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我也是背后有人的人!

    第三十三章、我也是背后有人的人!

    清新茶馆。

    方炎亲自煮水泡茶,端着茶壶在黄文强面前的杯子里注满茶水,笑着说道:“这里条件太简陋了,等以后有机会一定泡一杯好茶来款待贵客。”

    “我算是什么贵客?”黄文强笑着说道,端着茶杯抿了一小口,说道:“还真别说,方老师泡出来的茶水确实味道不一样。刚才看方老师泡茶的手法也相当的熟练精湛---方老师好茶道?”

    “也不算是什么茶道。受家里长辈的影响,平时喜欢陪他们喝茶。喝的多了,看的多了,也就多少懂得一些。”方炎看了眼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甘愿做一个配角的黄浩然,说道:“浩然,你喜欢喝茶?”

    “喜欢。”黄浩然说道。“不过班里的同学都喜欢喝可口可乐。”

    “说不定他们以后也会喜欢喝茶的。”方炎笑着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黄文强出声问道。他是记者,对每一句话有可能蕴藏的潜台词都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

    “我准备让他们了解一些茶道方面的知识。”方炎笑呵呵地说道。“茶道是华夏国粹,煮茶喝茶能够清静宁人,修身养姓,提升一个人的个人素质和文化修养。这种好东西就这么丢失了有些可惜。一个人传承不了,一家人也传承不了,要是一群人一国人一起来传承,何愁华夏茶道不能够发扬光大?”

    “可是,茶道技巧不在语文课本的知识范畴里面。你如果教这些的话----你不怕再次被学校开除?”黄文强疑惑的问道。

    方炎没有回答黄文强的问题,而是看向黄浩然,问道:“黄浩然,你觉得同学们会喜欢茶道课吗?”

    “会。”黄浩然双眼冒光。“一定会有很多同学喜欢。”

    “你觉得这对你们有好处吗?”方炎再问。

    “有。”黄浩然说道。“我们也愿意学习一些课外知识,我们也想去学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是课本上的内容太多,课外作业太多,没有时间,没有渠道,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其实同学们还是非常喜欢这些的。学校的舞蹈学社和跆拳道社为什么有哪么多社员?不就是证明大家喜欢这些吗?”

    方炎对黄浩然的回答非常满意,这才对黄文强说道:“因为kǎo shì不考,所以当老师的就不教----这当真是为了学生好吗?”

    “可是,现在所有的学校都唯分数论。如果你耽搁了学生的学习----“

    “谁说学了茶道的学生就一定考不出高分?”方炎反驳。“一个学期有几个月的时间,一册语文课本有多少页?如果认真学习的话,一个月的时间就足够了。”

    “为什么我们的学生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学好?因为厌学。”方炎自己给出这个问题的dá àn。“整天背谁什么什么年生,谁什么什么年死,这篇文章代表了作者的什么观点,这首诗歌抒发了诗人的什么心境----人早就死了那么多年了,谁知道文章表达了作者的什么观点?谁知道诗人写诗的心境?说不定就是便秘时蹲厕所的时候硬憋出来的句子,偏偏给它一个自以为是的解读,然后告诉学生们这就是正确dá àn-----那些解读的人就是作者本人吗?是诗人本尊吗?既然不是,他们凭什么就认为他们的解读就是正确的?学生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解读?学生的解读就一定是错误的吗?”

    “如果每一个学生都有一种解读方式,那样的话,怎么判断是否得分呢?”黄文强反问。

    “为什么一定要靠统一思想才能得分呢?”方炎无奈地说道。“文学是艺术,艺术原本就是难以定论的东西----我们用分数把学生们排出个一二三四五六七,第一名最贴近诗人,第二名最理解诗人,但是,我们却教不出来任何一个诗人。”

    “有意思的观点。”黄文强笑。“你介意不介意我把这些话整理一下发到《华夏都市报》上面去?上一篇文章在家长群体中反响极大,如果我们再发第二篇的话,应该能够把话题再次升温。”

    “可以,但是不要署我的名。”方炎说道。

    “为什么?”

    “因为----”方炎怎么能告诉他们自己之所以不愿意出名就是担心叶温柔那个暴力女突然间找过来对他大打出手这样的dá àn呢?“我姓子寡淡,爱好宁静,不喜欢被名利这些庸俗的东西所影响。”

    “这样的好老师真是不多了。”黄文强感叹地说道。“难怪浩然说你和其它的老师不一样。”

    “如果我有四十名学生,我希望能教出四十个不同领域的天才,而不是同一个模式的人才。”方炎说道。“这就是我和其它老师不一样的地方。”

    “方老师高风亮节----”

    “文章发表有稿费吧?”

    “有的。”

    “我的稿费就送给浩然同学买书吧。”

    “不不不,稿费是你的,我会让浩然带给你。”

    “黄记者太客气了----”

    “方老师也不要太客气了。”

    --------

    ---------

    下午有两节语文课,所以方炎没有提前下班回去。

    他正坐在办公室看书时,陈大海端着茶杯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陈老师来了。”

    “陈组长怎么有时间到我们语文组视察工作?”

    “老陈,来喝茶,我这边有从老家带过来的涝山茶----香着呢。”

    陈大海是一年级数学组组长,又是九班的班主任。和副校长教导主任等学校领导称兄道弟,所以,在没有级别的普通老师当中确实算是一个很不错的巴结对象。

    陈大海笑呵呵地和老师们打了招呼,然后站在方炎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方老师,这是郑国栋陈涛和李阳三位同学的请假条----他们的身体不舒服,到我这儿请了假,我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

    朱芳落水事件发生后,郑国栋陈涛李阳三人跑到方炎面前冷嘲热讽极具挖苦之能事,差点和其它袒护方炎的学生发生冲突。

    现在他们提前从家里长辈嘴里知道方炎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要重新回来担任他们的语文老师----他们哪好意思跑来上课?

    找人代送请假条是不可能的,上次他们这么做过,方炎直接在纸条后面写:不批。自己来找方炎请假,他们更落不下这面子。

    于是,他们临机一动,就把主意打到陈大海这边来了。陈大海不是他们的班主任吗?直接向班主任请假不就成了?

    方炎对郑国栋他们的心思一清二楚,接过请假条看了看,关心地问道:“郑国栋陈涛三阳这三位学生病得重不重?”

    “不是什么大事。”陈大海笑呵呵地说道。心想,方炎,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嚣张到几时。得罪了别人也就算了,连郑校董的公子都忌恨你,你在朱雀中学还能有什么好曰子过?

    “他们住院了没有?我去医院看看他们。”方炎说道。

    “-----没有住院。”陈大海的心里很不舒服。这人怎么说话呢?谁没事就跑去医院住院啊?

    “我看到他们就请了两节课----休息时间应该不够吧?”方炎看了看桌面上的课程表,说道:“明天前两节是我的语文课,后天整个下午都是我的语文课,要不,他们把这五节课也给一块请了?”

    “方老师-----”陈大海的脸色阴沉下来。“学生是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请假,你怎么能鼓动他们提前请那么多假呢?”

    方炎笑,说道:“我就是怕他们明天上我的语文课时又突然间肚子痛,后天上我的课又说大姨妈来了,所以提醒他们不如一次姓请了----这样不是更好吗?他们方便,我也方便。”

    “看起来方老师对这三名学生有成见啊?”陈大海开始往方炎的脑袋上扣帽子。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方炎摆手。“虽然陈老师在背后陷害过我,但是,我不会因为陈涛是你的儿子就对他区别对待,虽然这个孩子的本质很坏,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是个孩子就有改邪归正的机会----做为老师,我们应该对自己的学生有信心嘛。”

    “方炎,你怎么说话呢?谁的本质是坏的?谁背后陷害你了?”

    “陈涛的本质是坏的,陈老师在背后陷害我----”方炎苦笑。“大家都是同事,何必逼人把话说的这么清楚呢?以后还怎么好好相处啊?”

    “你你----走,跟我去见校长。”陈大海快要被方炎气疯了,拉着方炎的手就要带他去见学校领导。

    “陈大师,你别这么冲动。”方炎温声劝慰。“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这么一嚷嚷,到时候大家都知道了,对你和陈涛同学不好----陈涛还是个孩子,他还有救。”

    陈涛是个孩子,所以他还有救。至于你陈老师嘛,那就是无药可救了。

    其它的老师坐不住了,也都过来劝架。

    “是啊,陈老师,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方炎,你太过份了。怎么和陈组长说话呢?陈组长怎么暗算你了?你有本事给大家说说?”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真不知道学校招这样的小娃娃进来干什么----”

    ------

    “我说各位-----”方炎斜眼瞥着那些拉偏架的语文组老师,说道:“你们拍马屁我挡不着,可别拉上我啊。我也是背后有人的人。陆朝歌校长你们都知道吧?我就是她的人。”

    “--------”

    “你看,你们都是在欺软怕硬。我一说我背后有人你们就吓得不敢吭声了。”方炎穷追猛打。

    “------”老师们觉得这曰子没法过了,这办公室没办法呆了。

    “方炎。”陈大海身体气得直哆嗦,指着方炎吼道:“我一定会让你滚出朱雀。一定。”

    “你儿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比你有气势多了。”方炎说道。他才不会把这样没有力度的威胁放在心上呢。

    “-------”

    (ps:上一章江逐流用球杆打的人是郑经,老柳写的太不正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