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雨巷中学(雨巷)!

    第五十七章、雨巷中学《雨巷》!

    天色昏暗,细雨濛濛。

    白墙灰瓦,古朴幽深。

    青苔爬上地角墙面,爬山虎从院子里爬出来探头探脑地打量着外面新奇的世界。木门陈旧脱漆,但是那铜锁却因为时间久远的原因被磨擦的锃锃发亮。

    在这偏僻狭长的的巷子里,平时很少有人从这儿经过。也只有一些老住民出出进进,偶尔有眼光独特的摄影师带着穿着白裙子的姑娘过来拍艺术照然后再带去开房打炮。

    可是,今天这条巷子里却聚集了大量的人群。

    四十名学生身披雨衣站在这巷子里,三两成群的谈论说笑着,将队伍无限的拉长,看起来颇为热闹壮观。

    两点三十分。正是朱雀中学的上课时间。

    有学生看了看表,说道:“黄浩然,方老师怎么还没有来啊?都要上课了。”

    “就是。他让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他自己怎么还不来?”

    “大家不要急,方老师一定去借船去了。上次在雀河边他就不去借船了吗?”

    “李浩,你有病吧?这儿又不是雀河,方老师去哪儿借船?借了船从哪里开过来?”

    “我就是开个玩笑。你真没有幽默细胞-----”

    -------

    黄浩然眉头微皱,犹豫着要不要再给方老师打个diàn huà催促一番。

    郑国栋李阳和陈涛三人今天也来上课了,因为他们实在没办法再继续请假下去。再说,如果一直请假的话,既使方炎没办法管着他们,他们也早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

    不过,现在他们学聪明了一些,没有轻易发言挑起战火。

    陈涛掏出烟散了一圈,又主动帮郑国栋点燃,讥讽着说道:“也不知道这个二百五又要搞出什么新花样。”

    “说不定是惊喜呢?”郑国栋冷笑。“反正就按照我们商量好的计策。我们不主动挑衅,避免被他抓到了什么把柄。这一次连张绍锋那个老家伙都站出来保他,我爸都不太好说话----不过,不作死就不会死。以这个家伙喜欢搞东搞西的性格,早晚会帮我们抓住把柄。到时候我们就一击必杀,把他赶走。”

    “郑少说的对。”李阳附和着说道。“咱们就冷眼旁观,等他犯错。”

    “不是已经犯错了吗?”陈涛嘿嘿地笑。“上课时间却见不着老师的人影,你说咱们要不要向学校反映一下?”

    “做为九班的班长,是应该打个diàn huà向教务处询问一声。”郑国栋得意的说道,从口袋里摸出shǒu jī准备拨号。

    “方老师来了。”前面有人惊呼。

    然后,一群人朝着方炎过来的方向涌了过去。

    刚才郑国栋三人还站在人群中间,转眼间这半截巷子就只剩他们三个光杆司令孤零零地站在这儿。

    三人的心里都有些悲凉,看来他们已经脱离了广大的人民群众队伍了。

    “郑少----”李阳脸色难堪的看向郑国栋。

    现在他们面临两难的选择,如果凑过去的话,他们觉得很丢脸。如果硬扛下去的话,不仅仅是他们,估计所有同学都觉得他们丢脸----

    “我是班长,还得去维持纪律。”郑国栋说道。

    “对对。就是这样。”李阳笑呵呵地说道。

    方炎看着学生们脸上的笑容,知道他们对今天的这两节课即欣喜又期待。

    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如果学生想学肯学,哪里还用担心学习成绩上不去?

    “黄浩然,大家都到齐了吧?”方炎问道。

    “全班四十一人,实到四十人。秦倚天没到。”黄浩然说道。“也没有请假。”

    “嗯。”方炎点头。“秦倚天一会儿就过来。”

    既然秦倚天已经向方炎请过假,黄浩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方炎笑呵呵地看着大家,问道:“现在你们应该知道咱们这节课要学哪一篇课文了吧?”

    “《雨巷》。”所有学生齐声喊叫着说道。

    雀河上面学《再别康桥》,今天下着雨,又被语文课代表带到这个古巷子里,他们哪里还会猜不出今天要学的课文是哪篇?

    “不错,今天我们就是要学习《雨巷》。”方炎笑着说道。“前面我们学习了《再别康桥》,大家应该对现代诗都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而且我也让大家自己尝试做了首诗歌,还有不少同学写的很不错----今天咱们就趁热打铁,继续加深大家对诗歌的印象和----感觉。”

    “老师,你要给我们读诗吗?”有学生问道。

    “对,在这《雨巷》里读书,好有feel-----”

    “方老师,你真是帅呆了。每一次都能给我们惊喜。”

    ------

    方炎摆手,说道:“嘘,大家要保持安静。”

    所有学生全都屏声静气,知道方炎老师要开始讲课了。

    方炎拨了拨头发,让他显得更加凌乱一些。

    然后又借了一位男同学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让他看起来更有文艺范儿。

    砰!

    手里倒提着的油纸伞撑开,然后抬起来遮住头顶。

    方炎撑伞走到巷子中间,朝着远处张望了一番,轻声吟道: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

    咯!

    咯!

    咯!

    一个身穿白底碎花旗袍的姑娘缓缓走来,长发盘在头顶,脚上的红色高跟鞋一声又一声地叩击着石板小路,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天啊,真的有一个丁香姑娘-----”

    “那是秦倚天,是秦倚天-----”

    “天啊,秦倚天真是太美了,美的冒泡----我的女神啊-----”

    ------

    就连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也激动起来,郑国栋咧开嘴巴大笑,说道:“幸好咱们来了,不然都见不着秦倚天-----”

    “嘘。”黄浩然是语方课代表,他有责任维护起课堂纪律。现在学生们大声嚷嚷影响了方炎老师讲课,他只能站出来及时的提醒大家保持安静。

    看到黄浩然的动作,学生们立即噤声。

    郑国栋的嘴巴张了张,终究把想要骂出来的话咽了回去。他怕引起众怒,更怕引起女神发怒。

    他也是秦倚天的追求者和爱慕者。

    方炎对黄浩然越发的满意,心想,过几天就搞个选举,把黄浩然的语文课代表给扶正。

    要是能够把郑国栋这个班长给撤下来就好了,他这个班长没有尽到一个班长应尽的责任,反而在班里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

    可惜方炎不是班主任,没办法决定班长的任命。

    我堂堂方氏太极的传人竟然决定不了班长这个芝麻绿豆大小学生官员的任命-----这两者好像没什么必然联系吧?

    巷子里再次安静下来,只能听到风声雨声以及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

    撑着油纸伞的秦倚天越走越近,她那素雅的逼人美艳的脸也越发清新。

    以前的秦倚天总是穿校服和休闲装,干脆利落简简单单,除了偶尔在脑袋上扣个棒球帽,她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品。

    但是,即便是这样,她仍然是美丽的、高贵的,独一无二的秦倚天。

    她一个人站在哪里,她是女王。

    她和一群人站在一起,她仍然是女王。

    他们第一次看到秦倚天穿旗袍,第一次看到她将长发盘在头顶露出细长犹如天鹅一样的脖颈。第一次看到她展示自己高挑却又曲线玲珑的身材,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穿着那每一脚仿佛都能踩进灵魂深处的红色高跟鞋。

    方炎第一次见到秦倚天穿旗袍的时候,就感觉到心脏漏跳了一拍。

    这些男生的自制力更差,他们的眼睛看直了有些学生的口水流出来都不自知。

    “太美了吧?”他们心里如此想道。

    方炎的声音及时的把他们拉回了现实,充满期待和深情的朗诵道: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于是,学生们全都去打量秦倚天的颜色。

    烟色朦胧中,她风情款款走来仿若女神。

    不,她就是女神。

    “丁香一样的芬芳”

    虽然没有嗅闻到,但是,所有人都不会否认秦倚天具备丁香一样的花香。哦,比丁香还香。

    “丁香一样的忧愁”

    秦倚天面无表情,只是小清新地撑着小雨伞走着。

    但是,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他们都觉得秦倚天确实是忧愁的,是孤独的。

    她那么优秀,又没有朋友,怎么会不孤独呢?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

    秦倚天走向方炎,两rén miàn对面前进。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秦倚天和方炎擦肩而过,两人没有言语,没有点头致意,没有眼神交流。

    茫茫人海中的两个陌生人,有缘相见,相识无份。

    高跟鞋渐行渐远,方炎忍不住转身张望。表情迷茫,眼神忧伤。

    “像是经历了一场悲伤的爱情故事。”一个女生眼眶泛红,小声说道。

    (ps:老柳写的很认真很认真!求几张红票月票鼓励!)