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楚尹死了?(两更!求收藏!)

    所以楚尹决定等,等一个恰当的时机。

    外面已经大乱,到处都是士兵,都在寻找楚尹,在坦克中的楚尹赫然听到了君mèi mèi愤怒的声音。

    听得前者头皮发麻,君mèi mèi的脾气还真是大,不就是吸了她的*嘛,再说她也占我的便宜了呢,我的初吻也没有了。真希望这是一个梦,楚尹同学心中委屈道。

    莎莎莎的脚步声传来,楚尹知道有人搜到了这里,屏住呼吸用耳朵静静地听着外面的一切动静。

    “班长这里不会有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大空地嘛”一个士兵的声音传出。

    “要知道对方可是夜老虎侦察连精英中的精英,就连我们狼牙特种队的黑子都被干掉了,这样的人会利用一切机会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我们要特别小心”说话的人语气稳重,看起来就是这队人的班长。

    “来,将这辆坏坦克也给我仔细地看看”班长开始下命令。

    随着一声令下,几个士兵在坦克周围开始了搜查,楚尹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有点惊慌,万一这帮家伙查到里面来,那自己还不得被发现啊。

    砰一声,坦克的进口盖被揭开,一名士兵手持冲锋枪趴在进口处小心翼翼地在坦克内部找了一圈。

    “班长没有发现可疑情况!”那名士兵说道,而坦克内如同八脚蜘蛛附在顶壁的楚尹暗自松了一口气,而且额头上还有汗珠落下,看起来体力不比当年了啊。

    “我想有不会有人藏在这个大空地的”班长说道,然后这队人慢慢地离开。

    京城军区演习指挥部,总司令段云飞正跟俄**事观摩团的团长切克斯基上将坐在一起下围棋,每个人旁边还有一杯芳香四溢的龙井茶。

    段云飞是个嗜茶如命的人,无论什么时候身边都要带着二两龙井茶叶,越是战事慌乱的时候越是要喝上两杯。

    周围的人看到段云飞气定心神的样子不免有点担心,人家的特工都杀到指挥部来了,你还有心情喝茶下棋。

    但好多人不知道这些对于段云飞来说算不得什么的,当年对东岛战争中,曾经被东岛的八名特工围杀,段云飞照样饮茶不误,还有一次一发炮弹落在了离指挥部五米左右的位置爆炸,段云飞一样地安之若素。

    不要说是演习,就算是战争段云飞照样喝茶下棋。

    段云飞的贴身护卫曾经风靡江湖的五爷来到段云飞身边说了一声:“主子好了”。

    段云飞一挥手,示意五爷去执行。

    接下来突然从总指挥部的营房出来一群人,中间赫然就是京城军区演习总指挥段云飞,他的周围既有华夏的精英军官,也有俄国的精神军官。

    就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刻,一声枪响打破了这种喧闹,中枪之人赫然就是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段云飞。

    “有狙击手!”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整个场面开始混乱了起来,大队大队的士兵开始搜寻起那名狙击手。

    “在瞭望塔!”段云飞的亲兵组织大理寺首先发现了狙击手的位置,竟然在瞭望塔的塔顶,要知道此塔相当于五十层高楼的高度,而且要想登上此塔只能从周围用钢筋铸成的钢筋梯一节一节攀上,大概需要攀登七百五十节才能到塔顶,在周围这么严密的jiān kòng之下,还能攀登到塔顶潜伏一夜。

    大理寺的士兵们倒吸了一口冷气,试问在如此森严的守卫之下谁能如同这个狙击手一般,自己等人肯定不能。

    然而此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刚才明明在外面中枪的段云飞此时却还跟切克斯基下着围棋,而且他保持刚才的坐姿没有动,还有他旁边杯中的龙井已经剩下半杯,这些足以证明刚才在外面的不是他本人。

    原来段云飞略施小计,用一个与自己身材面貌极其相似的人来引蛇出洞,果然在瞭望塔顶的王想就上了当。

    王想一直观察了一夜的时间,知道了那个是指挥部,而且还探清楚了整个大营的兵力部署,还制定了多条逃跑路线,殊不知这些逃跑路线段云飞已经给他堵死。每条路上都有大理寺的高手带着士兵守着。

    要知道大理寺是段云飞亲自打造的一直精英队伍,恐怕华夏国内也有紫语楼,龙组,六扇门三大组织能压得住大理寺,还有就是段云飞姓段,所以给这支队伍起名大理寺。

    就在大队大队的人马朝瞭望塔包围的千钧一发之极,暗中有个东西蓦地发动了起来,轰鸣的声音震颤着每一个人的心。

    一辆看起来废旧的坦克轰然飞驰了起来,从女营房后排直冲指挥部而来,有着万夫不当之势。

    余留的士兵显然看到了这只铁王巴,急忙喊着让其停下来,但是铁王八还是势如破竹而去,士兵们急忙鸣枪示警,但里面的激光弹打在铁王八上就是挠痒痒而已。

    铁王八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不断地加速朝前,恨不得把这五百米的距离一口气跑完。

    慌了!

    真的慌了!

    守在指挥部营帐外的士兵和军官慌了,没想到对方还有后手,这是始料不及的,虽然刚才一招引蛇出洞引出了狙击手,但是也同时暴露了指挥部的位置。

    营房内的段云飞突然心神一颤,手一颤抖,手中的棋子陡然落下,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大的错误,轻敌!

    这要是在战场上的话,那么自己的命就要丢在此时了!

    在破旧坦克里面的楚尹一直关注着外面的变化,当那声枪声响起的时候楚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果然大批的人马被吸引到了瞭望塔那边。

    随即楚尹发动坦克,直取指挥部而去。

    轰隆轰隆的坦克履带声像是死亡之音一般震颤着段云飞的心弦,自己还是安逸习惯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可是老爷子再三叮嘱自己的,没想到到头还是忘了,还是自作聪明了,段云飞像是老了十岁一般,整个rén miàn目已经憔悴了下来,变得惨白惨白的!

    这个被大家遗忘了的铁王八此时就是一个不屈的斗士,扒开双腿正朝自己的目标前进!

    坦克并没有在众士兵惊呼中开进指挥营帐,而是在门口时吱哟一声停了下来,这道声音再次震在段云飞的心鼓。

    楚尹同学准备好了,等着出场时大家的欢呼。楚尹缓缓地从坦克中钻出,看到那些用枪指着自己的家伙,楚尹嚣张地作了一个爆头动作。

    “走,出去看看到底是金城军区怎样的精英”段云飞恢复了常态,接着朝切克斯基点了点头。

    五爷和五名大理寺高手护在了段云飞前面,然后后面跟着所有指挥部的军官。

    楚尹看到段云飞出来的架势,知道他就是这次的指挥官,旁边还有一个俄国中年军官。

    楚尹再次嚣张地将手比作shǒu qiāng的模样指着段云飞比划了几下,那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真想让人揍他一顿。

    段云飞温和了笑了笑,但是手下的大理寺高手却不这么想了,以为楚尹要刺杀段云飞,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演习与战争,只有生与死。

    楚尹心底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反应极快的他急忙闪到闪到一边,同时手中的yìng bì射出。

    “不要!”段云飞大喊了一声,但还是迟了!

    砰,一位大理寺高手的配枪冒起了青烟,一粒子弹疾速射出,在肉眼无法分辨的空间内,一颗子弹与一枚带着旋流的yìng bì相遇,没有想到的是这颗子弹是特制的子弹,威力绝伦,直接击穿yìng bì飞速而去。

    楚尹的速度已经很快,但这颗子弹的速度快到无可匹敌的速度,是一般子弹速度的两倍。

    噗!楚尹还是没有躲过这一枪,半空中的他口中洒出一片血雨,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横飞出去。

    砰!又是结实的一声,楚尹的身子狠狠地砸在十米开外的地方,这颗子弹的威能竟然强到如此地步,殊不知这子弹是华夏**事上的一大突破,这颗shǒu qiāng子弹足以击穿两块钢板!

    君mèi mèi和徐莹也知道了坦克的动静,正从瞭望塔那边赶来,等到赶来的时候突然见到了楚尹血雨飞洒横飞出去的一幕。

    那一时刻君mèi mèi心中的怒气全消,他竟然就这样死了,我还没有报仇呢,我虽然喊着要杀死他,但并不是真正要他死的啊,他就这样死了?就这样死了?

    君mèi mèi很是不相信眼前的一幕,揉了揉眼睛还是楚尹横飞出去的画面,这个画面已经深深地烙在她的脑海中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想到会有人开枪,而且枪里面还是真子弹,更主要的是威力大到如此的子弹。

    段云飞心中咯噔一下,像是自己失去了什么心爱之物,自己平时可是惜才无比啊,多么希望看到一个老头子那样的神,就算不济,看到一个自己的影子也可以啊。

    刚才仿佛另外一个自己站在自己面前,那嚣张的样子,那比划shǒu qiāng的动作,与自己年轻时如出一辙。

    可惜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在自己眼前浮现了三秒就消逝了,这事不怪别人,只能怪自己!

    五爷知道主子的意思,急忙躺在地上的楚尹跑去,而另一边的君mèi mèi还有徐莹也朝楚尹跑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雄鹰似的白影凌空而至,目标赫然就是地上的楚尹。

    五爷见状,身子一震,真气萦绕在其周围,骤然加速,一个闪身就到了躺着楚尹的半空。

    而此时空中的那道白影如期而至,迎向五爷是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

    砰!一声破空响,所有人觉得耳膜被震了一下,之后五爷身子倒飞出去,然后一个凌空翻落在地上,嗤地擦着地向后倒退而来。

    而那道白影直接双手一抓,将楚尹拦在怀中,几个闪身之后便消失在众人眼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