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紫轩辕(一更!)

    楚尹是躲了过去,但是楚尹前面的那个狙击手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四颗天雷弹直接在其身上爆炸开来,狙击手的身体直接被轰成了碎渣。

    其他四个狙击手知道这次刺杀已经成功不了,所以在杀死另外一人后连忙离开,撤退的速度就连楚尹也是嗔目结舌。自己到底惹到什么人了,先是外国的三大异能者刺杀自己,这次又是五个妖孽狙击手,自己岂不是危机四伏,对了,还有文慧一家人呢。

    “楚少他们是什么人啊?怎么拥有那么恐怖的wǔ qì?”刚才的场景姚镇天想起来就是一阵后怕,怎么可能有那么威力大的**的子弹呢。

    “先给你治好伤势再说”果然不出楚尹所料,那些黑衣人的刀上果然有毒,不过被楚尹三下五除二便解去。

    “现在看起来苏杭又有一股新的势力加入了”楚尹淡淡地说道。

    “什么?又有一股新的势力?”姚镇天张大了嘴巴。

    “恩恩,我怀疑他们是奔着天雷弹制造方法来的,对了镇天苏杭市有没有什么兵工厂,暗地里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紫家涉及的行业就有军事行业,你可以问问紫xiǎo jiě”姚镇天道。

    等到楚尹和姚镇天到宜家的时候,发现门口已经站着姚文成盛叔等人,当看到受伤的姚镇天受伤时,前者一阵揪心,不过当姚镇天说了楚尹传授自己武技的时候,姚文成连道:“这个伤受得好!”

    “薛元尚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儿子都让人把腿给打断了,你竟然还想没事人坐在这里,你真不是个男人!······”薛元尚的妻子,薛晓明的母亲眼圈哭得红红的,对着薛元尚就是一通怒骂。

    啪!

    正在气头上的薛元尚直接就给了妻子一巴掌:“臭娘们,那可是老子的亲骨肉,老子能不心疼吗?不是我不敢动那个人,而是那个人的底细我们一点都不知道,万一贸然行事,恐怕到时候整个薛家都要受到灭顶之灾!”

    “爸妈你们安静点吧,以后这件事都不要提了”躺在病床上的薛晓明脸色惨白,嘴角微微抽搐着,他的双目之中满是空洞,呆滞。

    “明儿你这是什么话啊,你断了一条腿,我们就要他的命!”薛晓明的母亲眼中满是怨毒。

    “妈这件事你就不要*心了,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别无他求!”薛晓明这样一说,他的母亲立马语气变得柔和了起来:“对对,明儿你好好休息就是了,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要想了”。

    第二天早上,紫慕情开着一辆奥迪来到了宜家,这也使得文家一家人的危机感加深,楚尹的桃花运可以说是有点泛滥了,文远和许云先是见了不亚于文慧的夏冰凝,今天又见到了气质上要比夏冰凝更要成熟的紫慕情。

    文慧俏脸有点不悦,忐忑地站在了楚尹的旁边。

    当紫慕情看到楚尹身旁的文慧时,心中微微一动,嘀咕道:楚尹还真是艳福不浅。

    紫慕情可谓是最了解楚尹的人了,知道楚尹是来自二龙山,而且凌青竹也隐约透露过楚尹在京城有着另外一层身份。紫慕情猜想楚尹上次被抓,应该与这层关系有关。

    “小尹啊,你也不给阿姨我介绍介绍这是谁啊?”许云有点不善地盯着紫慕情,说什么也不能让楚尹被别人抢走了,楚尹的优秀是他们看在眼里的。

    “阿姨,这是紫慕情,我的朋友”楚尹介绍道。

    “原来是你的朋友啊,以后你和小慧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叫你的朋友来啊”。

    “......”

    楚尹几人万万没有想到许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弄得楚尹和文慧很不好意思,而紫慕情有点哭笑不得,这文慧的妈还真是jí pǐn。

    与紫慕情一道回了紫家,车上。

    “情姐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楚尹开口问道。

    紫慕情眼中一亮,竟然饶有趣味地打趣道:“这可是你第一次叫我情姐啊,这么快划清界限,是要和文慧结婚吗?”

    楚尹尴尬地挠了挠鼻子:”情姐没有想到你竟然打趣我“。

    忽然紫慕情的面色一正,严肃道:“这次这才请你到紫家主要是给我爷爷看病”。

    “给你爷爷看病?”原来是紫慕情叫自己给他爷爷看病啊。

    “恩恩,其实我这次回苏杭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看爷爷,其次才是那桩婚事”紫慕情边开车边说道。

    楚尹仿佛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不过他是不会再紫慕情面前说出来的,即使说出来了紫慕情也会不相信的。

    很快就到了紫家大院,这次楚尹是从正门进去的,再一次感受到了紫家的宏伟,隐约楚尹还感受到了岁月的气息,紫家大院肯定存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说不定是上古家族也说不定。

    今天楚尹并没有见到紫慕扬,而紫慕情并没有带楚尹去正厅,而是后边的阁楼,据说是苏家老爷子的居住之地。

    阁楼建立在小湖之上,风景很是怡人,不过在阁楼门口,则是站着紫慕情的父母以及紫慕扬的父母,那天楚尹已经见过紫慕情的父亲和紫慕扬的母亲了,今天看到了紫慕情的母亲,是个美妇人,面庞与紫慕情有七分相似。

    至于紫慕扬的父亲紫尚云整个人看起来沉稳大气,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子上位者的气势,比起紫尚空要霸气上不少。

    “情儿这位是?”紫尚云疑惑地问道,同时眼中闪过一丝不满。

    “大伯这是楚尹,他是个中医,是我请来给爷爷看病的”紫慕情道。

    紫尚云仿佛手握紫家大权,完全不顾紫慕情的脸面,讽刺道:“情儿我知道你很是希望你爷爷能够赶快好起来,但是你请来这样一个年轻的中医这不是荒唐吗?再说我刚刚请来了英国皇家医学院的瑞德先生,你这让人家怎么看?”。

    “就是,情儿你要疼你爷爷也不能请来这样一个年轻的中医,而且还是那个小子,真不知道他是你什么人”。

    面对紫尚空夫妇的冷言,紫慕情的父母竟然没有一点反应,楚尹当然看不过去了,站到紫慕情面前冷声道:“没有想到堂堂苏杭紫家之人竟然目光如此之短浅,哎,看起来外界是对紫家过誉了”。

    “你只不过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小中医而已,凭什么和我们这么说话?”紫慕扬的母亲不屑地看着楚尹。

    楚尹微微一笑:“难道紫尚空前辈只看年龄论人?这未免有失大家族的风范了吧?”

    面对楚尹的无视,紫慕扬的母亲刚想发火,却被紫尚空一把给拦住了,眼中迸射出两道精光,语气严肃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有两下子了?”

    “我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自信的”楚尹笑得很自信。

    “那好,你待会就和瑞德医生比一比,我倒要看看是否是英雄出少年?”紫尚空嘴角浮起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

    “荣幸之至”。

    不过紫慕情听到瑞德以后,心中蓦然一惊,瑞德莫不是那个去年获了诺贝尔医学奖的瑞德,这次楚尹可有压力了,不过紫慕情还是相信楚尹的。

    自始至终楚尹发现紫尚云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不过楚尹从他身上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懦弱的气息。

    “瑞德先生你来了?“忽然紫尚空响起一道欣喜的声音。

    “受到紫先生的嘱咐怎么不赶来呢?”瑞德是一个长得有点像贝克汉姆的欧洲人,身材高大,黄头发,蓝眼睛。

    “哈哈,瑞德先生还真是给面子啊”紫尚空笑得很开心。接着紫尚空话锋一转道:“瑞德先生有所不知我的侄女请来了一个中医来给老爷子看病,瑞德先生你有压力了”。

    “哦?”瑞德眼中一亮,然后看向了楚尹,不过旋即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要是请来个白发苍苍的中医,瑞德有可能会感到压力,但是楚尹这么年轻,肯定是唬人的。

    而且瑞德又看到了楚尹身旁的紫慕情,立时眼中一亮,呆住了,竟然有这么美的中国女子,今天的紫慕情身袭紫色的长裙,加之其角色容颜以及身上流露出的气质,俨然一副古典měi nǚ的样子。

    于是瑞德再次蔑视地看了楚尹一眼,心道待会让你知道西医的厉害。

    “那就请瑞德先生和这位中医给老爷子瞧上一瞧吧”紫尚空带着众人进了紫家家主紫轩辕的房间。

    房间里面很暗,并且有点阴冷,让楚尹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木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很消瘦,简直就是皮包骨头,这就是紫慕情的爷爷吗?楚尹心中打起了疑惑。

    “爷爷”一年没有见到自己爷爷的紫慕情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如同决堤一般汹涌而出。

    仅仅一年的时间爷爷就成了这个样子,紫慕情心中怎么能不痛,虽然自己在家的时候爷爷也会消瘦下去的,但是那是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啊。

    “情儿”紫轩辕缓缓地抬起干枯的手在紫慕情的头发上,很是艰难地抚摸了下。

    ps:感谢数字哥的鲜花,求鲜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