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老师斗liú máng,谁胜谁最强!

    第七章、老师斗liú máng,谁胜谁最强!

    太帅了!

    帅的冒泡泡!

    这是九班所有学生心里的想法。

    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想过,原本对他们来说枯燥无味的古文学知识竟然有如此潇洒壮观的呈现形式。

    这就是他们弃之如糟粕的国学?

    这就是他们提也不愿意提看也不愿意看的古董?

    “要是自己也会这么一手,那得泡上多少个妞啊?”不少男生偷偷在心里想道。

    想到美好又银荡的未来,他们看向方炎的眼神就充满了深沉的爱。

    “多好的老师啊。”他们在心里想道。“学校真是太照顾他们了。”

    黄浩然的眼眶也红了,又一次把眼镜摘了下来,用眼镜布擦了擦眼角,然后戴上眼镜,离开座位走到走道的中间,对着方炎深深鞠躬,说道:“方老师,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方炎笑呵呵地看着他,说道:“现在认输还太早了吧?”

    说实话,要是黄浩然出别的问题,或者背诵另外一篇古文,方炎还真没把握一定能够背下来。

    可是,他要求的竟然是《道德经》。

    方炎是太极世家出身,他那个老学究父亲自己习武不行,却把家族武道中兴的期望寄托在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身上。方炎也极度的努力,可是------可是却遇上了叶温柔那个叶家百年难遇的怪胎。

    于是,他只能百战百败却又百败百战。

    她打掉了他的门牙扯断了他的头发打的他躺在地上哭爹喊妈-----方炎实在难以想象她今年会怎么样蹂躏自己,干脆就留书翘家。

    父亲方意行不仅仅逼迫他习武,还逼迫他文武双全。他从小就在父亲的引领下博览群书,而《道德经》这部被誉为道家最高经典的著作就是方炎的启蒙读物之五。

    为了感悟万物,提升太极境界,方炎曰曰看夜夜思,逐字逐句的去解剖。

    所以,在听到黄浩然的第三个问题竟然是背诵《道德经》时,他真是有种-----大笑三声的冲动。

    冲动倒是冲动了,不过他没有大笑三声,而是口出狂言要倒背《道德经》。

    表现是完美的,效果是惊人的。看到他们狂热的眼神,方炎偷偷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三十二个赞。

    黄浩然疑惑的看向方炎,不明白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说过,你考我三题,我也考你三道。”方炎提醒着说道。“你不会已经忘记了吧?”

    “老师,不用考了吧?黄浩然肯定比不过你。”有活泼的女生大声喊道。

    “就是,我一直以为黄浩然是学霸,现在才发现,原来方老师才是学霸中的霸王花啊。”有调皮的男生表示黄浩然已经不是方炎的对手。

    “方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呀?”这是准备进攻的节奏?

    --------

    听到许影问方炎有没有女朋友,全班学生都大笑出声。

    许影是个鹅蛋脸的可爱女孩子,问出这个问题后,把自己也臊得不行。但是看到全班的同学都在笑她,生气的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就喜欢方老师,怎么了?你们不喜欢,可不许和我抢。”

    “我们不抢,我们不喜欢男人。”有男生故意调侃着说道。

    看到他们笑笑闹闹的模样,方炎的心里也舒适惬意。

    这就是青春的味道,这就是自由的气息,这就是无忧无虑的生活。

    做老师,真的挺好!

    不挨打,好的不能真好!

    等到他们打闹了一阵子,方炎看着黄浩然,说道:“做人要有始有终,你觉得呢?不到最后一刻,你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输呢?”

    黄浩然明白了方炎的意思,正色说道:“我愿意接受方老师的考核。”

    方炎满意的点头,说道:“第一道题,其它同学也可以抢答。你们每抢答成功一道题,kǎo shì的时候我会为你们多加一分-----窗前明月光是李白的千古名句,其中‘床’指的是什么?”

    “井上的围栏。”其它学生还在思考的时候,黄浩然就已经说出dá àn,学霸底蕴确实不凡。

    “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枝女儿花,这句话说的是历史上的哪位才女?”

    “李清照。”一个胖乎乎的女孩子高声答道。因为过于着急,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她满脸潮红,看向方炎说道:“我最喜欢李清照了。”

    “你叫什么名字?”方炎走到女孩子面前,看着她问道。

    “王芳。”

    “恭喜王芳,你答对了。在下次kǎo shì的时候,我会在你的试卷上加一分。”

    “谢谢方老师。”王芳高兴的说道。

    看到王芳能够和新来的方老师这么亲密的对话,其它女生心里羡慕不已。每个人都在心里暗下决心,下一道题一定要抢答成功。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方炎此举一下子就调动了学生们学习的积极姓,让每个人都跟着他的思路走下去。

    这是一位优秀的老师必备的素质,或者说是控场能力。

    “第三题,也是最后一道题。”方炎扫视全场,说道:“谁能背下完整的《弟子规》?”

    没有人回答。

    方炎看向黄浩然,问道:“你会吗?”

    “会。”

    “为什么不背?”

    “因为-----”黄浩然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只会正着背。”

    “-------”

    方炎真是哭笑不得。因为自己倒着背了《道德经》,所以你也必须倒着背《弟子规》?

    “背。”方炎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黄浩然点头答应,背道:“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

    等到黄浩然背完,方炎率先鼓掌,说道:“不错,背的很好。只有少数几个字是错误的,有两句话的顺序颠倒了。知识不是魔术,必须要玩出花样来才行吗?以你现在的年龄,现在的受教育阶段,能够做到这一步足以自傲了。”

    “谢谢老师。”黄浩然高兴的说道。

    “证明你可以小学毕业了。”方炎说道。

    “---------”

    黄浩然的脸色憋得紫红,想死。

    其它学生听了更是想死了又死,黄浩然才小学毕业,他们算是什么程度?幼稚园?

    “你们不服气?”方炎把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笑着说道:“其实《弟子规》以前确实是小孩子的启蒙读物。这一点大家都不否认吧?”

    “方老师,这也不能怪我们。现在学校整天让我们背这个背哪个,从来没让我们背过《弟子规》啊。再说,kǎo shì也不考,我们背了也没用。”

    “确实,这不能怪你们。”方炎赞成这位学生的话。“kǎo shì不考,所以你们不背。但是,这并不是代表着《弟子规》没有用处。我们的祖辈以前常说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正心养姓,然后才有资格去平天下。现在的人一开始就冲着平天下去了,修身养姓反而就耽搁了。《弟子规》就是给我们正心养姓用的,读一读,想一想,妙用无穷。”

    “不过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我将会带着你们去领略华夏五千年的国学经典,熟悉历史上那些叱咤风云的人物chuán qí。喝美酒、识英雄、看美人,和所有我们钦佩敬仰的人做朋友。无论他是李白还是杜甫,无论他是宋师师还是柳如是。”

    “老师,宋师师和柳如是都是记女。”

    “谁说的?”方炎生气的转身,盯着那个脸上长满青春痘的男生说道:“她们是名伶,这样表达会不会比较文雅一些?”

    方炎一屁股坐在某位同学的书桌上,一幅推心置腹的模样,说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真是羡慕你们的运气,竟然有我这样的男人做老师------不许笑,上课呢。”

    “哈哈哈------”

    大家笑得更欢了。

    这老师太搞了!

    哐------

    教室hòu mén被人撞开,三个学生勾肩搭背的闯了进来。

    “站住。”方炎出声喝止。

    孔国栋醉眼朦胧的看向讲台上的方炎,问道:“谁能告诉我,这哥们是谁啊?瞅着有些面生。”

    “方炎。方方正正的方,上下两把火的炎。”方炎自己答道。“这个班的语文老师。”

    “哦。原来是方老师。”孔国栋打了个酒嗝,对着方炎招手,说道:“方老师,改天请你喝酒。”

    方炎闻着教室里浓郁的酒味,皱眉说道:“你们三个给我出去。什么时候酒醒了,再什么时候回来上课。”

    咔嚓-----

    孔国栋一眼把面前的椅子给踢飞,指着方炎骂道:“姓方的,你别不识抬举,大爷高兴的时候,你就是方老师。惹得大爷不高兴了,你就是一坨屎------”

    “哈哈哈,一坨屎------”孔国栋的两个跟班李阳和陈涛大笑着附和。

    方炎眼神微凛,脸上的笑容变得冷洌。

    砸场子的来了。

    按照江湖规矩,双方应当各派高手,各施其技,胜者为王。

    方炎决定自己派自己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