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他走我也走!

    第二十三章、他走我也走!

    会议室气氛凝重,空气里充满了呛人的huǒ yào味。

    朱雀中学校领导为了处理一个老师而连续两天频繁开会,这在朱雀中学建校史上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朱雀中学校长张绍锋把玩着手里的香烟,眼睛扫视四周,说道:“大家都说说吧。”

    没有人说话。

    “怎么?大家都不愿意说?”张绍锋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嚷嚷着开会,人到齐了,大家又都不愿意发言,这算是什么回事嘛?”

    陆朝歌身体坐的笔直,却用铅笔在笔记本上面画画。画的是‘雪原’,一种高难度的插花技巧。她现在也只是处于寻找灵感的阶段,没敢直接动手糟蹋那些名贵的花草材料。

    李明强双手抱胸低头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它人也都眼观鼻鼻观心,保持入定状态。

    “没人说话,那我可就宣布散会了?”张绍锋用手指头叩击桌面,说道。

    “校长,不是我们不愿意说,是不知道怎么说。”一年级语文组组长贾思厅面带难色,开口说道。

    原本贾思厅是不够级别来参加今天的会议,但是因为方炎是一年级语文组的老师,而且这次发生的事件也确实属于语文组管辖范围,是办公室主任付强亲自打diàn huà把他邀请过来。

    “嗯?”张绍锋眉心的皱纹堆积在一起:“贾组长遇到了什么难题?在座的各位都不是第一天共事,咱们是坚定的革命队友,有什么话是不可以直接说的?”

    “校长,原本吧,这件事情肯定是要追究老师责任的。”贾思厅扫了陆朝歌一眼,摆出一幅豁出去的架势。“上课时间带学生去雀河游玩,并且导致一名女学生落水,这是多么严重的失职啊?”

    陆朝歌画画的手没有停,头也不抬的说道:“贾组长,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方炎老师不是带学生去雀河游玩,而是带他们去学习《再别康桥》这篇文章。这是全校师生都知道的事情,怎么到了贾组长嘴里就成了失职的游玩?”

    “陆校长,我是一年级语文组的组长,你说方炎带学生去雀河是为了学习课文,可是,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他的外出huó dòng申请?不仅仅我没有看到,全语文组的同事都没有看到。”

    “还有,每一项新奇的教授法,我们都需要在语文组上面进行讨论----效果好的,我们大力支持。效果不好费时费力的,我们及时制止。我们先不讨论方老师的这种教学法是好还是不好,他没有提前和我们沟通通报,这本身就已经违背了制度。”

    贾思厅看着陆朝歌,恳求地说道:“陆校长,你也要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如果语文组的所有老师全都像方炎这么干,全都偏离教案去胡搞乱搞,我们的工作不是乱了套吗?到时候把学生的宝贵时间给耽搁了,影响了他们的学习成绩,这个责任我可耽搁不起啊。”

    咔----

    用力过猛,陆朝歌手里的铅笔笔尖绷断。

    陆朝歌把手里的笔记本合上,眼神犀利地盯着贾思厅,说道:”谁说方炎没有写申请报告?他的报告书现在正躺在我的办公桌上面,我已经让郑主任去取了。很快你们就可以看到。”

    “谁知道是不是你临时找人替他写的。”李明强冷笑出声。“再说,huó dòng报告应该送到语文组,不是交给你这位主管人事的副校长吧?”

    “李主任,难道我们不应该对我们的老师保持充分的信任吗?”陆朝歌理直气壮的反问。“因为方炎老师是我招聘进来的,所以他对我也比较熟悉。他对学校的一些规章制度不是很熟悉,写了申请之后就送到我这里来了----方炎老师确实犯了错,也只是程序违规的错误。这一点,我会对他进行批评教育并要求他写检讨。”

    这就是陆朝歌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避重就轻法,就因为一名新来的老师程序不熟悉,不能就把人给开除了吧?

    她没有给别人喘息的时间,立即化被动为主动,开始瞄准贾思厅进行精准打击:“贾组长,你说每一项新奇的教学法,都需要在语文组的会议上面进行讨论----那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从去年到今年的这两个学期,语文组一共讨论通过了多少新奇教学法?”

    “这----”

    “一例也没有。”陆朝歌直接抛出问题的dá àn。“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教学方法就是最好的,不需要做出任何更改?”

    “传承了这么多年,肯定是有它的优势。”贾思厅辩解着说道。“当然,也会有一些缺陷和不足,但是我们的老师都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在教学的过程中会自我修正。”

    “那你这个语文组组长做的还真是轻松。”陆朝歌冷笑。

    “这得感谢学校领导的信任和同事们的支持配合。有些不支持不配合的同事,让我觉得非常遗憾----”贾思厅是教语文的,嘴皮子极其利索,就连陆朝歌和他争执都占不到什么便宜。

    “贾组长,社会是往前发展的,对人才的需求也不断的在发生变化。我们朱雀中学的学生要适应潮流,甚至要引导潮流,不是要把他们教成一个个只会死读书读死书的书呆子----”

    “陆副校长,你可能对我们学校的学生过于悲观了。”李明强笑呵呵地说道:“我们朱雀中学的学生毕业之后都能够进入很不错的大学。前几届已经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学生,他们在社会上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成就。绍锋校长,我这话说的没错吧?上次我还向你建议来着,等到朱雀中学五十zhōu nián校庆的时候,一定要多邀请一些优秀毕业生来学校参加huó dòng。”

    张绍锋点了点头,说道:“是有这么回事。”

    “不过陆副校长刚刚回国,对我们学校的情况和学生的就业状况了解的不是很清楚,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人都要有一个适应期嘛。”

    李明强看向陆朝歌,说道:“陆副校长,我们都知道方炎老师是你招聘过来的,你对他倾注了很高的期望和感情。但是,学校有学校的规章制度,方炎老师确实是破坏了规章制度-----如果没出事还好,现在有学生因为他的失职而落水。学校的家长很快就会找过来,如果我们不能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恐怕很难让人接受吧?”

    “是啊。总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

    “年轻人太激进了,学生工作容不得半点儿马虎-----”

    -------

    张绍锋用手指头敲击桌子,问道:“大家的处理意见呢?”

    “开除方炎。”

    “他还没有通过学校三个月的试用期,不能算是开除,只是试用不通过----”

    “同意开除方炎。”

    --------

    “什么都不做,就什么都不错。”陆朝歌扬声说道。“方炎老师一心为了学生,虽然出现一些小瑕疵,但是我们不能对待这种有jī qíng有想法的老师----”

    “陆校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学生落水事件这是小瑕疵吗?”李明强反驳着说道。

    “谁都知道,雀河的河水很浅,就算落水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那要是落水的时候脑袋不小心碰到了石头呢?”

    “你这是妄加猜测。”

    “你那不也是妄加猜测?学生没事当然很好,如果学生出了事,那时候我们后悔莫及。所以,必须要对这种没组织没纪律的老师严厉处理。”

    咚咚咚-----

    张绍锋敲了敲桌面,说道:“大家投票决定吧。赞成开除方炎的举手。”

    除了陆朝歌和张绍锋,在场其它人都把手举起来了。

    张绍锋点了点头,说道:“结果已经出来了。学校董事会经过研究决定开除高一九班语文老师方炎。”

    李明强和贾思厅两人对视一眼,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对这个结果非常的满意。

    这次可不仅仅打掉的是一个讨厌的方炎,就连陆朝歌的威信也被他们踩在脚底。

    不要以为你是从国外回来的,就能够把我们给压在下面。你在美国学的都是野路子,我们的教法才是传统正宗。

    其实,通过方炎这件事件,引申出来的不仅仅是方炎的去留问题,而是学校守旧派和改革派的剧烈冲突。

    守旧派人多势大,又有郑天成校董在后面撑腰,攻势凌厉。陆朝歌势单力薄,看来很难掌握话语权。

    张绍锋看向陆朝歌,说道:“陆老师,你找方炎谈一谈?好好和他解释一下,不要让年轻人带着情绪离开。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和咱们朱雀有缘分。”

    “校长,恐怕我不能胜任。”陆朝歌冷声说道。

    张绍锋眼神一凛,若有所思地看向陆朝歌,说道:“陆校长,你主管学校人事,怎么不能胜任了?这件事情原本就在你的工作范围之内。”

    “因为在方炎被开除之前,我可能已经cí zhí。”陆朝歌说道。“他走,我也走。”

    全场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