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一书二画三插四剪五工匠!

    第三十一章、一书二画三插四剪五工匠!

    清晨。薄雾。

    “伸手不见手,见手不能走。”方炎脚尖滑动,双手快速地比划出一个又一个圆圈。“诚于中,形于外,千变万化自无穷,火候到纯青。”

    “神穆穆,貌皇皇。气象浑纯虑灵具,一心万象藏五蕴。”圆圈套圆圈,最后便看不到圆圈,只能看到一条直线。“任凭他四面八方人难近,纵有那勇猛过人突然来侵倾者倾。”

    “方炎-----”穿着蓝色校服扎着马尾辫露出清秀俏脸的蒋钦笑嘻嘻地站在一边。

    这个女孩子像是有双重姓格,昨天晚上的衣着打扮是夜店小女王,现在又恢复成那个方炎所熟悉的清纯可爱的邻家小mèi mèi的状态。

    “叫老师。”

    “方炎老师----”蒋钦看着方炎的舞动,说道:“你真的是太极高手?”

    “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你这句话就是假话。”蒋钦撅嘴说道。“你不是说你是一中的老师吗?你不是方火火吗?你不是教数学吗?”

    “太极讲究的就是虚虚实实,不能让对手看清楚你的底细。”方炎理直气壮地辩解。“你来干吗?”

    “拿我的书包。”蒋钦说道。昨天晚上说是去方炎那儿补习,其实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在我屋子的柜子上。”方炎停止练习,用旁边准备好的毛巾擦手。

    蒋钦抬腕在方炎眼前晃了晃,说道:“七点了,你还不去学校?”

    “学校?”方炎愣了一下,笑着说道:“你先去吧,我还要洗个澡。”

    “那不是要迟到了?”

    “我前两节没课。”方炎说道。他实在没脸告诉别人自己就上了两天班就被学校辞退了。那样的话,李嫂肯定不会再煮好吃的给他吃了----

    “那我先走了。拜拜。”蒋钦对着方炎摆了摆手。“晚上早点回来。”

    “又去酒吧?”

    “补习。”蒋钦翻着白眼说道。“你以为我是酒鬼啊?”

    “那就好。”方炎笑着说道。看来昨天晚上的遭遇让小丫头在心里做了必要的反思。

    外面灯红酒绿热闹喧嚣,却也暗藏魑魅魍魉。对这些还未成年的小孩子来说,实在是防不胜防。

    看着蒋钦蹦蹦跳跳离开,方炎也回了自己的小屋。

    从沐浴间洗澡出来,看到shǒu jī上面有两个未接diàn huà。

    一个是办公室主任郑经的私人shǒu jī号码,另外一个是陌生号码。

    方炎没有理会陌生号码,而是直接拨通了郑经的diàn huà。

    diàn huà刚刚接通,他又赶紧把diàn huà挂掉。

    很快的,方炎的shǒu jī就响了起来。

    “郑主任,真是不好意思-----”方炎笑呵呵的道歉。“一不小心把diàn huà给按掉了,正准备给你打过去呢。”

    “方炎,到学校来一趟,陆校长要见你。”郑经冷淡的说道。

    “我不是被辞退了吗?”方炎问道。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你就不用再重复一遍了。”郑经说道。

    “------”方炎想,这家伙的嘴巴真毒,说话一点儿也不温和。还讲不讲为人师表了?

    方炎赶到校长室,没有在外面看到办公室副主任郑经,倒是一个清秀的小文员在门口等着迎接方炎。

    看到方炎过来,小文员站起来说道:“方老师,陆校长在办公室等你。说等你来了就直接进去。”

    “谢谢。”方炎向小文员道谢。

    “不用客气。”小文员小脸微红,笑着说道。

    心想,都说这个新来的方炎老师是个惹事精,其实长得还蛮帅的嘛。又年轻,比其它的老师要年轻多了----虽然他的工作不是很稳定,但还是勉强可以配得上自己的。

    方炎敲响陆朝歌的办公室门,听到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这才推门进去。

    陆朝歌站在窗户边沿,背对着方炎,正躬着身体修剪一盆盆栽。她的身材曲线玲珑,臀部翘挺肥美,从侧面看过去,胸口沉甸甸的一大团,看起来很是巍峨壮观。

    穿着一套精致的黑色zhì fú,掩饰了一些爆炸姓身材带来的艳气,却也给她增添了不少知姓美感。

    看到陆朝歌的衣着打扮,方炎就想起一个小笑话:妻子问丈夫,亲爱的,我穿哪件衣服最好看?丈夫回答,亲爱的,你首先要长的好看。

    陆朝歌长的好看,所以她穿不穿衣服都好看。

    方炎凑了过去,说道:“哟,陆校长换了爱好,开始玩起盆艺了?”

    “插花要静心,在最好的精神状态下把整件作品完成。一气呵成,才能够呈现最流畅和谐的美感。”陆朝歌倒不排斥和方炎谈谈插花技巧之类的话题。因为她很难遇到一个插花爱好者,而且对方还是一个高手。“盆栽就没那么苛刻,今天修不完明天接着修,只要心中有一个大概的模型就够了。”

    “我们华夏国有句谚语叫做屁股决定思维。因为陆校长喜爱插花,所以就轻视了盆栽。其实盆栽和插花一样,都是需要投入感情的。他们也有生命力,也能够以最完美的姿态表现我们想要的艺术形式或者效果。”方炎说道。“一书二画三插四剪五工匠,每一样做到极致都是艺术。”

    陆朝歌沉吟良久,点头说道:“你说的对,是我心存偏见。”

    “陆校长才识渊博爱好广泛,而且为人还这么谦虚,我远远不及。”方炎由衷地赞美道。

    “------听你这么说,我一点都不觉得高兴。”陆朝歌说道。

    她把剪刀放在窗台,把手上的皮手套给摘下来,转身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过去。

    “陆校长,你找我过来----是要给我结算薪水的吧?我就说嘛,朱雀中学还么大这么有名气的学校,还在乎我那几百块钱?不可能。”

    “薪水要到下个月十五号发放。”陆朝歌说道。

    方炎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为难地说道:“唉,要断粮了。”

    “什么?”陆朝歌问。

    “我说我快没钱吃饭了。”方炎诉苦。“为了赚钱糊口,我现在都在外面给人补习功课。”

    陆朝歌诧异地看向方炎,说道:“看起来不像。”

    她实在没办法想象,方炎这样的人怎么会没钱用呢?

    “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吗?”方炎苦笑。“陆校长,你不知道啊,现在工作难找,物价又贵,房租水电都要钱吧?吃喝拉撒也要钱吧?就是让人帮忙擦个皮鞋都得三块,我还价两块都不肯,最后两块五成交----”

    “哪个男人不想在měi nǚ面前表现自己的奢侈阔绰?我也想告诉你说我今天是开着我的宾利跑车过来而不是挤公交,我也想告诉你说我昨天晚上吃的是法式牛排和鹅肝鹅肝太老让我难以下咽----我是男人,你是měi nǚ,我为什么没有那么做?口袋没钱,说了就是欺骗。”

    “-------”

    “陆校长,你借我点钱吧?”方炎脸色羞涩地看着陆朝歌,说道:“等我拿到薪水一定第一个优先还你。”

    “------”

    陆朝歌又有种爆走的冲动。这个家伙----他有过那么一秒钟把自己当成领导吗?

    看到陆朝歌沉默不答,方炎以为她不愿意,说道:“陆校长,你不用担心我不还,我以我的人格保证----拿到薪水了我一定还。对了,我还可以给你写借条。”

    “多少?”陆朝歌问道。她觉得自己一定疯了,为什么要和他谈论这种问题?

    “三五万-----”方炎看到陆朝歌的脸色不对,赶紧改口,说道:“三五千也行。”

    陆朝歌从抽屉里取出包包,从包包里找出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叠钞票,说道:“只有这么多。”

    方炎接过钱数了数,高兴地说道:“三千六。已经不少了。这年头,傻瓜才在钱包里装那么多xiàn jīn呢-----我给你写借条。”

    “不用了。”陆朝歌摆手。她实在不想再讨论这个,她想赶紧把话题结束。“从你的薪水里面扣就行了。”

    “好的好的。”方炎连连点头,笑呵呵地把钱揣进自己的口袋。“陆校长,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哪去?”陆朝歌问。

    “还有事?”

    陆朝歌抬头看着方炎,说道:”你今天有两节课。”

    “我不是已经被学校开除----”方炎抬头惊喜地看着陆朝歌,高兴地问道:“我没被开除?”

    “没有。”

    “你也不走?”

    “不走。”

    “其实你可以走。”方炎说道。陆朝歌要是离开朱雀,刚刚借的钱就不用还了。

    “什么?”陆朝歌皱眉。

    “你别误会。”方炎解释着说道。“陆校长和我不一样,我是其它地方都找不到工作,陆校长是其它学校抢着请你过去工作。陆校长这样的人才,自然是哪里更能施展才华就去哪里去,不要因为我这一个小小的老师而勉强自己。你以为我那么说是希望你走了之后好不用还你这三千块钱?你太小看我方炎了。我是怕因为我而拖累了你的大好前程。”

    “方炎。”

    “哎。”

    “第一,我不是因为你留下来。”

    “我明白了。”方炎说道。女人的本质就是心口不一,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第二,在朱雀,我也能想办法施展我的才华。”

    “我一点都不怀疑。”

    “第三,以后好好配合我的工作。”

    “一定一定。我是你的人嘛,我知道的。”方炎连连点头。“陆校长,为什么学校又不要我走了?你帮我说了情?”

    陆朝歌深深看了方炎一眼,说道:“好好感谢你的学生吧。”

    “学生?”方炎满脸疑惑。难道不是陆朝歌在中间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