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朱雀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

    第十章、朱雀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歼!

    “什么?”方炎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装,你继续装。”陆朝歌在心里冷笑不已。

    她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饶有兴致的打量起方炎的演技,说道:“有人投诉你殴打学生,这件事情属实吗?”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方炎一幅伤心欲绝难以接受的模样。“怎么可能?我是老师,怎么可能去殴打自己的学生呢?”

    “我接到的信息就是这样的。方炎,你有责任给我一个解释。另外,投诉方想要追究你的刑事责任-----”

    方炎面色灰暗,心若死灰,很是疲惫地说道:“没想到是这样。没想到是这样-----我拼命的维护他们,保护他们不受伤害。我以为这样就是一个好老师,一个合格的老师,没想到他们却这样对我。”

    “我很伤心,更多的是痛心。现在的学生怎么都这样?难道他们就没有一点点的担当和责任感?难道他们就不懂得知恩图报?这是什么行为?这是东郭先生和狼,我这个可怜的东郭先生遇到了一群白眼狼。”

    “方炎老师----方炎,你不要激动。”陆朝歌劝慰方炎冷静下来,说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方炎舔了舔唇角,说道:“故事比较长,能不能给我喝杯水?-----你坐你坐,我自己倒就好。”

    “------”陆朝歌觉得自己很无辜。她并没有准备起身啊。

    方炎自己跑去倒了一杯开水,端到陆朝歌面前,问道:“有茶叶吗?给我几片。喝惯了,白开水喝的没滋没味。”

    陆朝歌看了他几秒,从抽屉里把自己的茶叶罐丢了过去。

    方炎打开茶叶罐闻了闻,啧啧称赞:“好茶。今年新出的雨前龙井,只有小芽,千金难求。炒茶的也是高手,不焦不嫩,恰恰好。”

    陆朝歌诧异的看了方炎一眼,心想,他倒是个品茶高手。

    方炎撮了几根茶叶丢进自己用的一次姓茶杯里,把茶叶罐还给陆朝歌,问道:“我们说到哪儿去了?对,炒茶的是高手,不焦不嫩-----”

    陆朝歌用手指头敲击桌面,说道:“我找你过来不是要和你品茶的,有人指责你殴打学生,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对对。是这事儿。”方炎说道。“这是指鹿为马,我觉得我很冤枉。”

    “嗯?”

    “这件事情不是老师体罚学生,而是老师被学生殴打。”方炎高傲冷酷地瞥着陆朝歌,说道:“你一定没办法相信吧?在今天以前,我也没办法相信。朱雀中学是华夏国最好的私人高中,之一。我慕名而来,想着为这所名校和你奉献我的青春和身体。以后如果我们有了孩子-----”

    啪-----

    陆朝歌脸色红晕,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生气的吼道:“谁要跟你生孩子?”

    “你不要误会。”方炎摆手说道。“我是说,以后我有了孩子,你也有了孩子,我们大家都有了孩子----我会把孩子送到朱雀中学来读书。做为父母,我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受到最好的教育。可是,朱雀中学太让人失望了。学生打老师,这种事情违背人伦,简直天理难容。”

    “谁打你了?”陆朝歌胸口剧烈起伏。她知道自己被这个家伙给调戏了,可是,他的话里完全没有任何lòu dòng,你就是想追究也没有任何的把柄证据,只会让自己更加的难堪。

    “九班的三名学生,郑国栋、李阳和陈涛。他们三人翘课喝酒,醉薰薰的闯进课堂。我让他们酒醒了之后再进来,他们就出口骂人,说他们高兴的时候认我是老师,不高兴的时候我就是一坨屎-----我是屎吗?我不是。我不是屎,他们却骂我是屎那就是骂人。”

    陆朝歌沉默了。

    那位校董打来diàn huà,说他的儿子和另外两名学生遭到新来老师的刁难,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现在他的孩子伤势极重,正在学校医务室接受治疗。

    更糟糕的是,李阳是学校教导主任的儿子,而陈涛的父亲陈大海是九班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如果三方一致咬定方炎打人的话,方炎这一边是非常吃亏的。

    “你有什么证据?”陆朝歌问道。

    “证据?我能有什么证据?”方炎气愤的说道。“我就是证据,打人的学生也是证据。全班学生都是证据-----他们张嘴骂人,有学生替我打抱不平被他们打破额头,眼镜片也被打碎,这些都是证据。”

    “可是,那三名学生好象也伤得很严重。”陆朝歌提出自己的疑点。

    “他们原本是想打我,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却内讧起来了。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就打起来了----我在中间劝都劝不住。”方炎摇头。“这些学生----素质怎么就这么低呢?

    陆朝歌看向方炎,问道:“你知道郑国栋父亲的身份?”

    “身份?什么身份?”方炎疑惑的问道。“在老师面前,他们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学生的父亲。难道因为他的父亲是校长,是副校长或者校董校医什么的,我就得对他们网开一面?不,我做不到,我的良心不允许,我的职业艹守也不允许。”

    “你有职业艹守这种东西吗?”陆朝歌在心里偷偷想道。

    方炎像是这才明白了什么,紧张地问道:“郑国栋的父亲是什么身份?”

    “我们学校的校董,最大的投资方。”陆朝歌说道。

    方炎挺起胸膛,强硬的说道:“难怪郑国栋这么嚣张狂妄目中无人,又是一个‘我爸是李刚’的真实案例。同志把友谊毁了,xiǎo jiě把měi nǚ毁了,无良父亲把孩子给毁了。”

    陆朝歌看向方炎,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我相信陆校长会还我一个公道。我从来都不怀疑这一点。”方炎说道。

    陆朝歌暗恨。这种破事你怎么好意思往我一个女人身上推?

    不过,陆朝歌还真是没办法脱身。

    她是主管学校人事的副校长,方炎是走是留主要由他来决定。

    从方炎的解释中,陆朝歌清楚他是占了理的。再说,郑校董的那位公子哥是什么德姓他也有所了解。

    校园纨绔三人组,这个组合在朱雀中学可是大名鼎鼎。

    可是,现在郑校董的儿子被人打了。如果不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郑校董那边肯定不肯就此罢休。

    稍微沉吟,陆朝歌就下定了决心,说道:“白的就是白的,黑的也就是黑的。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谁应该承担什么责任-----谁就得承担什么责任。”

    “我就知道。”方炎大乐。

    “知道什么?”

    “朱雀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辩忠歼。”

    “你说什么?”陆朝歌的脸黑了下来。

    “你没他黑。”方炎赶紧解释。

    “-------”

    “他没你白。”

    “--------”

    (ps:1、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愿扮咸蛋超人给你们看。

    2、今天晚上八点,我们相约yy60225,老柳现场为你们唱《数鸭子》。

    3、老柳的微信公众平台:liuxiahui28.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更新完一章我会在微信公众平台通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