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离你离的近一些,看你看的清楚一

    第三十五章、离你离的近一些,看你看的清楚一些!

    做为一名有道德有底限的老师,方炎是不会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的。

    可是,谈不谈是一回事儿,有没有女学生追求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正如娱乐圈有很多女明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不希望大家叫我花瓶,请大家多多关注我的演技’,可是她们有想过那些兢兢业业从业几十年却从来没有人叫过她们花瓶的那些女人的感受吗?

    她们想过吗?

    是的,方炎就是这样的心理。

    在进入朱雀中学当老师以前,他就想象过这样的美好画面:身穿白衬衣蓝裙子的漂亮女生像是刚刚缩放开来的清晨玫瑰,香气宜人,娇艳欲滴,羞答答的在他的教材里塞上一封用词火辣的情书或者在放学时的校园林荫小道上喊他的名字然后送上一杯温热的茶水-----

    他已经想好了,他不会撕掉那些情书,因为那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而且对学生的自尊心伤害很大。他也会喝掉茶水,甚至会收下泡茶的保温杯。

    但是,他会拒绝她们,拒绝她们的喜欢和爱,拒绝她们的感情脱轨。

    “我是一个好男人,你是一个好女生,我们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方炎用全天下最温柔的语气对她们说道。“因为,我是你们----不,是你的老师。”

    是的,他已经幻想过会有这样的画面。以他偶像派的脸和实力派的演,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女生怎么会不被他迷倒呢?

    这一天果然来临了,比他预期的还要更早一些。

    “你这也是比喻?”方炎笑。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还不动。先搞清楚这个女生的真实目的再说。张无忌的老妈不是说过嘛,小心女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小处男方炎很担心自己被漂亮女生给欺骗了。

    她们要是骗走了他的身体,他以后还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啊?

    “我是说真的。”秦倚天眨巴着眼睛,一脸天真地说道。

    “你------”方炎觉得她确实想骗自己。“我是你的老师,你得尊重我。”

    “我知道呀。”秦倚天点头。“所以我要把你放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

    “方炎,按照以往的惯例,你不应该向班里的同学介绍新同学吗?”

    “要叫方老师。”

    “好的方炎。”

    “-------”方炎很固执,对方比他还要坚持。

    方炎站在讲台上面,笑着对大家说道:“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新同学秦倚天。

    没有人说话。

    没有人鼓掌。

    但是男生们都脸色潮红,一幅激动难奈的表情。就连平时最沉稳镇定的黄浩然也是满脸的兴奋,眼神灼热的看着站在前台的秦倚天。

    “不对劲。”方炎皱眉。他嗅闻到空气里面的躁动。这些家伙想要干什么?

    秦倚天走上讲台,扫视全场后,轻声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们都认识我,我是秦倚天。”

    哗啦啦-----

    掌声如雷。

    秦倚天!

    秦倚天!

    秦倚天!

    -------

    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他们热烈的喊叫着秦倚天的名字。狂热粉丝见到自己的男神偶像也不过如此。

    “这是什么情况?”方炎觉得自己很受伤。自己介绍的时候没人鼓掌,秦倚天站在台上说了一句话,你们就癫狂成这幅模样?

    秦倚天抬手,掌声和喊叫声音立即停歇。

    “方老师,我能坐在第一排吗?”秦倚天问道。

    “不能。”方炎很干脆的拒绝了。“第一排已经有同学坐了。现在只有最后一排有空位,你去那边坐吧。”

    “老师,我愿意和秦倚天同学换位置。”第一排的一个男生站起来说道。

    “老师,我也愿意-----”

    “老师,还是我换吧------”

    -------

    不仅仅男生要和秦倚天调换座位,就连那些女学生也站起来就让方炎难以理解了。

    同姓不应当互相排斥吗?

    “一个人所坐的座位和年龄国界姓别样貌没有关系。”方炎义正言辞的说道。让你坐在第一排,学生们上课是看你还是看我啊?“秦倚天同学,你必须给出一个能够说服大家的理由。”

    “我想离你离的近一些,看你看的清楚一些。”秦倚天看着方炎咯咯的笑。

    “-------”方炎的脸色也红了。

    说实话,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被一个女学生调戏,方炎老师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更何况他原本就是一个腼腆害羞一和女孩子说话就脸红的内向小男生。

    方炎沉默不答,学生们的情绪却被秦倚天的这个dá àn给点燃。

    “秦倚天,好样的,我们支持你-----”

    “不愧是我们朱雀女神,泡男人的手段都这么威武霸气-----”

    “秦倚天,你太捧了,我喜欢你-----”

    --------

    方炎指了指教室的最后角,说道:“秦倚天同学,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也说服不了大家-----最后一排,那里有你的位置。”

    秦倚天潇洒的笑笑,说道:“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的让我坐在第一排----”

    说完,转身向教室后排走过去。长发飞扬,仿佛全身都笼罩着一层金光。

    她的身影走到哪里,学生们的视线便追逐到那里。

    这就像是外面的超级明星突然间回来体验校园生活,学生们对她的追逐就是这样的。

    方炎心里有些酸酸地,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嘛?之前都是这样狂热地看着自己-----她除了长的好看一些,还能够给你们带来什么知识收获?

    方炎站在讲台上面,说道:“秦倚天同学刚刚过来,我再重新介绍一下我们这节课的内容。前几天我带大家去了雀河学习《再别康桥》这首诗,上一节课我让大家根据当时的情景写一篇《再别雀桥》-----在座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都会从朱雀离开。总会有那么一天。当你们离开朱雀时,心情会是什么样子?当然,可以写离别情,可以写师生情,也可以写爱情----”

    “现在我手上拿的就是他们的作品。我会一首首的念出来,最后由大家来评分,评分最高的三首诗歌将会给作者各记一分。秦倚天同学刚刚过来,可以不用参与这次的评比。”

    说完,方炎就开始读起诗来。

    以前学生只是学诗,哪曾想过自己也要写诗?

    所以,不少学生写的诗歌实在是乏味干瘪之极。

    譬如一位叫做叶小雨的学生写的《再别雀桥》是这样的:雀桥,我走了。雀桥,我还会回来。当你看着我的眼神时,你可知道我心里对你是多么的深爱?

    更jí pǐn的是:雀。桥。雀桥。雀桥之所以叫雀桥,是因为它像一只鸟。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精品。譬如古文学功底深厚的黄浩然就用文言文写了一篇和学校离别和雀桥离别时的诗歌,用词华丽,用情深刻,深得大家的好评。

    郑国栋陈涛李阳三人没来上课,方炎读到四十号朱芳的时候,所有的诗歌都朗诵完了。

    “好了,现在大家开始评分。”方炎笑着说道。“找一张纸写出你们认为最优秀的三首诗歌。得票最多的就是咱们九班的优秀诗人了。”

    “等等。”秦倚天从后排站了起来。

    “秦倚天,你有什么事吗?”

    “老师,我也写了几篇诗歌,你能帮忙看看吗?”

    “几篇?”

    “几篇。时间比较宽裕。”

    “------”

    方炎走到教室后排,接过秦倚天递过来的一叠稿纸,看到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写就的一首首诗歌,问道:“这是你刚刚写的?”

    “是啊。”秦倚天说道。“我没带书包,笔和纸都是找候小龙同学借的呢。”

    坐在秦倚天旁边的一个男生憨厚的笑着,无声的证明了秦倚天所说内容的真实姓。

    “诗歌要有感情----”

    “我很有感情。”秦倚天说道。“你带他们去雀河学《再别康桥》,我站在岸上欣赏过。”

    难怪她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作诗,原来她也是《再别雀桥》的看客之一。

    想到当时雀河两岸人头涌动的热闹场景,其中还夹杂着他没发现的měi nǚ们,方炎无端地生出了一股子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豪气。

    “你也要参加评选?”

    “既然写出来了-----”秦倚天无所谓的说道。“那就享受和其它同学一样的待遇吧。”

    方炎转身走上讲台,说道:“新来的秦倚天同学也作了-----作了三首诗。我们大家一起欣赏一下。”

    方炎清了清嗓子,开始读道:

    你说细雨微芒,雀桥远望

    后来轻揽婆娑,深遮霓裳

    你说春光烂漫,绿袖红香

    后来内掩西楼,静立卿旁

    方炎有些诧异地朝着教室后排看了一眼,见到秦倚天正一脸骄傲的看着自己。

    显然,她对自己的作品非常的有信心。

    说实话,方炎也没有把握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写出这么优美的句子。这根本不像是一个中学生的笔锋,更像是有无数感情阅历的女人能够抒发出来的心情。

    她是怎么做到的?

    “你说软风轻拂,醉卧思量

    后来紧掩门窗,漫帐成殇

    你说情丝柔肠,如何相忘

    我却眼波微转,兀自成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