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捡回一条命(求收藏!)

    再看到地上静静躺着的楚尹时,夏冰凝眼泪夺眶而出,一下扑了上去将楚尹抱在了怀里,她想的是楚尹与这个歹徒同归于尽。

    看着小脸惨白的楚尹,夏冰凝觉得自己心里仿佛失去了什么,她现在多么希望楚尹刷一下起来对自己说吓到了吧,但是没有。轻轻擦拭着楚尹嘴边的血迹,夏冰凝心像是被冻结了一般,整个人的眼神也变得空洞起来。

    “夏队他还有气息!”突然一个瘦高的jǐng chá喊道。

    夏冰凝娇躯明显地一震,然后自己小心翼翼地用手探了一下,果然还有微弱的气息。

    “快!叫救护车!”夏冰凝眼中猩红一片,疯狂地喊道。所有人都不敢怠慢,大家从来没有看到夏冰凝这样的状况。

    还好夏冰凝早有准备,为了害怕有伤亡,早早地就把救护车也安排在了外围。

    离这最近的是燕京市中医院,由于赛华佗惠民堂的支持,所以燕京中医院在全国的中医院中名列前三!

    可能是不放心,所以夏冰凝亲自坐在了救护车上,眼睛泪汪汪地看着静静躺着的楚尹。

    “急救室!”刚将楚尹抬到医院,几个在救护车上的医生就喊了起来,同时推着小车往急救室跑去,夏冰凝跟在后面。

    “xiǎo jiě请你止步!”夏冰凝想要进急救室,却被拦了下来。

    夏冰凝气得跺跺脚,然后在走廊里面踱来踱去。

    不一会儿,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燕京市中医院门口。从上面下来三个绝色měi nǚ,顿时引起一阵不小的轰动。

    但是三个绝色měi nǚ满脸的担心,还隐隐有泪痕。三个měi nǚ没有作任何停留直直跑进了医院。

    “夏队长楚尹他怎么样了?”紫慕情一眼就到了在走廊走来走去的夏冰凝。

    “啊?”正在恍惚中的夏冰凝猛地被惊醒,然胡入眼之处是自己早上见过的三个女孩。

    夏冰凝一脸的愁容:“我也不知道,已经一个小时了”。

    “楚尹哥哥你千万不要有事啊,呜呜”萧潇已经哭得梨花带雨。

    一旁的苏梦雅双手握着,眼中有泪花打转。紫慕情还算镇定,但这都是表面上的,其实心里面担心地要死,自从楚尹来到燕京,自己已经看到楚尹两次受伤了,上次整整昏迷了七天,但是这次能醒过来吗?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夏冰凝抱着头坐在地上小声哽咽着,其他三女还在手术室门前来回踱步。

    燕京市中医院院长办公室。

    “院长已经三个小时了,还是毫无进展,而且这个病人受得伤莫名其妙,八根肋骨全断,五脏六腑都错位了,体内有一股不知名的能量在乱窜,而且还有深深的中毒迹象”。一个中年医生一脸震惊地对椅子上的院长说道。

    “你说什么,有一股能量在乱窜?”院长没有说话,倒是一旁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头诧异地问道。

    “老师怎么了?”院长嗖一下起身,尊敬地问道。

    “我怀疑这个病人是被内力所震伤的”老头缓缓说道,“走!带我去看看!”

    本来那个中年医生要阻拦的,在这个危险的关头还要随随便便地区看一下,这不是添乱吗?但是被院长瞪了一眼后他就悄悄地将嘴闭上了。

    殊不知,站在他眼前的这位就是全国大名鼎鼎的神医赛华佗,要是他知道这位老头的身份,肯定会不顾形象地去要一张签名,要知道赛华佗在中医界就是一位神明一般的存在!

    “医生!医生!里面的病人怎么样了?”紫慕情突然看到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目标赫然就是正在抢救楚尹的急救室。

    ,猛然紫慕情看到了一位老头,而且想起就是那晚在摩天轮下楚尹救的那个老头:“老爷爷你怎么在这?”

    老头很明显也认出了紫慕情三女,那晚自己刚要道谢,却没有想到救自己的那个小子匆匆忙忙拉着三女离开,这也成为他心中的遗憾。现在看到三女被悲痛的表情,老头敢肯定里面的是他们的亲人。

    “小姑娘里面是你的亲人?”老头问道。

    紫慕情点了点头,老头一脸肯定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医治好他的,我也是个医生!”

    “果然是你个臭小子!”赛华佗进了急救室就看到了楚尹静静地躺着床上,周围一群中医院的精英此时却手足无措。

    “让一下,让我看看”老头喊道,然后推开了两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年轻医生。

    两个医学不悦,刚要说话时,却看到了院长在后面站着,立马闭上了嘴。

    赛华佗看到楚尹惨白的脸就知道楚尹是中剧毒了,然后看到了楚尹胸膛上的一个黑色的掌影,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果然是被高手用内力震伤的。

    用手探上了楚尹的脉搏,发现脉象很是混乱,接着感受到体内有三股真气在乱窜,不过其中一道最为霸道,而其他两道像是小孩似的在微弱地动着,像是被被霸道的那道牵引出来的。

    好邪门的功夫啊!至阴至邪的武功!

    赛华佗面色有点微微沉重,对院长说道:“把我传给你的银针拿来!”

    院长听到老师如此郑重的吩咐,哪敢耽误,立马跑到自己的办公室去拿银针。

    很快院长就拿来了一个粗布织成的布包,看得出来院长把这个布包当做珍宝了,因为这是赛华佗在他们出关的时候赠送他们的,算是毕业礼物。

    一寸长的银针立在众rén miàn前,大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老头难道要针灸吗。

    看在你救过老头子的份上,就用一次伏羲神针吧!

    嗡!

    银针随着嗡响颤动了起来,足足九针都动了起来,气运针!要是让楚尹看到的话肯定会吃一惊的,毕竟能够使出气运针的也寥寥无几。

    九根银针一次次地刺在楚尹身上的穴位上,灯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楚尹的小脸有点红晕了,之前的惨白在渐渐褪去。

    而且先前在楚尹胸膛上的黑色掌影也在逐渐暗淡下去,在场的所有人屏住呼吸,心中很是激动,但没有喊出来。

    而赛华佗早已经满头大汗,以气运针的双手也微微有点颤抖!

    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而赛华佗也要用出自己压箱底的东西了,一针,两针八针,九针!

    噗!

    就在伏羲神针第九针落下后,楚尹噗一口吐出一滩黏稠无比的黑血。

    而赛华佗在拔出第九针后身子也猛然一下倒下,然后又勉强地站起身来,他的双腿开始有点发抖。赛华佗对着众人笑了笑,意思是成功了。

    “成功了!”急救室里面欢呼一片。

    外面的四女听到里面的动静后松了一口气,紫慕情终于坚持不住,眼泪像是决堤一般奔涌而出。

    急救室上面的红色灯突然转成了绿色,与此同时门也哐当一声开了。

    “医生怎么样了?”苏梦雅首先第一个扑了上去。

    “已经脱离了危险,小姑娘,你们可以去看看”赛华佗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说道。

    “谢谢你,爷爷”然后四女冲了进去。赛华佗露出了一个暧昧的微笑。

    “怎么还没有醒啊?”四女兴奋地进去以后,忽然看到楚尹还是静静地躺着,眼皮还是合得那么紧。萧潇有点担心地问道。

    一旁的护士笑道:“他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距离醒来还有一段时间的”。

    “那医生他大概什么时候醒来?”夏冰凝着急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有可能一天,有可能十天半月也说不准”,护士的话又给四女浇了一盆凉水。

    “吵死了,想好好睡个觉都不行”忽然一道不耐烦地声音响起。

    急救室里面的六人都一脸震惊地朝声源寻去,心中不断告诫自己刚才的声音是幻觉吧。

    当时当大家看到正努力坐起来的楚尹时,众人张大了嘴巴说不出来话了。不是十天半月吗?怎么这一分钟不到就醒来了?这不是做梦吧?

    穿着病号服的楚尹终于靠着枕头坐了起来:“不要震惊了,十天半月那是护士姐姐哄大家的”。

    “楚尹你终于醒了”夏大měi nǚ此时眼泪决堤了一般涌出,然后上前深深地抱住了楚尹,浑然不理身旁的三美。

    看到其他三个眼中带着幽怨之色的女孩,将夏冰凝推了推:“夏队长不要哭了,我衣服湿了”。

    “给,你的枪,刚才被我顺手溜来了。”楚尹然后又递给夏冰凝一个小巧的shǒu qiāng,赫然就是刚才击毙凶徒用的那把。

    夏冰凝抱着枪,像是抱着什么无价之宝一般。眼中还是有泪花在打转。

    “在这里,要说声谢谢,让你们担心了”。楚尹对着紫慕情三女说道。

    “小尹你怎么样了”突然一道声音随着开门声传了进来。

    “爸爸,姑父,苏叔叔”来人赫然就是苏家臣,三女急忙打招呼。

    和苏家臣寒暄了一会,后者便匆匆离开。然后楚尹叫紫慕情三女回去,紫慕情很听楚尹的话于是就先回去了。

    等三女走了之后,楚尹一脸郑重地对夏冰凝道:“夏队长,今天我们中计了”。

    “中计了?”夏冰凝满脸的不可思议。

    楚尹道:“今天死了的那个并不是当晚我打伤的哪位,而且哪位的功夫还要在这个家伙之上,今天幸好他用了调虎离山之计,不然的话我此时是躺在太平间里面的”。

    “嘶!”

    夏冰凝倒吸了一口冷气,暗道好险!

    “所以接下来你们还要加大排查力度!并通告全市的年轻女性在夜间要结伴而行”楚尹建议道。

    “好的,我里面通知局里面”。

    “还有我担心他会对你们公安局实施报复的,尤其是你,所以你千万要小心!”

    听到楚尹的嘱咐,夏冰凝心中一暖,随即点了点头。

    此时已经半夜了一点多钟了,楚尹叫夏冰凝先回去,自己也想一个人静一会。

    伏羲九针!救自己的会是哪位大能呢?该不会是那个赛扁鹊的师父赛华佗吧。楚尹心中思忖道。

    ps:感谢路了了成为本书第二个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