转,一记旋转踢直取张天衡。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残影从场外鬼魅地出现挡在张天衡,接着残影猛力朝半空中一踹。

    轰一声巨响,一人翻倒在地,地面微微晃动。

    但是大家以为摔倒在地的张天衡此时却惊愕地站在原地,而另一边龟田躺着地上,捂着小腹如同河虾一样翻滚着。

    踹飞龟田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想,听着龟田一次次的讽刺,他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脚就将龟田踢飞。

    楚尹三人很是疑惑,此人是谁?竟然有如此快的速度!

    “你们猜他是谁?”路了了长大嘴指着场中那道身影。

    “谁?”楚尹和樊东流同时开口问道。

    “我们的小四王想”路了了若有所思地说道。

    王想?校园生活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楚尹越发期待大学校园生活了。

    “八嘎!东亚病夫你敢偷袭我!”还好王想刚才没有用力,不然龟田就废了,这不又站了起来又叫嚣起来。

    “我怎么听见有狗在叫呢?”楚尹环视一周状似疑惑地问道。

    路了了反应极快:“我听见了,是有个煞笔狗在叫,身上好像还写着东岛煞笔四个字”

    “对!是东岛煞笔狗!”周围的学生都是愤青,纷纷配合着路了了喊道。

    龟田怒了,自己竟然被叫做“东岛煞笔狗”。

    “啊!可恶的东亚病夫!”龟田大喊道。

    “什么?可恶的东岛煞笔?”路了了眨着眼睛向众人问道。

    “可恶的东岛煞笔!”众人随声附和,而且这样骂起来很爽很爽,终于在小鬼子身上出气了。

    “八嘎!”龟田有种众口莫辩的感觉,他已经快去气晕了。

    路了了嘿嘿一笑:“孙子?”

    “孙子!孙子!孙子!······”周围的华夏国人开始欢呼起来。

    “啊!”

    龟田终于忍不住了,爆喝一声,直朝路了了扑去,大有把他撕裂之势。

    不过就在他碰到路了了的一刹那,一只不算粗壮的手像是虎钳一样扣住了他的手腕,而且逐渐传来碾碎的痛苦。

    “啊······”

    随着王想的发力,龟田的惨叫声越发洪亮悲惨,听得渗人。

    “有··本事··我···们···决斗!”龟田牙缝中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话。

    王想突然松手,然后呵呵一笑:“好啊”。

    龟田揉着发酸发红的手腕,怨恨地望着王想,心中已经将王想杀死千千万万遍了,不过也只能在心中想想了。

    “要是决斗没有点彩头那还叫什么决斗啊”楚尹挂着人畜无欺的笑容,然后朝王想点了点头,后者也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彩头?好!你说怎么个彩头?”龟田冷冷地问道。

    楚尹拍了拍路了了,后者立马会意,开口道:“要是你赢了的话我们几个交给你随便处置,要是我们赢了的话,嘿嘿,你当孙子叫我们一声“爷爷们”,嘿嘿”,然后冲王想笑了笑,毕竟人家才是主角。

    龟田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但最终一咬牙还是答应了下来:“好!不许反悔!”其中心中暗想一会怎么暗算王想。

    “等下,你们一起上吧”王想很是风轻云淡地说道,路了了很是担心想要说话,楚尹拍了拍路了了肩膀示意其不要担心。

    啊?所有人上?顿时龟田心中大喜,心道这王想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这样的话自己的胜算又大了几分,不对,用华夏国的话来说就是运筹帷幄!

    蓦地龟田动了,动得毫无征兆,身子左右摇摆,双脚划出一个s型路线,让人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

    与此同时其他十来人也动了,从不同的方位开始攻击楚尹,或脚,或拳,但力道,速度颇具气势。

    但王想知道真正的进攻点只有一个,那就是龟田!

    只见龟田摇摆的身子突然一震,强大的力量开始涌出,左手为勾,右手直拳,混在人群中朝王想攻击。

    背负双手的王想骤然启动,脚步点开,左脚稍稍上前划过一圆弧,右脚也是同样的动作,接着双手开始缓慢灵动地画起圆弧。

    看似缓慢的招式,实则奇快,见招拆招,那些攻向楚尹的拳头,飞脚均被接下,并且王想暗中使出借力翻滚一一回敬。

    砰砰砰···瞬间七八人已经倒下,剩下的龟田和两三人目瞪口呆,但放出去的招式已经无法收回,只能硬着皮头二次发力。

    电光火石之间王想眼中精光一闪,身子突然变得灵动起来,完全没有刚才的懒散缓慢,接着残影幢幢,王想几脚点在龟田等人身上。

    砰砰砰!

    龟田四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横飞出去。

    “叫爷爷!煞笔孙子们!”路了了开始叫嚣起来。

    但是楚尹目光一凝,瞬间手中多了几个yìng bì,然后横洒了出去。

    叮叮叮···场中发出锐鸣的金属碰撞声,几个yìng bì,几个棱形飞镖均受损地散落在地上。

    “好啊,你个煞笔孙子竟然用暗器,我*妹的!”路了了顿时火大了起来。

    龟田也是很震惊,王想怎么会发现他要用暗器呢,而且自己一向自豪的杀招竟然被他用几个yìng bì挡下,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打出银币的不是王想,而是一直站在一旁的楚尹。王想疑惑地看了一眼楚尹。

    “记得你承诺过什么吗?”楚尹笑着问道。

    “叫爷爷!”路了了大喊道。

    “叫爷爷!叫爷爷!···”大家都觉得很是扬眉吐气,你们小鬼子不是很狂妄吗?还不得叫我们爷爷!

    龟田犹豫了半天,终于挤出了一句:“爷爷”。

    “太小了!没听见!”路了了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立马起哄起来。

    “爷爷!”龟田眼中含着怨毒的目光,心中已经狠狠地勒令自己一定要杀了他们报仇!

    “哎!龟田孙子!”路了了很是爽快地回应道。

    “龟田孙子!龟田孙子!···”大家也随着路了了回应道,真tm爽啊,真是碉堡了!

    没赶上打鬼子的时代,但现在却有鬼子叫自己爷爷,哈哈!这样的事情该多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