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有话好好说!

    第四十六章、有话好好说!

    “你以为我们是敌人是对手?不是,我们是朋友----倒也不至于。但是,我们绝对不是敌对的势力。我好好的做我的老师,你好好地做你的liú máng。咱们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撤了吧。”方炎摆了摆手,一脸和蔼的看着狼哥,就像是一个狼外婆在看着自己的孩子。“把黄毛撤回来,也和那些记者打声招呼,然后给我写一封道歉信,就说你们在酒吧里调戏女学生的时候我见义勇为,你们怀恨在心恶意报复,那些zhào piàn是你们电脑合成-----经过我苦口婆心的教育后,你们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决定洗心革面做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追求不胡乱诬蔑别人的好liú máng。”

    方炎想了想,说道:“写错别字不要紧。错别字越多,越是能够证明这封道歉信出于你们的手笔。大家都会原谅你们的。”

    谁会苛责一个liú máng竟然写错别字这种事情呢?

    狼哥的喉咙蠕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遇到方炎以前,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口拙的男人。

    狼哥不说话,小混混们也不说话。他们还等着老大做决定呢。

    “大家既然这么熟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用有什么顾忌。”方炎笑着问道。

    “不行。”狼哥说道。

    “不行?为什么不行?”

    “因为------”狼哥有难言之隐啊。

    原本他也想息事宁人的,吃点亏丢些面子也就算了。谁让他们打不过别人呢?

    但是,这件事情他的老大青爷插手了,发话让他们把事情闹大,把方炎搞臭。他又哪里能够说停手就停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他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沉重份量。

    “狼哥说不行就是不行,你他妈怎么那么多废话?”坐在方炎身边的大胖子恶声恶气的呵斥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信不信我让人打断你的狗腿把你丢出去?”

    真是太没礼貌了,连一些阿猫阿狗都敢跑到他们面前呱噪-----

    啪!

    方炎手臂一扬,手里端着的那杯啤酒就泼在了胖子的脸上。

    香槟色的液体浸湿头发顺着脸颊流敞,包厢里就充满了小麦麦芽的香味。

    “小混蛋,你敢泼我----”胖子怒了。

    他一把推开怀里的女人,抓起桌子上的红酒瓶就朝着方炎的脑袋砸了过去。

    呼-----

    啤酒瓶脱手而飞,挟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方炎袭来。

    嗖!

    方炎伸手一抄,把红酒瓶抓在手里。然后身体九十度旋转,红酒瓶的瓶身狠狠地和胖子肥胖的脑袋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咔嚓----

    红酒瓶破了,胖子的头也破了。

    两败俱伤!

    胖子外号叫做‘四眼’,江湖人称四哥,更小一辈份的也叫他四爷。他是这家御龙夜总会的老板,也是跟着狼哥同期出道一起闯天下的人物。

    今天晚上狼哥来御龙消费,他这个老朋友自然过来作陪。

    没想到运气不济,竟然有人跑到他的地盘来砸场子。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胖子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脑袋上面挨了一记,鲜血淋漓的却还站立当前稳如泰山。

    “把他给我废了。”胖子用手捂着脑袋,愤怒大吼。

    老板受伤,跟在老板身边的小弟们自然得为老板报仇。

    不待胖子招呼,就有两个打手提着酒瓶刀子朝着方炎扑了过去。

    如狼似虎!

    方炎站在原地不动,以左脚为中心旋转划圆。

    往左边一转,恰好躲避了啤酒瓶的袭击。

    伸手一探,就把那被混混们捧为‘王牌打手’的家伙给抓在手心。

    往右边一转,又恰好避过了胸口bǐ shǒu的直刺。

    再次伸手一探,又把一个小混混给拿在了手里。

    两人拼命挣扎,却无法从方炎的掌控下逃脱。

    漫天陀螺!

    方炎拉着他们的手臂一起旋转,三个圈后两人的速度就已经跟不上方炎的节奏,他们的双脚离地,被方炎给拖到了半空中。

    “走。”

    方炎说话的同时,手已经松开。两个小混混啊啊惊叫着朝狼哥站立的位置飞了过去。

    砰-----

    狼哥以及他的弟兄们伸手欲接,但是那两个混混身上的太极之力并没有完全卸掉,砸倒砸伤了一大片。

    混混们躺在地上惨叫shēn yín,方炎笑呵呵的走到狼哥面前,说道:“现在是不是可以谈一谈了?”

    狼哥眼神惊恐的看着方炎,说道:“我说过,我不能答应你。”

    “你的意思是说----不管我今天做什么,你都会坚持把我的名誉搞臭,把我从学校里面赶出去?对不对?”方炎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也是逼不得已。”狼哥低声说道。带头大哥都出面了,我有什么办法?

    “逼不得已作恶?”方炎冷笑。“看来你也有难言的苦衷。我是不是应该原谅你?即使你把我害得身败名裂悲惨倒霉?”

    “--------”这家伙说话真刻薄。狼哥在心里想道。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说不通就把你打一顿-----”方炎语气不善的说道。“看来我们是说不通了?”

    “我真的做不到。”狼哥说道。“这件事情已经不再受我的控制。”

    “受谁的控制?”

    狼哥不说话。

    他哪敢把自己的老大给出卖了?

    方炎快速的冲了过去,一拳打向狼哥的胸口。

    狼哥看清楚了方炎的动作,也伸出手去挡。

    空了。

    他的手空了,他的眼睛欺骗了他。

    砰!

    他的胸口挨上了结实的一拳,仿佛被一只大锺重力的击打。

    喉咙腥甜,有一股液体想要喷发而出,却又被什么东西给压住。就像是即将破土的嫩芽,它竭尽全力也没办法顶开头顶的那一块石头。

    方炎沾上了狼哥的身体后,狼哥就成了一个人形沙袋。

    太极‘缠’字诀使出,无论狼哥前冲还是后退,都没办法逃离方炎的控制。

    方炎是蓝天,狼哥是星辰。方炎是大海,狼哥是小船。

    方炎拳打脚踢,数十种绝学轮番在狼哥的身上施展。

    当他打完收功后,狼哥的身体已经没办法站立,摇摇晃晃的躺倒在了地上。

    噗-----

    淤积在胸口的一股鲜血终于吐了出来,狼哥有种终于解脱了的疲惫感。

    “太累了。”狼哥在心里想道。

    包厢里的男男女女都噤若寒蝉,所有人都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狼哥是什么人?是花城有名的黑帮人物。

    胖子又是什么人?是这家御龙夜总会的大老板。

    以前,他们是如此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在场不少人亲眼看到,因为一个新来的fú wù员不小心把茶水倒在了狼哥的新衬衣上面,狼哥端起滚烫的茶水壶泼在fú wù员的脸上。他们也听过传闻,有一个坐台xiǎo jiě忤逆了胖子的贵客,被他用酒瓶打脑袋砸成植物人。

    在他们的心中,胖子和狼哥是强大的,凶残的,不可对抗的。

    可是,在那个年轻的有些过份的年轻rén miàn前,他们脆弱的就像是一个纸扎的稻草人。

    在狼哥被方炎殴打的时候,小混混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敢上前帮忙。

    当他们终于下定了决心拼着被方炎爆打一顿也要把老大给救回来时,方炎已经收手了。

    这让他们无比遗憾觉得没有在老大面前表现忠心的同时,心里又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方炎再次把脚踩在狼哥的胸口,和上次在酒吧里面一模一样。

    “我不是来和你谈判。”方炎冷声说道。“我是来向你们提条件-----把那些记者撤走,然后公开向我道歉。”

    “不是我要搞你。根本就不是我要搞你-----”狼哥的嘴角沾满鲜血,一脸狼狈的说道。“我只是听令行事----你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吗?是他们要搞你,根本就和我没有关系。”

    方炎眼神冷洌,问道:“是谁?”

    “你求我啊?你求我啊?”狼哥嘴角呕血,面目狰狞。“你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

    疼痛激发出了狼哥骨子里的血姓,他终于克服了对方炎的恐惧,嘶声大吼。

    “我没有下跪过。”方炎拒绝。

    “那你就别想知道dá àn----方炎,你不知道你得罪的人是谁。你死定了。你必死无疑。”

    方炎轻轻摇头,蹲下身体看着躺在地上的狼哥,说道:“我要是你,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激怒那个可以决定你命运的人-----”

    砰!

    方炎一拳砸在狼哥的左眼上。

    砰!

    方炎又一拳砸在狼哥的右眼上。

    砰!

    砰!

    砰!

    -------

    方炎的无数拳砸在天狼的眼睛眉框鼻子嘴巴上面。

    “住手。”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再动一下我打死你。”

    方炎转身看过去,胖子手里举着一支颜色漆黑的shǒu qiāng正瞄准自己的脑袋。

    方炎双手高举,说道:“你可以侮辱我,但请不要伤害我----放下枪,有话好好说。”

    (ps:从今天开始,每天的红票票数过六千,老柳就爆发三章近万字更新。让我们冲冲冲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