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心跳漏了一拍!

    第五十六章、心跳漏了一拍!

    今天真不是一个逛街的好日子。

    天色昏暗,云层压得越来越低。冷风吹在身上凉嗖嗖的,头发脸上不知不觉就被这天空飘落下来的零星小雨给浸湿了。

    没有在阳光下绽放的明媚笑脸,没有露出漂亮锁骨和修长脖颈的吊带背心,没有包裹着让人想入非非的黑丝měi tuǐ---哦,也有少数几个不畏强寒露出雪白长腿坚持为人们带来福利的漂亮女人,方炎的心里由衷地对她们赞叹不已。

    因为路途遥远就不去旅行因为受过伤害就不再恋爱因为天气寒冷就不穿黑色sī wà-----这些行为统统都是耍liú máng。

    因为天气缘故,今天的步行街人流量稀少。

    一身黑色无扣中山装的方炎和穿着白色校服蓝色长裤的秦倚天并肩而行,非常的诱人眼球。

    方炎清秀俊逸,走起路的时候总是脸带笑意。脑袋微昂,看起来相当的骄傲就像是他刚刚才把叶温柔狠狠地揍了一顿而不是他被叶温柔给打地狗血淋头翘家逃跑一般。

    秦倚天清水芙蓉,不着粉黛。但是那一张素脸却给人惊心动魄的美。长发披肩,身材修长。更加出众的是她的气质,走在人群当中就像是巡视臣民的女王。

    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是安安静静的走着。可是,所有人的视线还是情不自禁的投放到她的身上。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大概说的这是这样的画面吧?

    因为生意冷落,不少商店的xiāo shòu人员或者老板都探头向外张望。

    他们的眼里有惊喜,有羡慕。更多的是赞叹。

    “那个女孩子长的真漂亮-----”

    “像画中的小仙女----”

    “男生也很帅哦----就是穿的衣服太土了。要是换上我们的那套新款运动衫就更加搭配了-----”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生逛街走路而已,竟然就成了他们谈论的材质佐料。

    秦倚天很高,几乎到了方炎的下巴。也幸好她高,不然根本就驾驭不了她天生的那股子天下之大唯我独尊的气质----

    “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可臭屁的。”方炎在心里想道。长的漂亮一些能力强一些学习好一些就可以骄傲成这个样子了?这么说的话,那我还不得写一块牌子挂在脖子上面,牌子上写几个红色大字‘我是秦倚天老师方炎’?

    方炎这么干了吗?没有。

    所以说,方老师其实是一个很低调的男人。

    走着走着,秦倚天突然间把自己斜挎的白色包包递给了方炎。

    方炎疑惑的看向她,说道:“干吗?”

    “男生好像都要给女生背包呢。”秦倚天指着街上为数不多的情侣,说道。

    方炎仔细的研究了一番,还真是和秦倚天说的一模一样。女生逛得兴高采烈,男生背着一个个女款包包哭笑不得。

    “一定要这样吗?”方炎问道。

    秦倚天没有回答,看着方炎轻轻点头。她的笑容若有若无,淡然又高雅-----

    “呸呸呸-----”方炎连忙在心里‘呸’了好几声。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跟在这个女学生旁边总是想到高贵啊高雅啊高个啊之类的字眼,一个笑容有什么高雅的?

    “犯贱。”方炎在心里训斥自己。一定要保持本心,不能轻易被这小仙女-----小魔女给迷惑。

    方炎接过秦倚天的白色包包背在肩膀,仔细一打量,乐了:自己和这包包还挺搭配。

    走到一家港式鱼丸店门口,秦倚天再次停下脚步。

    “饿了?”方炎问道。

    “不饿。”秦倚天摇头。

    “那你是想干什么?”

    秦倚天指着那些正在排队的大小情侣,说道:“好像他们都喜欢吃这个呢----你也去排队。”

    “-------”

    手里各自捧着一碗鱼丸的方炎和秦倚天站在一家意式西餐厅门口,方炎一边咀嚼着热呼呼的鱼丸,一边问道:“那个xiǎo jiě---我们一块进去吃饭打折吗?”

    迎宾xiǎo jiě微笑点头,说道:“先生,我们餐厅正在搞huó dòng。今天是最后一天。两人消费,其中一人五折优惠-----”

    方炎和秦倚天对视一眼,心想,这些商家果然很会做生意呢。

    酒足饭饱,方炎临时去了一趟洗手间。

    当他回来的时候,秦倚天正在刷卡埋单。

    方炎责怪的说道:“这种事情应该男人来做----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女生埋单呢?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

    fú wùxiǎo jiě很是欣赏的看了方炎一眼,心想,这个男人还是很不错的。

    “你没我有钱。”秦倚天干脆利落的在poss机打印出来的单据上面签署自己的名字。

    “------”方炎胸口一痛,有种被人捅刀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这次彻底没脸了。

    于是,fú wùxiǎo jiě看向方炎的眼神就充满了----鄙视。

    --------

    饭后,方炎陪着秦倚天继续逛街。

    路过一家叫做江南绸缎庄的店铺门口,方炎主动停下了脚步。

    秦倚天抬头看了看店铺名字,再看里面xiāo shòu的旗袍丝巾,心里了然,嘴角浮现起淡淡的笑意。

    “进去看看?”方炎笑着说道。“你请我吃饭,我买件小礼物送给你。”

    “好。”秦倚天爽快的答应了。

    “欢迎光临。”绸缎庄的工作人员男人皆穿唐装,女人皆穿旗袍,看起来相当的复古有范。

    一个女xiāo shòu迎了上来,脸带笑容的问道:“先生,xiǎo jiě,随便看看。我们店里新到了不少新款----”

    方炎四处打量了一番,说道:“给我朋友买一身旗袍。有合适的吗?”

    女xiāo shòu早就看到了方炎身边的秦倚天,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无论男人女人都没办法忽略。说道:“怎么会没有?说实话,我还没有见过比这位xiǎo jiě更有气质的女人----她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那我们出去买套运动服?”方炎调侃着说道。

    “别别别----”女迎宾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挽留。“这位xiǎo jiě-----”

    “叫姑娘吧。她还是个学生。”方炎纠正着说道。

    “好。这位----姑娘,她的气质太好了,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但是,我们店里的旗袍在她身上却能够有一种锦上添花的效果。如果她穿着我们的旗袍走出去,那一定是颠倒众生,回头率百分之好几百。”

    “百分之好几百是怎么算出来的?”

    “有人回头好几次啊。”女xiāo shòu笑呵呵地说道。“看到这么好看的姑娘,谁不想多看几遍-----”

    “挑选一件吧。”方炎说道。“我对这种事情不太擅长。”

    “好的,这边是我们的新款-----”

    方炎站着不动,说道:“我们想看看经典款。”

    女xiāo shòu快速的打量了一番方炎的表情,心里鄙夷,嘴里却高兴的说道:“先生真有眼光。经典款永不过时。而且,我们的经典款正在搞优惠酬宾huó dòng,一件八五折,买二送一----”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不是钱的事。挑衣服吧。”

    “搞得跟自己很穷似的。”方炎在心里想道。

    他又看了一遍这家店铺的名字,暗暗记了下来,心想,以后再也不来了。

    “没问题。”女xiāo shòu仔细欣赏了一番秦倚天的外形,说道:“这件藕白色上面绣有牡丹的很不错,很适合小姑娘大气高贵的气质----”

    “不好。”秦倚天直接拒绝。

    “这件百鸟朝凤卖的很不错-----”

    “繁琐。”

    “那这件呢?这件灵鸟报喜的图案也很受现在年轻姑娘们的喜欢。都说穿着特别的喜庆-----”

    “没内涵。”

    “------”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业绩提成女xiāo shòu都要发飙了。

    大xiǎo jiě,你怎么就这么难侍候啊?

    不就是买一换季打折的滞销品吗?用得着这么挑三拣四?

    你不要换衣服了,干脆换男朋友吧。换了男朋友,我就可以带你到精品区了。

    方炎的眼睛也在四处搜索,从角落里取了一条白色小碎花旗袍送到秦倚天面前,问道:“这件怎么样?”

    秦倚天莞尔一笑,说道:“好。”

    于是,秦倚天就提着那件旗袍进去换衣服了。

    女xiāo shòu偷偷地和自己的同伴翻了好几个白眼,心想,感情不是自己挑的衣服不好,而是挑选的人不对。

    “挑衣服也是一门学问。”方炎对女xiāo shòu说道。“她的气质大气,所以你就不能再用更加大气的衣服去衬她----她只是一个学生,又不是要到好莱坞红毯上去走秀,要那么耀眼夺目干什么?特别是那条百鸟朝凤,不仅仅把衣服毁了,也把人给毁了。”

    “您说的对。没想到”女xiāo shòu皮笑肉不笑的应合着说道。“没想到先生对服装搭配这么有心得-----”

    “因为我看的人多。”方炎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

    “-------”

    咔-----

    更衣间的木门打开,一身碎花旗袍的秦倚天俏生生的站在方炎的面前。

    方炎的瞳孔胀大,急促的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忘记掉了什么重要事情。

    哦,是心跳漏掉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