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天下情侣都喜欢逛街!

    第五十五章、天下情侣都喜欢逛街!

    陆睁看到方炎表情异样,不仅仅没有关心询问,反而站起身高声喝道:“方炎,你要什么?“

    要什么?

    方炎头痛yu裂。

    我要什么?我想要什么?

    “你是要天下权还是美人膝?是武道巅峰还是万人景仰,是青史留名还是做一个安安稳稳的教书匠----你告诉我,你要什么?”

    方炎没想过。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从小到大,他都是在家人的安排下学习各种技能。太极散手琴棋诗画茶,当他和叶温柔第一次交手切磋后,他的唯一人生目标就是打倒叶温柔----

    为了这个目标,他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都那么的拼搏努力。

    可是,不知是天赋不足还是努力不够,一年又一年,他一次又一次的被叶温柔打倒在地。他连这唯一的目标都没办法达成。

    特别是最近两年,他的‘太极之境’不仅仅没有提升,反而有种停滞不前的趋势。

    太极十一境,他原本修到第四层‘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两年了,他心无所悟,劲无点增,功无寸进。

    方炎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慌。

    他这次翘家逃离,不仅仅是为了逃避再次被叶温柔打倒侮辱的命运,也同样是为了逃避自己的缺陷**裸的暴露在人前。

    他是方家的希望,他不想看到所有人失望的目光。

    他是骄傲的,他和叶温柔一样的骄傲。

    他有一颗骄傲的心,却总是被叶温柔打脸----这让他渐渐的也就不要脸了。

    可是,这都是别人给他的或者家人让他要的。

    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

    第一次有人问他这个问题,方炎也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

    “古代有三不朽,称为立德、立功、立言----人生不过百年,转瞬间即去。肉身容易死亡,精神可以不灭。方炎,你是立德立功还是立言?”

    方炎仰起脸看向陆睁,外公正满脸期翼地看向自己。

    那是长辈对晚辈的期待,是家人对至亲的期待。是一个文化传承者对被传承者的期待。

    方炎的嘴巴微张,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陆睁走到方炎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管怎么样,做人都要有思想----就算是做一个教书匠,也要和别人不一样。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慢慢想想吧,不着急。”

    “外公-----”方炎抬头看向陆睁。

    “嗯?”陆睁心里狂喜。难道被自己这一番当头棒喝,外孙方炎终于决定弃武从文改邪归正做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教育从业者了吗?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那真是他陆方两家之大xìng yùn。

    “我以后不再犯贱了。”方炎保证似的说道。表情严肃,声音无比地沉重。

    “-----”

    --------

    --------

    坐在雀河的河岸水泥地上,方炎久久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丹田的灼烧感消失了,脑袋里面的剧痛也停止了,从外表上面看过去,他和之前没有任何异样。

    但是,方炎知道自己有了很大的变化。

    他长久封闭甚至被方炎认为已经‘死去’的太极之心终于再次转动起来,虽然极端的缓慢,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有微细的气体在流动。

    太极练的是什么?打磨身体,最重要的是积蓄力气。

    打磨身体,那是练力。

    力,是肌肉收缩与舒张产生的,与骨骼支撑有关。发力有最佳点,往前后移动一寸距离,所使出的力气就各不相同。

    现实生活中,有举重、哑铃、俯卧撑等体育锻炼、能练肌肉的,都是在练习体力。

    劲,则是气的流动。为达到一定的目的,带动形体动作且有能量,为劲。如果说招是有图谋的形体组合,则劲是有图谋的气的组合。

    譬如我们在看电视diàn yǐng当中,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互打或者你一刀我一剑的互砍,那就是招式。但是,当乔峰身体站在原地不动,双手舞动,突然间一条白色巨龙咆哮着冲向对手的时候,那就是劲气组合而成的降龙十八掌。

    从特技效果上面就可以看出来,劲气要比力气更加高级。

    方炎出身太极世家,对力、劲、以及气的区别知之甚深。

    太极之心就是丹田处的一个由气体形成的圆圈,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够让人清晰的感觉到。

    气圈ziyou转动,却又有千丝万线注入浑身三百六十穴,以及八万四千毛孔,舒通畅快。

    它是一个加油站,为全身每一条经脉每一处穴位加油送气。

    三年以前,方炎发现了‘太极之心’。

    两年之后,太极之心沉寂不动。

    现在,它终于又复活了。

    方炎的心里实在兴奋不已,很想大喊大叫发泄一番。

    如果不是他当初发现自己太极之心消失,很有可能再次被叶温柔打倒在地,他怎么可能干出翘家逃跑这种丢脸的事情?

    当然,因祸得福。他出来时间不长,却在闻得外公陆睁的那一番话后再次激活了了‘太极之心’。

    为什么?

    方炎的心里又有了那个他苦思不得的dá àn。

    “你缺少精神。”外公说道。这句话直指方炎的本心。

    难道说,人需要精神-----太极也是?

    人有了精神,才有了灵魂。而太极有了精神----是的,太极有了精神,便有了气。

    方炎一下子茅塞顿开,又忍不住想要夸奖自己真他妈是个天才。

    但是想到自己向外公保证不再犯贱,他只能把这股子冲动压抑在心里,偷偷对着自己竖了竖大拇指稍作安慰。

    “喂----”有女孩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方炎转身,看到一身白色校服的秦倚天站在银杏树下面的草丛里,树叶草丛都沾着露水,晶莹清脆,犹如女孩子青chun靓丽的模样。

    方炎诧异的看向秦倚天,问道:“秦倚天,你为什么又不去上课?”

    “我在等着下午的语文课。”秦倚天笑。她拍了拍自己肩膀上斜挎的白色包包,说道:“你看,我连雨衣都带了。”

    昨天放学的时候,方炎给学生们下达任务,今天上课的时候一定要带雨衣。

    今天上午下了一场小雨,不过现在又停歇了。但是天空仍然yin沉沉的,云层压的很低,看来下午还有接着下的趋势。

    “其它老师的课就不用上吗?”方炎生气的说道。“逃课是不好的行为。会给其它同学带来不好的影响。”

    “是吗?”秦倚天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那又怎么样?我需要对全班每一位同学的人生负责吗?”

    “他们视你为偶像----”

    “所以我要循规蹈矩不迟到不翘课认真听讲做笔记起到一个模范带头作用?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还是他们之前喜欢的秦倚天吗?”秦倚天骄傲的说道。“我之所以是秦倚天,就是因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我只是做自己,没必要改变自己。”

    方炎摇头苦笑,说道:“你这样-----还真是不招人喜欢啊。”

    “你会喜欢的。”秦倚天看着方炎,很认真的说道:“即使现在不喜欢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男人寻找另一伴和动物求偶没什么区别,他们都会找到气味相投的那一位。”

    “为什么一定要我喜欢你呢?满足你的恶趣味?”

    “也不是这样。”秦倚天把右边耳朵上的另外一只耳机也取下来,摇了摇头发让它们更显柔顺一些,说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我也是。我们俩如果在一起,会不会更有意思?”

    “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方炎说道。这年头都流行给人发好人卡,当你不喜欢某一个人的时候,就说‘你是一个好人可是我觉得我配不上你’,即拒绝了别人又让对方觉得自己好高端大气上档次。

    没错,方炎就是在拒绝秦倚天。

    他要让对方知难而退,要让她即使被自己拒绝了也不会怀恨在心----你听听,我配不上你,贬低我自己来抬高你,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你再说我没有良心你还有良心吗你说说?

    “确实是这样呢。”秦倚天点头说道。“可是,我会给你更多一些的时间和更多一些的机会----你的名字里面有两把火,不过是两把死火。我想,我一定会有机会把它们点燃,对吗?”

    “-------”

    “方炎。”

    “干吗?”

    “你有时间吗?”

    “干吗?”

    “陪我去逛街。”

    “干吗?”

    秦倚天笑,说道:“好像全天下的情侣都喜欢逛街----我在想,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方炎也被调动起了好奇心,说道:“确实。一个人逛街的时候感觉好无聊,两个人逛街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难道吃饭买东西的时候可以拿到很便宜的折扣?”

    “哦,商家可真会做生意呢。”

    (ps:终极教师吧第一届水王大赛落幕,获得第一届水王的是帅气的包子哥神仙枫心葬情三位同学。希望你们再接再水,发扬不怕苦不怕骂的精神创造出更水的成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