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有底限和没底裤!

    第二十五章、有底限和没底裤!

    “方炎。”陆朝歌终于忍不住把面前的一本杂志书砸了过去。“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为我fú wù。你为我冲锋陷阵,我在后面为你tí gòng安全保障让你不会受到危险攻击。”

    方炎顺手把杂志抄在手里,说道:“可是你没能保护好我的安全。我已经阵亡了。”

    “做为补偿,我选择了陪你一起死。”陆朝歌说道。

    有很多人都在思考默契是什么东西,默契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却彼此知道对方心里的秘密。

    方炎知道陆朝歌的需要,所以他放心地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她来保护。

    陆朝歌也知道方炎的姓格,所以她一次又一次地站出来替他挡风遮雨。

    这一次风大雨疾,她没能保护好方炎,方炎被开除,她也同样递交了cí zhí报告。

    “太意气有事了吧?”方炎笑着说道。“你还可以继续等待着,等待更好的人或者更好的机会。”

    “我们华夏人习惯了等待,觉得隐忍是至高无上的美德。”陆朝歌摇头。“可是,时间不等人。等到合适的人来了,合适的机会到了,可能我已经没有了做事的能力和精力。在最好的年纪做最美好的事情,老了之后再好好休息。”

    “你有什么打算?”方炎问道。

    “寻找另一个机会。”陆朝歌说道。

    “那你能不能离开之前先帮我问一问薪水的问题?”方炎问道。

    “------”

    -------

    -------

    蒋钦背着书包回家的时候,看到方炎正蹲在天井边洗衣服。

    她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猛然在方炎的后面喊道:“啊----呀----”

    在她准备吓方炎一大跳的时候,方炎突然间转身在她的脑袋上爆了一个响栗。

    蒋钦捂着被方炎敲痛的脑门,生气的说道:“喂,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怎么能这样?”方炎反问。

    “我怎么了?”

    “你想从背后吓我。”

    “可我没吓着你你还打了我----”

    “那是因为我为人警觉。”

    “哼。”蒋钦皱起鼻子,问道:“喂,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因为下午我没课。”

    “没课也得等到学生放学吧?”蒋钦嘿嘿地笑。“你提前翘班?”

    “不是我和你吹----”方炎把手里的衣服从水桶里面拎起来,把水拧开后挂在衣架上面。“因为我教学质量优秀,学校领导特批我可以提前下班----”

    “真的假的?”

    “不信你到朱雀中学打听打听。”方炎很是骄傲的说道。“谁不知道我方炎是一号人物?”

    “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相信呢?”蒋钦摇头叹息。“方炎-----”

    “叫我方老师。”

    “方炎老师,你长了一张骗子的脸你知不知道?”

    “是吗?”方炎对着井口照了照:“没有吧?五官还是挺端正的嘛。”

    蒋钦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说道:“方炎老师,你晚上有没有事?”

    “不是要给你补习吗?”

    “当然。”蒋钦点头。“名义上是补习----”

    “实际上呢?”

    “陪我去一个地方。”蒋钦说道。

    “凭什么?”方炎翻了翻白眼,转身就走。

    “今天晚上我们班一个女同学过生曰,邀请了我们班的同学一起去酒吧玩----有很多měi nǚ哦。”

    “现在的女孩子,年纪轻轻的就不学好。”方炎生气的不行。“在什么酒吧?我过去好好教育教育她们。”

    蒋钦嘴角带着隐讳的冷笑,说道:“你乖乖配合就好了。时间到了自然会带着你去。”

    “我可提前跟你说清楚了,虽然她们是你的同学,但是我批评教育她们的时候,你可不能挡着拦着----做为一名老师,我有我的原则和底线。”

    “你还是先看看你有没有底裤吧。”蒋钦讥讽说道,然后背着书包跑进了屋。

    方炎摸了摸裤裆,里面凉嗖嗖的。

    “现在的女学生,连老师没有穿底裤这么隐蔽的事情都知道----真是太过份了----”

    ------

    ------

    方炎不再是朱雀中学的老师,却还享受着朱雀中学老师的待遇。至少,在李嫂家是这样的。

    为了收买方炎的心,让方炎好好地为自己的女儿补习功课,李嫂今天晚上做了更加丰盛的饭菜。香煎牛仔骨、酸菜大肠、西红柿炒鸡蛋、蒜茸菜心,还有一大盆海白汤。可怜天下岳母心----不不,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方炎吃饭的时候充满了罪恶感,心想,还是抽时间好好教导一下这个小丫头吧,也不知道她的语文成绩烂到什么样的地步----

    蒋钦饭量小,提前放下碗筷就跑上了楼。

    等到方炎吃饱喝足,蒋钦背着书包下来,对蒋大业和李嫂说道:“爸,妈,我去方老师家补习功课。”

    李嫂笑的合不拢嘴,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去吧。别太晚了,影响方老师休息。”

    又转身看向方炎,说道:“方炎,麻烦你了。”

    蒋大业举起酒杯,感激的说道:“方老师,咱们走一个。”

    李嫂一巴掌拍过去,骂道:“你这个喝不够的死酒鬼,方老师还要给女儿补习功课呢。喝醉了怎么办?”

    蒋大业嘿嘿地笑,也不说话。

    方炎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对着他笑笑,说道:“蒋大哥,放心吧。我会好好给蒋钦做辅导的。”

    蒋钦翻了翻白眼,对方炎的话很不以为然。

    方炎推开自己的小屋门,蒋钦背着书包跟了进来。

    蒋钦扫视一圈,说道:“我先用一下洗手间。”

    “就是补习----”方炎迟疑地说道。“不用洗澡了吧?”

    蒋钦被气乐了,说道:“就你这样的思想觉悟还当老师呢?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方炎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委屈了。他好心提醒她不用洗澡,怎么就成了‘不放过’呢?

    “不许偷看。”蒋钦嘱咐了一声,然后便背着书包‘砰’地一声把卫生间的小门给关上了。

    很快的,里面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

    “最讨厌别人来挑战我的软肋。”方炎没好气地说道。

    “你说什么?”蒋钦的耳朵很尖,出声问道。

    “我说你快点出来,要开始补习了。”方炎说道。吃人的嘴短,他得想办法提高这丫头的学习成绩。

    蒋钦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洗手间的门从里面推开。

    蒋钦站在门口,让方炎有种时空穿越的荒谬感觉。

    这还是蒋钦吗?完成颠覆了方炎之前对她的认知啊。

    之前的蒋钦是什么样子的呢?

    穿着蓝色校服,披散着长发或者扎一个马尾,眼神灵动,样貌清秀可人。虽然有些古灵精怪,但是在父母面前非常的乖巧懂事。是一个标准的,符合中学生美感的女生。

    现在的蒋钦穿着黑色的小短裙,白色的无袖t恤,外面罩着一条蜘蛛网小外套。

    黑色sī wà包裹着细长姓感的měi tuǐ,高跟鞋透露出和她年龄很不协调的成熟yòu huò。

    嘴唇艳红,仿若滴血。睫毛弯弯,那是戴了美瞳。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清纯美少女就变成了夜店小公主?方炎听到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呆滞良久,方炎才想起来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不是和你说过了,要带你去参加我同学的生曰派对---快,换衣服。”

    “换衣服?”方炎问道。

    蒋钦指了指方炎身上的中山装,说道:“你不会准备穿这个跟我出去吧?太老土了,我的脸往哪儿搁?”

    “------”方炎强忍着没有暴跳如雷。这个死丫头,我一堂堂正正的高中老师跟着你这个小屁孩儿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的脸往哪儿搁?

    蒋钦在方炎的房间一阵翻找,无奈说道:“你就没有一身靠谱的衣服?”

    “我的衣服都挺靠谱的。”方炎说道。“不靠谱的衣服我倒是没有。”

    方炎翘家出走的时候为了不让家人起疑,穿着一条长袍就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朱雀中学的男生和老师都穿无扣中山装,这是他为了进去当老师特别采购的。现在他只有这两套衣服,连换洗的内裤都还没来得及买呢。

    “算了算了。”蒋钦对方炎这个男伴实在是失望透顶。“就这身吧。虽然老土,看起来也不会让人觉得猥琐----”

    “------”方炎真是要哭了。她对自己的要求真是低到惨绝人寰的地步了。

    “蒋钦。”方炎大声喝道。

    “干吗?”蒋钦跑到窗口朝外面瞄了一眼,说道:“小声点儿,别让我爸妈听见。”

    “我要和你谈一谈。”方炎说道。江湖中人,受人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他吃了李嫂两顿饭,折算起来得是多少滴水啊?

    所以,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嫂的女儿误入歧途。

    “如果你是想劝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参加这种无聊的聚会不要半夜三更打扮的这么姓感出门的话,那就请你免开尊口。”

    “------”方炎只能闭嘴了。她把自己想说的话全说完了。

    “走吧。”蒋钦上前搂着方炎的手臂,说道:“方老师,měi nǚ们都等急了哦。”

    方炎眼睛一凛,狠声说道:“我去给她们上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