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钢铁侠蝙蝠侠超人乔布斯和方炎!

    第三十章、钢铁侠蝙蝠侠超人乔布斯和方炎!

    九月的花城天气还很燥热,从有冷气的酒吧里出来,皮肤接触外面的空气就立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很快的,那热气和汗水就混合在一起,结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膜,就像是被丝线包裹的蚕茧,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烦闷感觉。

    方炎更喜欢在这样的夜晚呆在家里,洗一个凉水澡后捧一本书躺在床上或者捧一个望远镜站在窗前。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chūn mèng。

    你看看,诗人多有生活经验。

    方炎和蒋钦并肩走在路上,蒋钦不说话,方炎也不说话。

    蒋钦低头走路,双脚踢动着一颗小石头不断的往前翻滚。

    方炎忍不住笑了起来,真像是个孩子。

    当然,在方炎的心中,她也确实是个孩子。

    “你笑什么?”蒋钦转身看向方炎,明亮的眸子不含任何杂质。年轻真好,眼神清澈见底,就像是一面镜子。

    “没什么。”方炎摇头。

    “你不想说什么吗?”蒋钦说道。

    “说什么?”

    “你不想问什么?”

    “问什么?”

    “你说,如果你今天不在,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蒋钦侧脸问道。

    “离开。即使有天大的委屈也要赶紧离开。”方炎说道。“为了挽回尊严,只会让你们更没有尊严。不愿意承担损失,只会让你们损失更多。”

    “为什么你可以用这么干脆帅气的处理方式?”蒋钦问。

    “一个人的能力越大,承担的责任也就越重。”

    “我知道,这是《蜘蛛侠》里面的台词。”

    “但是这句台词说的不只是蜘蛛侠,还有钢铁侠、蝙蝠侠、超人、比尔盖兹、乔布斯、奥巴马、方炎-----”

    “你果然不要脸了。”蒋钦撇嘴说道。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你不应该说这么不严肃的话。”方炎说道。“这会破坏我们的谈话氛围----也有可能我们今天晚上谈过话后,你大彻大悟,你的人生从此就与众不同。以后成功了写回忆录的时候,会写那是一个严肃的连空气都被凝结的夜晚----”

    “你到底想说什么?”蒋钦问道。

    “女孩子不应该去酒吧。”方炎说道。“我说的是还在读中学的女孩子。”

    “你直接说不就行了?”

    “我是老师。我如果说话和你一样没水平,那不是在侮辱老师这个职业?”

    “方炎-----”

    “叫我方炎老师。“

    “你真贱。”

    “-----你骂我我要告诉你妈你不好好补习偷偷溜去酒吧。”

    “我要告诉我妈你在酒吧摸我屁股。”

    “------”

    蒋钦向方炎伸手,说道:“shǒu jī借我用用。”

    “你想干什么?”方炎警惕地问道。

    “我要给袁琳打个diàn huà,我的shǒu jī没电了。”蒋钦说道。

    方炎把自己的shǒu jī递过去,蒋钦接过shǒu jī快速的点动。

    “你在干什么?”方炎问道。

    蒋钦把方炎的shǒu jī丢回去,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帮你把袁琳的号码删掉了,反正我知道你也不喜欢她。”

    “-----她存了我的shǒu jī号码,要是主动打过来怎么办?”

    “你可以不接啊。”蒋钦说道。心想,她能打过来才怪。

    -------

    --------

    “嘘-----”蒋钦一边用钥匙开门,一边小声对方炎说道:“脚步轻点,小心被我妈听见了。”

    “别嘘了,我都听见了。”门里面传来李嫂的声音。

    蒋钦和方炎对视一眼,很是无奈地打开院子大门。

    “妈,你怎么还不睡觉啊?”蒋钦站在门口笑嘻嘻地和李嫂打招呼。

    “我能睡得着吗?”李嫂没好气地说道。她眼神不善地盯着方炎,对蒋钦说道:“跑哪里去了?”

    “都怪方老师。”蒋钦突然间对方炎翻脸,没好气地说道:“补习才刚刚补到一半,他的肚子就咕咕叫,说要出去找点吃的。他刚刚来花城,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怎么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出去?就带他出去找些吃的。原本想着让他一个人吃,但是我看到那些东西好吃也跟着吃----”

    蒋钦拍拍自己平坦的小肚子,说道:“把我撑死了。怕是得长好几斤肉。我得赶紧减肥。”

    “方老师晚上没吃饱?”李嫂看向方炎问道。

    蒋钦这一招果然有用,立即就把话题给转移开来。

    方炎还没来得及回答,蒋钦就已经接话说道:“妈,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方老师才刚刚搬到我们家,怎么好意思在我们家吃那么多?刚才吃宵夜的时候他还说,他每顿得吃三碗饭。”

    “可是他已经吃了三碗啊。”李嫂说道。

    “啊,不对,是四碗----对,方老师说他是三碗起步,一般得四五碗。他怕你们笑话他,所以不好意思吃太多。”

    李嫂歉意地看向方炎,说道:“方老师,你这样就太见外了不是?我不是说过吗?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在我们家还客气干什么?下次可不许,我以后会多做一些饭,绝对给你管饱。”

    “好的好的。”方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蒋钦-----她把自己当猪了吗?

    “要多做肉菜,方老师说他喜欢吃肉。”蒋钦说道。

    “没问题。”李嫂大笑。“这有什么难的?你忘记我们家哪口子是干什么的了?”

    蒋钦打了个呵欠,说道:“吃饱了好困,我要回去睡觉了。”

    “哎,睡吧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李嫂说道。

    “方老师晚安。”蒋钦向方炎眨巴着眼睛道别。

    “晚安。”方炎摆了摆手。

    蒋钦笑笑,朝着里屋走去。

    “等等。”李嫂大声喊道。

    蒋钦吓了一大跳,回头埋怨地说道:“妈,你干什么?你想吓死人啊?”

    “亲亲,你的衣服----你之前穿的不是这套衣服吧?”

    “就是这套。”蒋钦坚定地说道。“我上楼洗过澡换了衣服。”

    “是这套?”

    “是这套。”

    李嫂拍拍自己的脑袋,感叹地说道:“这更年期----记姓也越来越差了。”

    蒋钦走过去抱着李嫂的胳膊,说道:“哪有记姓差?你怎么从来都没忘记早晨起床给我做早餐?”

    “这傻孩子---”李嫂疼爱的搂着女儿,欣慰地说道。

    蒋钦偷偷向方炎吐了吐舌头,和李嫂一起回屋去了。

    “这怎么跟tōu qíng似的?”方炎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

    --------

    黄浩然回到家的时候,父亲黄文强正坐在书房工作。

    做为《华夏都市报》的首席记者,黄文强很少去报社坐班,大部份时间都是在外面跑新闻和在家里整理书写稿子。

    “爸。”黄浩然站在书房门口,轻轻叩击门板。

    黄文强抬头看到儿子,扶了扶眼镜,笑着说道:“浩然回来了。”

    “爸,我想和你谈谈。”黄浩然说道。

    黄文强稍微迟疑,还是把手上的稿子合上,说道:“那就谈吧。”

    他了解他的儿子,知道儿子的姓子非常的沉稳,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他是不会打扰自己工作的。即便他手里的稿子社里催的很急,他也仍然愿意给自己的儿子一些时间。

    黄浩然走到父亲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说道:“爸,我想请你关注一件事件。”

    “哦,什么事情?”

    “我们朱雀中学一位老师被开除了-----”黄浩然说道。

    黄文强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浩然,别胡闹了。你知道爸爸在什么报社工作,如果仅仅是一个老师被学校开除这种事情的话,是不可能上《华夏都市报》的----快去洗把脸,一会儿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爸-----”黄浩然眼神倔强地看着父亲。“他和别的老师不一样。”

    黄文强想说‘只要是朱雀中学的老师,对我来说都一样’。因为他们的报纸不会刊登这些家常理短之类的小新闻。那样实在是在浪费版面。总编也不会签版通过。

    可是,看到儿子认真的表情和坚定的眼神,这句话他终究没有说出来。

    “怎么个不一样?”黄文强调换了一个坐姿,出声问道。

    “他是被冤枉的。他是因为我们才被开除的。”黄浩然的声音有些激动。想起郑国栋他们说的话,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气愤。

    这是什么样的时代?为什么总是坏人逍遥自在?

    听了儿子的讲述,黄文强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你希望我怎么帮他?”黄文强出声问道。

    “上报。”黄浩然咬牙说道。“你应该在报纸上给他讨回一个公道。如果不给学校一些压力的话,他们是不会再把方老师招回去的----据说学校领导已经开会讨论通过了。”

    “如果我这么做了----”黄文强看向儿子,说道:“你知道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吗?学校领导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你,其它老师碍于上层领导的态度也会把你视作边缘人----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你还小,其实没必要就涉足这样的斗争层面。精神压力太大的话,会影响你的学习成绩。”

    黄浩然沉默。

    “你再好好考虑考虑。”黄文强说道。

    “爸,我已经考虑好了。”黄浩然眼神坚定,无比郑重地说道:“方老师,他是一个好老师。好人,不应该被这么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