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事后诸葛亮(求收藏啊!)

    小姑娘一脸潮红地看着自己的爷爷醒来:“爷爷你终于醒了!”接着将自己的爷爷一把抱住。

    感受着爷孙情深,楚尹也很是高兴,毕竟自己又做了一件好事,虽然自己平时天天扶老奶奶过马路。

    “果然是神医啊!”

    “可比那些光是嘴上说说的人强多了!”

    周围人对楚尹大为赞叹,甚至有一个肥胖的女人跑了上来叫楚尹给她治病,楚尹一问是什么病,女人说是月经失调。楚尹默默流泪中。

    紫慕情看着楚尹的微微有点恍惚,白皙的面庞,长着一双清澈明亮,透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英俊中又带着一抹邪气,他身上透出的慵懒率性,无一不张扬着他的个性!

    老头用粗糙的手轻轻擦拭着女孩眼角的泪水“菲菲爷爷没事了,告诉爷爷是哪位救了老头子的命啊?”

    菲菲用手指向楚尹:“爷爷是这位哥哥!”

    老头眯着的眼闪过一道光亮,接着细细地打量起楚尹:“小友是你救了老头子我啊?”

    楚尹眉毛轻轻上挑:“废话,在场除了我还有谁能治你的心脏病”。

    老头听到楚尹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眼中透出浓浓的笑意,气运针!这么年轻竟然能够使出气运针的绝学,真是妖孽啊!咦?扁鹊徒儿曾经说过有个少年会气运针,莫非是眼前这个少年?

    看到老头*裸的目光,楚尹愈发的不悦,原来你这个老头还有这种嗜好啊,随即不悦地道:“喂,老头没事就不要到处乱跑,免得裹尸荒野”。

    “我们走!”

    然后楚尹便拉着紫慕情,苏梦雅三人离开。

    “喂,楚尹哥哥摩天轮还没有坐呢?”萧潇的小脸拉得长长的。

    不过楚尹并没有回答,而是加快了步子,然后到了乐园的打车区时打了一辆出租车给三女,让她们马上离开。

    紫慕情本来要问些什么,但看到楚尹难得的严肃样子,也就闭上了嘴,乖乖地坐着车离开。

    看到出租车消失在眼帘之中,楚尹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悄悄地溜到了墙角根处,眼睛却一直瞟着摩天轮的方向。

    果然没有过多久,一个五官坚毅,有几分贝克汉姆影子的帅气男人龙行虎步地走了过来,眼睛一直在四处打量。他的腰部鼓鼓的,很明显有wǔ qì。

    果然是你,刚才在摩天轮下面,楚尹忽然心底忽然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所以忙带着紫慕情几人离开。果然让楚尹才猜对了,有shā shǒu!

    楚尹四处搜寻了一下,突然看到地上有一个被人扔下的香蕉皮,楚尹赶忙将香蕉皮拾起。

    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

    嗖!一个huáng sè的影子飞了过去,落点正是那个长得像贝克汉姆的外国家伙。

    啪!这个shā shǒu也是反应极快,胳臂一挥就将香蕉皮挡下。

    然后shā shǒu摸向腰间猛然跑了起来,方向赫然就是楚尹刚才躲着的墙根位置。

    “咦?人呢?”shā shǒu跑到后面后突然没有了人影,而前方是一堵围墙,人去哪了?

    “哈哈,蛮夷跑得挺快嘛?”突然后面响起一道嘲讽的笑声。

    “**!”知道自己上当了,外国shā shǒu不满地骂了一句。

    就在他恍惚的那一刻楚尹动了,动得毫无征兆。

    脚步点开,身躯轻巧地滑出折线型,看似轻缓,实则速度鬼魅奇快,两个闪身就到了shā shǒu的近前。

    shā shǒu大惊,眼中全是恐惧,慌忙向后退去,同时拔出腰间的银色的沙漠之鹰开火。

    砰砰!沙漠之鹰的威力强悍无匹,打空子弹击中围墙,顿时一阵晃动,两个脸盆大的黑洞黑凛凛地展现在眼前。

    楚尹暗道一声好险,目光微凝,敏锐地察觉到shā shǒu的脚步lòu dòng,脚步再次划动,诡异地出现在此人身后,掌刀横立,对着此人的后颈猛力劈砍。

    砰!

    皮肤未见多少损伤,但是这个shā shǒu软绵绵地倒地。

    接着楚尹对着空中打了个诡异的手势,便离开。

    紫慕情回到家中后便担心了起来,忙给苏家臣打diàn huà,苏家臣听到事情也是大惊,肯定是遇到了shā shǒu了,所以楚尹才让三个女孩离开。忙叫吴伯派人去找楚尹。

    刚出游乐园大门的楚尹便见到四辆黑色的奥迪出现在眼前,而一辆奥迪车上就坐着吴伯。

    “楚尹少爷你没事吧?”吴伯赶忙下车,看到安然无恙的楚尹暗自松了一口气。

    “带我去见苏叔叔”楚尹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好”。

    很快就来到了苏家臣的独人别墅,从十步一岗的阵势来看苏家臣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小尹你没事吧?”苏家臣见到楚尹,便着急地问道。

    楚尹脸色微微缓和:“苏叔叔我没事,我······”。

    忽然苏家臣打断了楚尹:“小尹啊,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实话给你说吧,我一直在调查你,你来北京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不仅仅是个医术高超的中医那么简单,果然从你们军训那次后我就知道了你非一般人,不过知道了你的一点底细后我就很放心把梦雅交给你了”。

    “我······”楚尹又要说话却再次被打断:“小尹你先回去吧,我也在暗中派了人保护梦雅的”。

    被下了逐客令的楚尹很是郁闷,不过还是闷闷不乐地回了家。

    在吴伯见到楚尹安然无恙的那一刹那便通知了紫慕情三女,三个心情沉重的美人也就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

    “楚尹你没事吧?”楚尹看到紫慕情的眼圈红红的,随即心中一暖,还是自家人好啊,对了,还不是自家人呢,得加油了!

    楚尹阳光地笑了笑:“我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不信你们可以检查的”。

    “liú máng”紫慕情娇嗔了一句,白皙的面庞布着一层桃红,楚尹不禁咽了口唾沫。

    萧潇又上来给了楚尹一个熊抱,楚大官人直呼舒服舒服。

    苏梦雅只是简单地问了几句,不过脸上已经没有了娇羞,只是用清澈如水的目光盯着楚尹,后者由于太过心虚所以赶忙去洗澡。

    “咦?这是什么东西?”在浴室的楚尹突然眼前一亮,一条黑色半透明的小内内横放在浴缸上。

    这是谁的呢?紫慕情?不可能,她再也没有用过这个浴室了,萧潇?也不是,她的内内一般都是可爱型的,那么这个是?

    楚尹嘴巴张得大大的,难道她是故意给自己看的?这也太刺激了吧!没想到这个小妞真的对自己有意思,下午自己看了人家的私密处,人家非但不生气,反而还送给你一条内内,这不是送秋天的大菠菜还是什么。

    楚尹一脸的*笑,然后悄悄地看了下门口,确定没有人后将那条内内收到了口袋中。

    “今个老百姓啊,真呀么真开心啊”楚尹披着浴袍,哼着小调,骚包地一扭一扭的。

    忽然萧潇和苏梦雅走了上来,看到正一扭一扭的楚尹觉得很是怪异。

    看到苏梦雅朝自己瞟来。楚尹忙停止了扭动,说了句:“晚安”便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楚尹把玩着那条半透明的黑色小内内,心中无限遐想,想到安静清纯的苏梦雅穿着这条小内内,楚尹就觉得心痒难耐。

    “萧潇你看见我的内裤了吗?”突然隔壁的房间传来声音,着实吓了楚尹一条。

    楚大官人跑到了墙边一动不动地听着隔壁的声音。

    “没有啊,梦雅姐姐你的内内不见了?”萧潇道。

    “是啊,那会在试衣间换下的,回来放在了浴室,准备洗洗的,没有想到一眨眼的时间却不见了。

    擦,楚尹现在才知道这是一条要洗的内裤啊,自己还以为是苏梦雅故意送给自己的,不过想到这条内内是苏梦雅下午换下的,楚尹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刺激感觉,内内淡淡的余温和特有的幽香刺激着楚尹的神经,这条内~内我收藏了,今晚又是失眠之夜啊。

    ”梦雅姐姐不说该不会是楚尹哥哥溜走了吧”萧潇突然问道,吓得楚尹差点软到在地,这个小妞怎么联想力这么丰富,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

    “嘘,不要乱讲!”苏梦雅捂住了萧潇的嘴巴。不过她白皙的脸已经娇艳欲滴到能够滴出血的地步了。

    一夜无话,楚尹早早地就离开了阳光公寓,只有紫慕情知道楚尹是半夜离开的。

    “他招了吗?”一个破旧的工厂内,楚尹面色森寒问道,而他前面躺着一人,正是昨晚的那个shā shǒu,此时的他已经血肉模糊,整个脸都凹了进去,很显然是受了非人的折磨而死。

    “风神组!”暗中传来一道不带什么感情的声音。

    “好一个风神组,他们对付苏家是要干什么?”楚尹冷笑一声,继续问道。

    “他也不知道原因,只是有人出价叫他绑架苏梦雅”。

    “哦,知道了。对了,你去暗中保护下苏家臣吧,瞬间将他的行踪告诉我”。

    “可是你?”

    “放心吧,我没事”。

    ······走在燕京街头楚尹思绪万千,苏家臣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现在播报一条消息,据公安局消息,近期有一*犯罪团伙出现在燕京市区,已经有十几名年轻女性受害。望大家注意以下嫌疑人”突然商场大屏幕上播出这样的消息,接着就是一张张犯罪嫌疑人的背影。

    咦?忽然楚尹眼前闪过一道人影,跟那正在大屏幕上播出的背影十分相像。

    楚尹不相信这是幻觉,难道自己遇到了*犯?

    稍作犹豫,楚尹就朝着人影闪过的那道小胡同奔去,鬼魅奇快的速度引起了人们的惊呼。

    进了胡同楚尹郁闷了,面前有三个胡同口,到底哪一个才是刚才道身影去过的呢。

    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声,楚尹立马朝左边的胡同奔驰而去。

    眼前的一幕让楚尹着实吃了一惊,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正倒在血泊中,她的裙摆已经被撕扯,*流出股股鲜血,而她的身子也看起来有点干枯。

    正值此时,警车的鸣笛声急促地响起。楚尹骂了句:事后诸葛亮!

    ps:感谢/qq:0b20f04a26d101c61aa87c13f2打赏一百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