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掌声如惊雷,眼角带泪光!

    第六章、掌声如惊雷,眼角带泪光!

    黄浩然想就此放弃。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他特意挑了两个属于语文范畴却又稍微又有些冷僻的问题来考核方炎,方炎都快速的说出dá àn。而且,他的dá àn要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期。

    这样的知识点他都一清二楚,一些明明白白写在语文课本上的知识他应该更不会陌生。

    这样的话,做为一名高中语文老师,他是完全胜任的。

    黄浩然的心里觉得惊喜,这个老师并不因为年纪轻轻就腹内空空,他还是读了不少书的。不然的话,他不可能随口就答上自己出的那两道考题。甚至连《汉书》这种自己望而却步的古文经典都熟记于心。

    老师厉害,学生自然受益多多。

    可是,黄浩然的心里又觉得无比的酸涩。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古文学知识被人给压的抬不起头来,这种残酷真相并不是他愿意接受的。

    所以,他还坚持着问出第三个问题。

    把眼镜摘下来,用一块huáng sè的布帕仔细的擦拭着。

    黄浩然没有轻易问出第三道问题,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看起来几乎和他是同龄人的年轻老师并不容易对付。

    他想把第三道题增加一些难度,他要用这第三次机会考倒方炎。

    这么做有些意气用事故意为难别人的倾向,可是,他想赢。赢这一次,赢回一点儿骄傲和自尊。

    方炎看着黄浩然,九班所有的学生都看着黄浩然。

    两战失利,黄浩然肯定想扳回一城。

    第三题,是他最后的机会。

    第三题,他会考些什么?

    黄浩然把眼镜戴上,把眼镜布握在手心攥紧,轻声说道:“背诵《老子五千文》。”

    “什么?”

    有很多学生不明白,《老子五千文》是什么?

    “是《道德经》。”有学生回答着说道。

    哗--------

    所有学生都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盯着黄浩然。这爷们也太狠毒了吧?

    《老子五千文》很多人不熟悉,但是《道德经》他们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了解。

    先不说那些古文诡涩难背,单是《道德经》的篇幅就让人头痛欲裂。

    《老子五千文》,名字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你了,这篇文章有五千多字。现在的《道德经》被分为八十一章,有明显道教九九归一的思想。

    这样的一篇经典长文,让人一字不拉的全背下来,这不是欺负人了吗?

    “太欺负人了。”一个小měi nǚ站起来说道。“黄浩然,没你这么干的。你就算想为难方老师,也不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吧?你怎么不让方老师背诵《红楼梦》全文呢?那样的话你赢定了。”

    “就是。你让方老师背,你自己能不能先背出来给我们听听?”又一个女生附和。

    “方老师,不听他的,你已经赢了,有资格做我们的老师。”第三个女生站起来。

    ---------

    方炎突然间开始想家,想念亲爱的爸爸妈妈。

    感谢爸爸,感谢妈妈,感谢你们把我生的貌美如花。

    长的帅就是好啊,虽然到银行不能用脸去刷卡,可是------容易得到女学生的支持啊。

    做为一名偶像派教师,方炎觉得自己生活的完全没有压力。

    黄浩然冷笑,对那几名女生说道:“我说过,我考他三道,他也可以考我三道。如果他觉得难,那就用这个问题来考我。”

    大家沉默了。

    学霸真可怕,连完整的《道德经》都能够背诵出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们前进的道路?

    “你确定要考这个问题?”方炎眼神平静的看着黄浩然,温声问道。

    有才华的人总是能够轻易得到别人的尊重。说实话,原本方炎对黄浩然是有一些不满的。

    别的学生都被自己的霸王之气所征服,一声不吭的接受了自己这个新老师的到来,凭什么就你多嘴事多?

    “你凭什么做我的老师?”

    你看看这问题问的多没有水准,让人听了心里多么的不开心。

    现在,方炎原谅了黄浩然,甚至还对他有了一些好感。能够背下整篇《道德经》的学生,他有资格更加狂妄一些。

    渊博的文学知识,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不轻易向现实妥协的姓格-------他拥有的,正是许许多多学生所缺少的。

    如果九班所有人都和黄浩然一样,方炎是没有颜面也没有资格留下来做老师的。

    因为黄浩然的存在,让方炎找到了自己此行的价值。

    “不错。”黄浩然眼神坚定的看着台上的方炎。“如果你觉得为难-------我会把它一字不漏的背下来。”

    “方老师,我现在叫你老师-------你有资格做我们的老师。但是,这一次,我要赢你。就算你是老师,我也仍然要赢你。”

    “你确定不更换一个问题?”方炎喜欢他的自信,笑着问道。

    “不。”黄浩然的态度坚决,回答只有一个字。

    “这样------”方炎在讲台上跺了几步,说道:“这个问题太简单了,我们给它增加一些难度吧--------《老子五千文》我倒着来背。”

    方炎清了清嗓子,高声念道:“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即以为人已愈有。即以与人已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而不争。”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徒。虽然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强而使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乐、乐其俗。领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

    方炎一边背诵,一边在黑板上板书。

    一行行漂亮的草书像是水银般从他的手底流敞而出,和着声音有着奇妙美好的韵章。

    他越念越快,手也越动越快,粉笔与黑板摩擦咔咔作响。

    口决清晰带着浩然正气,书法飘逸行云流水,背诵者、板书者、以及这千年经典《道德经》融合为一体。

    他是李白斗酒诗百篇,他是竹海舞剑美少年,他是嵇康刑前《广陵散》-----任何一种艺术表现到极致,都能够散发出惊心动魄征服人心的美丽。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最后,也是《道德经》第一句背完,手里的粉笔因为用力过猛应声而断。

    少年笑容清朗,姿态狂放。窗外阳光正暧,在他身上涂抹一层金黄。

    在这一刻,他仿若神明!

    沉默。

    然后,所有的学生都站了起来。

    啪啪啪-------

    掌声如惊雷,眼角带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