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yǐng dì楚尹(求收藏!)

    虽然已经是半夜,但是楚尹毫无睡意,端坐在床上,运起自己师门云天宗的云天诀来引导自己体内的真气。

    真是没有想到因祸得福啊,今天那家伙霸道的真气竟然引起了我尘封多年的真气,而且这家伙还将我错位的器官打正了回来,只要加以调息相信自己受伤的筋脉也会恢复的。

    “你这样做真是太冒险了”忽然一道悠悠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不是因祸得福嘛”楚尹笑了笑。

    “是时候取回残辰了吧?”

    楚尹摇摇头。

    翌日,两个小护士推着小车进到楚尹所在的病房,突然发现了里面空空如也,旁边的窗户开着。

    两个小护士可是吓坏了,这可是八楼啊!他难道跳下去了?

    对于楚尹上课迟到路了了几个人已经习惯了,路了了今天还和王想打起了赌说楚尹今天会不会上课迟到,路了了堵得是楚尹不来上课,王想自然是相反了。两人打赌的彩头是输的人请吃饭。

    “叮铃铃······”

    轻松好听的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路大官人“哟哟哟···”喊着扭了起来,在他看来王想输定了。

    忽然一道身影晃晃悠悠地从窗外走了进来,从他挂着邪邪笑容的脸上看得出来他今天的心情很好。

    “哟哟哟······”王想跟路了了和樊东流天天混在一起,所以性格也开朗了不少,屁股一扭一扭了起来。

    路了了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小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踩着点来,我的钱啊!

    “鸟鸟不舒服吗?”楚尹看到脸色铁青的路了了,还以为他生病了。

    路了了没有说话,只是幽怨地看了一眼,让楚尹很是莫名其妙,这家伙想和自己搞基了?

    “他怎么了?”楚尹转头朝樊东流和王想问道。

    然后王想就将自己路了了打赌的事情说了出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路了了用幽怨的眼神望着自己,自己还以为路了了要玩断背山什么的。

    “不要伤心了,今天的饭我请了!”楚尹的一句话将路了了激动地差点抱住楚尹亲起来。

    第一节小课很快就过去了,就在大家打打闹闹之极,忽然一声:“楚尹在那里?”打破了喧嚣。

    所有人疑惑地往门口望去,只见被楚尹教训过的龟田带着四个东岛留学生嚣张地走来,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告诉别人老子天下第一。

    “孙子你来干嘛了?这还没过年呢,就跑来跟爷爷要压岁钱”路了了的一句话惹得全班哄堂大笑。

    龟田脸涨得潮红,双拳紧紧地握着,眼睛恶毒地盯着路了了,要不是有楚尹王想在,他肯定扑上来了。

    路了了继续阴阳怪气地说道:“怎么?孙子生气了?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爷爷给你优酸乳喝”说着路了了将自己刚刚上课喝完的优酸乳盒扔了过去。

    龟田啪一下就将优酸乳盒子挡到了一边,然后走到楚尹的面前:“楚尹,我们东岛留学生团的团长将在两天后未央山坡上与你一战,这是挑战书,如果你不敢的话,那就不要收下”。

    楚尹看到龟田嚣张的样子冷笑一声,从龟田手中接过一张金灿灿的挑战书,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鄙人井田久慕楚尹君的大名,想要与楚尹君挑战,领略一番华夏武术的博大精深,望应!时间地点:两天后未央山半坡。

    龟田眉毛微微轻佻:“怎么不敢应战,不过也是,我们井田团长可是东岛国合气道六段的高手,你不敢也是能够原谅的,哈哈”。

    “哈哈······”身后的四个东岛国留学生毫无顾忌地大笑了起来。

    “我接受,但是等下,我要回还你们团长一些东西”,然后楚尹取出一张纸上面快速地写下:水,风,烟,奖,查,取,空,签。八个字,路了了王想一旁看得很是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呢,好深奥的感觉啊。樊东流眼中精光微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给,把这个交给你们团长”楚尹说道。

    尽管龟田对楚尹很是气恼,但是还是一脸郑重地把纸团装进了口袋,对着楚尹竖了下中指就要离开。

    不过迎接他们的是楚尹和路了了的脚掌。

    “哈哈······”大家看着龟田等人狼狈离开的身影哈哈大笑不断。

    接着路了了脸色一变:“小处下午我们班有篮球赛,你参加不参加?”

    “啊?篮球赛今天就开始啊,算了你们玩吧,我又不会打”楚尹一脸的遗憾。

    对于楚尹的装*,路了了等人已经习惯,不过路了了还是说了句:“下午估计就是菜鸟,你就不用上了,要是遇到什么强队,你还要上啊”,见到楚尹没有说话,路了了松了一口气,知道这是楚尹默许了。

    下午,篮球场人山人海。

    由于是新生篮球赛,所以基本上所有的新生都来凑热闹,这次的篮球赛所有的系都打乱了比赛,而不是像以前先是学院后整个学校那样比。

    今天楚尹所在的中医系对上了外国语学院的yīng yǔ系,楚尹看到对方五个瘦弱的队员,就已经知道了这场比赛的结果了。

    接着衬衫,牛仔短裤帆布鞋打扮的徐诗涵跑到了楚尹的面前,笑意吟吟:“楚尹你今天要打比赛吗?”小妮子自从那天见到了楚尹的实力后觉得自己的班级肯定能拿下冠军。不过想到楚尹对自己说的条件,小脸就微红了起来。

    没有想到的是楚尹一只手很自然地搭在了徐诗涵的肩上,另外一只手则搂住了盈盈不握的小蛮腰。

    嘴凑到徐诗涵的耳边,轻轻地吹着热气,弄得后者面红耳赤。楚尹接着道:“只要你履行那个条件,我就上场拿冠军,噗噗!”说完楚尹又吹了两下。

    “liú máng!”徐诗涵白了楚尹一眼,然后就从楚尹的魔掌之下逃离了出来。

    让楚尹没有想到的是任国良也来了,看起来他也对这场比赛很是重视。看到楚尹和徐诗涵站在一起,走了过来。

    “楚*你也在啊?”任国良每次见楚尹都要挖苦一番,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楚尹满脸的黑线,我可是每天都去上课的好不好,虽然有时候迟到半节课什么的。

    嘴上还是很甜地道:“任老师都来了,我们怎么能不来呢”。

    “徐诗涵,楚尹我有个事要对你们说一下,那个学校要举办元旦晚会,我们班需要出一个节目,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没有问题吧?”

    “没有,没有,保证完成任务!”不过楚尹和徐诗涵很是纳闷,这才开学几天就准备元旦晚会了。

    楚尹又很自然地搂住了徐诗涵的蛮腰,后者瞪了楚尹一眼,但是楚尹像是没有看到似的,一定儿也不理会她。

    看到楚尹和徐诗涵的姿势,任国良暧昧地笑一笑便离开了。

    “楚尹你再对我······”徐诗涵刚想狠狠地骂一顿楚尹,但是出口后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对我什么啊?”楚尹靠得徐诗涵更近了,鼻子都快要挨到一起了,徐诗涵身上的幽香顺着楚尹的鼻子就钻了进来,楚大官人一阵心神荡漾。

    比赛开始了,中医系这边张天衡利用身高优势率先碰到了球,将球拍给了路了了,后者控起了球,倒有模有样。楚尹那天是见识过路了了实力的,这小子虽然其他方面一文不值,但在篮球这方面可以说是颇有天赋。

    刷!路了了将球传给了利用反跑取得空位的王想,王想一个后仰三分出手,球进!三比零。

    接下来形式就呈现了一边倒的事态,中医系这边是越打越顺手,频频进球。反观那边yīng yǔ系,不但频频失误,而且怎么投篮怎么不进。

    一时间将比分拉到了三十二比四,上半场就在中医系的疯狂中结束。

    “咦?鸟鸟你们换衣服了?”楚尹忽然看到路了了等首发球员将球衣换成了自己的衣服。

    路了了咧嘴一笑:“对付这种渣渣,我们用两节时间就够了,剩下的让孩儿们去玩吧,这也太次了,完全发挥不出水平嘛”。

    路了了的狂妄所有人没有觉得他在大放厥词,那是真实实力的表现,上半场他自己就拿了十个助攻!

    看着场中那小孩玩过家家一般的打比赛,楚尹暗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啊,接着哈欠连天,最后一下倒在徐诗涵肩膀上睡着了。

    忽然有个重物落在了肩膀上,徐诗涵吓得差点跳起来,不过当看到是楚尹的时候便松了一口气。

    徐诗涵偏头看去,一方温玉般的精致脸庞没有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轮廓分明,仿佛经过刻意雕琢,率性而为的慵懒中又带着深邃的坚毅,微微凌乱的头发以及随意的打扮,但看起来却是如此的潇洒不羁,让徐诗涵眼中闪过恍惚。

    不过突然一只魔爪让她娇躯一震,那只魔爪竟然胆大到伸进了她的衬衫,用细长的手指正在他背部光滑细嫩的皮肤上画着圈圈。

    酥麻的触电感让徐诗涵忍不住娇躯乱颤,不过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失态,所以徐诗涵蜷缩着身子忍着那一**的酥麻感。

    再看楚尹时,睡得正酣,那里在像装睡。

    路了了几人鉴赏专家,看到徐诗涵的样子,自然而然地浮想联翩,再看到楚尹躺在徐诗涵的肩膀上,几人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ps:感谢雪馨沁梦静静、18761368778各打赏一百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