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屠夫的女儿你也敢碰!

    第十五章、屠夫的女儿你也敢碰!

    做为一名有节艹的人民教师,方炎是不可能去给领导送礼的。

    再说,他就是想送,也没有本钱啊。

    翘家逃跑的时候,就从抽屉里扒拉了一些xiàn jīn。银行卡**什么的都不敢带,带了也不敢用。以方家和叶家的实力,他要是敢在这座城市用银行卡取钱,恐怕第二天大部队就浩浩荡荡的杀过来了。

    杀过来之后就要把他杀了。

    每年一次的大比武时期翘家,他可以想象叶温柔那个女人的愤怒以及他老爹的暴怒-----算了,今天很不开心,还是不想这些让人绝望的事情了。

    找主任说情是没必要的,他既然敢这么干,那就一定得到了上面的授意。自己过去找他也只是自取其辱。

    方炎傻吗?这个问题问的真傻。

    找个比主任级别高的领导说情,这一招倒是行的通。

    可是,老校长退休不管事,他今天初来乍到,现在在学校里认识的比主任级别高的领导就只有陆朝歌副校长,要不要找她帮忙?

    方炎摇头。

    男人生下来就是解决问题的,怎么能够事事都要一个女人帮忙出头?

    方炎决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妈的,我不住校了。

    此处不让爷睡,爷自有地方睡。

    “真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宁愿吃亏也不向邪恶势力低头,方炎被自己给感动的快不行了。

    方炎不是没地方住,他翘家出走后,就在花城租了一间房子。

    五百一月,押一付二,一下子就出去了一千五。口袋钞票所剩不多,他人生第一次遭遇了生存危机。

    这也是方炎想要在学校要一个房间的原因。要是学校批准了,他就去和房东大嫂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把房租费给退回来----

    原本方炎还想讨价还价或者商量一下押一付一,女房东的一句话就让他打消了念头:我女儿要交学费。

    车皮村。这是花城的城中村,也是方炎租房子的地方。

    在花城这座国际姓大都市,有人开颜色绚丽的名车,有人住靠山望海的豪宅,有数不尽的奢侈品店和动辄数万的各国大餐。但是,更多的是那些灰头灰面带着一身的疲倦和加班过度的黑眼圈乘地铁坐公车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和老婆孩子一家团圆的‘蚁族’。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会肆无忌惮的露出笑脸。在这个狭小温馨的小屋子里,他们就是天。

    方炎以前不是这种人,现在加入了他们的大军。

    方炎回到院子,房东李嫂正在天井洗菜准备做饭。

    “小方回来了?”房东李嫂亲切地和方炎打招呼。

    “回来了。”方炎笑着回应。

    “工作找好了?”

    “找好了。”

    “这么快?”李嫂直起自己粗壮的腰身。“小方不错呀,这么快就找到工作了?现在的就业形势严峻,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工作的。你想啊,没有工作经验,哪家公司敢要啊?公司也不能养闲人嘛。”

    “我的运气比较好。”方炎谦虚的笑着。

    “是啊,你的运气确实好。这才刚刚来呢,今天就把工作给找着了。以前也有大学生租我的房子,愣是耗了半年没找着工作。半年之后买车票回老家了-----车票钱还是找家里人要来的。”大嫂继续弯腰洗菜。“对了,你找的是什么工作?”

    “朱雀中学当语文老师。”方炎说话的时候,已经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朱雀中学是好学校,名气大着呢-----”大嫂称赞着说道。她的声音突然间无限拔高,惊声问道:“什么?你在朱雀中学当老师?”

    “是啊。”方炎转身看过去。“你没事吧?”

    李嫂眼神诡异的在方炎的身上上下审视着,再次问道:“你真的是在朱雀中学当老师?”

    “是的。”方炎明白了她的想法。还是太年轻的原因,让人觉得自己是不可能成为高中老师的。

    “没骗人?”

    方炎苦笑,说道:“李嫂,我骗你这个做什么?”

    “厉害。”李嫂连连称赞,眼睛里却有亮光闪烁。“太厉害了。那个,方老师,你先回屋休息一会儿。今天不许在外面吃饭,我多炒两个菜,等到你蒋叔回来,你们叔俩喝几杯。”

    “李嫂,不用这么客气。”方炎说道。这待遇也提高的太快了吧?称呼变了也就算了,还请客吃饭?

    “没有客气。你能来租我的房子,这也是咱们两家的缘分。以前别的租客过来,我也是要请吃饭的。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去准备。你要是饿了,我家里还有面包-----”

    “不饿。我现在还不饿。”方炎连忙说道。

    “行。那就先等一会儿。一会儿我来喊方老师吃饭。”李嫂说道。

    开门,按灯。屋子一下子亮堂起来。

    不到三十平方的小间,摆了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小号的沐浴间。

    条件简陋,和他家里简直没办法比。但是,方炎却觉得舒适惬意。这几天晚上他都睡的很香甜,连梦都没有做过。

    在这里,他没有压力,他能够呼吸到自由自在的空气。

    方炎原本准备回来洗个澡到外面随便解决一下晚饭问题,但是既然李嫂邀请,他的晚饭已经有着落了。

    洗了个澡,方炎躺在床上看书,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推门进屋。

    他记起李嫂说过要来喊他吃饭的话,心想,等到李嫂喊第二声的时候就假装起床。人家刚刚叫你就跳起来,让人觉得你一直在等着吃饭,那得多不好意思啊?

    没想到的是,李嫂并没有出声喊人,而是一步步的朝他靠近。

    “嗯?李嫂想干什么?”方炎有些紧张,比遇到叶温柔还紧张。不,和遇到叶温柔时一样的紧张。“难道李嫂看到自己长相英俊,勾起了她邪恶的心思,所以就想趁自己睡着的时候动手动脚?”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得逞。”方炎在心里暗下决心,他的一世清白不能毁在水桶腰上面。

    她伸手了。

    方炎感觉的到,她竟然朝着自己伸手了。

    忍无可忍,不必再忍。

    方炎像是做了个噩梦似的,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砰-----

    方炎的脑袋和另外一个人的脑袋碰在一起。

    “哎哟-----”shēn yín惨叫的竟然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

    “怎么回事?不是李嫂?”方炎觉得有些奇怪。看清楚那个捂着脑袋怒目圆睁狠狠地瞪着她的女孩子长相,方炎满心满肺的都是愧疚:“人家不就是想摸你一下吗?你就大方一些让人摸一摸不就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没事吧?”方炎关切地问道。

    小丫头的脾气还很暴,指着方炎喊道:“屠夫的女儿你也敢碰,信不信让我爸砍死你?”

    “-------”

    (ps:朋友。早上好!如果能够在尚未睡饱的清晨或者疲惫的工作当中让你们牵扯一下嘴角或者露出一声清爽的微笑,那么,这是我最大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