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你还真别激我!

    第十六章、你还真别激我!

    屠夫的女儿你也敢碰,信不信让我爸砍死你?

    这是蒋钦和方炎第一次见面所说的第一句话。多少年后,两人想起这一幕仍然大笑不止。

    蒋钦知道院子里这个小屋租给了别人,不过这些天她都是早出晚归,根本就没和方炎打过照面。

    刚刚放学回来,她妈就鬼鬼祟祟的对她说:“亲亲,你知道咱们的屋子租给谁了吗?”

    “谁?人呗。”

    “那可不是普通人。”

    “难道还是个超人?”

    “死孩子,怎么说话呢?我告诉你哟,租咱们小屋的年轻人是朱雀中学的语文老师。”

    蒋钦瞥了瞥嘴,说道:“不就是个老师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怎么就不开窍呢?”李桂英急了,一指头戳在她脑门上面。“你们老师就没教过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蒋钦瞪大了眼睛,说道:“不会吧?老妈,你想让我泡老师?”

    “泡?泡你的大头鬼啊。”李桂英举着锅铲子就往她头上招呼,吓得她赶紧后退。“你想啊,如果我们请朱雀中学的老师天天帮你补习功课,你明年不也可以考朱雀高中了吗?”

    “总理的儿子天天和总理在一起,也不一定就能当总理吧?”蒋钦反驳着说道。“我才不找人补习呢。学校天天给我们补习,作业做都做不完。”

    “不行,这事必须听我的。”李桂英乾坤独断。“亲亲,你今年已经是初三了。再有一年,你就要高考了。这是最后一年的冲刺阶段,时间有多宝贵不用我说了吧?你考不上好高中,怎么可能考上好大学?考不上好大学,怎么可能找到好工作?你看现在的大学毕业生都过的是什么曰子,连饭都吃不上热的,整天啃方便面----”

    “那是他们傻,难道不会把方便面泡着吃啊?”

    “你这丫头,你信不信我拿锅铲子打你?”李桂英真是被这个从小就被宠坏了的女儿给搞的没有脾气了,说道:“反正我已经和方老师说好了,请他来给你补习语文。你的语文基础不好,现在正好是个机会。能多考一分就是一分,你知道一分在高考的时候有多重要吗?”

    她利落的把菜入盘,说道:“我再做一个海鲜汤,你去请方老师吃饭。”

    “你自己去。”

    “你去不去?不去这个月零花钱没有了。”

    “我去还不成吗?”

    --------

    母女间经过上述的一番对话,蒋钦就被派过来喊方老师吃饭。

    门是虚掩的,里面透出灯光。

    她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然后,她看到半躺在床上睡觉的方炎。

    “天啊,不会吧?”蒋钦瞪大了眼睛。“这个老师也太年轻了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高中老师呢?”

    “骗子,一定是个骗子,专门骗我妈那种没有文化没有见识的城中村老妇女------”蒋钦偷偷在心里给方炎贴了个很不友善的标签。

    当然,她对她妈的认识更是让人抓狂。

    她从口袋里摸出shǒu jī,准备拍下方炎的zhào piàn,明天拿去找人问一问朱雀中学有没有这样一位老师。如果没有,嘿嘿,我爸的杀猪刀可不是吃素的。

    她的shǒu jī像素不好,远处拍照过于模糊。于是,她决定走近一些-----

    方炎突然间跳起来,真是把她吓了一大跳。

    更糟糕的是,她是躬着身体拍照。惊吓之下,站立不稳,身体前倾,两人的脑袋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她只觉得眼冒金花,心里的火气噌噌噌上升,整个人就像一只快要燃烧的小火炉。

    “我没有碰你。”方炎赶紧解释。要是让李嫂和她的屠夫丈夫误会,事情可就大条了。

    “这还不是碰?”蒋钦指着自己的额头说道。“都红了。”

    方炎这才放下心来。此‘碰’会彼‘碰’。她说的碰只是碰头,他想的碰那可就是搔扰了。

    “我那不是碰-----”方炎想了想,说道:“我不是故意碰的。你看,我的脑门也红了。”

    “你红了你活该,我红了你就得赔。”

    “这太不讲道理了吧?这是我的屋子,你进我的房间里来也不敲门----”

    “这是我的屋子,只是租给你暂时使用。还有,我敲门了,你没听见。”

    “------”

    方炎知道这丫头在撒谎。如果有人敲门,以他的敏锐姓怎么可能会听不到?

    “我让你赔,你听到没有啊?”女孩子声音清脆却很霸道的说道。

    “赔什么?”

    蒋钦想了想,灵机一动,说道:“不许给我做补习老师。”

    “什么?”方炎听的一头雾水。

    “你真是笨死了。”蒋钦翻着白眼,说道。“你不是答应我妈给我补习语文吗?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就说你工作忙,可能没时间给我补习-----把这活给我推了。”

    “明白了。”方炎点头说道。“我会推掉的。”

    “太好了。”蒋钦高兴的挥舞着拳头。

    “太好了。”方炎在心里也暗自爽了一把。

    看到方炎还在看着自己,眼睛一瞪,说道:“看什么看?我妈让你去吃饭。”

    “喂-----”

    “谁是喂啊?我才不叫喂。”

    “我说,我是老师,你怎么一点也不尊重我?”

    “我才不信你是老师呢。”蒋钦说道。“再说,就算你是老师,也不是我的老师。你不教我东西,我为什么要尊重你?”

    “话不能这么说。老师是一个伟大的职业,是一个光荣的团队。我不是你的老师,但是是别的学生的老师。我和千千万万的老师一样,都是无私无悔的为学生做贡献-----你应该尊重我,尊重每一个学生的老师。”方炎苦口婆心的劝解着。

    蒋钦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别人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

    “对。”方炎点头。

    “如果你以后有了女儿,你会不会给他钱花?”

    “会。”方炎说道。这算是什么问题?

    “我不是你的女儿,但是是别人的女儿-----做父亲的应该怜惜天下间所有的女儿。”蒋钦向方炎伸出自己白嫩嫩的小手,说道:“给三百块钱花花。”

    “--------”

    “不愿意?父亲这个职业就不伟大了?就不是光荣的团队了?”蒋钦鄙夷地看着方炎,步步紧逼。

    “你还真别激我。”方炎怒了。

    “我激你怎么着?”

    “激我我也没钱给你。”方炎从床上跳起来,快步朝着门口走过去。“赶紧吃饭,不能让长辈等久了。”

    蒋钦在身后咯咯娇笑,对着方炎喊道:“虚伪的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