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shā rén尝命!

    第四十一章、shā rén尝命!

    方炎每次回来,都会受到李嫂的热情招待。

    “方老师回来了?”

    “方老师饿不饿?我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椒盐排骨----”

    “方老师,来吃水果。我在市场看到今天的葡萄很新鲜,就买了几斤----我都洗好了,你洗把手来吃就成-----”

    -------

    美食加上měi nǚ的yòu huò,让方炎对陆朝歌借给他的那幢漂亮的学校内部小院子的热情也降低了不少。

    方炎同学很痛苦,也很纠结。

    按照居住环境来说,陆朝歌的那个小院和他现在租住李嫂的这个小屋是天壤之别。

    但是,如果方炎搬进去的话,以后谁还每天给他做糖醋里脊油闷大虾五花肉炖箩卜清蒸生蚝冬瓜海白汤?谁每天给他准备苹果橘子香蕉葡萄榴莲火龙果?

    住?食?

    我们老百姓经常把‘衣食住行’挂在嘴边,也就是说,潜意识里,我们认为穿衣服和吃东西是排在住和行的前面。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方炎一直没有张嘴和李嫂说自己想要退租的事情。

    所以,在享受着李嫂殷勤fú wù的同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灯光下的蒋钦明媚可人,因为刚刚洗过澡的缘故,黑发披散在肩膀,给她增添了一些小女人的味道。青涩稚子,身上有一股清新奶香,让人闻起来心旷神怡。

    穿着大嘴猴的卡通睡衣,胸口-----呸呸,说什么胸口。

    方炎把视线放在蒋钦昏昏欲睡的小脸上,说道:“我给你讲个段子吧。”

    蒋钦稍微来了些精神,下巴磕在自己趴在桌子上的手臂上面,声音懒散的问道:“什么段子?”

    “我在shǒu jī上看到的。”方炎笑着说道。“几年前,她抛弃了我,嫁给了一个开帕萨特的土鳖,我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把现在受到的屈辱还给她。几年后,当我开着奔驰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一脸的惊讶,还招呼我去她家坐坐。”

    蒋钦的心神完全被方炎的故事吸引,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这是一个[***]丝被女神抛弃,然后奋发图强终于成功的励志故事?

    “现在后悔了吧?早干什么去了?当然,我也果断地拒绝了她,因为我还得去公司接我老板下班呢----”方炎接着讲道。

    “啊哈哈哈-----”

    蒋钦大笑,软软的身体前仰后合。

    “太好玩了。这个人怎么这么贱啊----方老师,我觉得他和你好像啊,哈哈哈-----”

    方炎也笑,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什么叫做这个人这么贱方老师我觉得跟你很像?我哪里贱了?我打小就受诗书国学的熏陶,以药材打磨身体,以太极锤炼筋骨----我堂堂方氏太极传人,难道你就没从我身上发现一种气质叫做仙风道骨?

    “我怎么贱了?你再不尊重我,我就不给你补习了。”方炎生气的说道。

    “你不给我补习,我妈就不给你做好吃的。”蒋钦还在笑,鼻子眼睛挤在一起,模样即可爱又滑稽。

    方炎大怒,还敢威胁我?

    “丫头,我和你说清楚,我给你补习并不是因为你妈给我做好吃的----”

    “那你明天自己在外面吃饭?”

    “-----咱们接着补习吧。”方炎说道。“这个段子很好笑,对不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只要在这个段子里面改动一个字,就是一个很温馨浪漫的爱情故事。”

    蒋钦瞪大了眼睛,说道:“还可以这样?”

    “你改着试试。”方炎笑了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需要改动的字。”

    蒋钦习惯姓的把笔杆咬在嘴里,小脸认真的思索起来。

    “改变一个字就成了温馨浪漫的爱情故事?”小丫头的嘴里念念有词。“要改动哪一个字呢?”

    方炎笑呵呵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dá àn。

    蒋钦显然不是一个多么有耐心的人,三五分钟后就放弃了。

    她把沾着口水的铅笔丢在桌子上,烦躁地说道:“烦死了烦死了,人家想不出来----要改哪个字?”

    方炎笑呵呵地看着她,说道:“每一个人都有灵魂,每一段文字都会有思想,这些字是活的,它们是一个整体,你要从这个整体上去寻找一颗痣----这颗痣很微小,但是也很显眼。如果你能够静下心来,就一定可以找到。”

    “我已经很静心了啊。”小丫头撒娇的说道。她**的小脚从桌子底下去踢方炎的小腿,说道:“方老师,你快告诉我嘛。我真的很好奇。”

    “如果把‘老板’改成‘老婆’,只是换一个字,换一个身份,故事的意思是不是就全然不一样了?”

    “啊?”小丫头惊叫出声。她都没想过改动会如此的简单。

    可是,改动之后,故事的灵魂立即就发生了颠覆姓的变化。

    前面一个故事,男主角是[***]丝,却仍然没有逆袭成功。而改动过一个字后,男主角不仅仅在社会上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还对自己的老婆忠贞不渝。那个‘前女友’失去了一个对感情认真负责的潜力黑马。

    “你认真的想一想。”方炎说道。

    蒋钦点头答应,趴在桌子上沉默不语。

    方炎也不理会,独自捧着一本《茶经》看的津津有名。

    “我的脑海里有画面。”蒋钦出声说道。

    “什么?”

    “那个男人和前女友的画面。那个男人和他现任老婆的画面----他真是个好男人。”蒋钦说道。

    “和我一样?”

    “和你不一样。”

    “你又不尊重我了。”

    “我妈尊重你不就得了?”

    “-------”

    “方老师----”蒋钦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方炎。

    “你想说什么?”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女孩子得意地笑着,笑容甜美柔和。

    “明白就好。”方炎也笑。“每一段文字都有一个命门,如果你能够找到它的命门,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倒你了。”

    “生活也是。”蒋钦咯咯地笑。

    “这个太大了。”

    “一窍通,就处处通。你笨死了。”蒋钦娇嗔说道。

    --------

    --------

    方炎一大早坐公车赶到学校,发现学校门口人满为患,学生们大批量的围拢在一起,指指点点,唧唧碴碴地说着什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炎快步朝着人群跑了过去,扯着一个男生的校服问道:“同学,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生很不爽的回头,说道:“拜托,你自己不会看啊?”

    “前面挡住了,我看不着。”

    “你看不着关我什么事?”男生说完又转过身去。

    “现在的学生太不懂得尊敬师长了。”方炎在心里生气的想着。他再次拍拍男生的肩膀,男生气愤的转身,发现那个讨厌的家伙正笑mī mī的看着自己。

    “同学,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有病吧?”

    “我有牌。”方炎把手里捏着的朱雀中学教师证放在男生的眼前晃了晃。

    “方炎----老师?”

    “叫我老师或者方老师。”方炎板着脸说道。“快要上课了,挤在学校门口做什么?还不赶紧回教室准备准备?----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老师---有人在找你。”

    “找我?”

    “对。他们---说你打了人。”男生结结巴巴地说道。郑国栋那些领导子弟可以不把方炎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但是普通学生这样当面辱骂老师,后果还是非常严重的。男生心里现在真是害怕极了。

    “我打了人?”方炎愣了一下,大笑:“我怎么可能不打人?”

    方炎是太极高手,在家里的时候天天和师兄弟们对练。比试哪有不伤人的?

    他不仅仅打人,还被人打呢。学习的知识可全面了。

    “------”男生就更害怕了,想要躲得远远的。

    “方老师----方老师-----”有人在后面拉方炎的衣服。

    方炎转身,看到保安秃子顶着个秃头满脸急色的看着自己,说道:“方老师,你可来了。这些人堵在学校门口大半个小时了。赶也赶不走,说说说说说---”

    秃子卡了老半天,终于接了下句:“说要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谁拿了人家的血就把血还回去啊。”

    “他们说你拿了。”秃子说道。

    “我怎么拿了他们的血?”方炎笑。“我又不认识他们。”

    “你认识。”秃子说道。“他们就是来找你的----还拉了条幅,说欠债还钱,shā rén偿命。还----还有记者在采访他们呢。”

    “秃子,开路。”方炎喊道。

    “哎-----”

    秃子答应一声,一边喊‘让一让让一让保卫科处理工作’一边带着方炎从人群当中杀出一条明道。

    看到被人群围拢在最中间的人,方炎一下子乐了。

    这些人他还真认识,就是狼哥他们一伙。

    上次狼哥带人来堵方炎,被方炎给吓回去了。

    这一次他们怎么又跑过来了?

    狼哥不在,倒是有他的几个马仔举着红色的大条幅,条幅上面写着:暴力老师打人,欠债还钱,shā rén尝命。

    地上有一个担架,担架上面躺着一个小黄毛。

    小黄毛的脑袋被纱布给包裹的跟木乃伊似的,纱布外面还在不停的向外面渗血。满脸的血水,模样看起来惨不忍睹命保不久。

    方炎怒了。

    他大步上前,一把抢过条幅丢在地上,骂道:“我可以容忍你们打击报复,但是不能容忍你们在条幅上面写错别字。”

    他蹲下身体,用手指头沾着小黄毛脸上的‘血水’,在‘shā rén尝命’的‘尝’字旁边加了个偏旁。

    “shā rén偿命。”方炎认真的对小黄毛说道。

    (ps:1、夸老柳写的好或者说老柳写的不好对老柳都是一种支持。当然,前提是要告诉我你们的想法。

    2、据说云云小妞昨天打着我的名号用魔术师的账号搞出一个爆发十更的‘愚人节游戏’?听说此事后我的嘴型是这样的:-o-。

    3、上个月发书十天,你们仍然帮老柳拿到了月票第一。老柳心里真的很感激很感激。新的一月,新的开始,有红票月票的都丢给老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