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滚云天罚功成(五更!)

    一旁的韩雅柔早已摘下了大大的墨镜,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与楚尹接吻,并且一个念头在她心中油然而生,姐姐要发火了!而且是小宇宙爆发!

    果然韩雅熙狠狠地瞪了楚尹一眼,然后猛地开门开车离去,连韩雅柔都没有理。

    楚尹尴尬低挠了挠鼻子,喃喃自语道:“我只不过是把金蚕蛊吸出来而已,用得着发那么大的火吗?”

    “用的着”楚尹的自言自语没有想到落到了韩雅柔的耳中,后者走到楚尹面前道。:“你不知道姐姐有洁癖的,她自己的屋子我平时都进不去,她用的碗筷都是单独放起来的,而且姐姐还没有谈过恋爱呢,在这方面她是极其保守的,但是不但夺了她的初吻,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我劝你赶快离开苏杭吧。”

    韩雅柔语气十分地认真,而且楚尹看到韩雅熙离开时候的那个眼神,感觉韩雅熙真有可能对付自己。

    这下可把姚镇天给高兴坏了,原来以为楚尹和韩家姐妹的关系不一般呢,但是没有想到楚尹在这种机缘之下夺走了韩雅熙的初吻,这下楚尹肯定成了韩家的敌人了,不过这样也好,本来姚家和韩家本来就是死对头。这下楚尹会毫无顾忌地站在自己这边,不过同时姚镇天惊叹楚尹的神通广大,竟然连韩家姐妹都认识。

    “楚尹祝你好运哦”韩雅柔俏皮地一笑,留给楚尹一个妩媚的背影。

    楚尹呵呵笑了笑,对此他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就算韩家是苏杭的黑道霸主,但是自己是武神的武者,他能拿自己怎么样,打不了杀shàng mén去就行了,况且自己这边还有姚家父子和君意妃呢。

    不要想楚尹还没有注意,楚尹忽然想起了紫慕情的病症,同样是被人下了蛊毒,不过紫慕情被种下的蛊毒是缓慢型的。

    蛊虫会一点一点在其体内生长,直到蛊虫成熟,然后反噬主人,这种蛊毒的精妙之处就在无色无味无形,平常的人根本察觉不到蛊虫,但是蛊虫会慢慢成长,而作为载体的紫慕情则一天天体质下降,出现头疼发昏等症状。

    而且楚尹判断出紫慕情是从小就被种了蛊毒了的,不过当时楚尹没有说出病因,而紫慕情也没有过问。

    而楚尹医治的方法则是以毒攻毒,紫落叶其实是有微弱的毒性的,刚好与紫慕情身上的蛊虫一样,是缓慢型的,楚尹不敢一次给紫慕情加很重的毒,所以用紫落叶一点点把毒性积累起来,慢慢地杀死毒虫。

    到底是谁给紫慕情种下蛊毒的,会不会跟金蚕蛊的主人有关呢?

    “楚尹你在想什么?”看到楚尹深思熟虑的样子,邓义忍不住问了出来。

    “没事”楚尹摆摆手。

    然后楚尹神秘兮兮将夏冰凝拉到一边,这一幕又是让王京怒火中烧。

    “这个案子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插手了,这个人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楚尹郑重其事地嘱咐道。

    这个时候夏冰凝的倔性子上来了,不情愿地道:“为什么我们不能插手,我就不相信他能够狗抗衡整个苏杭的jǐng chá”。

    “想必你也知道了吧,我是古武者,而这个下蛊之人就是古武者,而且实力要在我之上,你确定你们jǐng chá能够对付得了我?”楚尹问道。

    夏冰凝无奈低摇了摇头,楚尹的身手她知道的,只凭这些普通的jǐng chá恐怕连人家的衣角都碰不到,更何况要去对付一个比楚尹还要厉害的人物,她这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收队!”夏冰凝目光一寒,冷冷地道。

    告别了夏冰凝,然后楚尹暗中对邓义点了点头,后者会意低一笑。

    在车上,姚镇天终于忍不住问道:“楚少你认识刑警队的队长夏冰凝?”

    姚镇天当然知道铁面无情的夏冰凝,自己还在她手里吃过亏呢,但是没有想到冰山警花竟然对楚尹言听计从的,这让姚镇天很想打破沙锅问到底,楚尹到底是何方神圣。

    “嗯嗯,一个朋友而已”楚尹知道姚镇天的用意,所以用“朋友”这个称呼解释。

    “哦哦,楚少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姚镇天又问道。

    楚尹微微一笑:“苏杭姚家文成会第一供奉是也”。

    “哈哈,楚少你还真是幽默”姚镇天笑道,不过同时他心里也很开心,楚尹这样的大神随口竟然以文成会供奉自称。

    楚尹并没有让姚镇天将自己送回宜家餐馆,而是在小公园停了下来。接着楚尹叫姚镇天离开。

    不一会儿便装的邓义就出现了,他一脸的焦急,可以看出肯定有大事情发生了。

    “怎么了。邓大哥?”楚尹问道。

    “大事不妙了,第二块至尊神图竟然被他人占卜了出来,而且连时间都算出来了,就在冬至之夜,算算还有一个月不到时间”。

    “是天算门那位前辈这么厉害,竟然连时间度推算出来了?”楚尹问道。

    只见邓义眉头紧蹙,愁声道:“那是天算门算出来的啊,是另有其人,并且那人被成为算天,意思是连天算得出来,这样的人物还真是妖孽啊!”。

    “那时间准确吗?”楚尹确定时间以后就要准备了。

    “准确,知道具体时间后,天算门有高手反着推导了下,发现时间竟然是正确的。而且这家伙起名叫算天,一方面是狂妄,另一方面我估计是冲着天算门来的”。

    “好的,我知道了”楚尹点了点头,接着楚尹又问道:“这个时间有多少人知道?”

    “不出所料的话,三天之内将传遍古武界”。邓义很肯定地道。

    “这次神图的争夺将比上次要激烈的多,毕竟上次地点在秦城监狱,大家总要顾忌上面的。上面的力量不是一个古武门派所能抗衡的。

    楚尹也知道这次的神图争夺起来将会更加困难,说不定会连小命都得丢到这,不过玉灵说过神图出现的时候他也会出现的,这样楚尹心中有点底了。

    现在楚尹对于实力的提升更加渴望了,但是自己现在元气大伤,恢复都是问题,更不要谈突破了,楚尹决定铤而走险了,云天宗里面有一门能够快速修炼的功法,滚云天罚!

    练了这种功法,实力会快速的提高的,不过效果大,危险也大,很有可能在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了,重则七窍流血而死,轻则瘫痪。

    不过楚尹还是决定一试,现在的形式不等人啊!

    楚尹给文慧说了声自己今晚不回去,叫他们不要等自己。

    楚尹径直一人来到了当日和胖子所长取摄魂镜的地方,因为这里首先是野外,其次这里的灵气浓郁,适合修炼。

    楚尹双腿盘坐,暗自运起了云天诀里的滚云天罚,这是一种霸道无比的功法,楚尹刚一运起,一股骨头裂开的疼痛就袭遍全身。并且以楚尹为中心,天地之间的灵气急速朝楚尹集聚而来。

    如同刀刃一般的灵气波流不断低侵入楚尹的体内,那种撕裂火辣的感觉,让楚尹眼泪度流出来了,但是楚尹还得忍着,这才只是前期的吸引灵气而已。

    也许滚云天罚本来就是霸道务无比的功法,所以楚尹施展此功法引来的灵气也是霸道之极,竟然将楚尹的上身给剥得一干二净,君意妃刚给楚尹穿上的新衣服化作片片碎布在空中飘荡。

    渐渐地楚尹被一团白色的气体包裹着,而这团白色气体如同小风暴一样急速地旋转着,隐隐有龙卷风腾起之势。

    楚尹现在才知道滚云天罚不但修炼时容易走火入魔,修炼时的痛苦也是非常人不能忍受的,要不是楚尹从小在药水里面泡大,还真有可能忍受不了这样撕裂身体的痛苦。

    楚尹的小白脸憋得通红,他的面目此时看起来有点狰狞,他咬着牙硬硬地抗衡着。

    一道闪电般的气流在楚尹的体内结成,不断地冲击着楚尹浑身的筋脉,每一次撞击,楚尹必会发出轻轻的痛吟。

    渐渐地这道气流运转地越来越快,也不知道运转了多少个周天了,而楚尹的周围的风暴声势也越来越大,飞沙走石,周围的树木被整棵卷起。

    终于在一声震天响后,楚尹体内的那道气流砰一下爆炸开来,然后化作涓涓细流袭遍楚尹全身,而楚尹周围的风暴在这声震天响后突然腾升起来,化作一道巨龙,扶摇直上,冲破九天!

    轰隆隆,轰隆隆,······正在此时漫天竟然响起了滚滚天雷之声,闪电咔嚓咔嚓不断爆裂开来,天空呈现出暴风雨即将来临时的可怖景象。

    接着一道雷声过后,一道闪电咔嚓一下,竟然变作一道利剑,从九天之上垂落而下,直刺大地而来,百丈长十丈宽的闪电之芒看起来雄伟广阔,整个苏杭市沸腾了起来,大家哪里见过这样的景象啊,原来电视中才能看到的景象,此时却摆在了众rén miàn前,大家怎么不震惊,而邓义却若有所思地朝闪电落下的方向看了一眼。

    ps:求鲜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