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金蚕蛊(四更!)

    楚尹半眯着眼睛,嘴角勾起一个邪邪的笑容,道:“怎么不是我”。

    “你在这干嘛?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张宇亮的语气非常的不善,眼中满是嫉妒,恨不得上来闪几个楚尹的巴掌。

    接着楚尹将君意妃柔若无骨的香体揽入了怀中,不屑地看着张宇亮:“这里是我的家,怎么不是我能来的地方,倒是你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你······”张宇亮指着楚尹,气得脸色铁青,然后一脸希冀地看着君意妃,想从她这里得到不一样的dá àn。

    但是他失望了,只见君意妃挽着楚尹的胳膊,将身子紧紧地贴在楚尹的怀中,嬉笑道:“对啊,你来我们家有何事啊?”

    “我们?”

    张宇亮万念俱灰,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

    “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张宇亮眼中透着恶毒的光芒。

    现在姚镇天基本上成了楚尹的专职司机,这不,又开着车默默在门口等着,身上没有一丝一毫大少的气质。

    不过最近楚尹可谓是很忙,刚坐上车,就有diàn huà来了,楚尹一看竟然是夏冰凝打来的。

    “楚尹你在那里?”

    “我在金色海岸,怎么了?”

    “你赶快来城管区吧,这里发生了命案,死亡之人很怪异,并且邓义邓法医指名点姓要你来”。

    邓义叫自己来,那肯定是有大问题了,说不定可能与至尊神图有关。

    “去城关区!”楚尹对姚镇天说道。

    后者猛然一掉头,身子飞也似的跑了起来。

    “姐姐这个车子开得好野啊!”带着墨镜一脸俏皮地韩雅柔对着旁边同样带着墨镜的韩雅曦欢呼道。

    姚镇天的兰博基尼开得十分飞快,激起了韩雅曦心中的好胜心,旋即油门一脚踩到底,车子疾速地跟了上去。

    “咦?楚少怎么有辆车在后面紧紧跟着呢?”很快姚镇天就发现了情况。

    楚尹微微转头,便看到了一辆红色风情的法拉利正如同发怒了的豹子急速追赶着。

    “甩掉它”楚尹淡淡说了一声,然后便眯上了眼睛。

    “想追上我,哼哼”姚镇天冷笑一声,陡然加速,车子如同闪电一般划过,立时消失在眼帘之中。

    “姐姐他加速了,赶紧加速,不要让他给甩了啊!”韩雅柔一脸兴奋地望着前方。

    韩雅曦目光中滚动一串兴奋,接着再次加速,红色的法拉利同样划过一道红芒追了上去。

    “咦?好强,竟然被追了上来”正暗自得意的姚镇天发现那辆红色法拉利竟然追了上来,瞬间两车之间的距离就缩小到一百米的距离,并且还隐约有减小之势。

    这次饶是姚镇天如何加速,红色的法拉利紧紧地跟在后面,并且有节奏地一点点减小距离,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已经缩小了五十米的差距。

    “楚少,那辆车追了上来,已经五十米了,不对,四十米了”姚镇天惊呼道。

    不过楚尹还是躺在后座上,眯着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但是楚尹嘴中喃喃自语道:三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0米!

    就在楚尹默念完零米以后,楚尹陡然睁开了眼睛,从里面bào shè出两道寒芒,“让我来”。

    车子在疾速行驶中,而楚尹和姚镇天就交换了位置,姚镇天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首先楚尹闭着眼睛怎么知道距离的,第二自己怎么换到副驾驶的。

    “姐他们换人了,咦?怎么是楚尹?”韩雅柔突然看到了楚尹冷酷的侧脸。

    楚尹也是微微一瞥,然后也看到了韩家两姐妹,冷笑一声,车子骤然加速。

    兰博基尼两个后轮疾速地与地面摩擦,然后发出嗤的一声便闪电一般暴掠而出,瞬间就拉开了与法拉利的距离。

    “可恶!”韩雅曦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眼睁睁看着楚尹开车离自己而去。

    “哇塞,好棒的车技啊,好快的速度,姐姐你果然不是他的对手啊”韩雅柔兴奋地大叫了起来。

    韩雅曦美眸中带过一丝不服输,然后也施展自己最强的车技追了上去,但是越追越心惊,那里有兰博基尼的车影啊,再看速度时,竟然达到了三百八十公里的时速,那楚尹的速度得多快,自己连人家车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想到这韩雅曦心中狠狠地一惊。

    最震惊的要数姚镇天了,身为武者的他坐在车上都觉得身子是飘荡荡的,仿佛在天上飞一般。

    “到了下车吧”十分钟以后车子停了下来。

    拖着尚且还发软的双腿,姚镇天与楚尹一同下了车。

    很快楚尹和姚镇天就到了现场,发现夏冰凝在,邓义也在,后者与楚尹暗地里对视了一下。

    “哎,我说,冰凝你怎么又叫这个臭小子来了啊?”王京不满地看着楚尹,语气十分地不善。

    夏冰凝不满地瞥了王京一眼:“是哦叫他过来破案的,没有能力的不要再说话了”。

    “咦,冰凝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什么叫没有能力的不要说话,要我说这个小子的嫌疑最大,每次出事都与他有关系,他总是能第一时间在现场出现,我建议我们应该调查一下这个小子。”王京现在是越看楚尹越生气。

    “王京你少说两句,没有真本事,一天闲话多的跟婆娘一样!”突然邓义眉头紧蹙,不满地说道。

    这下王京有点郁闷了在,怎么和自己同一战线的邓义怎么替他人说起话了呢,这不科学啊。

    楚尹并没有理会王京这个嗡嗡叫的苍蝇,而是直直走到了尸体的面前,赫然将楚尹身后的姚镇天吓了一条,只见那具尸体,浑身干瘪,七窍流血,并且腐烂流着脓水,看起来恶心无比。

    “邓法医你怎么看?”楚尹含笑问道。

    “据我所知这应该是苗疆蛊毒,这种蛊毒无色无味,专门种植在人体之中,用血肉饲养,不要说其他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而且这种蛊毒应该是让中蛊之人身体机能得到很大的提高,并且被下蛊之人控制,照他的状况来看,应该是任务失败,遭到了蛊虫的反噬,所以才惨死”邓义分析道。

    楚尹重重地点了点头:“你分析的和我想的差不多,不过我得先看看这是什么蛊毒”。

    接着楚尹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近了那具腐烂的尸体。

    “他在干什么?难道他不恶心吗?”王京看着楚尹恶寒地说道。

    楚尹很小心,从怀中拿出一根长长的银针,同时强大的神识放出,银针在尸体上不断地来回扎刺。

    全场寂静一片,达到了落针可闻的地步,所有人都静静地盯着楚尹。

    轰隆一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两道曼妙万千的身影,不过基本所有的人被楚尹吸引去了注意力,所以对两个大měi nǚ可是说是熟视无睹。

    “咦?姐姐他们在干什么?”“韩雅柔疑惑地问道,韩雅曦并没有回答mèi mèi的问题,而是做个了嘘声的动作,示意韩雅柔不要轻举妄动。

    楚尹额头上渐渐地冒出了冷汗,这个蛊虫隐藏的好深啊,忽然楚尹的神识一惊,在尸体头部的位置发现了金色的光点。

    楚尹手起针落,神识加以辅助,一针刺了下去,只见尸体脑中那道蛊虫突然暴躁了起来,不过楚尹的速度多快啊,一针就扎住了金色的蛊虫。

    当楚尹扎出了金色的蛊虫时,将众人吓了一大跳,手指甲大小的蛊虫竟然发着妖异的金光。

    “竟然是金蚕蛊!”邓义失声道。

    金蚕蛊在蛊毒里面属于非常霸道的一种,不畏火枪,最难除灭,而且金蚕蛊还能以金银等物驾于别人。

    嗡!

    楚尹猛然间听到了金蚕蛊暴躁的声音,接着心中一惊,只见一惊已经被穿透的金蚕蛊竟然陡然腾起,化作一道金光飞去,方向赫然就是韩家的两个姐妹。

    看到一道金光闪来,韩雅曦本能地将嘴张大,而那道金光刷一下竟然没入韩雅曦的嘴中。

    而正值此时楚尹已经扑了过来,本着惯性,一把将韩雅曦揽入怀中,并且嘴唇印了上去。

    吧唧!

    楚尹的嘴唇结结实实地覆盖了韩雅曦的殷桃小嘴,后者发出唔唔的声音,两个脸颊布上了一层红霞,娇艳欲滴。

    这还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而已,只见楚尹抱着韩雅曦竟然*了起来,在众人看起来楚尹此时正和韩雅曦正在激吻。

    其实楚尹这次是运足了内力,想着把蛊虫从韩雅曦的嘴中吸出来,楚尹云天诀施展开来,浑身真气bào dòng,然后用力一吸,一道金光骤然被楚尹吸进了嘴中,为了防止金蚕蛊伤害自己,楚尹及时地喷出了金蚕蛊,然后火麟剑陡然挥起。

    一道血色的光芒闪过,金蚕蛊瞬间被爆碎,虽然金蚕蛊很是难对付,但是在准圣器的火麟剑攻击下,也难逃一劫啊。

    呼!

    楚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别人不知道金蚕蛊的危险,他自己可是知道的。

    只见韩雅曦正一脸愤怒地望着楚尹。

    ps: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