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打不还手,骂要还口!

    第九章、打不还手,骂要还口!

    孔国栋气喘吁吁地躺倒在地上,鼻子流血,眼睛红肿,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

    他的两个好兄弟李阳和陈涛分别在他的脸上招呼几拳身上招呼几脚后,他的酒劲儿彻底的过去了。

    即使他的家里背景不凡,但是学生打老师终究有些违背人伦违反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他现在也有些后怕。

    可是,害怕又很快被羞恼所替代。

    “一定是他搞的鬼。”孔国栋在心里想着。他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不明白这其中有蹊跷?

    他对李阳和陈涛还是有了解的,这两个兄弟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会爆打自己。

    再说,李阳和陈涛这个时候也躺倒在他身边呢。

    他们两个伤的比自己还严重。毕竟,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两人,但是李阳和陈涛对他下手时还是非常顾忌的。

    可是,二把火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都没看到他出手,为什么他们拳打脚踢全到了自己人的身上?

    方炎蹲在地上,问道:“你没事吧?”

    “姓方的,你有种。”孔国栋咬牙切齿的嘶吼。嘴巴上也被人打了一拳,说话牵扯到伤口,痛得他呲牙咧嘴,对方炎的恨意就更浓。

    “这个不用怀疑。我以后肯定会娶一个妻子生几个孩子。”方炎说道。“我这么好的基因,不留几个种实在是全人类的损失。”

    “你敢玩我,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你等着吧,很快你就要滚出朱雀----你等着吧。想在朱雀教书,门都没有。”

    “说话还这么有力气,看来你一点事也没有。”方炎说道。

    他起身居高临下的瞪着孔国栋,沉声喝道:“酗酒打架,咆哮教室,殴打老师和同学,你们还是不是学生?还像不像个学生?你们是liú máng,是罪犯。我会向学校提议对你们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进行处分。”

    孔国栋差点儿没有直接气晕过去,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眼睛恶毒的盯着方炎,嘶声喊道:“方炎----姓方的,你很快就会遭到报应。很快就会遭到报应。”

    李阳和陈涛也爬了起来,三人看向方炎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和同情,然后互相搀扶着朝教室外面走去。

    之前互相殴打的事情一笔勾消,他们又成了噩运三宝不幸福也不快乐的一家人。

    方炎目送他们远去,转身对身后的学生们说道:“这些学生------太过份了。”

    “老师------”

    “作为你们的老师,我有责任有义务以身作则,用实际行动给你们做个表率,我们要坚决地和邪恶势力liú máng学生做斗争。”方炎一幅英勇就义的模样,昂首挺胸说道。

    “他爸是校董。”黄浩然捂着额头,小声说道。

    方炎的表情变得僵硬,嘴巴张了张,苦涩的说道:“我现在追上去道歉------应该来不及了吧?”

    “-------”

    没有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

    看来,真的是来不及了。

    --------

    --------

    看着墙角那盆之前无限欢喜的登天梯,陆朝歌有些心烦气燥。

    这个家伙,他当真是来做老师的吗?

    为什么才来上第一节课,一位很有影响力的校董就已经打diàn huà到她的办公室要求把他辞退并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老师打学生,这样的控告可是极端的严重。

    如果事情传出去了,对学校的名誉影响也是极其恶劣的。

    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能够体罚学生呢?

    “年轻人啊,还是太容易冲动了。”陆朝歌在心里轻轻摇头。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陆朝歌离开墙角,走到办公桌前坐下,这才出声喊道:“进来。”

    方炎推门进来,满脸堆笑的看着陆朝歌,说道:“陆校长,你找我?”

    “坐。”陆朝歌指了指前面的椅子。准备公事公办地和他好好谈一谈。批评几句然后把人放走,也算是对老校长那边有个交代。

    “谢谢陆校长。”方炎走到陆朝歌的大办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没想到这么快又能和陆校长见面,真是缘分啊。”

    “-------”陆朝歌就觉得一股火气堵在胸口,出不来又下不去,憋得她非常的难受。

    为什么看到这个混蛋就想对他野蛮呢?

    “这不是缘分,是我有事找你。”陆朝歌一句话斩断他的妄想。

    “不,这是缘分。”方炎说道。“陆校长,你想啊,咱们学校有两百多名老师,加上办公室工作人员人数就更多了,为什么陆校长偏偏就有事找我而不是找他们?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陆朝歌强制压下心里立即把他赶出去的冲动,直接了当的进入主题,说道:“有人向我汇报,说你和学生发生了剧烈的冲突,有这回事吗?”

    方炎轻轻叹息,说道:“陆校长,不瞒你说,在走上这个工作岗位之前,我就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学生们还都年轻,年轻人的情绪比较容易失控,容易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这是难以避免的。有位哲人说过,年轻人犯错误,就连上燕京能够原谅-----我虽然没有上帝他老人家那样的胸襟,但是我心里明白,对自己的学生还是应该多一些包容心的。”

    “方老师------”

    “他们怎么对我我都能够接受,谁让我是他们的老师呢?我准备回头和他们好好谈一谈,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方炎老师------”

    “陆校长,你也不用特意把我叫到办公室安慰我。我是个男人,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够扛得住的。虽然他们想打我,但是我都做到了打不还手骂要还口------”

    “方炎------”陆朝歌要跳起来骂人了。这混蛋竟然玩起了自我表扬?

    “陆校长,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过,从这件事情当中,我们也要吸取教训。要对那些犯过错误的学生批评教育为主,不要动不动就要开除他们的学籍-----他们现在只是小liú máng,如果我们把他赶到社会,那就成了大liú máng。他们在学校,也只能祸害我一个,但是到了社会,那祸害的人可就多了。”

    “方炎。你闭嘴。”陆朝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方炎一脸错愕的看向陆朝歌。这女人-----有话好好说嘛,干吗发这么大的火?

    “呼-------”

    陆朝歌吐出一口闷气,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方炎,有人指控你殴打体罚学生,是这样吗?”陆朝歌眼神犀利地盯着方炎,语气不善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