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是我让你们道歉的!

    第二十八章、是我让你们道歉的!

    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方炎坐在包厢的这头,男生们坐在包厢的那一头。

    没有人再敢来挑衅方炎了,他们都躲得远远的。

    他们算是看清楚了这个家伙的阴险本质,嘴上说自己不行不行,却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他们这些人都是在逞能。

    摇骰子如此,扳手腕也是如此。

    没有人傻到去和他行酒令对对联,敌人侮辱他们也就算了,他们自己不能再来侮辱自己。

    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没有人喝酒,没有人唱歌,甚至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寿星袁琳看到包厢的氛围有些冷场,就站起来说道:“大家不要傻坐着了,咱们去外场跳一会儿?”

    “好啊好啊。”大家都同意了。外场比较热闹,他们也需要另外一种方式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在这里面太压抑了,呼吸都不畅快。

    于是,一大群人就浩浩荡荡地杀到了外场舞池。

    音乐震耳欲聋,说话已经很难听的清楚。大家沟通的方式也只有打手势了。

    方炎被蒋钦拉着到了角落,其它的男生女生也三五成群或者两两成队的分散开来。

    方炎对这种群魔乱舞并不擅长,站在那儿跟一根笔直地电线杆似的。

    蒋钦就活跃多了,身体跟着节奏舞动,小胸脯前后起伏,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

    “一起跳。”蒋钦趴在方炎的肩膀上,在他耳朵边大声喊叫。

    “你玩吧。”方炎说道。“我去包厢。”

    方炎转身要走,却被蒋钦一把拉住。

    她的两只小手抓着方炎的两只大手,使劲儿的把他拉到舞池,让他跟着自己的节奏一起摇动。

    方炎摇头,表示自己不会。

    蒋钦嘴唇huó dòng,方炎明白那是:我教你。

    方炎无奈,只得接受蒋钦的安排。

    在这种地方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只要你随意的动弹,就会被人认为那是在跳舞。

    看清楚了这一点,方炎就变得很有天赋。

    正在这时,人群中突然间响起了争吵的声音。

    旁观者自然的排列成一个圆圈,把发生冲突的双方人马围拢在中间。

    方炎和蒋钦原本也想去看热闹,结果他们发现发生冲突的一方是他们的熟人。

    “是袁琳他们。”蒋钦说了一声,拉着方炎的手就朝人群中间挤过去。

    舞池有人闹事,dj把音乐也给关掉了。

    “发生什么事了?”蒋钦站到袁琳的身边,问道。

    袁琳指着对面的一个光头,气呼呼地说道:“他摸我屁股。”

    “小姑娘,说话要讲证据。我什么时候摸你屁股了?没有证据,我可要告你一个诬蔑罪啊。”光头男人笑呵呵地说道。“还是说,你看到哥哥我长相英俊,心里期待着我摸你屁股?”

    光头男人穿着花哨的t恤,手背上纹满了纹身。在他的身边还站着好几条大汉,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在黑道上厮混打拼。

    听了光头男人的话,他身边的兄弟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难怪我今天一大早起床喜鹊就在头上碴碴叫,原来是狼哥有喜事----”

    “这小姑娘真嫩啊,一看就是狼哥喜欢吃的菜----”

    “不,应该说狼哥这种威猛强壮的男人是小姑娘的菜-----”

    ------

    “你们-----liú máng。”袁琳眼眶发红,指着光头男人骂道。

    光头男人大笑,回头和他的兄弟们说道:“你们听听,我没有说错吧?这妞对我有意思,连我的职业都调查清楚了----”

    “对,我们就是liú máng。”

    “男人不liú máng,女人不疯狂。我是liú máng我自豪。”

    -------

    “你们太过份了。”农泊指着狼哥他们吼道。“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就是。快给我们道歉----”

    “报警,我们打diàn huà报警----”

    ------

    袁琳长的漂亮,是众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之一,在二十六中有着极高的人气。现在在舞池里被人欺负,男生们自然要站出来捍卫女神。

    “道歉?那是什么玩意儿?”

    “有本事就报警啊。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学校管不管自己的学生到这种地方来玩----”

    “欺负女生确实不算英雄好汉,我们连你们这群小混蛋也一起收拾了----”

    -----

    “想打架啊?”

    男生们热血上涌,一个个的想往前冲。

    咔嚓----

    舞池中间响起玻璃瓶子破碎的声音。

    只见一个留着黄头发的小混混手里各提一支啤酒,两瓶相撞,然后挥舞着尖锐的瓶口大声喊道:“来来来,大爷给你们放放血----”

    男生们同时后退。

    他们有热血,他们更害怕流血。

    这些思想稚嫩社会经历几乎为零的初中生哪里是面前这些时常在刀口上舔血的混混们的对手?

    “怎么?都怕了?”狼哥得意地大笑。“你们这些小王八蛋,也不出去打听打听,知道我是谁吗?也敢跟我叫板?”

    “-------”

    男生们愤怒不已,却不敢再和他针锋相对。

    “刚才是谁说让我道歉来着?”狼哥问道。

    没有人回答。

    “是谁说让我道歉的?”狼哥猛然提高音量,大声嘶吼。“不承认也没关系。你们所有人----都过来,跪在我面前,跪成一排。每个人亲一下我的皮鞋,对我说狼哥,对不起,我错了。”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狰狞,眼睛充血。

    “过来。”提着啤酒瓶的小黄毛大声吆喝。“耳朵聋了?狼哥的话你们都没有听见?”

    “我们不会这么做的。”农泊咬牙说道。他虽然害怕,但是知道如果这么做了,这件事情就成为他们一生的耻辱。他们永远都甩不掉‘下跪者’这个恶名了。

    “对,我们绝不道歉。”

    “有本事你你---你打死我们-----”

    ------

    “吆喝。有骨气啊。”小黄毛提着酒瓶bǐ shǒu就朝他们走了过来。“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大爷就先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

    啊----

    女生尖叫出声,还有人想跑,但是四周围的水泄不通,被人截堵,想逃都逃不出去。

    “是我让你们道歉的。”方炎上前一步,挡在小黄毛的前面,出声说道。

    “你说什么?”小黄毛问道。

    “我说----是我让你们道歉的。”方炎再次重复。“搔扰未成年女学生,这是犯罪,道歉实在太便宜你们。”

    “方炎----”蒋钦在背后扯方炎的衣服,提醒他不要冲动。

    “哎哟,有人站出来英雄救美了。佩服。佩服。不过,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其实就是---找死。”小黄毛的‘死’字还没有说出口,已经抓着那破碎的瓶口对着方炎的胸口刺了过来。

    方炎伸手了。

    轻飘飘的伸手。肉掌对玻璃,看起来必死无疑。

    “方炎----”蒋钦大声阻止。

    嗖----

    仿佛世间万物突然间定格。

    音乐定格,速度定格,眼神定格,呼吸也定格。

    瓶口仍然握在小黄毛的手里,但是那尖锐的一半却被方炎用两根手指头给夹住。

    咔----

    一声脆响传来。

    方炎的两根手指头稍微用力,就把玻璃口子给掰掉了一块,就跟掰面包条似的。

    咔----

    又掰断了一块。

    咔----

    第三块。

    方炎拍拍小黄毛的手背,说道:“剩下的也给我吧。”

    小黄毛嘴巴大张,瞳孔胀大,乖巧听话的松手任由方炎把凶器拿到自己的手上。

    蒋钦也傻了。

    这真的是他认识的方炎?是那个挤不上公车被中年妇女踩着脚的太极高手?是被她老妈强拉着要给她补习语文的朱雀中学语文老师?

    农泊和他的小伙伴们也全都傻了。

    这个家伙---他是中南海保镖吗?他是隐藏在民间的超人?为什么他能这么厉害?

    袁琳眼里的泪水停滞,看向方炎的眼神满是金光闪闪的小星星。

    这个男人,好帅!

    方炎手里抓着一把玻璃碎片,看着光头男人说道:“狼哥是吧?总得有个称呼----是我让你们道歉的。”

    “兄弟道上混的?”狼哥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方炎问道。

    “别往你们自己脸上贴金。”方炎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我是老师,你们是liú máng,能是一条道上的人吗?”

    老师?

    全场所有人都把视线放到方炎的脸上身上。这个男人当真是老师吗?

    “贴身教师。”方炎不好意思的向周围的观众解释。“就是一直跟在学生的身边贴身保护他们的安全----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到酒吧?”

    “不管你是谁,就凭兄弟的这份身手----今天的这件事情就算了了。”狼哥说道。“兄弟们,我们走。”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对狼哥来说,今天真是丢脸丢大了。就是想吃个学生妹子而已,没想到竟然踢到了铁板。

    学生们全都松了一口气。事情终于完美解决了。

    “等等。”方炎出声喊道。“这件事情,还了不了。”

    狼哥停步,眼神凶狠地看向方炎,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们所有人----都过来,跪在地上,跪成一排。每个人亲一下他们的皮鞋或者其它的什么鞋,说大哥对不起,我错了。”方炎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