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生子当如将军令,养女必须秦倚天!

    第四十三章、生子当如将军令,养女必须秦倚天!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看着坐在面前的方炎,陆朝歌的心里突然间想起唐寅的这两句自比诗。

    晚上实在睡不着觉又没有合适的书籍来打发时间的时候,陆朝歌也曾经思考过自己的新同事方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种无聊的问题。

    没上没下目无尊长胆大妄为唇枪舌贱不守成规从不按照套路出牌,轻浮花俏,像dì pǐliú máng像三级混混,他符合了陆朝歌最讨厌那一款男人的所有讨厌基因。

    可是,他懂插花,能够修剪出让人叹为观止的‘登天梯’。他懂盆栽,说出艺为心声的观点。他识好茶,一眼便辨其优劣长短。知识渊博,能够倒背《老子五千言》。有创新意识,带学生去雀河学习《再别康桥》-----

    他搔气冲天,却又才气纵横。

    这样的一个人,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字眼来形容?

    雅搔?

    陆朝歌钦佩过他,欣赏过他,讨厌过他,甚至在他一而再再而三给自己带来麻烦时有过把他驱逐出校的念头。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把他和‘sè láng’这个字眼联系在一起。

    “他的眼睛很干净。”这是陆朝歌见到方炎时的第一印象。

    这样的眼神只有在孩子们身上才能够看到,诚仁们的眼睛早就不知道被社会世俗给污染成什么样子了。

    所以,在看到方炎的眼睛时,她的心里有种诧异又惊喜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却面临着‘非礼女学生’的指控。

    “这是真的吗?”陆朝歌问道。

    “真的。”方炎无比肯定的说道。没有任何犹豫。人家连zhào piàn都拿到手了,你再否认也没有任何意义。

    再说,他也不愿意向陆朝歌说谎。他不想骗她,正如他知道在很多事情上她也不会骗自己一样。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方炎认真的想了想,可能大家都是极端骄傲的人吧。

    不屑!

    是的,不屑说谎!

    陆朝歌好看的眉毛微微挑起,说道:“你带女生去酒吧跳舞?”

    “你说反了。”方炎笑。“是女生带我去酒吧跳舞。”

    陆朝歌的眉头更加清晰的拧成一团,冷声说道:“你觉得会有人相信吗?”

    “你信不信?”方炎看着陆朝歌精致好看的五官,出声问道。

    陆朝歌的思维有刹那的停顿,她没想过方炎会反问她这样的问题。

    你信不信?

    她认真的想了想,dá àn竟然是肯定的。

    她相信。

    “我相信。”陆朝歌说道。“只有我一个人相信----这重要吗?”

    “很重要。”方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很灿烂的笑脸。“我不在乎的人,我不在乎他们在想些什么。”

    陆朝歌想问‘难道我是你在乎的人’,但是她终究没有出声。因为她觉得问出这个问题给人的感觉就是在**。

    她是校长,他是老师,他们是上下属的同事关系,又不是上下位的同床关系。

    “有些事情你已经知道了。”方炎解释着说道。“学校后勤拒绝给我分配房间,我就在外面租了一间小屋。房东太太有一个在一中念三年级的女儿,以每天晚上请我吃饭的酬劳请我为他们的女儿补习。房东太太做的菜很好吃,而且我也确实缺钱----yòu huò太大,我拒绝不了。”

    “为什么到了酒吧?”陆朝歌问道。补习不是问题,朱雀中学的老师有不少在外面带学生。学校知道了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是,你带女学生去酒吧跳舞还被人拍下zhào piàn-----这样问题可就大了。

    “当天晚上那名女生有同学过生曰,就邀请我一起去参加生曰聚会。我答应了。”方炎看着陆朝歌,说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阻拦吧?我不会阻拦。因为我知道阻拦不会有任何效果,只会让这些正处于叛逆期的孩子变本加厉。我跟着过去能够保护她,而且我相信我自己不会做什么过份的事情。”

    “然后就出现了打人事件?”

    “那些人都是liú máng。”方炎说道。“从长相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作恶,我不可能什么都不管坐视不理。”

    陆朝歌的手指头敲击着桌面,为难地说道:“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

    “我明白。”方炎点头。“就算我能够证明那些liú máng是liú máng,就算我能够证明那些liú máng很猖狂,我仍然没办法洗清我自己身上的脏水----我搂着女学生跳舞,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难以原谅的事情。杀敌八百,自损一千。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陆朝歌眼睛凌厉的看向方炎,说道:“你认识张绍锋校长?”

    “认识。”方炎点头。有些奇怪陆朝歌这种跳跃式的提问:“朱雀中学谁不认识他?”

    “我是说,你和他有交情?”陆朝歌对方炎的回答有些不满意,感觉他在避重就轻。

    “什么意思?”方炎笑。“你怀疑我脚踏两条船?”

    陆朝歌的冷脸就更加寒冷了,她不喜欢被人形容成‘船’。

    “今天开会讨论对你的处理问题。”陆朝歌无比坦率地说道。“我没有保你。张校长帮你说了话。不然的话,你现在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竟然是这样?”方炎一愣。“他给我送来一名女生,这是我和他唯一一次的近距离接触-----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帮我说话。”

    陆朝歌沉默不语,像是在琢磨方炎这番话的真实姓。

    她很了解张绍锋的为人,这是在各方势力中间搞平衡博弈的家伙。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校长一职做的稳如泰山。

    他是一头狡猾的狐狸,如果没有切身的利益,他是不会偏帮任何一方的。

    在李明强那一系鼓足了劲儿要把方炎踢出学校的情况下,他却站出来旗帜鲜明的力挺方炎----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次,算是她和张绍锋联手把方炎给保了下来。

    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她们并不属于同一个阵营。甚至,他们之间的观念还会有很大的冲突。

    那么,方炎这枚棋子的站位问题就非常重要了。

    如果方炎暗中投靠了张绍锋,或者方炎和张绍锋有密切的利益关系----她会毫不犹豫的把他舍弃。

    良久,陆朝歌出声问道:“你怎么想?”

    “我不会走。”方炎说道。“或许有一天我会离开朱雀,但绝对不是现在。”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陆朝歌嘴角带着一抹讥笑。这样的dá àn不能给她任何惊喜。有很多人为了洗白自己,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却做着让人不耻的事。

    这是人姓。

    “为了证明那个女生的清白。”方炎轻声说道。“她不像那些记者说的那样----那么坏。”

    -------

    -------

    张绍锋推开办公室门时,轻烟渺渺,满屋茶香。

    身穿校服的年轻女孩子轻抬秀腕,握着一个雨后天睛的瓷壶朝着青花白底的杯子里点水。动作从容,姿态优美,看起来似做过百遍千遍。

    “张叔叔,你回来的正好。第二道茶才刚刚出味。”女孩子甜美笑着。

    张绍锋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面,小跑着去洗手池净手,这才走到女孩子面前的沙发上坐下,责怪的说道:“在我这里,怎么能让倚天泡茶?不是有mì shū吗?想喝茶找mì shū给你泡。”

    “张叔叔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无以为报,只有清茶一杯。”秦倚天淡然说道。“茶是张叔叔的茶,水是朱雀的水,张叔叔不会怨我小气吧?”

    “怎么会怎么会?”张绍锋连连摆手。“可不是谁都有福气喝到倚天亲手泡的茶。”

    张绍锋端起面前的茶杯小口抿了一口,闭上眼睛很是陶醉的品味了一番,感叹着说道:“入口柔,回甘久。说来奇怪。一样的茶,一样的水,我和mì shū怎么就泡不出来这样的味道呢?看来,这和泡茶的人有很大的关系。”

    要是让外人看到朱雀中学的的校长对自己学校的学生这样讲话,怕是要惊掉眼珠和满嘴的牙齿。这校长也太平易近人了吧?

    “张叔叔过奖了。茶艺一道博大精深,我初涉皮毛。你这么夸奖,那我可就骄傲自满止步不前了。”

    “别人止步不前我相信,倚天止步不前我一百个不相信。”张绍锋笑着说道。

    秦倚天把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起身说道:“张叔叔,不打扰你工作了。”

    张绍锋赶紧站起来相送,说道:“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倚天有时间随时来陪张叔叔聊天。我欢迎之至。”

    “会的。”秦倚天应了一声,开门而去。

    张绍锋送走秦倚天,重新回到沙发坐定,看着面前半壶香气扑鼻的大红袍,先是呆滞,然后大笑出声。

    “奇女子啊。”张绍锋感叹着说道。“一字不提,一句不问,她是算准了自己一定能够帮她办好吧?生子当如将军令,养女必须秦倚天啊。”

    (ps:更新字数过万,红票三四千。。。。5555,你们不要伤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