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午夜炮声(一更!求收藏!)

    是一一个小时后。

    楚尹八人出现在空空如也的澡堂中,当然包括性格有点乖张的张天衡,虽然他与其他人都不说话,但洗澡的时候还是跟来了。

    “老大你太英明了,果然没有人了,这洗起来多爽啊!”路了了首先打开水龙头冲了起来,而且又来了一句:“香皂掉了大家都不要捡啊!”

    “哈哈哈···”

    大家都哄笑了起来,当然知道路了了说的是什么,而且此情此景有点jī qíng四射的味道。

    “嘎吱”一声,澡堂的门应声而开,三四个身材高大的学生*着膀子走了进来,而且其中三人的身上都纹着栩栩如生的纹身。混社会的!楚尹心中加了一句。

    “没想到这会还有人”其中带头的帅气到有点邪气的少年道,不过他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什么纹身。

    路了了看着张狂的帅气少年有些不爽,嗤之以鼻地道:“难道你们不是人吗?”

    “妈的!臭小子你欠抽是不?”少年旁边的一纹虎大汉呵斥道。

    没等路了了语言反击,樊东流却率先开口:“你身上的纹身不知要是让三恶帮的二当家恶虎知道,那会怎样?”

    “你···”纹虎一时语塞,京城道上混的人谁不知道三恶帮的三恶最讨厌别人拿龙,虎,豹做文章。

    少年轻蔑地看了楚尹一眼,然后轻轻地道:“恶虎是谁?”

    “是京城三大帮之一三恶帮的二当家”纹虎大汉恭敬地回答道。

    少年张狂地笑了笑:“早晚让他变成死虎”。

    狂妄!

    狂妄之极!

    竟然张口让一句话都能让金城黑道抖三抖的恶虎变成死虎,说着话的只有此一人。

    让楚尹差点掉了下巴的是少年突然指着他道:“我要挑战你!”

    莫非他看出自己是修炼者了?不可能啊,自己用宇宙万物源决隐藏了自己体内的能量的。

    “你为什么要挑战我?”楚尹好奇地问道。

    少年背着双手嚣张地道:“因为只有你我看不出深浅,其他的都不是我对手!”

    楚尹呵呵笑了笑,拍了下王想:“想子你下去和他过两招”楚尹对于王想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王想就像是个能量源,体内拥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并且是融入到血肉中的。

    “好”王想答应了声,用毛巾擦了擦然后朝少年走了过去。

    “凌宇,我从来不和无名之人过招”凌宇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他发现王想带给他的威压要远在楚尹之上,不过楚尹仅仅是神秘而已,带给他的威压只有心里的而已,而王想带来的威压却是活生生的存在的。

    “王想”

    王想刚说完就动手,迅如雷,闪如电,一记直拳冲向凌宇的面门,呼呼生风,劲势威猛!

    只见凌宇目光一寒,身躯微微一偏,王想的直拳擦着脸皮而过,就在王想右手腕擦过脸颊的一瞬间,凌宇动了,闪电般出招,像鹰爪一样扣向王想手腕。

    不过王想也是反应极快,就在凌宇扣住手腕的一刹那,变拳为手刀,大力地朝凌宇脑袋一劈。

    凌宇立马身子一缓,脑袋朝下倾去,不过让王想惊讶的是凌宇的右手速度一点也没减缓地扣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瞬间发力,像个虎钳一般仿佛要把王想的手腕捏段。

    王想顿时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当下虎躯一震,一股重于百均的力量破体而出,集聚于右臂之上,青筋暴起,宛若一条条虬结的小蛇一般,骇人震撼。

    砰!

    一声破空声响起,凌宇被震开,然后蹬蹬蹬退后了三步,而王想也被反弹回去,也是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

    平手!两人竟然是平手,楚尹在凌宇最后时刻出招的一刹那察觉到了他就是用的外家真气,而且他还是黄阶中期,比起自己也就差了几步,没想到都市竟然有如此高手!

    王想凌宇脸上写的全是震惊,都在惊讶对方为何如此之强。

    “也不过如此嘛”路了了不以为然地说道,由于刚才两人对招是在几秒钟完成的,所以在路了了开来两人只用了一招而已。

    凌宇脸色很是难看。先前的嚣张早已消失不见,精光烁烁的双目好奇地打量着楚尹,同时涌出无尽的战意。而他的身上突然浮现出一条红色栩栩如生的神龙,贯穿整个上身,看起来霸气凌然。

    楚尹四人都有点惊讶,而且大家都知道凌宇这是用红鸽血纹的身,只有在发怒等情况下才会浮现出来,一般时候不会出现。

    “我要和你打!”凌宇突然指着楚尹。

    楚尹斜看了凌宇一眼:“我不和你打,我要洗澡”。

    “打什么打,连想哥都干不过,还想找小处”路了了在一旁讽刺道。

    “好,我有办法让你和我打的!”凌宇丢下一句话便带着其他三名大汉离开。

    路了了望着消失的背影,有点希冀地道:“我也想要个他那样的纹身,太牛叉了,简直就是碉堡了!”

    “呃······”。

    众人一阵无语,不过凌宇的纹身果然很霸气侧漏,而且这种纹身确实能够配得上他的身手。

    “想子有没有受伤?”楚尹关切地问道,他知道王想肯定不太好受。

    “没事”王想无奈地甩了甩手,不过手腕处的五道凹槽却是渗人之极。

    洗完澡后楚尹八人回了宿舍,不过由于心情激动大家都睡不着觉,所以大家提议打牌。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东岛留学生左木牌艺一流,玩了近二十把一把都没输过。

    十二点一到,张天衡以及其他两名同学首先倒下就睡,而其他人未尽兴地互相大眼瞪小眼地望着。

    突然楚尹起身坏笑着道:“一会我给大家上演个节目,大家都等着xìn hào啊”。

    “老大啥xìn hào啊?”路了了不解道。

    “声音”楚尹笑了一声便离去,手中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葫芦娃东西呢?”窦毕有点着急地问道。

    “老大怎么找不到了呢”葫芦娃也有点着急,而且还时不时发出砰砰砰找东西的声音。

    “你丫的是不是没有带来?”窦毕有点恼羞成怒。

    “带了啊,窦哥,我今天中午还看到了呢”葫芦娃显得有点委屈。

    此时的楚尹正依附在窦毕的寝室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新买的打火机,左手抽出五千响的红色鞭炮。

    嘎嘣一声,火苗从打火机上蹿起,嗞一声,火苗瞬间点燃鞭炮引信。

    在引信燃着的那一瞬间楚尹闪电般飞出一脚,直接将门踢开,然后顺势将五千响的鞭炮扔了进去。

    轰轰轰······由于寝室扩音,所以炮响之后发出的是隆隆的轰鸣声,而且整个宿舍楼有种爆炸震动的感觉,最主要的是鞭炮是五千响的是。

    一时间如同米牌效应一般,整个楼层都轰动了,大家都以为发生大爆炸了,紧接着整个其他宿舍的人也轰动了,纷纷蹿出宿舍,朝楚尹所在的宿舍围观而来。

    “老大怎么了?”路了了等人听到响动后立马朝声源方向围了过来,其他人有些胆子小的立马冲向外边,而大部分人还是围了过来。

    里面的鞭炮还是噼里啪啦的响,并且夹杂着尖叫声,不过扩音后便如同轰隆隆的爆炸声了。

    “老大这不是窦毕那小子的寝室吗?”路了了突然问道,随即眼珠一转,原来老大送的节目就是这个啊,但是老大那里来的鞭炮啊?

    楚尹呵呵一笑:“窦毕同学这会在寝室放炮玩呢,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不过为了防止危险大家还是去找教官吧”。

    高啊!老大这招得阴死窦毕啊!路了了等人要不是有其他人在早已经放怀大笑了。

    不一会儿姜军带着十几名教官赶了过来,每个人脸上神色凝重,让人心生恐惧。

    “怎么回事?”姜军冷冷地问道,大家都看得出他是在强压怒火。

    周围的学生立马将楚尹告诉他们的说了出来:“窦毕同学在寝室里面玩鞭炮”。

    “什么?玩鞭炮?”姜军快要气晕过去了,不过听到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当下知道了果然是在放鞭炮。

    “把门给我打开!”姜军已经怒火中烧了。

    其实寝室门是木门,有把手的那种不过被楚尹扣住了,里面的窦毕等人想出来都出不来。

    楚尹闪电般将门打开,让人看不出是他在把手上做了手脚。

    噼里啪啦······开门以后清晰的鞭炮响声瞬间灌入大家的耳中,里面的八人卷着被子躲在床上,漆黑的屋中火光四溅。

    “都给我出来!”姜军的这一声估计整个军事训练基地都听到了。

    开门的那一刹那窦毕八人像是寻到了光明一般,刚想冲出来,被姜军的一声震在了当场,但略微一愣之后,四人发疯似地冲了出来。

    “站住!”姜军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拽住了窦毕。

    “教官有人陷害我啊!”窦毕着急地辩解道。

    姜军冷冷地看了窦毕一眼:“我就问你一句,鞭炮是不是你带来的?”

    “是,可是···”

    “没有可是!”窦毕刚要解释就被姜军打断。

    “你们四个今晚给我二十公里负重二十五公斤越野,一千个俯卧撑,要是完不成我亲自招呼你们!”

    咚!

    窦毕只觉得心脏被重重地敲击了下,这两项要是下来,估计会被活活累死。

    但现在情况下只能执行了,不然气头落在气头上的姜军的手里,不知会怎样,下午姜军的身手可是深深地印在窦毕心中的。

    窦毕四人用shā rén的目光看了眼楚尹,然后一狠心去执行姜军交给他们的任务。

    其他教官迅速地将爆炸着的鞭炮处理掉,姜军扫视了众人一眼:“大家都回去休息,以后这样的事再发生的话,严惩不贷!”

    楚尹几人也自感无趣,准备离去。姜军看到后道:“楚尹你以后注意点,惹了窦毕你以后麻烦的!”

    “谢谢教官,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楚尹淡淡地道,然后带着路了了七人离开。

    姜军望着楚尹的背影眼中流露出赞许的目光,不过也闪而过而已。

    一场闹剧就在惩罚中黯然度过,苦了窦毕,乐了楚尹。

    不过此事的影响还是有点恶劣,第二天一早上全军训团通报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