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lìng lèi的测试(一更!求收藏!)

    剩下的两个武士,眼中泛着愤怒,抱着必死的决心,举着刀再次朝楚尹劈来。

    楚尹非但没有闪躲,而且还迎了上去。叮叮,楚尹双指在**上弹了两下,从刀身上传来的巨力让两个武士虎口一麻,差点又将刀扔了出去。

    楚尹出手迅猛如风,在白驹过隙之极,双手已经呈抓状扣住了两个武士的脖根,随手一掰,咔嚓,两人的脖根已断,瞬间结束了宝贵的生命。

    场面再次恢复了寂静,静的吓人!

    “八嘎!他是谁?一定要把他给我杀了!”暗中响起一个咆哮的声音。

    当吴伯带着几十人来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楚尹的踪影,水面上只是飘着八根竹竿,还有小船上有血迹而已。

    漆黑一片的树林中,楚尹正盘坐在一颗大树前面。

    暗中传来声音:“您恢复了?”

    “没有,只是外家功夫而已,还是提不起内力”盘坐着楚尹,闭着眼睛道。

    “刚才我看你内力澎湃,完全不像是一个废人!”暗中传出来的话语不带一丝感情。

    “哦?”楚尹诧异了一声。

    “什么时候取回残辰?”

    “现在还不是时候”。

    等到楚尹回到阳光公寓的时候已经半夜了,由于楚尹提前给紫慕情打过diàn huà,所以紫慕情并没有等待。

    按照学校通知单上的时间大一新生还有两天的时候可以调整休息,而且在这个期间可加参加各种各样的huó dòng。

    路了了几个人给楚尹打过diàn huà叫他一起去参加社团,楚尹反正无聊,当然要去的。

    当楚尹到京华大学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了。目力惊人的楚尹立马发现了红短袖黄短裤的骚包路了了。

    “小处你怎么才来啊?人家等的好着急啊!”路了了状似害羞地道。

    “噗!”

    “你丫的*是欠开垦了是吧?”楚尹笑眯眯道。

    在路了了和楚尹的插科打诨下,几个人倒也很有乐趣地转了起来。路边各种社团在宣传,什么社团联合会,街舞社等等一大批社团。

    当四人来到名为东岛柔道社团的时候,突然见到一熟悉的人影,张天衡。此时的他正被四五个东岛国留学生围着,而旁边就有当日被揍的龟田。

    张天衡有麻烦了!

    楚尹心中嘀咕了一句,便走了上去,王想等人紧随其后。

    “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你的帮手不在了,你嚣张啊?”龟田上前推搡了张天衡几把,面上皮笑肉不笑地笑着。

    张天衡没有说话,只是用可以shā rén的目光望着龟田,骨子里透出一股倔强来。

    砰!

    龟田毫无征兆地一拳轰砸在张天衡脸上,立时满面桃花开。

    “老子*!”

    张天衡大喝一声,发了疯地朝龟田扑去,如同泥鳅一般附在了龟田身上,然后手脚并有,撕扯着龟田的头发,拳打脚踢起来。

    龟田没有想到张天衡瞬间有如此爆发力,自己竟然没有躲过去。当下怒气中烧,虎躯一震,骇人的爆发力涌出,一把就将张天衡横甩出去。

    就在张天衡噗通一下摔倒在地的时候,楚尹猛然上手,一把就拽住了张天衡。

    “是你!”龟田惊呼了一句,但心中窃喜起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龟田突然朝东岛柔道社招新桌后面坐着的人说了一句:“大哥那个人就是他!”

    楚尹目光散去,才看清那里坐着一个俊美青年,完美的身躯透出爆炸性的力量感,高手!是个高手!

    “就是你打伤我东岛留学生的?”那俊美青年缓缓起身,朝楚尹走了过来,边走边问道。

    楚尹阳光一笑:“我并没有打伤什么东岛留学生,只是教训了几条狗而已”。本来是王想打伤龟田他们的,但是昨晚的事情让楚尹很是不爽,于是把这个帽子带了起来。

    “八嘎!”龟田大怒。

    “龟田君息怒!”渡边朝龟田摆了摆手。

    然后渡边朝楚尹鞠了一躬:“在下渡边,金城东岛留学生第三高手,久闻阁下武术有成,今日渡边准备感受下华夏武术的博大精深”。

    “好啊!”楚尹很是爽快地答应,心中想着一定要将这个家伙揍成猪头!

    “请!”

    “请!”

    东岛武术讲求进攻,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渡边不再犹豫,虎躯一震,铁棒般的双腿弹射而起,如同一发炮弹bào shè而出,电光火石之间已至楚尹近前,紧接着双手抓出,就要拿住楚尹的双肩。

    楚尹心中赞赏地点了点头,渡边基本功扎实,一上来先是柔道中惯用的招式抓拿,不但这招具有威势,而且还可以灵活变通,攻可摔,退可踢,而且还可以变爪为拳为掌,再加之腿功的配合完全可以将一个人封死。

    不过楚尹是何许人也,当下目光一凝,脚步点开,朝后退却,以避其锋芒。

    渡边见楚尹朝后退去,心中大喜,在落地的一刹那,猛地发力,再次弹射而起,速度比之方才快了不少,有种猎豹追食的感觉。

    楚尹神色一怔,然后脚步斜跨而上,身子如同泥鳅一般弯了下来,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躲过渡边的双爪。

    渡边大惊,当下变爪为拳,双拳轰击而出,弯曲着的楚尹骤然起身,身子一侧双拳擦着胸膛而过。渡边大喝一声,变拳为掌,两记手刀横劈而出。

    楚尹眼中bào shè出精光,轰然出手,在两记手刀劈断脖颈的一刹那,扣住了渡边的两个手腕,然后蓦地发力,用力一掰。

    不过意识到危险的渡边突然出脚,一记侧踢横踢而上,直至楚尹下颚,*得楚尹不得以松手,渡边才得以解脱。

    但是楚尹趁着这个机会,脚步倏然划开,划过一道弧线,接着身躯横移,握紧的拳头轰然上钩。

    没有花哨的动作,没有炫目的招式,却带出浩瀚无匹的气势。

    拳风呼啸,眨眼骤至,渡边此时再也无法退却,只能硬着皮头,用尽浑身气力爆出一拳,以求万全。

    轰!

    渡边只觉一股恐怖绝伦的冲力从拳头灌输而来,然后浑身袭遍凉意,紧接着心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射而出,身子也失去平衡,倒飞出去!

    楚尹胜了!有点艰难地取胜,只有楚尹知道渡边有多么可怕,自己要不刚才使出借力翻滚武技,恐怕zhì fú他还得花费一番功夫。

    看起来东岛的武士名不虚传!楚尹心中暗道了一句。

    “阁下请···留下···你的大名!”倒地的渡边勉强吐出一句话。

    “楚尹”依然的淡定从容,依然的波澜不惊。

    “小处你刚才的那一招可以教我吗?”路了了眨着大眼问道。楚尹刚才那一招太帅了,简直就是居家旅行,装*泡妞必备!

    “以后再说吧”接着楚尹走到张天衡近前:“以后少逞强了”。

    楚尹四人再次走在求知路上,前面的大战似乎没有影响到后边社区的招新,学长学姐们不遗余力地宣传着社区,怂恿小学弟,小学妹参加。

    “来来来,千古棋局谁解开谁就能入围棋社了!”突然前面有人吆喝。

    楚尹几人上前一看,一位老头在路边摆了个棋局吆喝着,而围棋社的成员不满地站在一旁。

    想到其他社团注入许多新鲜血液,而围棋社还没有招到一人,众人就一阵来气,不知领导从哪找了个老头来测试。

    楚尹此时发现这个老头穿着打扮朴素,看起来像学校的老师,但看旁边其他围棋社成员的态度,明显这个老头又不是什么老师。

    “爷爷你这唱得哪一出啊?”楚尹忙上前打招呼,他愈发感觉这个老头不是一般人。

    “小友你要下棋吗?”老头打量起了楚尹,心中暗暗了点了下头。

    没有等楚尹说话,樊东流横插了上来,接着拿起一粒白子落到了天元位置,瞬间已经濒临绝境的白方出现了转机。

    老头眼中明显闪过一道精光,接着便上下打量起樊东流来,而楚尹也诧异地看着樊东流。

    楚尹早在方才已经看过棋局,樊东流这招虽然表面上出现好转,但其实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地步,二十步过后一半子要被吞没。

    接着老头顺水推舟,按着楚尹脑中的路子走了起来,而樊东流也按部就班,一切皆在楚尹的预料中。

    二十步,就在黑子落下的那一刻,樊东流一半子消失。

    楚尹叹了一口气,老头明显松了一口气。

    不过下一刻樊东流的白子落在了一个较偏的位置,虽然看起来独树一帜,但是和那个被忽略的天元子配合起来,完全切断了黑方的前后连线,相当于断了粮草。

    楚尹此时才明白,樊东流设了两计,让人忽略两个毫无相关的细节,就是这两个细节直接让黑方来到了悬崖,而且还是无法转变。

    接下来樊东流五颗白子落在了预先设好的位置,七个小子如同七把尖刀直接捅破了黑方的心脏。

    败了!

    老头败了!

    老头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身子不住得颤抖起来:”让他加入社团!“接着老头准备离开。

    “喂,老爷爷你先不要走啊,我这棋还没有下呢,你怎么慌慌张张就要走啊?”楚尹突然叫住了老头。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楚尹开始了征战。不过楚尹是各种剑走偏锋,比樊东流还要下得险,但这却给了老头巨大的压力,都不知道怎么下了,脸上已经渗出粒粒汗珠。

    所有人惊讶的发现楚尹那每一粒剑走偏锋的棋子竟然牵制了老头的二十多粒棋子。

    接着楚尹开始了常规化的下法,开始了收割对方的生命。

    “砰!”

    随着楚尹最后一粒棋子的落下,整个战局已经有了胜负,当然是楚尹胜,老头负了!

    “让他也加入社团”老头留下这句话便慌慌张张地离去。

    围棋社的学长学姐们立时开心了起来,终于有新人加入了。

    “社团纳了多少人了?”

    突然一辆宝马x7停在路边,从里面下来一个高大帅气的青年,一袭华贵的衣着,黑色的太阳镜挂在俊脸上,如同世界闻名的明星一般。

    举止之间透出与生具来的华贵优雅,完全就是白马王子的存在。

    一见到他围棋社的mèi mèi们便眉开眼笑,幻想着白马王子开着宝马来接自己回家。

    “报告社长只招了两人”

    “两人?怎么回事?”青年有点略微不满,不过生气的样子更加帅气,看祄èi mèi妹且徽笏致椤

    “校领导排来一个老头,说经过他的测试才能加入围棋社”。

    “从现在开始没有什么测试,尽可能地招人!”青年然后冷冷都看了一眼楚尹和樊东流便离去。

    而楚尹发现,这个人就是被萧潇称为“受诅咒的美男子”。也就是第一次在后宫酒吧遇到的那个帅气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