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大叔大叔,你真是个怪物!

    第二十七章、大叔大叔,你真是个怪物!

    第一场,方炎vs农泊。

    农泊先摇,一颗骰子摇出五点,算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农泊得意地瞥了方炎一眼,说道:“该你了。”

    方炎接过骰盅,说道:“看来我要输了。”

    砰----

    随意地摇了几把,他把骰盅轻轻盖在桌子上面。

    “六。六。六。”蒋钦趴在方炎身边给他打气。女孩子身体柔软,头发上有着清甜的香气----真是很挑战男人的软肋。

    “是你喊的,你帮我开。”方炎笑着说道。

    “好。”蒋钦猛地揭开骰盅,然后立即惊喜的叫了起来。“真的是六点,真的是六点。怎么就真的是六点呢?”

    “主要是你喊的好。”方炎笑着说道。

    “再来。”农泊不服气。

    第二局,农泊摇出一个四点。数字不高,却也不算低。

    “你摇出一个五点就能赢他。”蒋钦对方炎说道。

    “你的数学学的真好。”方炎称赞着说道。

    “那当然了。”蒋钦得意洋洋的模样,完全不在乎方炎话中蕴涵的其它意思。

    按过骰盅摇了几下,说道:“既然你要五点,就还由你来揭开吧。”

    “好啊好啊。”蒋钦一把揭开骰盅。然后,她再一次惊喜的叫了起来:“五点,真的是五点。咯咯咯,我真是太厉害了,你们都叫我赌王。”

    农泊再次喝酒。

    “第三局。”农泊的眼睛里已经有了火气。连输两把,让他面子上很难堪。他接过骰子拼命的摇晃了一阵子,‘砰’地一声把骰盅扣在桌子上,喊道:“六点。”

    揭开骰盅,竟然真的是六点。

    “农哥好样的。”

    “农哥,这一次赢定他了。”

    “就是,除非他也摇出个六点。”

    男生们总算看到了赢的希望,纷纷为农泊打气。

    方炎笑了笑,接过骰子摇了几把,对蒋钦说道:“还是由你来开。”

    “不好吧?”蒋钦犹豫着说道。“输了怎么办?”

    “输了就喝酒啊。”方炎说道。“不就是一杯啤酒嘛。咱们连赢两把,也应该输一次才公平。”

    “那我真的开了?”

    “开。”

    “六。”蒋钦娇声喝道,猛地掀开骰盅,然后整个人呆立当场。

    六点,红色的六个圆点是那么的耀眼。

    “让你输一把,你怎么偏偏开个六点呢?”方炎责怪地说道。

    蒋钦的眼睛盛满了笑意,说道:“我也不想的呀。可是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可能因为我是xìng yùn女神吧啊哈哈----”

    “平局。”农泊失望地说道。“再赌一把。”

    他接过骰子捧在手心,祈祷一番后,这才把骰子放进骰盅。

    哗啦啦----

    很长一段时间的摇晃,然后猛地揭开:一点。

    农泊的眼神呆滞,脸上的皮肉不停的抽搐。

    上帝啊,你不要玩我好不好?

    方炎看了蒋钦一眼,说道:“小mèi mèi,我看你很有天赋,跟我学赌牌吧?”

    蒋钦白了他一眼,嫩如嫩葱的小手接过骰盅轻轻地摇晃几下,揭开之后是两点,正好大了农泊一点。

    方炎语重心长的看着蒋钦,说道:“赢就赢嘛,偏偏只赢别人一点,这很侮辱人你知不知道?做人一定要地道。你们学校的老师就没教过你吗?真是太过份了。我都看不过眼。”

    “------”农泊有种吐血三升的冲动。

    又有两名男生上前挑战方炎,结果竟然无一人能赢,方炎一杯酒没喝,倒是把那些男生给喝的七荤八素。

    “大叔,你是不是在zuò bì啊?”有一个男生非常不满地瞪着方炎,说道。

    “就是,哪有一直赢的?”

    “肯定是zuò bì。”

    ------

    方炎笑笑,说道:“愿赌服输。如果你们觉得我zuò bì,并且找到我zuò bì的证据,我就把这个房间里剩余的酒全部喝掉。”

    “------”

    “不摇骰子了。”农泊说道。“我们玩这个玩的少,没有你经验丰富。扳手腕吧,我们要和你扳手腕。”

    “不太好吧?”方炎说道。

    “怎么?你怕了?”农泊嘲讽地说道。“你比我们年纪大,比我们多吃几年饭,占着大优势呢。”

    “我就是这个意思。我的优势这么明显-----欺负你们不好吧?”方炎转身看向蒋钦,问道:“那我和他们试试?”

    “打败他们。”蒋钦挥舞着小拳头,说道。

    “我尽力吧。”方炎说道。“说什么打败不打败的,大家都是同学。”

    “------”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听到方炎说‘我尽力吧’这几个字的时候,现场不少人都觉得心脏猛地一抽,感觉身上凉嗖嗖的。

    农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方炎的身高体重三围资料,心想,自己这边的男生不可能每个人都是方炎的对手。如果每个人分别和他比拼的话,反而是自己人吃亏。

    “我们双方各派一人出战,输的那一方喝酒。”农泊提出一个对自己方有利的条件。

    方炎笑,说道:“这样不好吧?你们那边有六七个选手,我这边只有我一个人----我只能派我自己上场。”

    “你想怎么样?”

    方炎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如果我赢了,你们那边的每个人都要喝三杯酒。如果我输了,我一个人喝六杯。”

    农泊稍微犹豫,便点头答应,说道:“没问题。”

    他转身大声喊道:“小胖。”

    “哎。”一个男生嗡声嗡气地答应着。

    小胖不小,相反,他的块头还非常的大。

    看着像一座小山似的家伙坐在方炎的面前,蒋钦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农泊,你们耍赖。”蒋钦没好气地说道。“小胖不是我们班的。”

    “不是我们班的就不能参加比赛了?”农泊笑嘻嘻地说道。“小胖是我们队的。”

    “不要和他们比。”蒋钦对方炎说道。“小胖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大力士,每一届学校运动会,标枪和铁饼冠军非他莫属。”

    “这样啊。”方炎幽怨地看着农泊,说道:“你们不是故意想让我喝酒吧?这样做太不讲义气了吧?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呢。”

    “愿赌服输。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农泊大笑。其它男生也都一脸‘坑你没商量’的猥琐表情。

    “我说的。男人宁肯站着死,也不跪着活。”方炎大声说道。“我和他比。”

    “我做裁判。”袁琳积极地说道。“我说开始,你们俩就开始。”

    “我没意见。”方炎说道。

    “我也没意见。”小胖对袁琳很仰慕,看到她愿意加入进来,激动的胖脸潮红。

    要是在自己的梦中女神面前赢了这个讨厌的家伙,那么-----在女神的心目中,自己的这身肥肉就不再是肥肉,而是叫力量了吧?

    其实,小胖同学真的想多了。在女神的心目中,肥肉永远都是肥肉。

    “预备。”袁琳娇声喊道。

    方炎和小胖的手握在一起,手肘都放在桌子上面。

    “开始。”袁琳大声喊道,嫩藕似的手臂还用力的挥下去。

    方炎不动,小胖也不动。

    “我说开始----”袁琳提醒着说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儿呢?一点也不配合。都说开始了,也没有人使劲儿。

    “已经开始了。”方炎说道。

    “啊?”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两个人动也不动,这算是什么开始?

    很快的,他们就发现了端倪。

    小胖的胖脸变红,小胖的红脸出汗,小胖的汗脸被汗水布满。他咬牙切齿,他表情狰狞,他使出吃奶的力气----

    就是白痴都看的出来,小胖已经竭尽全力,连喝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可是,那个家伙竟然稳稳地坐在哪儿脸不红心不跳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方炎,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怎么这么的强悍?

    噗----

    小胖用力过猛,肥胖的肚子憋气太久,刚才喝的酒水喷了出来,溅洒在他自己和方炎的手背手腕上面。

    “这小子----”方炎笑了起来。“还敢使用暗器。”

    噗嗤----

    全场大笑。

    小胖红脸更红,也不好意思再坚持下去,连声说道:“我输了我输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方炎松手,说道:“承让承让,差点就让你暗算了。”

    “------”小胖憋得脸色紫红,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卫生间。

    蒋钦笑得直喘气,从包包里抽出纸巾帮方炎擦拭手背,说道:“你太坏了-----你怎么这么坏啊----”

    “大叔,你好可爱啊。真是喜欢死你了。”

    “就是,太萌了。真想捏捏你的脸。”

    “好厚的脸皮,生平罕见呀----”

    ------

    袁琳漂亮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方炎,说道:“我也要找一个这样的大叔----”

    蒋钦赶紧搂紧方炎的手臂,说道:“不许和我抢。”

    “------”

    两女争男的狗血情节在眼前上演,男生们伤心欲绝。

    在他们的心中,大叔已经成了最让人讨厌的称呼和群体。

    方炎站起来,对大家说道:“我真不是蒋钦男朋友,你们不要再欺负我了-----”

    男生们就觉得胸口又中了一刀。

    妈蛋,说话的时候要摸着自己的胸部做人要凭着自己的良心,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喝酒喝不醉你,摇骰子摇不赢你,扳手腕扳不倒你-----你这么大年纪了,让我们一次会死啊?

    大叔大叔,你真是个怪物!

    (ps:写得不好,让大家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