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你不让我过好,我也让你不好过!

    第十二章、你不让我过好,我也让你不好过!

    黄浩然脑袋低垂,额头上贴着一块白色的纱布。

    下课的时候同学送他去了学校医务室,经过检查,额头只是轻微碰伤,伤得并不严重。

    陈大海看着黄浩然脑袋上的伤口,一脸关切地问道:“黄浩然,你的脑袋没事吧?”

    “没事。”黄浩然低声说道。

    “唉,方炎老师也真是的。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呢?现在每一个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生怕磕着碰着。他倒好,今天一来就把人给打成这个样子。说起来真让人心痛啊。”

    “不是方炎老师打我-----”黄浩然说道。

    “黄浩然。”陈大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刚才还温和的声音也变得冷硬。“就是方炎老师打了你。他原本是想动手打郑国栋,结果不小心打着了你。”

    “不是这样。”黄浩然咬牙坚持。

    陈大海沉默了,眼神如刀子般的在黄浩然的脸上刮来刮去。

    在初高中阶段,敢忤逆老师的学生还真不是太多。

    “黄浩然,在我面前,你还是个孩子-----但你的年纪也不小了。高中生,应该用一个大人的身份去思考问题了。”陈大海苦口婆心的劝着。“听老师的一定不会有错,对不对?难道老师还能害你不成?”

    黄浩然闭嘴不答。

    “黄浩然,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进入朱雀中学,你的父母一定对你有着很高的期望吧?你应该知道怎么选择,不是吗?你放心,以后我的数学课上,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尽管问,随时都可以,陈老师单独给你开小差。”陈大海拍拍黄浩然的肩膀,一幅大家都是自己人的模样,说道:“方炎老师是一定会走的。你是临时语文课代表,等到新的语文老师过来,我让他帮你转正。可不要忘记了,我是你们的班主任。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说完,陈大海转身离去。

    黄浩然脸色难堪之极,狠狠地握紧自己的拳头,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声音说道:“可是,错的就是错的-----”

    --------

    --------

    “陆校长,我觉得你的发型很适合你。即时尚又干练,即能配得上你的身份又不遮掩你的美丽-----你的衣着打扮每一处细节都能体现出你是一位很有品味的女人。”方炎站在陆朝歌的身后,小声嘀咕着说道。

    郑经站在方炎的身边,听到方炎厚颜无耻的夸奖陆校长,心里即妒忌又愤怒。

    妒忌的是,这么不要脸的话为什么就那么理所当然的从他嘴里跑出来了呢?

    愤怒的是,明明警告过他不要试图去搭讪或者调戏陆校长,他难道从来都没有听在耳朵里?

    “方老师,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郑经提醒着说道。

    “谢谢郑主任的关心。”方炎转身向郑经道谢。“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动手打人,所以我并不担心他们的身上会有我的指纹痕迹。”

    “万一要是挨着碰着了-----”

    “不可能。”方炎说道。“我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一般不和男人有身体接触。”

    “-------”

    “方炎,我为你争取过。”陆朝歌说道。

    “我明白。”方炎跨前一步,身体前倾,更加贴近陆朝歌。“陆校长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就算以身相许也偿还不清楚-----”

    “方炎------”

    陆朝歌和郑经同时呵斥。

    陆朝歌冷冷地扫了郑经一眼,对方炎说道:“以后说话要注意场合。”

    陆朝歌只是嘱咐方炎说话要注意场合,却没有说这样的话不能说,其中的深意颇值得玩味。

    郑经也知道自己犯错了,讪讪的笑着,却不敢再多说什么。

    过多的参与,只会让陆朝歌对自己反感。不利于完成那位大爷交代的任务。

    “好的陆校长,我一定私下说。”方炎保证似的说道。

    “如果你今天被炒-----”

    “我不哭不闹不炫耀,也不需要有人知道。”

    “-------”这货在背歌词吗?

    哐-----

    化验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陆朝歌和所有有资格凑前的人全都围了过去,七嘴八舌的问道:“蔡医生,检查结果出来了吗?怎么样了?”

    蔡医生示意大家保持安静,说道:“经过我们检验室科学严谨的化验和比对,把从患者身上收集到的

    指纹和目标嫌疑人的指纹进行比对-----”

    “怎么样?”所有人都期待地看着他。

    “完全不符合。”蔡医生说道。

    “一个都没有?一个比对成功的都没有?”李明强不死心的问道。

    “一个也没有。”蔡明强说道。“经过我们仔细精密的分析研究,发现三名患者身上的指纹都是彼此留下的,也就是说-----他们互相攻击了对方。”

    “--------”

    李明强想要shā rén。

    谁让你补充这句的?谁让你补充这句的?

    “检查报告给我。”陆朝歌说道。

    蔡医生把检查报告递给陆朝歌,陆朝歌接过报告看了一番后,然后把纸张高高举起,对着在场的众人说道:“现在真相大白,可以解除方炎老师殴打学生的嫌疑了吧?”

    李明强脸色铁青,说道:“这只是第一步的调查结果,具体是什么情况,还需要问一问九班的学生。他们都在现场,是事件发生的见证者。”

    “再说,学生在教室打架,老师也有监管不利的责任。这样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是一位合格的老师吗?我们朱雀中学是精英学校,不要这样的庸才老师。我还是提议把方炎开除,在全社会选聘更优秀的人才来担任九班的语文老师。”

    陆朝歌正待说话,方炎却神奇的出现在了她的身体前面。

    他一脸愧疚的看着李明强,说道:“李主任说的对,学生打架,我这个老师是有责任的。我建议只给这三名学生记个大过就好了,千万不要把他们开除。是我没能管理好他们,主要责任应该由我来承担------”

    “--------”

    在场的人全都傻眼了。

    李明强几乎要嘶吼出来了:谁说要开除了?谁说要把他们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