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秦倚天太逆天!

    第三十六章、秦倚天太逆天!

    她像是一头横冲直撞的小怪兽,没有任何预兆的,身披金甲,脚踏五彩祥云,轰隆隆地就闯进方炎的生活。

    她说不做方炎的女儿,要做方炎的女人。

    她说要坐第一排,因为那离方炎近一些。

    她是学生们的偶像,大家对她的崇拜让人抓狂。

    她走到哪里,那里就是所有人眼光的聚集地。

    她一会儿的功夫写了三首情诗,每首情诗都让人叹为观止。

    她------

    “她在挑战自己的权威。”方炎在心里想道。

    甚至,方炎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

    难道说,上一次郑天成校董他们没办法把自己赶出学校,所以这一次就使出了美人计-----这么千娇百媚的小美人都舍得丢出来,他们到底有多恨自己啊?

    方炎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他要搞清楚这个女人的来历。

    现在班里的四十一名学生当中,方炎和黄浩然郑国栋陈涛李阳几人‘沟通’最多。当然,郑国栋陈涛李阳三人都不会乖乖配合。所以,他唯一的可询问对象就只有黄浩然了。

    方炎从黄浩然眼神里看到跳跃的光芒,他一定对秦倚天有着不少的了解。

    毫无疑问,秦倚天的三首诗歌全部以满票获得今曰最佳。也就是说,原本是给前三名准备的奖品变成了她一个人独享。她一下子获得了三分加分,如果在下次kǎo shì当中她的语文只考了五十七分,那么,加上现有的三分,她就可以及格。

    可是,以她表现出来的深厚学识功底,她像是那种语文只考五十七分的学生吗?

    方炎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担心的是如果她的语文考了九十八分,再加上现在的三分,难道要给她一个一百零一分不成?算了,只能分次兑换了。或者改卷的时候把她的分数多扣一些-----

    下课后,方炎出声喊道:“黄浩然,跟我出来一趟。”

    黄浩然是班里的临时语文课代表,方炎找他出来商量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黄浩然赶紧起身,出门时还不忘记回头看了秦倚天一眼。

    方炎带着黄浩然下楼,走进学校中心yīng yǔ角的花藤下面,问道:“黄浩然,那个秦倚天是怎么回事?”

    黄浩然大惊,脸色胀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方老师,我-----我-----”

    “我什么?有话直说。男子汉大丈夫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方炎没好气的说道。

    “我----我是很喜欢秦倚天,可是-----”

    这下子轮到方炎吃惊了,他带黄浩然出来是想打探一下秦倚天的信息资料,怎么就问出一个早恋少年了?

    “黄浩然同学,这件事情------”

    “方老师,不只是我一个人喜欢秦倚天,学校里的男生都喜欢秦倚天。”黄浩然干脆利落的把学校的男生全都给卖了。这速度怕是连最先进的火箭都赶不上趟。

    “为什么?”方炎问道。

    “--------”黄浩然抬头看向方炎,不明白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秦倚天在学校很出名?”

    “很出名。”黄浩然变得激动起来,说道:“她在整个花城都非常有名气。今年因为她要报考朱雀,让无数人也跟着来报考朱雀。包括全市总分前几名的学生。今年朱雀的招生率是历年来最高的。”

    “你也是其中之一?”方炎笑着问道。

    黄浩然有些不好意思,扶了扶眼镜,红着脸说道:“我觉得朱雀还是很适合我的。我还xìng yùn的遇到了方老师-----”

    “她为什么那么出名?”方炎问道。

    “因为她是个天才。”黄浩然毫不犹豫地说道。

    “哪方面?”

    “所有方面。”

    “------”方炎摇头,说道:“黄浩然,我听你父亲讲过,你以后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新闻记者。记者的三要素是什么?快、准、新。不能被个人情感来代替事实真相。你现在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吧?”

    “是真的。”听到方炎不信任秦倚天,黄浩然有些着急了。“秦倚天真是天才,这是大家都公认的。你别看她现在才上高一,就连二年级三年级的学生也都叫她倚天学姐-----”

    “-------”

    这有点黑帮大姐头的感觉了。方炎在心里想道。

    听了黄浩然的解释,方炎觉得自己更应该清楚的了解秦倚天这个学生的与众不同之处了。

    他找了个石板长椅坐下来,然后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道:“坐下来给我好好讲讲。”

    黄浩然没坐,站在方炎的面前,眉飞色舞的说道:“你知道吗?秦倚天在初中界就是一个chuán qí。她初中是在一中念的,一中是花城最好的中学,那里面的学生学习成绩都很好,竟争压力非常大----但是,所有人竟争的最高目标只能是第二名,因为第一名非秦倚天莫属。”

    “她在我们一中读了三年,拿了三年的全年级冠军。更厉害的是,她的每一科成绩都是全年级第一,没有任何偏科现象-----那个时候,我们觉得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倒她。就连老师故意出的一些奥数题丢到她面前也是手到擒来。”

    “就因为学习厉害?”

    “不是。当时苹果英文台不是在我们花城搞了一场面向全社会的主持人选拔大赛吗?每个参赛者都要用英文演讲。她报名了,结果把所有的参赛者全都给刷下去了。主办方很为难,因为秦倚天还没有成年,而且现在还只是一名学生,如果和她签约的话,困难会很多,如果不和她签约,又违背之前的承诺难以平息舆论的压力-----最后还是秦倚天自己退出,说要注重学业,没时间去做节目主持人。苹果台也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人才,就和她签了一个出镜记者的合约。”

    “英方厉害?演讲厉害?”

    “中学时,街舞非常火热。她自己选拔队员,自己动手编排的街舞进入华东区街舞大赛。全国总决赛要在燕京举行,她弃权了,说燕京的空气质量太差。”

    “毕业典礼的时候,她穿着红礼服坐在弹琴前演奏了李斯特的《帕格尼尼大练习钟》。当时我们都听不懂,但是就是觉得很好听。后来我还特意查过,这首曲子又叫做《康派涅拉》,是李斯特根据意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的《b小调第二号小提琴协奏区》的主题改编的钢琴独奏区。”

    “《钟》用回旋曲式写成,主题每次出现都要变换一种新的演奏手法,难度非常高,据说当前华夏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演奏此曲,钢琴王子李云迪在维也纳演奏这首曲子引起轰动-----她的节目成了毕业典礼最受欢迎的节目,好多学生因为她还特别去买李斯特的cd听。”

    “还会弹纲琴?”

    “她在我们一中是学校播音社的社长,在朱雀中学也是。她改编过《小天鹅》舞蹈,排演过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参加过奥数并且拿奖,还是天文台的特约嘉宾-----对了,她的排球和网球也很厉害。”

    “她就没有什么缺点吗?”

    “有。长的太漂亮了。”黄浩然满脸惋惜的说道。“喜欢她的人太多------”

    “-------”

    方炎的心里很难过。这样的学生,让老师怎么教啊?

    “你说,她这么厉害她爸妈知道吗?”

    “应该----知道吧。”黄浩然说道。

    “既然这样,他们为什么还要把女儿送到学校来?你说她到咱们班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啊?”

    “是有些奇怪。”黄浩然点头说道。“一班是全年级最好的班,秦倚天以全市最好的成绩考进朱雀,刚刚进入朱雀就被任命为一班的临时班长----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从一班转到我们九班。我们九班是学校有名的问题班,朱老师来了还不到一个月就被赶走了-----”

    “朱老师?我来之前的上一任?”方炎问道。

    “是的。朱老师也是好人。”

    “为什么被赶走?”

    “说是发现他和女生有暧昧关系。怎么可能呢?朱老师才刚刚过来,怎么可能就和女生有暧昧有关系?”

    “他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不清楚。”黄浩然摇头。

    方炎心中存疑,却也不便多问。毕竟,黄浩然只是一名学生,不可能知道太多内幕。

    “你刚才说,秦倚天是从全年级最好的一班特别转到我们九班?”

    “是啊。”黄浩然点头。“方老师之前----不认识秦倚天?”

    你听听你听听,这问题问的真是让人伤自尊。

    我是老师,他们应该先认识我才对,怎么可能要求我认识每一位学生呢?

    “不认识。”方炎说道。“你觉得---秦倚天为什么要转班?为什么要到我们九班?”

    “可能是-----”黄浩然欲言又止。

    “可能什么?”

    “她会不会喜欢上我们班的某一个男生?”黄浩然脑袋低垂,表情羞涩地说道。

    方炎眼睛温和地看着黄浩然,语重心长地说道:“黄浩然同学,学生还是要以学业为重。”

    黄浩然瞪大眼睛看向方炎,说道:“方老师,我以为你不会说这种话。”

    “是啊。”方炎点头。“我会告诉你爸妈。”

    “-------”

    (ps:大家早上好,你起床尿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