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怎么会是他?(求收藏!)

    楚尹虽然昏迷了,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也没有想到竟然照顾自己的小护士就是任静。

    今天的任静将一头飘逸的黑发束成了干练的刘海,齐齐的刘海下面是一双乌黑的眸子,犹如星辰一般璀璨闪亮。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羊脂般细腻润滑,吹弹可破,丹唇翳皓齿,秀色若硅璋。

    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护士服,宽松的护士服无法遮掩她那诱妙人的身段。

    哇靠!忽然任静低下身子来给楚尹盖被子,这一低任静若隐若现的身段就暴露了。

    好幸福啊!楚尹忙闭上了半睁的眼睛,心中大呼直爽!

    也不知道是地滑还是怎么样,任静猛然一滑,整个身子就倾了下去,而落点正是楚尹。

    唔!

    楚尹只觉得一个湿滑冰凉的小嘴就贴了上来.

    任静也没有想到会有此幕发生,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啊!连男生手都没有拉过的任静有点传统,此时却吻在了楚尹的嘴上。

    这种情况时任静不能够接受的,眼泪像是决堤了一般流了出来,瞬间就浸湿了楚尹的脸颊。

    “喂,你哭够了没?”楚尹不但脸颊被浸湿了,而且就连嘴里面都钻进了泪水,咸咸的。

    兀的任静被下了一跳,身子蓦地一下蹿了起来,自己怎么光顾着哭了,嘴还吻在人家嘴上呢。

    “你怎么醒了?呜呜”任静苦着问道。

    “还不是你泪水钻到了我嘴里吗?”楚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有点心虚道。

    “你是个坏人!呜呜呜”说完任静大哭了起来。

    楚尹有点郁闷了,我怎么成坏人了,明明是主动亲我的!

    “你这个坏人!”任静说着,粉拳一下下捶打在楚尹的身上。

    虽然任静是女生,但是也是经常运动的那种运动měi nǚ,手底下也是有点力量的,砸得楚尹有点微疼。

    雪音韵和林琴进屋的一刹那,就看到任静哭着捶打楚尹的一幕,这个保镖真是jí pǐn啊,这么快就把这个小护士给钓上了。

    不过她们看到任静梨花带雨的面容时震惊了,没有想到这个护士竟然有着媲美雪音韵的面容,此时伤心的样子,更显柔态,让人忍不住生出怜惜之意。就连雪音韵和林琴都心中有了保护之意。

    忽然楚尹道:“明明是你夺走了我的初吻,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

    雪音韵和林琴有点无语了,明明你一个大男人亲了人家,此时却要装出一副叫人家负责的神态。

    想到这就连雪音韵都要忍不住说楚尹几句了,结果没等她开口任静开口了:“我哪知道地那么滑,一下就扑倒亲到你嘴上了,呜呜”。

    “······”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雪音韵和林琴对视一眼,互相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同时心中对楚尹这样的艳遇很是惊讶。

    “那个谁,你没事了吧?”雪音韵想要叫楚尹时,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

    楚尹摆了摆手:“我没事,只是最近接的单子太多了,有点累而已”。

    听到楚尹最近接了很多的单子,雪音韵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同时心中想狂神保安公司果然没有派庸才来保护自己啊。

    终于任静停止了哭泣,然后对楚尹道:“今晚六点医科大学门口不见不散”,接着便匆匆离去。

    这下楚尹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妮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约会吗?哇咔咔!

    看到楚尹一脸笑嘻嘻的样子,雪音韵和林琴不禁白了他几眼。

    “你晚上可不要去什么医科大学,你要记住你现在是xiǎo jiě的保镖”。林琴道。

    “我还是病号呢”楚尹最不满就是林琴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雪音韵道:“琴姐今天就给他放一天假吧,他也够辛苦了”。

    “不行,xiǎo jiě你知道吗?没有保镖是会很危险的”。林琴一口回绝。

    “好了,好了,我没事了”说着楚尹就下了床,而且连输液瓶的针头都拔掉了。

    雪音韵一脸的担心:“你没事了?”

    “没事了,我不是说过我只是累而已嘛”楚尹满不在乎道。

    楚尹都不知道自己的衣服去哪了,干脆就穿着病号服出了来。

    “咦,小英雄你怎么在这里?”一道诧异的声音响起。随即楚尹就见到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略微有些稀松的头发,坚毅的面庞,一身白大褂。

    “额,你认识我吗?”楚尹问道。

    “怎么会不认识,上次小英雄来医院就是我和其他人做的手术啊”。

    “啊?上次是你帮我做的手术啊,大恩不言谢,日后一定报答”说实话楚尹心中非常感激这个中年人的,毕竟人家将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雪音韵两人更加无语了,原来这个保镖是医院的常客啊,连医生都记住他了。

    当楚尹和那中年人离开后,周围就议论开了。

    “天哪!那个人是什么身份,竟然院长主动和他说话”

    “还有院长竟然做手术了,这太震惊了”。

    ······“你知道赛华佗吗?”上到车上以后,雪音韵问道。

    楚尹点点头,心中却在疑惑雪音韵问赛华佗干什么,难道她是去找赛华佗看病的?

    “那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雪音韵继续问道。

    “额,这个我不知道”,雪音韵脸色一下就黯淡了下来,不过接着楚尹又道:“不过我知道他徒弟在那,我带你们去”。

    楚尹的车子很快就在惠民堂门前停了下来,此时楚尹还穿着宽大的病号服,不过楚尹一点儿也不在意。寻思一会买一套就行了。

    惠民堂自从出现小神医之后,生意变得异常火爆,利润比以前增加了三四倍不止。这当然大部分功劳要归楚尹。

    门口的伙计眼利无比,立马认出了楚尹,不过他也很懂得分寸,并没有张扬,而是悄悄地跑到了楚尹的面前。

    “小神医你来了?”

    “嗯,你师父呢?”楚尹问道。

    “师父在里面,小神医不进去了吗?”那名伙计很聪明,看出了楚尹不进去的意思。

    楚尹点点头:“你去叫你师父出来下吧,谢谢了”。

    “小神医客气了”伙计笑着便跑了进去。

    没有过多久,赛扁鹊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出来,那可是小神医啊,只要跟在他身边一分钟就能顶自己过去的一天了。

    “哎呀,小神医你怎么穿成这样了?”赛扁鹊第一眼就看到楚尹身上的病号服,有点诧异地问道。

    “没事,刚从医院出来”楚尹满脸的无所谓。

    赛扁鹊一脸的狐疑,不过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小神医今日到访,不知有何指教?”

    楚尹对小神医这个称号,早已欣然接受了。

    指了指雪音韵和林琴两人:“他们有事找赛华佗大师”。

    接着楚尹又超雪音韵和林琴两人招了招手:“喂,这位就是赛华佗大师的徒弟赛扁鹊”。

    听到楚尹的介绍后,雪音韵和林琴都激动不已,华夏大名鼎鼎的神医赛扁鹊啊!

    而且雪音韵激动到连自己的大号墨镜都摘了,这一摘楚尹终于领略到了什么是倾国倾城的容颜了。

    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由于兴奋而不满红晕的脸颊竟然带着淡淡的光泽,如同那不可亵渎的圣女一般。

    好美!

    就连赛扁鹊也呆住了,张大了嘴问道:“你是雪音韵?”可见赛扁鹊一天对时事也是很关心的。

    雪音韵点点头,:“赛扁鹊前辈可以带我去见赛华佗前辈吗?”

    赛扁鹊有点犹豫,不过当看到一旁的楚尹时,一口答应了下来:“好的,不过他也要去”。

    “嗯,他会去的,真是太谢谢你了,赛扁鹊前辈”雪音韵连声道谢。

    一旁的楚尹还沉浸在那绝世容颜中,恨不得用画卷将其描绘下来。

    “喂,你怎么了?”雪音韵用手在楚尹眼前挥了挥。

    “啊,啊!没事,有点困了”楚尹打了个哈哈。

    在赛扁鹊的指挥下楚尹径直将车开往了郊区,楚尹有点纳闷了,怎么高人都喜欢隐居在郊区或者小山林啊。

    很快车子就在一家庄园门前面停了下来,周围慢慢的都是菜地,路边还有果树,杏树什么的。果然是个好地方啊!

    牟!

    一进庄园,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头奶牛,正吃着地上的青草,庄园很大,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四通八达,楚尹几人选择的是直直通往里面的一条。

    大概一分钟后,楚尹几人走到了有房子的地方,木屋星罗棋布地排列在一起,让人看着就感觉很是舒服。

    城堡般的木屋二楼,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正闪着蒲扇喝茶,脸上的欢快显露无疑。

    “师父来客人了?”赛扁鹊朝着楼上喊了一声。

    接着那个老头站起身来,朝下望来。

    我去,世界怎么这么小,怎么会是他?

    楚尹和老头心中同时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