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酒吧里的调酒师(一更!求收藏!)

    有些人只是生命中匆匆的过客,但却给你刻骨铭心的记忆-致教官。

    汇幕表演一结束所有的教官踏着整齐划一的步子首先离开*场,从姜军眼中的欣慰和脸上的笑意,楚尹知道他很满足,这帮学生带给了他许多许多,但他带给学生们的却更多,让他们受益一辈子!

    楚尹低头玩着shǒu jī与陈雪儿出了*场,突然在*场门口被四五道人影所截住。

    楚尹抬头刚要骂人,但却首先路了了那张脸带着幽怨的眼神映入眼帘,喂!不要用这么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好吗?

    小爷我已经不爱男人好多年了!

    “说!小处你到那去快活了?”路了了上来就是掐着楚尹的脖子,狠狠地问道。

    楚尹觉得一时喘不上气来,随手那么一拨,路大官人就不受控制地朝后退去,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楚尹看着自己的手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力量变得这么大了?难道是那枚玉佩?对自己的身体再次起到了洗筋伐髓的作用,要不是当年玉佩救自己的话那么自己是必死无疑的!照这样下去自己恢复以前的实力那是指日可待了啊!

    压抑住心中的兴奋,楚尹冲着身旁的陈雪儿就是一个大大的熊抱,只压着后者面红娇羞喘不过气来,不过楚尹同学的胸膛被两团雪峰挤压地很舒服,虽然隔着衣层,但是里面的柔软与弹性显露无疑。

    “走!我请客!”楚尹好不容易大方了一回。

    “今天好好宰你一顿!”路了了只好对楚尹的票子发力!

    一行五人朝校外走去,张天衡与左木没有跟来,两人像是有心事似的早早离开。陈雪儿也好像是为了报复楚尹似的,专门挑了一家附近最贵的酒店:国府一品!

    看到金碧辉煌的门面,路了了再次上下打量起楚尹来,看到那双上面有耐克标志的人字拖时,路了了觉得楚尹是来吃霸王餐的!

    看到路了了异样的表现,楚尹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大爷有的是钱,看,刚才买的”说着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土豪金。

    路了了眼前一亮,果然是苹果最新款的土豪金啊,该不会是假的吧?当他看到身旁陈雪儿手中与楚尹情侣机相伴的白色土豪金的时候相信了,这家伙有多少秘密还有我不知道的?关键是这么漂亮的小妞就甘愿拜倒在他的*威之下。

    进门的时候,由于路了了、樊东流、王想三人晒得很黑,而且身上还穿着军训服装,一看就是学生,这边楚尹穿得一身清爽,但那双拖鞋也太扎眼了,fú wù员怀疑他们是不是走错了路了。于是开口道:“几位先生,这里是国府一品,你们是不是走错了?”

    “擦,老子是来吃饭的!害怕我吃不起啊!不要狗眼看人低!妹的,惹老子把你店都砸了!”路了了冲上前去过了吧嘴瘾,楚尹也很是同意路了了的做法,这样的人就是欠揍!

    “你怎么骂人啊,我看你们就是来闹事的!”那名迎宾很是生气。

    见状,陈雪儿赶忙从包中取出一张金灿灿的卡片递了过去。

    那人见到卡片后眼睛都直了,这可是至尊级钻石卡啊!全燕京估计也就不到一百张,那身份绝对的尊贵啊!

    “尊贵的xiǎo jiě、公子们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你们,请进!”那人腰都弯成九十度了。

    路了了竖了个中指便跟着楚尹几人进去。

    楚尹还是继续地铁跑酷,刚才被卡死在九百九十九万弄得连兴趣都没有了,现在来了一点兴致,赶紧攻城略地!

    “你们随便点”楚尹撩话了。

    这下可把路了了和陈雪儿乐坏了,两人开始疯狂地点菜,路了了光是将皇家礼炮点了五瓶,其他的鲍鱼什么的陈雪儿恨不得点两份,狠狠地坑一把楚尹,为自己逝去的那一万块出气!

    楚尹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已经为他弄了十万多块的支出了,可怜的家伙却还在冲刺那虚拟的一千万大关呢。

    蓦地,旁边靠窗户一桌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楚尹的注意力。

    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第一天来就见到的王左权和董征,两人窸窸窣窣地肯定是在商量坏事,而且楚尹隐约听到了自己和紫慕情的名字了。

    楚尹在陈雪儿四人惊愕的眼光下直直地朝窗户边走去,陈雪儿以为楚尹又要去泡妞了,但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男人,并没有什么měi nǚ啊。

    董征和王左权正聊得嗨皮,想到紫慕情丰满的··与挺翘的··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还有那偌大的紫荆花未来将是自己的,董征不禁面上带起了笑意。

    忽然一阵钻心的痛楚从肩膀上传来,接着响起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ài rén!董征!”。

    董征刚想转头骂人,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笑脸,而且这张脸的主人曾经给董征留下了深深的恐惧,上次与自己的三个人见过楚尹后便消失不见,事后发现这三个人皆是眉心一点红而死亡。

    自然而然董征就怀疑到了楚尹,但是一副小白脸的楚尹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shā rén犯啊,而且据警方的消息说shā rén犯是个前所未有的恐怖高手,shā rén手法连法医都判断不出来,这样一来对于楚尹他又打消了疑虑,楚尹就是个小白脸,那是什么恐怖高手啊。

    “怎么是你?”董征身子不自觉地往后躲了躲,万一他是那个恐怖高手呢。

    楚尹嘿嘿笑着,然后驻在董征的肩膀上望着王左权:“王总,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王左权心中有点愤懑,上次就是这个紫慕情的表弟骗得自己轻易签了合同,本来自己可以把紫慕情拿下的,但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表弟,此时看到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王左权差点吐血晕过去,那可是八个亿的大项目啊1“喂,你们两个想怎么对付我啊?”楚尹笑吟吟地问道。

    “就是找人······”董征习惯性地回答道,但突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又止住了。

    虽然如此,但楚尹已经确定了董征和王左权是对付自己的。楚尹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我必加倍奉还!

    “那这样的话就不打扰两位了啊”楚尹的笑容在两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渗人,两人的汗毛都根根竖立了起来。

    看到楚尹屁颠屁颠地走了过来,陈雪儿几人以为楚尹发财了,不然哪能怎么这么高兴呢。

    一顿饭在欢声笑语中度过,楚尹告别了几人便想着苏家臣晚上的谈话,但现在时间还早,楚尹决定去后宫酒吧转转。

    下午的时间由于不是高峰期,所以出入后宫的人不是太多,楚尹懒洋洋地走了进去。

    那些穿着旗袍的迎宾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楚某人,楚尹吹着口哨:“měi nǚ们想不想要弟弟的diàn huà号码啊?还有弟弟家的床很大,要不要晚上一起数星星啊?”

    “咯咯咯······”měi nǚ们娇笑了起来。

    楚尹大少手插在口袋里,吹着口哨,摇摇晃晃地进了酒吧,就像是个大少一般,嚣张不可一世!

    入眼之处是个头发背过去,露出白皙光亮的额头的měi nǚ在认真地调酒。

    楚尹凑到其对面,打了个响指:“一杯鸡尾!”。

    调酒měi nǚ并没有理会楚尹,而是为楚尹调起了鸡尾酒,娴熟的手法看得楚尹是眼花缭乱,这个女子好厉害啊!

    不过随着女子身子的晃动,身前的两团雪峰也跟着晃动了起来,根据楚尹的经验是三十六d!

    而且由于女子穿的是v领t恤,所以这一晃动,里面晃动着的雪白也映入楚尹的眼帘,哇塞······

    淡定!淡定!楚尹觉得自己的鼻腔有液体流了出来,忙把头转到了一边,这个妖精!估计就光她就为后宫带来不了不少的收益。

    “你的鸡尾!”女子很潇洒地将杯子递给了楚尹。

    “měi nǚ我观你面色微微发黑,应该是有病兆在身,待本医给你细细看看”楚尹顺势握住了女子的柔荑。

    滑,好滑,真滑啊!楚尹没想到这个女子的皮肤竟然比自己还要润滑上几分。

    “好啊”女子任由楚尹摸着手,而且还特意将雪峰挺了起来,那深深的沟壑就离楚尹的眼睛不超过二十厘米!

    真是个尤物啊!楚尹暗叹了声。

    酒吧其他的fú wù员看到这种情况很是纳闷,要知道这个叫晴儿的调酒师是新来的,但是是那种生人勿近的冰山měi nǚ型。但此时却和这个小白脸搞起了暧昧,真是不可思议啊!

    楚尹像模像样地在女子手上号起了脉,并且嘴角微微上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měi nǚ你这是相思病上头啊,不过这种病我可以治”。

    “我叫晴儿,你呢?”měi nǚ将头抬了起来,白皙光亮的额头下是一双妩媚的双眼,挺翘的秀鼻让人忍不住刮一刮,薄薄的双唇让楚尹嗓子有点发干,楚尹不敢再往下看了,这要看下去自己准得流鼻血不可!

    “楚尹”然后楚尹拿起旁边的笔在měi nǚ手心里写下了自己的shǒu jī号码。

    “金哥你真厉害啊!那个黑家伙竟然被你一拳放翻了!”

    忽然一阵喧嚣引起了楚尹的注意力,放眼望去竟然是那晚被自己教训过的金不二,那个拇指粗的金链子无不炫耀着他很有钱。

    “等我回来”楚尹在晴儿脸上轻轻刮了一下便朝金不二等人走去。

    “吆喝,这不是那个不三不四吗?”楚尹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很是激动。

    “咦?”金不二很纳闷,还有人挑衅,转头一看心立马凉了半截,怎么是这个瘟神,上次自己被定住之后,整整一晚上才恢复自由。

    在他眼里,早已经将楚尹列为惹不起的一类了,怎么又在这碰到他了啊!

    “大哥怎么是你啊?”金不二很是殷勤,生怕楚尹又给自己放招,让自己定一晚。

    楚尹嘿嘿一笑:“上次站得爽不爽啊?要不要再站一次啊?我可是响应国家号召,争取让每个人每天军姿八小时的!”

    金不二一听,差点裤裆一湿软到在地。

    忙说:“老大那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你老人家,请你老人家见谅啊”。

    “见谅倒是可以,但不过小爷我手头有些麻烦事,不知道哪个兄弟能够帮衬一把啊?”楚尹故意说道。

    “老大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金不二一脸的诚恳。

    楚尹悄悄地在金不二耳边说了起来,后者点头连连,最后楚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便让金不二带着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